玛丽苏女主想开了(谢悠悠)

玛丽苏女主想开了(谢悠悠)

导读:谢悠悠小说————玛丽苏女主想开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森夏葵所著,讲述了作为一名玛丽苏女主,谢悠悠拥有无边的美貌、数不尽的财产、无数的追求者,以及……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和发

小说介绍

谢悠悠小说————玛丽苏女主想开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森夏葵所著,讲述了作为一名玛丽苏女主,谢悠悠拥有无边的美貌、数不尽的财产、无数的追求者,以及……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和发

谢悠悠内容介绍

燕城,西区澜山。
一座占地两百英亩的私人庄园里,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生日宴。
今日是薄老爷子的80大寿,但凡想在圈内站稳脚跟的,都不会错过这个献殷情的机会,因而这场晚宴很是热闹——音乐、欢笑不绝于耳,宴会厅里觥筹交错,气氛正好。
而此时,二楼偏角的休息室就显得极为冷清。
天鹅绒沙发上侧躺着一名年轻女人,她紧闭着双眼,白皙小脸蒙着醉酒的红,将原本就惊心动魄的美貌又烘托出一丝撩人的绝艳。

玛丽苏女主想开了谢悠悠全文阅读

这是谢家三小姐谢悠悠,圈子里众星拱月般的存在,这会儿她本该在宴会厅手握香槟被燕城一帮公子千金巴结讨好,而不是狼狈醉酒后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这里。
为了今晚这场宴会,谢悠悠提前好几个月就安排F国的顶级设计师为她定制礼服,还牺牲掉宝贵的睡眠时间,一大早起来做美容弄头发,甚至连脚指甲上面细小的花纹都力求完美。她如此费心,并不是因为想要在宴会上大放光彩,毕竟她谢家千金的身份摆在那儿,还有一张令无数男人着迷的脸,无需打扮已是一帮女眷中最耀眼的存在。
她这样,无非是为了惊艳那么一个人——一个她从少女时期追逐至今,却依然没能对她动心的人。
可惜,无论她美得再夺目,今晚那个人还是再一次地伤了她的心。
当时谢悠悠正随家人一道向薄老爷子献礼贺寿,她站在二姐谢棠身边,藏不住爱慕的目光飞蛾扑火般定在了薄兰栖身上。大哥谢时易瞧见妹妹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头疼又无奈,和谢棠对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成全她一片痴心。
“听闻薄少最近又拿下了海外的大项目,当真是年轻有为,我们这些前浪自愧不如。”谢时易夸了句,见老爷子笑容满面,很是自豪,便状若无意地提起了薄兰栖的婚事,“不知道往后哪家千金能有好福气,得如此良婿。”
豪门里个个是人精,老爷子见谢悠悠看自家长孙的眼神,还能不明白谢明易这番话里的暗示?说起来,薄谢两家三代交好,联姻未尝不是一件美事,况且悠悠这姑娘他也挺喜欢,便顺着那话说了下去。
“他啊!就是根不解风情的木头!谁家千金会看上他?”故意数落了句,老爷子换上和蔼笑脸,转而问谢悠悠,“悠悠,你说是不是?”
谢悠悠连忙摇头:“怎么会!兰栖哥他那么好,不会有人不喜欢。”
老爷子笑容加深,继续道:“那悠悠呢?喜不喜欢?”
听这话的意思…老爷子是打算要撮合她和薄兰栖?
谢悠悠心跳了跳,收到一旁哥哥鼓励的目光,微微定神,看向薄兰栖的眼神又炙热了几分,她正要开口说喜欢,薄兰栖突然一皱眉,插了话:“失陪一下,你们慢聊。”
谢悠悠的脸顿时惨白。
融洽的气氛被搞僵,老爷子叹口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瞪着自家长孙转身离开的背影,低斥道:“这小子!我就说是根木头!”
转而又看向谢悠悠,故意给她台阶下,“悠悠这么好的姑娘,哪可能看上他?哎,是我老头子没这个福气,求不到这么乖的孙媳妇儿。”
老爷子虽然极力护住谢悠悠的面子,但在场的人都明白,这门婚事谢悠悠愿意,薄兰栖不愿意。
那之后谢悠悠心情一落千丈,独自闷头喝了不少酒,谢棠担心她醉了失态便将她带到二楼没人打扰的休息室,门一关,谢悠悠憋了许久的眼泪一下滚了满脸。
能不伤心吗?
喜欢了六年的人当众拒绝了她的婚事,一点情面都不留!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勇气,又有多少个六年继续去打动他。
谢棠见她哭成狗,一边骂没出息,一边给她擦眼泪:“不就是个男人吗?我就不信除了他,就没其他人能入你的眼了!”
三条腿的男人遍地走,可薄兰栖那样近乎完美的,谢悠悠还真找不出第二个。
哭累了,她躺在沙发上休息,谢棠退出去给她关上了门,仔细叮嘱保镖守好,这才叹口气离开,她知道现在悠悠需要一个人静静。
她离开没多久,谢悠悠便睡着了。
醉意和困倦托着她沉入一个冗长又真实的梦,在这场梦里,她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尽了“谢悠悠”的一生——
【谢家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三小姐谢悠悠,有钱有势,美貌倾城,人人逑之。
可惜苦恋薄兰栖无果,联姻被拒后,她和薄兰栖常年在国外刚回来的表弟贺厉偶遇,贺厉对她一见钟情,因那张和薄兰栖略有相似的脸,谢悠悠答应了他的追求。
谢悠悠太过耀眼,觊觎她的男人不计其数,而她若即若离的态度让贺厉感到不安,后来,他得知自己不过是薄兰栖的替身,谢悠悠爱的始终只有薄兰栖,彻底黑化了。他毁掉谢氏,将谢悠悠囚禁在身边,无度索取。
两人在日复一日的纠缠中,爱恨交织,***情深,至死方休。】
谢悠悠挣扎着掀开眼帘,梦里的压抑和绝望让她喘不过气。
所以…她身处的这个世界只是一本小说?她明明是玛丽苏女主的人设,作者为什么偏偏要给她一个狗血***的剧本?让她爱上薄兰栖,却求而不得,还被黑化替身给囚禁折磨!
想到梦中贺厉黑化后病态疯狂的眼神,谢悠悠浑身发冷。
——她绝对不要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

