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姑爷(萧权秦舒柔萧定)

无双姑爷(萧权秦舒柔萧定)

导读:《无双姑爷》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萧权秦舒柔萧定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青橙所编写的,讲述众人哗然,果然是他!这些天,谁不知道知道萧定的名字?

小说介绍

《无双姑爷》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萧权秦舒柔萧定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青橙所编写的,讲述众人哗然,果然是他!这些天,谁不知道知道萧定的名字?一时之间,才子佳人的焦点都在萧权身上,只不过眼中都是更深的讥讽和不屑。

小说简介

陶闻柳认得这个赘婿,在秦府的婚宴上,他对萧定多有嘲讽。一个无才无能之辈,竟然娶了芳名在外的秦舒柔。
“你就是秦府的萧定?”这时,陶闻柳上前一步问道,却并未行礼,故意把萧定两个名字说得很大声。
“是我。”萧权也没有行礼,只是点点头。
“便是你,在乡试中最早出来,还交了白卷?”

无双姑爷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陶闻柳认得这个赘婿,在秦府的婚宴上,他对萧定多有嘲讽。一个无才无能之辈,竟然娶了芳名在外的秦舒柔。
“你就是秦府的萧定?”这时,陶闻柳上前一步问道,却并未行礼,故意把萧定两个名字说得很大声。
“是我。”萧权也没有行礼,只是点点头。
“便是你,在乡试中最早出来,还交了白卷?”
“对,也是我。”
萧权淡然地点点头。
众人哗然,果然是他!这些天,谁不知道知道萧定的名字?一时之间,才子佳人的焦点都在萧权身上,只不过眼中都是更深的讥讽和不屑。
秦府是何等人家,那可是京都的一等世家,竟会选了这样的人当女婿?
“这样的人能入赘到秦家,也是奇怪了,我都比他强上几分!”
“也难怪要入赘,这种人在寻常人家能活活饿死,听说他家无米下锅是常事!”
“还去考乡试,真是无比可笑!朝廷岂会收这样吃软饭的孬种?”
“哎,只是可惜秦家大小姐,我听说了,秦家小姐长得是美若天仙,才华横溢,想不到嫁给这样没骨头的男子。”
“还男子呢,你都说他是没骨头的,怎么会是一个男子?”
“哈哈,所言极是!”
文人尖酸刻薄起来,可比泼妇的话还难听。
秦舒柔面露出难看之色,心中更觉得羞辱,她紧了紧面纱,生怕面纱此时掉了,别人将她认出来。
她恼怒地看着吟诗台上的萧权,明明就是一个胸无半点墨的人,却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她丢脸,给秦家丢脸!
偏偏她只能看着,否则她非要好好惩戒一番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白卷和赘婿,和我如今要吟诗,有什么联系?”萧权一脸平静地道,“我和陶兄素不相识,你如此针对我,非不让我上吟诗台,莫非是怕了?”
“你说我怕?”陶闻柳用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差点没笑死,“就你这样的庸才,让你再读百年,也未必比得上我七岁写的诗。”
陶闻柳狂妄,却无人反对。以普通人的资质相比,恐怕真无人比得上他。
文人自古清高,在场所有人听说萧权就是那个大魏交白卷第一人,自然都看不起他。
萧权还没有念自己的诗词,众人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蠢货!自取其辱!这可如何收场?”秦舒柔虽然不喜萧权,可他顶着的是秦家赘婿的帽子,关乎秦家颜面。
面纱之下,她又露出了往日里的清高和冷漠。她望向朱衡,暗暗求他,看在秦家脸面上,放过萧权。
朱衡瞥到她,自然明白秦舒柔什么意思。可他偏偏要萧权名誉扫地,给秦家添堵。到时候,这么个不受待见的人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哪里,秦府也不会追究。
到时候,秦舒柔便又能收入他的囊中了。
“既然萧兄有作品,但请赐教。”朱衡假惺惺地让出了吟诗台,他一脸真诚,众人对朱衡更加敬佩了,有才却不傲物,实在是高洁之士。
