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姑爷萧权(萧权秦舒柔萧定)

超级姑爷萧权(萧权秦舒柔萧定)

导读:《超级姑爷萧权》是青橙创作的穿越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萧权秦舒柔萧定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故事。这里有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萧婧是萧家的掌上明珠,区区五两?萧权盯着他:“要一只手,还是两只手?”齐七少一懵,何意?

小说介绍

《超级姑爷萧权》是青橙创作的穿越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萧权秦舒柔萧定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故事。这里有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萧婧是萧家的掌上明珠,区区五两?萧权盯着他:“要一只手,还是两只手?”齐七少一懵,何意?

小说简介

大魏开国才四十年,王朝虽年轻,却已经历了三代皇帝。到如今,正好第三代。
大魏政权不稳,强敌环伺,强悍的匈奴和蛮人屡屡扰大魏边境。

超级姑爷萧权全文阅读

朱衡得意地行礼,向支持者致谢,下巴微扬,示意萧权到他了。
萧权点点头,还没有开始,众人就嘘声四起。
萧权不顾这些杂人,站上了吟诗台,微微一思忖,随后吟道: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连短亭。”
李白这首词情景交织,句与句紧密相扣,各句含义也相互交织,文字之精炼,造就了浑然天成又意犹未尽的意境。
在一个苍凉的深秋暮色笼罩下的秋冬同昏,“平林漠漠烟如织”一片平展的树林在迷蒙雾网中如烟织就,给人以清冷缥缈之感。
一幅青山成碧的画面,如烟如织,绵延缠绵。那远处的碧绿也是一片伤心画不成的悲愁。
“有人楼上愁”,由景到人的过渡,由于景物的渲染充分,自然转入下阕,这样的承上启下,使整首词臻于绝妙。
全词动静相容,在静态之中潜入丝丝缕缕的哀怨,使人更添悲伤愁,撩人心魄。
《菩萨蛮·平林漠漠烟如织》在华夏古代就有极高的评价,与李白另外一首《忆秦娥·箫声咽》一起被誉为“百代词曲之祖”。
全场再次雅雀无声,惊得连魏清都忘记了鼓掌。
萧权吟完,眼眉一挑,品,且让他们慢慢品。
华夏的精华文化,他们也当受受熏陶,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切莫自视甚高了。
秦舒柔眉目一展,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这被朱衡看在眼里,不由怒火中烧。
这时,朱衡偷偷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纸,看了又看。
萧权冷哼一声,作弊还这么光明正大?可台下的人全是瞎子,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
让他再作弊十回又如何?华夏诗词的祖宗们能让他跪下叫爷爷!
只见朱衡又往吟诗台一站:“朱某还有一首。”
“好!再来!”这时,底下有个人支持朱衡道。在这么寂静的氛围当中,显得格外突兀。朱衡有些许尴尬,轻咳一声,白了一眼那个叫嚷的人。
在场的文人士子回过神来,纷纷表示支持,这么短的时间作出两首,萧权必然不可能做到!
同方书示意道:“朱公子,请吧。”
而朱衡隐隐有些犯怵,但秦舒柔在此,岂能输给一个吃软饭的,他深呼吸一口气,吟道:
“菩萨蛮:
栏干六曲天围碧。松风亭下梅初白。腊尽见春回。寒梢花又开。
曲琼闲不卷。沉燎看星转。凝伫小徘徊。云间征雁来。”
朱衡话音一落,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拍马屁,萧权往前迈一步,张口就来:
“菩萨蛮:

