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原窈陆懿行)

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原窈陆懿行)

导读:原窈陆懿行小说——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全文免费阅读强势来袭;作家陈十年所写;讲述了都名流圈里最近有好大一个热闹看,以前被原窈追着跑的陆懿行,现在追着原窈跑。原窈冷眼拂开男人的手:“陆先生,请你自重。

小说介绍

原窈陆懿行小说——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全文免费阅读强势来袭;作家陈十年所写;讲述了都名流圈里最近有好大一个热闹看,以前被原窈追着跑的陆懿行,现在追着原窈跑。原窈冷眼拂开男人的手:“陆先生,请你自重,我们已经离婚了。”陆懿行红着眼:“阿窈,离婚协议我还没签。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小说简介

原窈喜欢陆懿行十年,后来两家商业联姻,她终于如愿嫁给他。
陆懿行以前把她当妹妹,成天叫她小孩儿。
后来他们结婚,陆懿行把她当仇人,叫她原小姐。
陆懿行的抽屉里,始终放着一张照片,那是他的白月光。
陆懿行这么多年一直不结婚,就是为了等白月光。原窈断了他的念头,所以成了她的仇人。
她第一次看明白这一点,觉得自己这十年像一个笑话。
原窈留下了他们的婚戒,和离婚协议,直接消失了。
陆懿行曾经以为,小孩儿会一直在那儿,直到他那天回家,看见了那枚婚戒,和那份离婚协议。
他忽然觉得心口一痛。