“朱兄,不可,他如何能挑衅你?朱兄风采卓然,你与他相比,岂不是污了你名声?”
这时,萧权看明白了。原来陶闻柳是朱衡的一条狗,今天来知义堂,恐怕就是为了给朱衡造势而来。
让朱衡在文人墨客中,立一个才华横溢又宽容待人的人设,好让他在朝廷中拿到印象分,以后在朝廷中也好办事。
今年科举考试,朱氏一族一定会把朱衡想尽办法推入朝堂。
而今天这一切,不过是预热而已。
“陶兄此言差矣,大魏的知义堂,只要是有识之士都能上来一辨高低。身份于人,无关紧要。大魏广纳寒门子弟,也是为了国家之栋梁,与我们无甚区别,还是给他一次机会吧。”
众人听罢,对朱衡好感大增。萧权心中冷笑,演技不错,嘴炮也是一流,明面话说得头头是道,怪不得陶闻柳愿意投靠他。
“朱兄所言甚是,是陶某狭隘了。”
陶闻柳行了一个礼,白了萧权一眼就下去了。
朱衡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萧兄请,作诗词的时间,只有半炷香的时间。时间若过,你还未作出,便是输了。”
“不必半炷香了,我现在就来。”
萧权站上了吟诗台,他今天就要用华夏五千年沉淀下来的文明,好好去一去这群文人上不了台面的懦气,洗一洗他们小门小户的酸气!
萧权对在场的人作揖,道:“如今外敌环伺,萧某不才,虽是一介布衣,却不自量力,有上阵杀敌之愿。今日作词一首,以表萧某读书时心心念念的志愿。”
录诗的女子本来见他有勇气,还多加赞赏,后来听说是赘婿,眸里都是不屑,提着笔的手也分外不耐烦。
底下的人窃窃私语,笑个不停,都在看萧权的笑话。一个吃软饭的,上阵杀敌?分外可笑!
秦舒柔捏着拳头,可恶!萧权竟真的大言不惭,丢秦府脸面!
只见萧权胸有成竹,声音浑厚吟道: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原本看好戏的文人雅士皆一震,手里的扇子忘了摇。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萧权脚步轻移动,声如洪钟,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已经全无,全场雅雀无声。
萧权昂首挺胸,仿佛破旧的河山就在他脚下,而他是誓死保家卫国的忠将,雪耻若渴!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此首《满江红》,乃宋代的忠臣勇将——岳飞所作,九百年来,激励着华夏千千万万儿女的爱国之心!动人心魄!
其开篇凌云壮志,气盖山河,读来气势磅礴!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此十四字,出乎意料,令人叫绝!如见将军抚膺自理半生壮志,九曲刚肠,英雄正是多***物。试看此是何等胸襟,何等识见!
满腔忠愤,丹心碧血,倾出肺腑!全词神气十足,无复豪发遗憾,令人神旺,一鸣惊人!
读书何用?现在的文人读书读得伤春悲秋!读书本应洗涤骨子里天生的懦弱和狭隘,成为为国为民的有识之士,而不是为了平步青云,或者天天舞文弄墨,在这里显摆!
男儿的战场,岂能是这数尺吟诗台!男儿的天地,应在浩瀚的国土上,在锦绣江河上!
一词罢,全场雅雀无声。本想看热闹的人,皆无语凝噎。
沉默了一分钟后,全场的掌声,如雷声般涌动。之前瞧不上萧权的才子佳人,被这首词激动得热泪盈眶。
一些自诩有才之辈,想从这首词里挑刺,却无从下手。想从立意找点茬,更是找不出半点不好。最后,他们也只能放弃,跟着其他人一起鼓掌。
这时,陶闻柳和朱衡皆脸色一变。
众人不得不承认,这首词远胜朱衡。只是,萧权一个赘婿,怎么会有如此风采?既然满腹经纶,为何屈居人下当个赘婿?
录诗的少女也激动不已,她放下笔,正要说话,陶闻柳站起来喝道:“萧定!这词是你所作?你是从何处抄来的?我大魏这么多文人雅士,要是你抄了谁的,现在岂不是在蒙骗了众人?”
此话一出,本来就怀疑萧权的文人雅士,也纷纷当起了墙头草。
听完全词,又琢磨了数遍的秦舒柔一怔,她在家中听过萧权吟诗,首首卓然。她原来也不信萧权有此才情和雄心壮志,现在更是不信是萧权所作了,怎会有人首首都神采飞扬?任是朱衡也做不到。
众人开始指指点点。
“这么卓然的诗句,岂会出自他手?一定是抄的!”
“有理之,若是他如此出彩,何须交白卷?”
“抄袭可耻!此人辱没我们文人的名声,知义堂最忌此等龌龊之事,这事要严惩不贷!”

