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里星辰璀璨(陆昭昭林溪年)

他眼里星辰璀璨(陆昭昭林溪年)

导读:陆昭昭林溪年小说他眼里星辰璀璨免费完整版独家推荐——他眼里星辰璀璨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婚礼上,陆昭昭借酒消愁,醒来后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男孩子,眉眼与林思洲四五分相似。可能是林思洲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小说介绍

陆昭昭林溪年小说他眼里星辰璀璨免费完整版独家推荐——他眼里星辰璀璨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婚礼上,陆昭昭借酒消愁,醒来后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男孩子,眉眼与林思洲四五分相似。可能是林思洲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陆昭昭羞愤不已,一脚把人踹下床,男孩子爬起来,委委屈屈,“姐姐,你踹疼我了。”再见面是他找上门,男孩子把她堵在墙角,低头吻她。

小说简介

陆昭昭是圈里大家公认的狐狸美人,一双眼睛勾人的很。
女团出身却发展了不少副业,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向来零绯闻的她,突然有天被狗仔拍到和某个男孩子一起撑伞,男孩子还开着她的车回别墅。
男孩子长相出众,看着她笑的温柔,奶唧唧的,陆昭昭还上演强吻戏码。
众网友叹息:果然女富豪的最终归宿是小白脸。
陆昭昭当天就甩出前几天因为林溪年收购三家老牌游戏制作公司,登上国内富豪榜第一的照片,成为最年轻的首富。
“你们家管这叫小白脸?”