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免费阅读

原窈的飞机降落在南城,下飞机是下午四点,从机场大楼往外看,一片朦胧雨雾。
原窈拖着行李箱,在门口打电话给原白。
“喂,哥,你来接我一下呗。”她站在路边站牌下,雨滴斜着飘进来,落在她胳膊上。她穿一条无袖的白色连衣裙,把行李箱往自己腿边挪了挪。
幸运的是,原白在附近谈生意,接到电话后十分钟赶过来。
原窈上了车,松一口气。
原白比她大六岁,亲哥但是很爱打击她。原白从后视镜里看她,原窈头发被雨略微打湿,她撩了撩头发,对上原白的视线。
原白问:“你怎么回来了不回北城?”
原窈笑得见牙不见眼,“我约了朋友嘛,刚好顺路,先见朋友再回家吧。哥,你别告诉爸妈我回来了,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原白呵了声,“最好是,别是为了陆懿行来的。”
原白毕竟是她亲哥,一句话戳穿她所有伪装。原窈心事被揭穿,只好笑嘻嘻地把话题带过去。
“哥,晚上吃什么,我饿了。”
原白看一眼她没出息的样子,打方向盘转弯,雨滴落在车窗玻璃上,迅速地往后退,看起来面目狰狞。
原白说:“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吃。”
原窈想了想,“嘻嘻,都可以。”
原窈这次回来,是完成了在英国的学业毕业回来的。她出国这两年,一直念叨着想吃国内的东西。
原白想了想,带她去了原家旗下的餐厅。
原窈吐槽:“不是吧哥,你也太抠了”
原白哼了声,替她拉开座椅,说:“陆懿行待会儿过来。”
原窈被抓住七寸,立刻不说话。总经理亲自来招待他们,替他们布菜。
“原先生,原小姐,这一道呢,是我们餐厅的招牌菜……”
原窈心不在焉,原白嘲讽她:“没有这么快,把你的少女心收一收。”
他看一眼手表,现在才五点,“陆懿行大概一个小时后过来。”
原白此次来南城,是为了考察一个项目,除了他,还有陆懿行和谢南亭他们。
原窈点点头,“哥,你们怎么都没有对象啊?”
她其实想问,陆懿行有没有女朋友,又不好意思问得太直白。她自以为委婉,殊不知一眼被原白看穿。
原白叹口气,开口又是老生常谈的话题。“阿窈,你喜欢陆懿行我没有意见,喜欢可以,别动真心。你们不合适?”
原窈下意识反驳:“为什么不合适啊?我们不是郎才女貌吗?家世背景也合适啊。”
原白瞪她:“他不喜欢你。”
原窈偃旗息鼓,陆懿行向来把她当妹妹看,她自己也知道。
原白冷哼一声,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抬手叫服务员换下一道菜。
陆懿行是他多年好友,原窈是他亲妹子,他哪边都站,可这两个人,就是不能在一起。
原窈从玻璃幕墙看过去,外面的雨还没停,不知道陆懿行会不会晚点,她今天的飞机就晚点了。
原窈收回视线,听见原白问:“你跟哪个朋友约了?”
原窈的朋友不算太多,原白基本都认识。原窈低头吃一口牛排,精致的银质刀具划开肉的纹理,“曾忱啊。”
“哦。”原白放心了。
他们吃饭吃得慢,吃到尾声的时候,原白电话响起来。
“喂,你到了?嗯,好。”
原窈眼神亮起来,歪头看他:“懿哥哥?”
原白懒得理她,经理见他们要离开,过来收尾。
“二位慢走。”
“嗯,服务不错,菜品味道不错,环境也不错,继续保持。”原白起身,和原窈去搭电梯。
“我来。”原窈抢先一步按下电梯,嘴里还哼着歌,可见心情很好。
原白哭笑不得,觉得自己亲哥的地位不如陆懿行。
