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姑爷萧权(萧权秦舒柔萧定)

超级姑爷萧权(萧权秦舒柔萧定)

导读:主角是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超级姑爷萧权》已完结,小编带来超级姑爷萧权全文免费阅读:她秦舒柔嫁给这样的无能之辈,实在委屈。只是这婚事,她做不了主。她不喜苏定,却也没想到萧定住在下人的厨房。

小说介绍

主角是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超级姑爷萧权》已完结,小编带来超级姑爷萧权全文免费阅读:她秦舒柔嫁给这样的无能之辈,实在委屈。只是这婚事,她做不了主。她不喜苏定,却也没想到萧定住在下人的厨房。

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简介

萧权挽着手臂,气势似乎没有减半分,那眸子的深光,像是要戳穿齐七少的眼:“议论朝廷重臣的家事,轻者拔舌入狱!重者发配边疆为奴!你齐家有几条舌头够拔!你又有几条命,能活到发配边疆那一天!”
齐七少一抖,这话让在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齐七少的尿都要流出来了,他看着萧权:“你......你给我等着......一个月后,我来取银子,你小子给我等着!”
家丁微微抖着,为难地道:“少爷,别说了,咱们走吧!”

超级姑爷萧权全文阅读

齐七少现在被逼得退无可退,抵在墙壁上,他没应,被萧权震得失了语。
萧权声音铿锵有力,沉稳大气,齐七少和家丁们全员已经懵了。
萧权口中的秦八方,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秦八方一个人已经风光无两,他儿子秦胜更是将门奇才,早就被封为骠骑大将军。齐家不过一个小地主,还不如秦府的一根手指头粗!
齐七少被震得心肝都在颤!
可齐七少咬着牙,他和秦家大少秦风相识多年,也算有几分交情,他还用怕一个赘婿在这里虚张声势?
想到这里,齐七少壮了壮胆:“还......还没有见过谁当赘婿当得这么自豪!谁不知道,你昨晚连秦大小姐房门都没有进!都是睡在下人的厨房里!这在京都都传遍了!你还女婿呢!你连条狗都不如!”
此时,萧母脸色一变。
萧权冷笑一声,笑得齐七少心肝颤了颤。
萧权挽着手臂,气势似乎没有减半分,那眸子的深光,像是要戳穿齐七少的眼:“议论朝廷重臣的家事,轻者拔舌入狱!重者发配边疆为奴!你齐家有几条舌头够拔!你又有几条命,能活到发配边疆那一天!”
齐七少一抖,这话让在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齐七少的尿都要流出来了,他看着萧权:“你......你给我等着......一个月后,我来取银子,你小子给我等着!”
家丁微微抖着,为难地道:“少爷,别说了,咱们走吧!”
秦家的确得罪不起,今天这事要是传到了秦家耳朵里,恐怕齐家得跪着去赔罪了。
齐七少捂着脸吼道:“到时候!你若敢不给那一百两,我就让京都的人都知道,你给秦家丢了多大的脸!”
萧权喝道:“滚!否则老子再扇你!”
齐七少吓得一抖,麻溜地滚出了屋子,第一次受挫的他,气得少爷脾气顿起,把院子里的东西通通打翻,好好泄了一通愤才走。
“儿,你在秦家竟受了这般屈辱?”萧母颤声问道。
松了一口气的萧权,心有余悸。想不到这个地痞流氓这么不经吓,就这么走了。
他回头安慰道:“不要听他的,都是谣言,不足以信。”
“儿,一百两有没有暂且不说,可......齐家欺人太甚,分明是敲诈。”受了一番惊吓的萧母,摇摇头坐在凳子上哭着道。若不是夫君早年战死沙场,她孤儿寡母何至于被人欺负到这步田地?