他眼里星辰璀璨全文阅读

第 3 章
林溪年带陆昭昭去了车库,今天林思洲结婚,酒店有安排林溪年住的房间,他不想和陆昭昭在这呆着。
陆昭昭抓着林溪年的衣服,走的很慢,有些不利索,看到‘R’标志的车,挑眉笑了起来,“这个车好熟悉……我还摸过它的耳朵。”
林溪年没说话,将她放上车,自己从驾驶位上来,看到她坐的乖巧,勾了下唇,凑过去,给她系安全带。
刚拉过带子,忽的耳朵上一热,他手指顿在空中,抬眸看着她,她伸手捏着他的耳朵,揉了揉,“摸耳朵。”
他喉结滑动了下,重新抬眸看着她,伸手将她的手指拿下来,一声不吭。
陆昭昭却睁大眼睛问:“怎么了?”
他有时候真的分不清她是真醉了,还是假的,居然还能清醒知道身边人的情绪。
“你生气了?”
陆昭昭小声问,还挺怂,林溪年替她系好安全带,笑道:“没有哦,但是再有下一次,我就会亲你哦。”
他笑的人畜无害,陆昭昭却抠着安全带,嘀咕道:“明明就是生气了。”
林溪年带她去的酒店,陆昭昭是公众人物,他放弃了外面的酒店,去了自己平时住的酒店,跟住宅一样,刷卡***,绕过一大片绿植。
林溪年在想事情,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陆昭昭还在睁着圆圆的大眼,看着他。
这眼神,倒像是怕他跑了一样。
他还没开口,她就先开口问了,“你在想什么?”
林溪年在想措辞,没来得及回答,她就说了,“是不是发现自己没买套?”
林溪年:……
车厢里突然沉默了起来,陆昭昭缩了脑袋,她好像醉了又好像没有,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只知道面前这人,什么样子说什么。
林溪年停好车,没有急着下车,反而拿出手机,在手机上敲打着什么。
陆昭昭自己解了安全带,从他的臂弯处探出头去看,只看到什么“上市结果,粉丝反应,网络营销……”一些说不清的还有她看不懂的代码。
“你在干嘛?”她烦躁蹙眉,林溪年按了下手机,屏幕暗下去了。
陆昭昭索性把下巴搁在他手臂上,耷拉着眼皮。
“下车吧。”林溪年好一会才说话,陆昭昭睁开眼,下巴下的手抽走了,林溪年下了车,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看着她。
陆昭昭还保持着那个动作,踩着高跟鞋,用鞋跟敲了敲车门,不想起来。
她刚才动作很大,这会像是横躺在副驾驶椅子上,裙子往上翻了翻,林溪年眸色深了些,他抬手,冲她勾了勾,“下车。”
“要不就在车上吃吧。”她是真的头晕难受,本来就感冒,可能还要加上心里那点怂意。
他笑了下,笑起来,面部肌肉生动,很好看,他倾身,过去拉着她的双手,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陆昭昭顺势勾着他脖子,下巴放在他肩膀上,她身高不算很高,全团最矮,刚过一米六,林溪年一米八六的身高抱着她轻轻松松。
他顿了下动作,最后无奈叹息一声,光上门,锁好,抱着她上楼。
“他们说以后没人敢要我。”陆昭昭低声说,林溪年进了电梯,从反射的电梯里看到她的神色,看着沮丧又难过,“谁说的?”
“八婆!”
她骂了一句,“说林思洲不要我了,全世界都不要我了。”
林溪年无奈笑了下,听着她在那一直吐槽。
很快就到了楼层,林溪年开门,里面像是一个大平层别墅,墙面都是落地窗,能看到风景很好,他把她放在沙发上。
“你觉得呢?”
她吐槽完,勾着他的脖子,不让他走,林溪年眼尾发红,思索了下她的问题,“你说林思洲不要你?”
“恩。”
他眼神轻飘飘,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话,最后轻慢来一句:“他也配?”
陆昭昭眯起眼睛,打算用她喝醉的脑容量想这句话。
林溪年放下她,去厨房倒水了,陆昭昭踢了高跟鞋,跟了他过去。
林溪年喝了口杯子里的水,试了下水温,将杯子递给她。
陆昭昭仰头看着他,并不动,他将杯沿放在她唇边,“喝水。”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臂,“你成年了吗?”
闻言,林溪年神色变得很古怪,他放下杯子,像是一口气没提上来,第一次有人问这个问题,让人想吐血。
他双手撑着台面,深吸口气。
“我不睡未成年。”她还说的大义凛然。
林溪年伸手,捏着她的脸颊,“你不睡未成年,你还睡过谁啊?”
有些凶,他其实有些烦躁,陆昭昭这么轻易就跟陌生人走了,她也不怕被人骗?难道是真的被林思洲伤到心了?自暴自弃?
如果今天不是自己在那……