原窈完全没心思注意原白的脸色,她心里想着陆懿行,只觉得一颗少女心都膨胀到喉咙口。
电梯一层层上来,原窈看着数字往上走,心渐渐紧张起来。
她已经两年没见陆懿行,久别重逢心上人,原窈深吸一口气。原白嘲讽她,“你别待会儿激动得撅过去,那我可不管你。”
哼,即便她撅过去,懿哥哥也会管她的。原窈不理原白的嘲讽,电梯到他们跟前,原窈站***,按下下去的楼层。
原白又看了眼手表,告诉原窈:“待会儿我送你去我酒店,我们还有别的事情。”
“你们要去干嘛?”原窈追问,目光带了些探究。
原白挑眉,“谈生意。”
“哦。”
电梯到达,电梯门往两边退开,陆懿行的脸出现在原窈眼前。
她蹦出电梯,兴奋地像摇尾巴:“懿哥哥。”
陆懿行笑了笑,摸她的头。像哄小孩儿,原窈不高兴,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陆懿行看向原白:“小孩儿长大了。”
原白耸肩,一脸嫌弃:“可不是嘛,女大不中留。”
陆懿行转过头来,和原窈视线相对,他说:“好久不见啊,小孩儿。”
原窈一脸不高兴,她不喜欢这个称呼,她已经长大了,二十二岁了,身体心灵都长大了。
小孩儿这个称呼历史悠久,大概已经有十年。小时候原窈住在爷爷奶奶家,原白住在爸妈那儿。她十二岁的时候从爷爷奶奶家搬回来,那时候原白已经十八岁,接她回家,还带了一个陆懿行。
陆懿行坐在副驾驶,摇下车窗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原窈心弦断了。
就像书里写的,星星月亮好像都朝着她走过来。
陆懿行说:“小孩儿,初次见面,多多关照,我叫陆懿行。”
陆懿行这个名字原窈听说过,原白有个妹妹陆懿行也知道,不过在此之前,他们都没见过。
那是第一次见面。
原窈对陆懿行一见钟情。
虽然后来原白总是说,你那不叫一见钟情,叫见色起意。
原窈坚持认为,她对陆懿行一见钟情。
直到今日。
原窈吐了口气,回陆懿行的话:“好久不见啊,懿哥哥还是这么好看,哪儿像我哥,已经老了。”
原白揪住她后颈,威胁道:“什么?”
原窈认怂:“没什么,老了也帅。”
陆懿行在一边笑,他五官很端正,眉目之间却又透出一种痞气。笑起来的时候嘛,反正好看就完事儿了。
原窈挣开原白,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抱怨原白:“我已经二十二岁了,要面子的。”
原白不咸不淡回应:“哦。”
原窈视线一转,转到谢南亭身上,她又笑嘻嘻:“亭哥哥。”
谢南亭故作吃醋:“啧,我没面子啊。”
原窈撒娇:“哪有,你很有面子啊,我这不是要留到最后和你打招呼吗?”
谢南亭不逗她,“好了,走吧。”
原白送原窈回他住的酒店,路上叫秘书给她开房间。原窈和谢南亭坐在后座,陆懿行坐在副驾驶。原窈望他侧脸,鼻如刀削,下颌线十分优秀,在昏暗光线里也挡不住的好看。
他们算是看着她长大,并不把她当外人,车上便开始聊生意。原家不培养原窈涉足这方面,她大学专业是珠宝设计,因此坐在车里听他们说话,只觉得云里雾里。
曾忱的消息发过来,“见到你日思夜想的懿哥哥了?”
原窈望一眼陆懿行侧脸,回复她:“对啊,还是那么帅。”
曾忱都能脑补她的花痴语气,发了一个没出息的表情包过来。
原窈收了手机,转头看向窗外夜景。她明恋陆懿行这件事,圈子里好像都知道,但是没有人觉得他们有未来。就连原窈自己,也时常觉得迷茫。
窗外的霓虹灯光迅速地往后退,面目模糊里,能瞧见远处商场上在播放的广告。树影也迅速地往后退,原窈想,没所谓,她喜欢陆懿行就好。