无双姑爷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众人嘲讽不止,指指点点,极尽刻薄之词奚落。
萧权却心若止水,人人说他抄袭,可抄袭谁的,众人有说不出。他们有证据吗?他们何来证据?
也不是萧权欺负他们,谁让他来到一个文化相通、历史上又没有记载的朝代,偏偏文人个个自视过高,他不借用诗词警示他们一番,都对不起华夏数千年来的精髓文化。
“看来诸多不服。萧兄,你意下如何?”
陶闻柳得意地摇了摇扇子,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只要萧权识趣,现在低个头,认了抄袭一事,今天这事便能过了。这么多文人雅士看着,量萧权也不敢再信口雌同,瞒天过海。
就在这时,铃铛三响,清脆悦耳。
只见录诗那姑娘站起来,惊讶地道:“拜见同方书。”
众人一惊,她竟来了?
知义堂历来由一女官执掌,她职位是三公之一——御史大夫底下的方书。
方书这职位负责掌管大魏的档案、书籍以及地方上报的材料。
大魏鲜少女官,听闻这个女官是西域女子,从外国出使来大魏,她在西域中身份尊贵,而且知识渊博。
为了在大魏方便行事,皇帝赐姓为同,教导皇家子弟西域的知识,顺便掌管知义堂。
于是大家只知她姓方,却不知她芳名,人人唤她同方书。
同方书是外来人士,不与朝中任何势力牵扯,只忠于陛下,所管文书直达天听,所以京都的文人雅士对她颇有敬意。
只是这位方书鲜少露面,今日出来,估计是听到知义堂人声鼎沸,与往常不一样,这才出来一观。
同方书入乡随俗,带着面纱,外人不见其真貌,但眉眼***俊冷,若隐若现的威仪,令人不敢不敬。
陶闻柳得意不已,如今惊动了同方书,萧权别说是在知义堂名誉扫地,恐怕朝廷明天都能看到他的笑话了。
同方书亭亭玉立,不急不缓地道:“诸位公子,方才公子们的佳作,本官已悉数旁听。其中,当属萧公子文采精绝,神思飞扬,立意深远。今日桂冠,当属萧公子无疑。”
众人一愣,还以为同方书是出来主持公道的,却料不到她直接给萧权定了个第一。
多少人的诗稿曾递予她,想让她转给陛下。可十个有九个人的诗,都被她丢了出来。
受同方书如此青睐之人,萧权还是第一个。
众人更是嫉妒不服,道:“同方书,此人败絮其中,你莫要被他蒙骗了。”
“就是,一个连连落榜三年的人,怎会有如此文采!同方书可要檫亮眼睛啊!”
反对声此起彼伏,此时,朱衡有些阴阳怪气:“同方书,他是秦府赘婿,庸才一个,不配得到你的青眼有加。”
底下的人纷纷附和,有几个人的声音格外突兀,看来朱衡还请了托,台上台下都做足了戏。
真不知道该说他精明,还是说他没自信!
朱衡一笑:“还请方书再三斟酌。”
此话有几分威胁之意,同方书知道此人是皇亲国戚,却不卑不亢,道:“既然众人不服,来人,上词牌。”
同方书噙笑,面露几分冷意。
朱衡一愣,自知刚才对女官有些失仪,赶紧整理好仪容,露出毕恭毕敬的模样。
此时,几位女子托着五个玉碟出来了,每个玉碟上,各有十个词牌名。
同方书看向萧权的时候,冷眸微微缓和些,她行礼道:“萧公子,如今众议难排。本官做主,再来一轮,不知萧公子可同意?”
