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姑爷萧权(萧权秦舒柔萧定)

超级姑爷萧权(萧权秦舒柔萧定)

导读: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超级姑爷萧权》免费完结版火爆上线,小编分享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

小说介绍

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超级姑爷萧权》免费完结版火爆上线,小编分享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小说简介

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超级姑爷萧权全文阅读

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哪怕是秦家,也不敢对一个进士指手画脚。
可是萧定资质平平,连考三年都落榜了。
同情在萧权的心里淡淡地升起,同为男人,他明白萧定心里的苦。
既然他现在占用了萧定的身体,也和秦舒柔成了亲,那么他一定要想尽办法摆脱赘婿这个身份,摆脱现在的困境。
乡试,便是他的出路。
乡试难,而且很难。
可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他知道古代考试的套路和理论,博物馆甚至还收藏有以前朝代状元的答卷,萧权烂熟于心。
这样一来,从乡试、会试、再到殿试,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萧权这么一琢磨,胸有成竹。
幽幽的月光照到大地上,厨房里连个光线都没有。
这时的蜡烛是用蜂蜡做成的,只有皇亲国戚和贵族才能用得起。
萧权所住的厨房自然没有,他靠在门板上,将就睡了一晚。
第二天,有小厮来请。
“姑爷,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来的是昨天喂马的小厮,他话说客气,可语气却不太好。
萧权是入赘的,每天的晨昏定省不能少,早晚得去跟秦家的长辈们问安。如今只有秦老夫人一个长辈在家,可姑爷对这规矩一点都不上心,没有半分主动。
靠着门板的萧权一夜没有睡好,被叫醒的他拖着沉重的身体和小厮进到内宅。
“姑爷来给老夫人请安了!”小厮站在门口,向屋内通报道。
一个丫鬟急匆匆走出来,喝道:“叫什么?谁会稀罕一个赘婿的请安!快滚,不要打扰老夫人歇息!”
这时候,就是请安的时辰没错,这是故意给萧权难堪也没错了。
小厮为难地道:“姑娘,不是说,姑爷要晨昏定省吗?”
丫鬟冷笑一声,道:“老夫人说了,不必!秦府可担不起萧家人的请安,以后也不必来,赶紧走,别脏了院子里的地!”
这话说得萧权是哭着求着要入赘,是故意要害了秦舒柔一般。
他眉心有火,有些气。
“哟,姑爷不高兴?”丫鬟白了他一眼,“不高兴就请回吧!”
连一个丫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他何必和这些人一般见识?他和秦舒柔的婚姻,本来你不情我不愿,有名无实,秦家于萧权不过是路人罢了,他没必要生气。
请安还要三跪九叩,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安不请也罢!
萧权大袖一挥,摇摇头大笑道:“会稽愚妇轻萧定,余亦辞家西出秦。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无可救药!”丫鬟瞪了他一眼,大小姐嫁给这个落魄货,真是委屈!
萧权把李白的诗改了改,笑秦老太太是看轻人的愚妇。他爽朗的笑声,隐隐约约传到隔壁的阁楼。
后半句被秦舒柔听到了,她立马站起来:“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阿香,快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外面?”
丫鬟阿香还没有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上心,她赶紧跑出去看:“小姐,没有人啊。”
何等人才,方能吟出那样的诗句?家中兄弟的诗词水平,秦舒柔十分了解,他们写不出这样的句子,一定是外人所作。
秦舒柔怅然若失,心中反复斟酌,念念不忘这两句诗的风华:“阿香,你去偷偷打听,看看今天有何人来秦府,务必要找到他!”