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全文阅读

原白给她订了隔壁的房间,送她到酒店门口,又叮嘱她:“别乱跑,有事给我们打电话。”
原窈不耐烦:“我知道啦,哥,我已经成年了。”
原白哼了一声,转身离开。原窈站在门口看他们的车离开,才转身上楼。原窈趴在床上给曾忱打视频电话,曾忱接通,原窈此刻情绪还高涨,“阿忱~”
曾忱明天的飞机过来南城,她并不认为原窈是为了叮嘱她注意飞机。“干嘛?有话快说。”
曾忱在收拾行李,把手机固定在支架上,放在床头柜。
原窈翻了个身,“就是,陆懿行嘛。”
曾忱冷笑一声,她就知道。北城名流圈子里,谁不知道原窈追着陆懿行***后面跑。
曾忱打击她:“你喜欢了陆懿行这么多年,不是明白他就把你当妹妹看吗?”
原窈撇嘴:“万一他哪天就突然发现我的好了呢?”
曾忱轻哼一声,收起一件衣服。“你倒不如指望陆家破产,需要和你们原家商业联姻。”
“呸呸呸。”原窈瞪她,“你说什么话呢?”
曾忱对她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行径已经见怪不怪,从原窈出国留学,她们也已经许久没见,话题自然而然聊到家常上去。
原窈和她诉苦,在英国,饭菜有多难吃。她们之间,曾忱向来是倾听者的角色。到电话接近尾声,曾忱才道:“我也有件事要和你说,我要结婚了。”
“啊?”原窈完全愣住,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你真要答应?”
曾忱苦笑:“明天和你说吧,我先挂了。”
“好。”原窈挂了电话,看一眼时间,是晚上九点。
原白还没回来,她记得陆懿行在南城有房产,或许他们会住在那边也不好说。
原窈拉开窗帘,往下看过去,是南城的夜色。
原白这一晚果真没回来,第二天早上才开车回来,被原窈在房间门口抓个正着。
“哥。”
原白眼下有乌青,瞧着没睡好。要不是原白是她哥,她指不定要怀疑他们昨夜去乱搞。
“你车借我用一下,我去机场接阿忱。还有,你好好睡一觉,别给我逮到你回来还不睡觉。”
原白把车钥匙丢给她,原窈走出几步又回头叮嘱他睡觉。
曾忱的飞机是中午十二点,原窈在机场门口等。曾忱穿一身白色T恤配做旧的蓝色牛仔裤,从机场大楼走出来。
原窈一眼认出她,“阿忱。”
曾忱和她拥抱,摘了墨镜,“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原窈头埋在她肩上,一声冗长的叹息。
她们找了一家餐厅吃午饭。
原窈问起昨天说的结婚的事,“这是怎么回事啊?”
曾忱低头喝一口咖啡,语气里带了些无奈:“就那么回事儿呗,我们家那点破事你也不是不知道。”
她笑容都苦涩,原窈看她如此,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跟着丧气,骂曾家人。
“他们也太过分了。”原窈气鼓鼓咬着吸管,“怎么不让你姐去嫁啊?”
曾忱笑了笑说:“你看,所以我说你还不如祈求陆家破产,然后你和陆懿行商业联姻。”
原窈瘪嘴,吸管被她咬扁。
“可是这也太卑鄙了,没有爱情开始的婚姻……”
她抬眼,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收了声。
曾忱歪头道:“我无所谓。不过说起你的陆懿行,你总是说你对他一见钟情,一见钟情都是因为脸,要是他是个大丑逼,你还会对他一见钟情吗?”
原窈鼓着腮帮子,反驳她:“可是他就是个大帅比啊。”
这是既定事实,不可能更改。
她对陆懿行一见钟情,这也是个既定事实,不可能更改。
曾忱挑眉,跳过这个话题,说起她们的游玩计划。曾忱这一次来并不全是为了玩,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在南城带一周,有三天时间陪原窈。
她们商量了一下行程,大致定了要去的地点。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雨,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她们出来只看见地面还残留着水渍。原窈把车从停车场开出来,打算送曾忱去下榻的酒店。
曾忱是艺术专业毕业,画画摄影都很在行,这一次出来也是因为有一个摄影展。她住的酒店在摄影展会的附近,和原窈离得有些远。
这个季节的南城,天空不怎么亮,因为很多阴雨天气。原窈看一眼天,她又忘记带伞,只盼不要下雨。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的时候,配着这阴沉的气氛,叫人心情也不好。
人心情不好了,车也就开得比较随意。
原窈的驾照还是十八岁考的,在英国的时候没怎么摸过车,技术难免有些许生疏。
而另一位大哥,兴许就是单纯地心情不好,来了一个急刹车。
原窈闪避不及,撞上大哥的车尾巴。
大哥的确心情非常不好,瞧着还肌肉发达,上来就是一个瞪眼,要求原窈赔偿。
原窈下车查看情况,对方的车子情况不算太严重,她本打算私了。
大哥说:“两万,还有精神损失费。”
原窈一听他这语气,也来了脾气。曾忱本来就不主张她赔偿,决意报警。
大哥秀了秀自己的肌肉,想来是威胁的意味。
原窈瞥他一眼,给原白打电话。
电话响了三十秒没人接,原窈咬唇,或许原白在睡觉。
她滑动通讯录,停的时候陆懿行三个字落入她视线。
原窈的电话拨过去,提示音似乎有些漫长,原窈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
陆懿行昨晚和原白在一起,或许也忙了一晚上,说不定这会儿正在补觉……
“喂?”陆懿行声音有些许沙哑,“阿窈,怎么了?”
陆懿行不经常叫她阿窈,其实她很喜欢听他叫自己阿窈。仿佛这个称呼从他嘴里出来,都带了香味。
曾忱笑她,这是开了十级滤镜。
原窈把所有思绪拉回来,叹口气,把现在的情况简单说给陆懿行。
曾忱在一边看着她小表情,她私以为,事情不必如此复杂,她甚至就可以处理。不过她乐意给原窈一个机会,曾忱抱着胳膊站在原窈身后,默默拿出墨镜戴上。
陆懿行听完她的陈述,“嗯……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原窈看了眼周边,报出自己位置。
大哥听她打电话叫人,神色有些不耐烦。原窈懒得理他,干脆也摆一副臭脸,抱着胳膊站定。
陆懿行来得很快,“抱歉,我来晚了。”
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矜贵公子,很出众。
当然了,曾忱说,这也是她的滤镜。他们这群人,哪个不是矜贵公子?就连原窈自己,也是娇贵公主。
陆懿行和她打招呼,他状态不算太好,有些疲惫,嗓子也有一点哑。
“没事,交给我就好了。”陆懿行说。
曾忱躲在墨镜后面冷眼旁观,她见过陆懿行几次,完全不觉得和原窈滤镜里是同一人。
不过此时此刻,有一点贴近了。
不知道陆懿行和那人说了什么,那人最后什么也没要就走了。
原窈一脸藏不住的少女心,“谢谢懿哥哥,我是不是吵到你睡觉了。”
“没事,回去再睡就是了。”
陆懿行目光瞥到原窈身后的曾忱,点头示意。曾忱摘了墨镜,回以一个微笑。
曾忱对陆懿行没好感,因为原窈看见他的时候,就差摇尾巴了。虽然这个比喻对不起好友。
曾忱不觉得陆懿行是瞎子,也不觉得陆懿行是傻子。
可这事拖到今天,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陆懿行吊着原窈。第二种,陆懿行根本没把这当回事。也就是说,他根本不觉得原窈对他的感情有多正经,在他眼里,大概像小孩子过家家。
无论哪一种,曾忱都不喜欢陆懿行。
因为她的立场始终是原窈。

原窈陆懿行

小说嫁给最喜欢的男人之后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