林溪年不敢往下想。
陆昭昭有些疼,拍了拍他的手,“当然有啊,很多啊。”
林溪年松开手,盯着她,“谁?”
她掰着手指头,“萨米兔,小乖,屁头猪……”
她认真数着,还一个都不落,林溪年沉默着……
那都是逸凡科技开发游戏的ip玩意,氪金玩家抽奖可送……
林溪年伸手,将她的手指合拢,“知道了。”花的钱还不少呢。
“那你成年了吗?”
她居然还记得刚才的问题。
“成年了。”他点头,无奈回答,陆昭昭捏着他的手指,另一只手在他胸前摩挲着,“那天色不早了……”
“不喝水吗?”林溪年目光放空,看着前面,没有顺着她的话,似乎在想什么。
陆昭昭这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喝完了。”
林溪年目光放在她脸上,唇瓣上水渍明显,将唇珠都晕染的湿润着,杯子上沾染着她的口红。
他眸色变暗,低头亲了上去,陆昭昭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耳边是他的抽吸声。
后面的事情,陆昭昭就开始头晕了,整个人像是漂浮在海上,身下只有一块海绵,海水有浸透过海绵,湿黏黏的。
但很***,又想踩在云端上,飘忽忽的。
尝到甜头后,她靠着柔软的云,听到有人说:“帮我脱。”
她睁开眼,看到云后面藏着一个男人,男人的脸看起来有点青涩,但是勾人的眼尾都是欲,他看过来的时候,噼里啪啦带着火星子一般。
然后男人带着她去荡秋千,晃得她有点晕,她说:“停一下,换一个。”
他似乎在笑,后面就好多了,他抱着她,她趴着他的肩膀,这个***很容易入睡。
睡着前,她看着男人好看的脸,忍不住亲了他一大口,“你真好看。”
他追着她不放,问她:“我叫什么?”
她眯着眼回答:“林溪年。”
然后陆昭昭就惊醒了,她做了个梦,梦里最后就是这三个字,她坐起来,眯眼瞧着外面的太阳,今天天气未免太好了。
她支着额头,嘀咕着,“林溪年是谁啊?”
“醒了?”
突然多了一道男声,她顿时懵了,难以置信看了过去,就看到一个男孩子,不对,是男人,昨天之前还算是男孩子……
林溪年起身,露出精瘦有力的胸膛,上面的肌肉线条,很有张力但不显得粗狂。
他摸过手机,“十点了。”
陆昭昭脑袋死机了,僵硬着身体,“你是……”
“林溪年啊,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有些好笑,陆昭昭目光又看向他胸口,上面有个非常可疑还暧昧的痕迹。
又看向他的脸,有点眼熟,是真的眼熟,鼻子和面部轮廓怎么那么像一个人。
林思洲。
可这个人绝对不是林思洲,林思洲就是一个大暖男,平时就会笑出法令纹的那种,气质也没有这位冷感,而且这位比林思洲好看,仿佛是一个进化版浓缩版的,浓缩在年龄上。
林思洲有个弟弟,因为离异,陆昭昭也没见过,林思洲也不提起过这个弟弟,陆昭昭觉得自己已经找到答案了。
然后压抑不住自己叫了一声“卧槽”,随后把人一脚踹下床。
“你你你你……”陆昭昭裹着被子,不敢看他,伸手摸了下自己身上,某个部位巨疼,还有着非常奇怪的感觉。
林溪年被踹的那一下是真的疼,他压根没反应过来,手抵着旁边的衣柜,阵阵的麻。
他抬头看着那边失魂落魄的陆昭昭,知道她昨天肯定是醉了,一时想不起来了,换成谁估计都会心慌,语气带着安慰和温柔,“姐姐,你踹疼我了。”
“你别叫我姐。”陆昭昭连忙抬手,“你别叫我姐,我不是你姐。”
他这一声‘姐姐’,把她昨天晚上的回忆拉开了,像是关好的匣子,用一把钥匙撬开了。
她居然问人家有没有买套,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于是她又问了一次,“你买……套了吗?”
林溪年没起身,闻言,面露一些复杂和自责,“我昨天没想着做,你这几天是安全期吗?不是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结……”
陆昭昭脸色垮了,“你给我出去。”
林溪年还想说什么,她立马起身,“不对,这是你家,我出去。”
她下床的时候,哭丧着脸,“弟弟,你能不能出去一下,我换个衣服。”
弟弟?林溪年蹙眉,神色复杂又精彩,男孩子嘛,叫女生姐姐觉得是情话,反之对方如果叫自己弟弟,那就有点……难以接受了。
“对不起弟弟,我昨天喝多了,我真不是故意毁你清白,你能不能……”陆昭昭快哭了,“别把这事告诉你家里人啊。”
陆昭昭都想到了,到时候林思洲带着爸妈上门兴师问罪,本来她和林思洲就是一大笑柄,林思洲新婚之夜,她一气之下把人家弟弟睡了,这叫什么事啊?
她都替陆佳欣脸红。