超级姑爷萧权免费阅读

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哪怕是秦家,也不敢对一个进士指手画脚。
可是萧定资质平平,连考三年都落榜了。
同情在萧权的心里淡淡地升起,同为男人,他明白萧定心里的苦。
既然他现在占用了萧定的身体,也和秦舒柔成了亲,那么他一定要想尽办法摆脱赘婿这个身份,摆脱现在的困境。
乡试,便是他的出路。
乡试难,而且很难。
可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他知道古代考试的套路和理论,博物馆甚至还收藏有以前朝代状元的答卷,萧权烂熟于心。
这样一来,从乡试、会试、再到殿试,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萧权这么一琢磨,胸有成竹。
幽幽的月光照到大地上,厨房里连个光线都没有。
这时的蜡烛是用蜂蜡做成的,只有皇亲国戚和贵族才能用得起。
萧权所住的厨房自然没有,他靠在门板上,将就睡了一晚。
第二天,有小厮来请。
“姑爷,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来的是昨天喂马的小厮,他话说客气,可语气却不太好。
萧权是入赘的,每天的晨昏定省不能少,早晚得去跟秦家的长辈们问安。如今只有秦老夫人一个长辈在家,可姑爷对这规矩一点都不上心,没有半分主动。
靠着门板的萧权一夜没有睡好,被叫醒的他拖着沉重的身体和小厮进到内宅。
“姑爷来给老夫人请安了!”小厮站在门口,向屋内通报道。
一个丫鬟急匆匆走出来,喝道:“叫什么?谁会稀罕一个赘婿的请安!快滚,不要打扰老夫人歇息!”
这时候,就是请安的时辰没错,这是故意给萧权难堪也没错了。
小厮为难地道:“姑娘,不是说,姑爷要晨昏定省吗?”
丫鬟冷笑一声,道:“老夫人说了,不必!秦府可担不起萧家人的请安,以后也不必来,赶紧走,别脏了院子里的地!”
这话说得萧权是哭着求着要入赘,是故意要害了秦舒柔一般。
他眉心有火,有些气。
“哟,姑爷不高兴?”丫鬟白了他一眼,“不高兴就请回吧!”
连一个丫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他何必和这些人一般见识?他和秦舒柔的婚姻,本来你不情我不愿,有名无实,秦家于萧权不过是路人罢了,他没必要生气。
请安还要三跪九叩,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安不请也罢!
萧权大袖一挥,摇摇头大笑道:“会稽愚妇轻萧定,余亦辞家西出秦。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无可救药!”丫鬟瞪了他一眼,大小姐嫁给这个落魄货,真是委屈!
萧权把李白的诗改了改,笑秦老太太是看轻人的愚妇。他爽朗的笑声,隐隐约约传到隔壁的阁楼。
后半句被秦舒柔听到了,她立马站起来:“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阿香,快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外面?”
丫鬟阿香还没有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上心,她赶紧跑出去看:“小姐,没有人啊。”
何等人才,方能吟出那样的诗句?家中兄弟的诗词水平,秦舒柔十分了解,他们写不出这样的句子,一定是外人所作。
秦舒柔怅然若失,心中反复斟酌,念念不忘这两句诗的风华:“阿香,你去偷偷打听,看看今天有何人来秦府,务必要找到他!”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哪怕是秦家,也不敢对一个进士指手画脚。
可是萧定资质平平,连考三年都落榜了。
同情在萧权的心里淡淡地升起,同为男人,他明白萧定心里的苦。
既然他现在占用了萧定的身体,也和秦舒柔成了亲,那么他一定要想尽办法摆脱赘婿这个身份,摆脱现在的困境。
乡试,便是他的出路。
乡试难,而且很难。
可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他知道古代考试的套路和理论,博物馆甚至还收藏有以前朝代状元的答卷,萧权烂熟于心。
这样一来,从乡试、会试、再到殿试,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萧权这么一琢磨,胸有成竹。
幽幽的月光照到大地上,厨房里连个光线都没有。
这时的蜡烛是用蜂蜡做成的,只有皇亲国戚和贵族才能用得起。
萧权所住的厨房自然没有,他靠在门板上,将就睡了一晚。
第二天,有小厮来请。
“姑爷,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来的是昨天喂马的小厮,他话说客气,可语气却不太好。
萧权是入赘的,每天的晨昏定省不能少,早晚得去跟秦家的长辈们问安。如今只有秦老夫人一个长辈在家,可姑爷对这规矩一点都不上心,没有半分主动。
靠着门板的萧权一夜没有睡好,被叫醒的他拖着沉重的身体和小厮进到内宅。
“姑爷来给老夫人请安了!”小厮站在门口,向屋内通报道。
一个丫鬟急匆匆走出来,喝道:“叫什么?谁会稀罕一个赘婿的请安!快滚,不要打扰老夫人歇息!”
这时候,就是请安的时辰没错,这是故意给萧权难堪也没错了。
小厮为难地道:“姑娘,不是说,姑爷要晨昏定省吗?”
丫鬟冷笑一声,道:“老夫人说了,不必!秦府可担不起萧家人的请安,以后也不必来,赶紧走,别脏了院子里的地!”
这话说得萧权是哭着求着要入赘,是故意要害了秦舒柔一般。
他眉心有火,有些气。
“哟,姑爷不高兴?”丫鬟白了他一眼,“不高兴就请回吧!”
连一个丫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他何必和这些人一般见识?他和秦舒柔的婚姻,本来你不情我不愿,有名无实,秦家于萧权不过是路人罢了,他没必要生气。
请安还要三跪九叩,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安不请也罢!
萧权大袖一挥,摇摇头大笑道:“会稽愚妇轻萧定,余亦辞家西出秦。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无可救药!”丫鬟瞪了他一眼,大小姐嫁给这个落魄货,真是委屈!
萧权把李白的诗改了改,笑秦老太太是看轻人的愚妇。他爽朗的笑声,隐隐约约传到隔壁的阁楼。
后半句被秦舒柔听到了,她立马站起来:“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阿香,快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外面?”
丫鬟阿香还没有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上心,她赶紧跑出去看:“小姐,没有人啊。”
何等人才,方能吟出那样的诗句?家中兄弟的诗词水平,秦舒柔十分了解,他们写不出这样的句子,一定是外人所作。
秦舒柔怅然若失,心中反复斟酌,念念不忘这两句诗的风华:“阿香,你去偷偷打听,看看今天有何人来秦府,务必要找到他!”

小编点评

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分享到这里,小说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氛围,背景都营造得不错,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是一部难得佳作!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