超级姑爷萧权免费阅读

大魏开国才四十年,王朝虽年轻,却已经历了三代皇帝。到如今,正好第三代。
大魏政权不稳,强敌环伺,强悍的匈奴和蛮人屡屡扰大魏边境。
现在的大魏皇帝是魏征,其登基时年幼,皇权旁落,落在了皇叔魏千秋这个监国的手里。
魏千秋的王妃朱氏,更是借着魏千秋的权力,大力扶持朱氏一族。
朝内朝外,朱氏一族不是位居高位,就是经商走马,监国这一家的外戚花开一枝,独秀一方。
时至今日,小皇帝魏征面对监国大权、外戚干政,将开科选举的频率,从三年一次调至一年一次,选寒门子弟入朝为官,形成一股清流,和皇叔和朱氏对抗制衡。
萧定死前,就打算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乡试。当赘婿不是萧定的本意,一个男人终究不甘愿寄人篱下,也不愿意仰人鼻息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萧定埋头苦读十来年,就是为了高中进士,入朝为官。
到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哪怕是秦家,也不敢对一个进士指手画脚。
可是萧定资质平平,连考三年都落榜了。
同情在萧权的心里淡淡地升起,同为男人,他明白萧定心里的苦。
既然他现在占用了萧定的身体,也和秦舒柔成了亲,那么他一定要想尽办法摆脱赘婿这个身份,摆脱现在的困境。
乡试,便是他的出路。
乡试难,而且很难。
可萧权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他知道古***试的套路和理论,博物馆甚至还收藏有以前朝代状元的答卷,萧权烂熟于心。
这样一来,从乡试、会试、再到殿试,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萧权这么一琢磨,胸有成竹。
幽幽的月光照到大地上,厨房里连个光线都没有。
这时的蜡烛是用蜂蜡做成的,只有皇亲国戚和贵族才能用得起。
萧权所住的厨房自然没有,他靠在门板上,将就睡了一晚。
第二天,有小厮来请。
“姑爷,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来的是昨天喂马的小厮,他话说客气,可语气却不太好。
萧权是入赘的,每天的晨昏定省不能少,早晚得去跟秦家的长辈们问安。如今只有秦老夫人一个长辈在家,可姑爷对这规矩一点都不上心,没有半分主动。
靠着门板的萧权一夜没有睡好,被叫醒的他拖着沉重的身体和小厮进到内宅。
“姑爷来给老夫人请安了!”小厮站在门口,向屋内通报道。
一个丫鬟急匆匆走出来,喝道:“叫什么?谁会稀罕一个赘婿的请安!快滚,不要打扰老夫人歇息!”
这时候,就是请安的时辰没错,这是故意给萧权难堪也没错了。
小厮为难地道:“姑娘,不是说,姑爷要晨昏定省吗?”
丫鬟冷笑一声,道:“老夫人说了,不必!秦府可担不起萧家人的请安,以后也不必来,赶紧走,别脏了院子里的地!”
这话说得萧权是哭着求着要入赘,是故意要害了秦舒柔一般。
他眉心有火,有些气。
“哟,姑爷不高兴?”丫鬟白了他一眼,“不高兴就请回吧!”
连一个丫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他何必和这些人一般见识?他和秦舒柔的婚姻,本来你不情我不愿,有名无实,秦家于萧权不过是路人罢了,他没必要生气。
请安还要三跪九叩,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安不请也罢!
萧权大袖一挥,摇摇头大笑道:“会稽愚妇轻萧定,余亦辞家西出秦。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无可救药!”丫鬟瞪了他一眼,大小姐嫁给这个落魄货,真是委屈!
萧权把李白的诗改了改,笑秦老太太是看轻人的愚妇。他爽朗的笑声,隐隐约约传到隔壁的阁楼。
后半句被秦舒柔听到了,她立马站起来:“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阿香,快去看看,是什么人在外面?”
丫鬟阿香还没有见过小姐对谁这么上心,她赶紧跑出去看:“小姐,没有人啊。”
何等人才,方能吟出那样的诗句?家中兄弟的诗词水平,秦舒柔十分了解,他们写不出这样的句子,一定是外人所作。
秦舒柔怅然若失,心中反复斟酌,念念不忘这两句诗的风华:“阿香,你去偷偷打听,看看今天有何人来秦府,务必要找到他!”

小编点评

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