这位女官倒是个公平公正之人,在场这些人还不如一个女子有肚量。
萧权淡然点头,回礼道:“萧某愿以一人之力,全力以赴,扫清众议,不让方书为难。”
“好!”同方书点点头,赏识极地笑了笑。
台上的秦舒柔见两人互露欣赏之意,共识又达成一致,心中暗暗犯了酸气。
一人之力,扫清众议?
自大!
狂妄!
在场士子都有几分傲气,萧权此话一出,仿佛是看不起他们一样,纷纷同仇敌忾。
而萧权目光扫向他们,看是何人不服,他们又纷纷闭上了嘴。
“一群只会打嘴炮的渣渣!”
萧权内心鄙夷不已。
同方书转而问朱衡:“朱公子,可同意?”
“我......”朱衡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萧权,心中不忿,可如今正是骑虎难下的时候。他哪能预料到同方书也来凑热闹,这么多人看着,绝不能输给这赘婿!
他微微一笑,装作和萧权一样淡然:“朱某同意。”
同方书面向众人,高声道:“既然如此,今日由本官亲选词牌,由萧公子和朱公子就同一词牌作词,以论高下。五十个词牌,不知翻到哪一个。朱公子,本官亲自盲翻词牌,你可觉得公平?”
这言语之间,有几分鄙夷之意。朱衡一心恋战,却没有听出来:“同方书亲自点题,朱某岂敢不服?”
同方书面无表情,只点点头。只见她玉手轻移,众人伸长了脖子。
同方书拿起一块牌子,翻过来,示以众人:“词牌名:菩萨蛮。接下来两位公子有半炷香的时间,请。”
菩萨蛮,此调为双调小令,以五七言组成,四十四字。用韵两句一换,凡四易韵,平仄递转,以繁音促节表现深沉而起伏的情感,华夏历来名作极多。
其中以李白和、温庭筠、辛弃疾等人最为出挑。哪一首拿出来,吊打朱衡不在话下。
半炷香的时间里,朱衡时而望天,时而踱步,时而摇头晃脑,嘴里叨叨叨,似乎有惊世佳作要出来似的。
大家把目光都聚集在朱衡身上,只有狠狠地打击一下萧权的嚣张气焰,他们方能解气!
萧权只静静地站着,等着半炷香的时间结束。本来他可以立马站出来,可太欺负朱衡也不好,万一这输不起的朱衡被气哭了,也不是君子所为。
半炷香时间未到,朱衡眼睛一亮,众人跟着窃喜,朱衡的词出来了!看萧权那个草包样,估计连第一句都没有琢磨好!
只见朱衡瞥了一眼萧权,对同方书行了个礼,站上了吟诗台:
“菩萨蛮·清明
清明节近千山绿,轻盈士女腰如束。九陌正花芳,少年骑马郎。
罗衫香袖薄,佯醉抛鞭落。何用更回头?谩添春夜愁。”
此词写的是清明节出行,一位轻盈美丽的姑娘迎面而来,少年被姑娘的美貌所吸引,故意抛落马鞭,借机多注视上几眼。
诗情荡漾,曲折有致,少年意气栩栩如生。
吟诗时,朱衡目光十之有九落在秦舒柔身上,令秦舒柔心底欢喜,又脸红耳赤。
“好!”才子们纷纷鼓掌,少女们面红耳赤,仿佛朱衡是向她们表白似的。
这么短的时间,写出这么生动的一首词,不愧为京都第一才子!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萧权秦舒柔萧定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