“放心,方才我说了,到时我这一百两送给他,他也不敢要。”
“唉,这事不提。娘只想知道,昨晚新婚夜真如他所说,你......”萧母担忧地握着他的手,这时村民都在门口窃窃私语,看着萧权的笑话。
本来赘婿就够丢人了,新婚夜连洞房都进不了,这还是男子汉大丈夫?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娘,秦家待我极好,秦老将军既然执意要我和秦小姐成婚,怎会这么对我?秦家是大家风范,做事也是大家之风,不会做这些龌龊之事来羞辱孩儿。这不,这五十两银子,就是秦老太太让孩儿转交给您的,说以后两家要多往来才是。”
萧权说得很大声,村民一听五十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寻常人家一家六口,五两银子能过一年!
村民也看见萧母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钱袋,见看不了好戏,愤愤不平地离开了。
夕阳西下,不知不觉,萧权已经呆了一天,他该回秦府了。
萧母从一个吊篮拿出一包东西:“儿,拿着。”
“这是......”
萧婧笑道:“这是娘给兄长留的猪肉干。”
萧家一年到头,吃不着荤腥,肉极其奢侈。
看着瘦小的萧婧和病弱的母亲,萧权眼圈一红:“不必留,娘和妹妹用了吧。”
“不行!兄长带去!秦家人不给你饭吃,你就吃这个!”
萧母一听,含着眼泪道:“婧儿,莫要胡说!”
赘婿生活有多难,连萧婧一个十岁的小丫头都明白,萧母怎么会不懂?
萧母恳求的眼神,让萧权更生改变之心。从今天起,萧定的娘就是他的娘,萧定的妹妹就是他的妹妹!
他接过肉脯,道:“娘放心,切记看病!一个月后,我来接您去京都!”
“儿,你说什么?”萧母不解,秦府怎么会接纳她们母女?
“娘不必多虑,静候佳音便是,儿先走了。”
说完,他对母亲作了一个揖,便带着笔墨纸砚急匆匆地往秦府赶。
秦府,下人的厨房透出了昏暗的烛光。
一个窈窕美丽的身影,提着灯笼在厨房远处站着,灯笼的光在青石板砖上摇摇晃晃。
“小姐,今晚风大,咱们来府里这么偏僻的地方做什么?”
秦舒柔不作声,她水灵的眼睛望着那破旧的厨房,眉心一拧。
昨夜,萧定刚进婚房,就被大哥打了一顿,后又拖了出去。本来以为萧定一个文弱书生会唉声叹气,抱怨低落。
想不到,她来这里,竟听到他朗朗读书声。
“小姐是不是听了那首床前明月光,所以来看姑爷的?”原来昨天在外偷听萧权吟诗的人,是秦舒柔。
“姑爷?”秦舒柔不喜欢听到这个称呼,道:“他是秦府姑爷,却不是我的夫君,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姑爷两个字。”
“是,小姐......”
这些天,秦舒柔成了京都的笑话。她虽然和萧定素未谋面,却打听过,萧定资质平平,还连着落榜三年。
她秦舒柔嫁给这样的无能之辈,实在委屈。只是这婚事,她做不了主。
她不喜苏定,却也没想到萧定住在下人的厨房。
她不由地对他产生了怜悯之心,不过,也只是可怜他而已。
秦舒柔心仪的夫君,一定是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可偏偏这个萧定除了样貌有些清俊,却毫无出彩之处,既穷又酸。
她自然是看不上萧定的。
可为何,他所诵吟之诗歌,她竟从未听过?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此时,只有诗圣杜甫这一首诗歌,让萧权如此感同身受,还这么契合他的抱负!
这诗词写的凄苦动人心魄,迸发的***和希望,更是让秦舒柔浑身一震,难道今天在阁楼听到的诗句,也是萧权所作?
不,她不信!她眉头一拧,目色讶异却又有几分冷漠:“我们走。”