谢悠悠免费阅读

**
时针指向10点。
老爷子上了年纪熬不得,便向大家提前告退,回房歇息了。
寿星离席,客人们也陆续离开。
晚宴接近尾声,场子全权交给了小辈们。
谢时易放下酒杯,来到妹妹谢棠身边,问:“悠悠怎么样了?”
谢棠往二楼看了眼,耸耸肩,小声告知:“除了痛哭一场还能怎样?强扭的瓜不甜,总不可能逼着薄兰栖娶她。”
作为兄长,谢时易很疼两个妹妹,谢棠独立,性子比男人还刚烈,拳头比男人还硬,根本用不着他来宠,于是,他所有的怜惜便都用在了谢悠悠身上。听说她哭了,心疼得不行,忍不住埋怨起薄兰栖的铁石心肠。
“我们悠悠喜欢了他整整六年,你说,就是块石头也给焐热了吧?薄兰栖他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听了谢时易的话,谢棠忍不住猜想:“或许他是个……gay?”不然,没有哪个男人在燕城第一美人的热情追求下,还能无动于衷的!
直男谢时易的世界里只有BG这唯一的选项,听妹妹这么一说,表情呆滞了下,轻咳道:“他欺负了悠悠我也生气,但也不能这么诽谤人家。”
谢棠翻了个白眼:“说gay就是诽谤了?都什么年代了,哥你还搞性取向歧视!”
谢时易长她三岁,她的某些前卫思想和喜好他是理解无能,明智地打住了话题,说时间不早,该接悠悠回去了。
两人一走,宴会厅邻窗的沙发,几个男人便谈开了——
“诶,兰栖!连老爷子都赞同跟谢家的婚事了,你干嘛拒绝?”其中一人递了支雪茄过去,满心好奇,“那可是谢悠悠啊!咱们圈子里找不出比她更漂亮的女人了!”
旁边的男人插嘴:“圈子外也找不出,她那张脸就算动几万刀都整不出来的。”
一帮垂涎谢悠悠美貌的男人万分不解:“是啊,咱不说脸了,我们兰栖可不是光看脸的肤浅人儿,就谢家的势力吧,你娶了她完全就是***添翼,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反正老婆就是个娶回来放家里的摆设,你要不喜欢她,娶回来当个花瓶瞧着也赏心悦目啊!”
七嘴八舌间,薄兰栖低眉点了雪茄,白烟缭绕,眼珠冷淡得近乎荒芜。
“没兴趣。”声音也是冷淡的,毫无起伏的说着,“无论是结婚,还是女人。”
冷白修长的手拿掉雪茄,待唇边白烟散尽,薄兰栖再度开口,“薄氏的海拓计划刚提上日程,我没时间浪费在那些事上。”
在座的都是燕城豪门圈金字塔顶端的贵公子,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等着继承家业。一帮心高气傲的主,却心甘情愿对薄兰栖俯首称臣,并不只是忌惮薄家庞大的基业,毕竟祖业再大祖上再风光,没有好的掌舵人也迟早败光。薄兰栖是他们当中起点最高的,却以近乎变态的高标准来要求着自己。这叫什么来着?——比你有钱的人,比你还努力,你追得上个屁!
薄兰栖的手已经伸向了海外,听他这话,是要将商业版图扩展到全球才肯停的意思?
一帮人自愧不如,没好意思再跟他谈什么男女情爱——肤浅!太肤浅了!
**
燕城夜渐深。
遥远的太平洋彼岸却阳光灿烂。
临海而建的一间私人别墅,经过一夜派对的***此刻满地狼藉。
横七竖八躺在地毯上昏睡的醉鬼中,贺厉猛然惊醒!
像是被无形的手摁住了喉咙,他感到一阵窒息,连忙撑地坐起,垂头大口大口***。
氧气灌进肺里,他的状况却依然没有好多少,浅麦色的面容淌满冷汗,他环顾四周,确认自己回到了7年前——还未遇见谢悠悠的时候。
他***了下干燥的嘴唇,眼底渐渐聚起浓烈的眷恋。
他飞快地翻出手机,给助理打去电话,沉声吩咐:“告诉机场那边,时间有变动,我今天就回燕城。”

小编推荐理由

玛丽苏女主想开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