他眼里星辰璀璨免费阅读

第 4 章
林溪年摸着手机,看到手机里公司发来的工作表,有些分神,没听懂陆昭昭说的什么意思,只当她是醒酒了,看到这个场面一时有些受不了。
他手下不停,回了助理的话,直接点进酒店餐厅界面,开始点饭,“我点饭了,你吃完,我送你送回去吧。”
陆昭昭抱着被子,被他这一句轻飘飘的话,搞得梗住了,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她刚才说的,他听***了吗?
林家长辈在给他发消息,打电话,让他赶紧回去,新娘今天回老宅,他这个做堂叔的,得回去发红包喝喜酒。
林溪年嘴角拉平,面上显出不耐,扣了手机,他直接起身,陆昭昭吓得把被子裹得更紧了,偷偷看着他的动作。
他忍不住笑了下,眼尾向上,唇角微微倾斜,陆昭昭被他笑的脸红,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刚才的动作有些傻,就算林溪年要做什么,她遮得住吗?
林溪年直接去了卫生间,陆昭昭稍微掀开点被子,慢慢爬动,侧目看着房间里的浴室,水声淅淅沥沥。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她立马下了床,忍着酸疼,找到衣服,裙子后面拉链扯坏了,本来就是蕾丝的,泄出一大片春色。
顾不上这么多了,陆昭昭在客厅看到自己的包,慌乱打开看,手机还在,已经没电关机了,她连忙抓着包,顺手捞过林溪年放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
开门的时候格外小心,关门也无声无息的。
她长呼口气,穿上衣服就走,连鞋子都没穿,光着脚手提鞋进了电梯。
怕被人看见,她不敢打车,用包里的一点现金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个面包,给手机充电,用头发遮着脸,给司机打了电话。
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她放下手机,茫然看着窗外,坐在便利店椅子上,哀嚎一声,面红耳赤,将头埋进臂弯里。
这都是什么事啊,她参加林思洲婚礼,结果睡了个陌生人,那人看着都比自己小,气质干净,面相就是纯洁 ,她脑子里回闪过昨晚的事情,男孩子被她亲的时候,还红着耳朵,那眼神要多单纯就有多单纯。
一对比,陆昭昭不用看自己什么样子,都知道什么是饿虎扑食了。
心跳加速,她除了心脏一抽抽疼,是被***的,还有身上其他地方,这小孩看着单纯,劲还挺大的。
司机到了便利店门口,看到她有些懵,似乎在确认这个是不是他那个星光璀璨的老板,这个裙子皱巴巴,头发乱的跟鸡窝似的,还双目无神,一副肾虚的样子……有点不敢认。
上了车,陆昭昭烦躁踢了下椅背,司机吓一跳,啥也不敢问,直接给她送回家了。
林溪年出来的时候,头发湿透,脸颊被水蒸气热得绯红,他拿着毛巾,目光扫着房间的每个角落,人跑了,什么都没留下。
转身去客厅一看,还带走了他的外套。
他眸子变得愈发阴沉了,隐隐含着怒意,他这是被白上了!
手机响个不停,他扔了毛巾,上了床,靠着枕头,接了电话,“怎么了?”
那头人听着他这话,本来一肚子怒气,被他冷的说不出来,“你哪去了?敬酒都结束了。”
“在酒店。”林溪年侧目看着旁边的枕头,上面有几根红色的头发,很长,发尾微卷,他捻起来 ,抬手穿过阳光,头发被阳光染成了金色。
“你回去了?”林溪年他爸气急败坏说着话,林溪年没再听了,看着头发丝愣神。
陆昭昭回家就洗了澡,出来的时候还惊魂未定,她没有经验,不知道这事程度是什么样子,反正她觉得疼,难道每次都会这么疼吗?
她靠着椅子敷面膜,看着沙发上的西装,眉毛纠结起来,脑子里快速转动着,回想近二十年,林思洲他弟的形象。
按时间算,现在应该是二十岁,在国外上大学,不是个省油的灯,陆昭昭一边惊异自己和相差六岁的男孩子……一边奇怪,林溪年不想传闻中那么吊儿郎当的呀,难道是林思洲抹黑他弟?
刚这么想着,手机就响了,许是在晃神,一个陌生电话,她都接起来了。
那头响起林思洲的声音,“昭昭。”
陆昭昭吓一跳,脑海中立马浮现出林溪年绯红又白皙的脸,连忙抖着手挂了电话,死死扣着椅子,林溪年告诉他哥?林思洲来兴师问罪?
怎么办?陆昭昭哭丧着脸,林家长辈怕是要骂死她了。
林思洲就说了一句话,电话就挂了,有些烦躁,准备继续打过去,客厅里,路娅温柔的声音叫他,“阿洲,二爷爷一家来了。”