超级姑爷萧权免费阅读

厨房里,萧权哪里知道秦大小姐来过,他感叹一番后,开始梳理科举的题目。
多亏萧定多次参加乡试,这让萧权摸清了规律,接下来的乡试考题,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考四书五经,第二部分就是试帖诗。
试帖诗和平日里唐诗宋词有差别,在博物馆中,收藏有对试贴诗的明确要求,萧权不仅熟悉这规矩,历代状元的试帖诗,他皆有记忆,应付起来得心应手。
试帖诗除要求对仗工稳外,最难以掌握的便是用典,又叫做用事,就是要求所用之辞要有出处,或是历史典故,或为前人用过的辞句。用典还切忌牵强、堆砌和冷僻,讲究正用、借用、明用和暗用,否则就会名落孙山。
了然于心的萧权安心地睡下,现在也不用请安了,能睡到自然醒真是乐极了。
他靠着门板,听着夜里呼呼的风,难以入眠。夜里寒气重,萧权翻来覆去,最后起来往灶里烧起了熊熊的火,把寒气驱了,这才安然入睡。
这一睡就是日上三竿,萧权被小厮叫醒,说是秦老太太请他去用午膳。
虽然不用请安,可每月十五的午膳和晚膳,没有特殊情况下,都是一家人用膳。
萧权简单洗漱后,随着小厮来到了正厅。
富贵人家的吃食与平民不同,糕点精致,肉菜丰盛,饿了一天的萧权肚子咕咕地响了起来。
萧权平时是一个喜欢吃辣的人,饭桌上面的菜虽然丰盛,却清汤寡水,清淡得很。他问道:“秦家人不爱吃辣椒吗?”
小厮眉头一皱:“姑爷,这辣椒是何物?”
辣椒在华夏是后期才从国外进来的,是外来蔬菜,看来现在大魏还没进口。
萧权道:“辣椒,形如牛角,鲜红无比。入口有灼烧感,入喉鲜麻,入身发热,此时人有浑身发麻、飘飘欲仙的妙感。有它在此,饭能多下三碗。”
小厮吞了吞口水,从未听过此物,姑爷是如何知道的?他眼睛巴巴地道:“小的也想吃。”
“这得看机缘了。”萧权瞥了一眼饭桌上的清淡饭菜,琢磨着以后把辣椒引进才行。三天不吃辣尚可,三年不吃辣可不行。
“老夫人到!”这时,一个丫鬟通报道,萧权站在一边,垂手等候。
只见秦老太太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秦家的孙子辈,秦风、秦南、秦北,还有让萧权眼前一亮的秦舒柔。
这是萧权第一次见秦舒柔,她天姿国色,身形窈窕,眉眼灵动秀气,一双纤纤细手扶着老夫人。
大家直接走过来入座,除了秦风瞪了萧权一眼,其他人视他如空气。
秦家人坐了好位置,留了一个小缝隙给萧权,他的凳子都被挤了出来,只能站着吃。
秦舒柔姿态柔顺,有礼有节地伺候着老太太,一举一动皆是大家闺秀的矜持和端庄。
这要是放在现代,秦舒柔靠一张脸就能得到万千男人的喜爱,会成为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也难怪她看不上萧定了。
秦家人动筷了,却没有人招呼他。秦南和秦北更是一脸挑衅地看着他,把菜放进了嘴里。
萧权是来吃饭的,又不是来讨秦家人喜欢的。他得赶紧吃完饭,然后回去补补诗词。
这么想着,他就将就着坐在凳子上,端起碗筷,从那一条不大不小的间隙中,夹起菜就吃。
秦老太太脸一黑,本来想打压一番萧定,让他知道秦府的规矩,让他自觉些夹起尾巴做人,却想不到他如此大胆。
秦舒柔也一愣,萧定也算是个读书人,怎的这般不把规矩放心上?
秦风怒目圆瞪,喝道:“你为何用膳?让你用膳了吗?”
萧权正咬着一口鸡肉,听到这话,边嚼边道:“兄长说笑了,我来这里不用膳,难道是来当和尚四大皆空、酒肉不沾的么?”
众人一惊,别人都说萧定平日里畏畏缩缩,口口声声都是圣贤书,现在想来是装出来的。看他这般伶牙俐齿,满嘴肥油,哪里还有书生样。
秦舒柔更是厌恶,双眸弥漫出氤氲的泪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她倒不是被气哭的,而是自己身份如此尊贵,夫君却是这样的人,内心委屈之极。
秦风拍着桌子道:“萧定!食不言寝不语!对长辈说话之时,应口齿端正!你一边吃一边回话,你恶心谁?”
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就能把这群迂腐的古人气成这样?
特别是秦舒柔,嫌弃得快要落下泪来,又羞又气。
哈哈,萧权快没笑死,这秦家人竟刻板得有些可爱。
萧权偏偏还问一句:“娘子,你为何哭了?”
秦舒柔见他不思悔改,目无尊长的模样,把头偏了过去,偷偷擦了擦自己恨命运不公的眼泪。
即使是落泪,她依然是神仙姿态,看得萧权有些呆。
秦南拍案而起:“姓萧的,你嘴巴干净些!谁是你娘子?就你这样,配得上我姐哪里半点?要不是我们秦府可怜你没吃饱过饭,今日这午膳你怕是用不上!”
秦南嘴里都是高高在上的施舍,明晃晃地羞辱着萧权。秦南和秦北虽然是孪生子,但好认,秦南右眉有痣,而秦北没有。
萧权头一侧,微微一笑:“三弟,试问成亲拜堂了还不算我娘子,那像三弟天天在怡红院一口一个叫得亲热的娘子,才算娘子?你这是羞辱我呢,还是羞辱你姐?”
秦南和秦北瞳孔一震,他们平日里在外面胡闹,在怡红院游龙戏凤,秦老太太都不知情。秦家乃将门之家,对年轻一辈管得特别严厉。
秦南和秦北两个人,是秦府的骄傲,生得标致,又有才情。平日里,所有人都对两个小公子赞美有加,秦老夫人自然引以为豪。
秦老太太为人正派,连萧权吃饭说话都忍受不了,更别提那些纨绔子弟做派了。
秦老太太和秦舒柔的脸色皆变色,一听扯到亲姐的身上,秦南急了,吼道:“你不要含血喷人,我何曾叫过她们娘子!我都是叫她们姑娘什么的!”
大厅内,雅雀无声。
秦老太太面露怒色,本来还以为是萧权口不择言,现在失望和怒火涌上心头。
秦北偷偷扯了扯秦南的袖子,让他不要再说话了。秦南被这么一拉扯,被气得发热的脑子才清醒了过来。
好个萧权,伶牙俐齿不说,还挖个坑等他跳下去!
“三弟对怡红院的那些女子,倒也算有礼数,没有因为她们是风尘女子就轻薄地叫娘子。想来,三弟去怡红院,一定是和这些姑娘研究诗词歌赋去的,实在是勤奋好学。”
秦南秦北被气得猪肝色,却不敢再说半句。
秦老太太眸中怒火中烧,平日里她夸这两个孙子,其他贵妇人都点头称是,看不出来半分虚伪,却又面露几分难色,看来她们都知道秦南秦北在外胡闹了!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超级姑爷萧权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