他只好收回手机,眉头紧锁,昨天陆昭昭也不知道去哪了,她一个女孩子,长得又那么好看,万一被酒席上哪个男的带走了,就不好了,见色起意的男人不少。
他正想着,一回头,就看到二爷爷率先走进来,后面跟着几个人,里面最瞩目的就是那个比他还小几岁的小叔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只是站在那,就有雪地松柏般的气质,干净的像是不参杂质的,带着一点疏离。
林思洲看着他,不知道为何,竟然多看了林溪年两眼。
林溪年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回过头,冲他客气点了下头,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路娅在一边热情的端茶倒水,让他们坐,俨然已经适应了女主人的身份,看到林溪年,也眼里闪过一些惊艳,早就听说林家二房的孩子年龄小辈分大,没想到长得这么出众。
林思洲收回心绪,过去给他们倒茶,林溪年坐在一边,低身过去接茶,林思洲随意看过去,竟然看到林溪年因为低身,衬衫里的锁骨露出来,上面一块红色的红痕,带着牙印。
他吓一跳,只看了一眼,就没看了,不禁脸热,没想到干净如林溪年,居然也已经有这些生活了。
说起来,林溪年也有二十二三了,换其他林家孩子,这个年龄可能孩子都有了,可能是长相原因,把林溪年看的像是无欲无求的一个人了。
这么一想,林思洲忍不住烦躁了,林溪年昨天晚上都有女人,陆昭昭比林溪年大那么多,昨天晚上万一真的有看对眼的男人,傻乎乎跟着跑了怎么办?
陆昭昭这边没有接到林思洲再打过来的电话,松了口气,也许林思洲就是跟以前一样,随便打个电话的。
林溪年没有跟林家人说,那是不是说明,这小孩没有说,他可能也害怕?
陆昭昭咬唇,心生罪恶感,她昨天晚上把他给勾引了,现在他说不定吓得提心吊胆了,二十岁的男孩子心智都比较幼稚些,她有些后悔把他一个人丢在那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钱付房费。
她正在手机上找着,看看有没有其他认识的林家人,可以打听下,给那个孩子寄点钱……
经纪人给她发消息,最近的工作安排,陆昭昭只好先放下这事,去看工作日程了,组合休息很久了,陆昭昭也不是拍戏的料,平时就接接广告,参加点综艺,自从她自己创业之后,就怎么重视艺人工作了。
除了一些合同内的工作要做。
“逸凡最近新出的游戏,有意向找你代言。”经纪人知道她是逸凡的脑残粉,“新游戏你玩了吧?”
玩了,第五关就没通过……
“他们到时候开新服,你等通知。”
经纪人又说了些其他的工作,陆昭昭听着,没有太认真。
陆昭昭思绪乱飞,昨天晚上林溪年还跟她聊起游戏的,她居然对人家流口水……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猥琐了点,逃跑简直就是给自己加上了更猥琐的气质了,她找了林思洲的一个好友,给他转了一万块钱,好友懵逼,“干嘛?”
陆昭昭很委婉跟他说:“我昨天晚上看到林思洲弟弟了,我弄坏了他外套,这钱赔给他,麻烦你转交给林思洲。”
好友很是无语,“你自己给他啊,搞得那么别扭。”
陆昭昭没有多说,好友无奈,接了钱,转给了林思洲。
林思洲正在和家里人一起吃午餐,他看着手机上的转账,好友还给他解释:“陆昭昭给的,说是昨天弄坏你弟衣服了。”
林思洲奇怪,看向一边坐没坐相,吃没吃相的林思源,犹豫问:“你昨天碰到陆昭昭了?”
林思源脑子放空,“陆昭昭是谁?”
坐在长桌前方的林溪年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
林思洲没好气道:“昨天陆昭昭弄坏你外套,给你赔了两万块钱,我转给你。”
林思源露出个完全没搞懂的表情,“什么外套啊?”
不过他倒是想起陆昭昭是谁了,昨天坐在他旁边,占了林溪年位置那个女明星,他下意识看向林溪年。
林思洲直接转给他了,“不记得就拿着,昭昭是个做事就认的人,哪像你,以为你不记得了她就不会负责了吗?”
林思源接的委屈,看眼林溪年,又看眼他哥。
林溪年听着林思洲这句话,拿着叉子的手,无力垂了下,嘴角露出个乏味的弧度。
你懂个屁?

陆昭昭林溪年

小说他眼里星辰璀璨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