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豪门做咸鱼(宋迟格兰)

穿进豪门做咸鱼(宋迟格兰)

导读:宋迟格兰小说穿进豪门做咸鱼免费完整版独家推荐——穿进豪门做咸鱼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觉醒来,宋迟从母星到了外星,不仅跨越了时间还跨越了空间,看着满天的飞船,宋迟整个人都玄幻了,而更让她感到玄幻的是......

小说介绍

宋迟格兰小说穿进豪门做咸鱼免费完整版独家推荐——穿进豪门做咸鱼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觉醒来,宋迟从母星到了外星,不仅跨越了时间还跨越了空间,看着满天的飞船,宋迟整个人都玄幻了,而更让她感到玄幻的是,她竟然穿进了一本书里,成了和男主争家产的炮灰女配……

小说简介

好在她醒悟快,争什么家产,每个月躺着就有几亿星币当零花钱它不香吗?
于是,宋珧发现,自家那个诡计多端的堂妹突然变成了条不求上进只想躺的咸鱼……
宋家老爷子发现,自家唯一的小孙女突然不讨好他了,脾气变得又臭又硬……
启明星的二世祖们发现,宋家那个上蹿下跳的大小姐突然之间佛系了,连宴会都不参加了……
后来,启明星里关于宋迟的传说是这样的:
传说,宋家老爷子要将整个宋家交给宝贝孙女,孙女却连夜跑到拉斐星开荒去了……
传说,宋家大少爷心疼妹妹,要将自己刚刚买的一颗荒芜星送给妹妹,却在隔天就收到了二十四个星球的日常邸报……
传说,联邦元帅看上了宋迟,却在告白的时候被宋迟糊了一脸机甲……
而处于传说旋涡中心的宋迟本人则表示,以上纯属造谣,请任何想要打扰她当咸鱼的人圆润的离开启明星。

穿进豪门做咸鱼免费阅读

第 5 章
这次是真的把宋忆江给吓着了,吃吃这孩子的胆子简直太大了!
他惦着手上的资料就像是拿着烫手山芋一样,咽了咽口水,小心求证道,“你说这些资料都是你在星网上查出来的?”
宋迟不知道她二叔为什么这么激动,但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
宋二叔额头上的冷汗滴了下来,再次求证,“你说你还在星网上溜了个小精神力?”
宋迟眨巴着眼,双手抱着宋二叔给她买的早餐,乖巧道,“不算是我主动溜吧,我就是在查的时候有道精神力在我后面追,我就顺便和他玩了玩。”
“呲!”宋二叔禁不住的倒吸了口气,能在星网上追你的你以为是什么不正经的小精神力呢,那是国家机器!
被国家机器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吃吃的精神力还胜过了对方。
“二叔,怎么了?”
宋迟虽然有原主的记忆,但这份记忆里并没有关于精神力的。
“没事,你让二叔好好想想。”宋忆江合上眼,飞快的分析着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后果。
半响后才走到宋迟身边坐下,对她道,“吃吃,你答应二叔,这件事你不要再管了,剩下的让二叔来处理,好不好?”
宋迟毫不犹豫的点了头,她本来也没打算自己下场,把资料交给了宋二叔,那就是家里大人的事了,她一个二十岁的宝宝可不能掺和。
宋忆江又说道,“这段时间你暂时不要用智脑,有什么事情用光脑联系我,如果要出门让管家送你,不要自己开悬浮车。”
宋迟偏头看他,不明所以。
宋忆江抹了把脸,“你精神力的事暂时还不能暴露,好孩子,委屈一下,咱暂时别用精神力哈。”
宋忆江这么说了,宋迟就没再问了,只是乖巧的‘哦’了一声,就继续吃她的东西了。
宋忆江摸了摸侄女乖巧的脑袋,又交代了几句,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吃吃惹了这么大的祸,他得赶紧回去跟老爷子通个气。
宋忆江走后,宋迟就让管家找来了一些关于精神力方面的信息,看完之后她就明白了宋忆江的担忧。
帝国居民在年满三岁之后就必须去民政部检测精神力和身体素质,凡有精神力者必须登记备案,而在帝国有很多工种都得拥有精神力者才能胜任,就比如开悬浮车,就要求必须拥有C级以上精神力。
原主因为三岁的时候父母过世,影响了大脑,所以在当时并未检测出拥有精神力,可她来之后就激发了精神力,追究起来,她就是犯了国家宪法,十年起步,无期不等的那种。
她思考了半天,然后就放弃了思考。
算了,大不了以后不自己开车了,让别人送也挺好的。
她这边倒是宽心的放下了,等宋忆江把这事告诉了宋望星,身经百战的老爷子当场就砸了个茶杯。
“胡闹!简直是胡闹!她想干什么!她这是在挑战国家法律!她这是有几个胆子!”
“父亲!”
宋忆江耳朵动了动,连忙喊了一声宋望星,宋望星还想骂两句,在看到儿子的眼色后,压下火气,默默的坐到了椅子上。
宋忆江悄无声息的走到门口,停顿了两秒后猛地拉开了房门,房门一打开他便看到自己的妻子正站在门外。
他皱了皱眉,“你在这里干什么?”
杜雅·卡洛对着自己丈夫笑了笑,端着托盘的手向上抬了抬,“我给你和父亲送点汤。”
“不是说了没事不要来父亲书房。”宋忆江脸色不好的说道。
杜雅脸上的笑僵了僵,她落寞的垂下头,“江哥,我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你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宋忆江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什么也没说,半响后才接过她手上的托盘,“你下去吧。”
杜雅垂下的手紧了紧,勉强扯出一抹笑,“那江哥,晚上你回家吗?”
宋忆江结婚后就搬出去住了,是这段时间才搬回来的。
宋家大宅往常就只有宋望星和两个孩子常住,宋忆江回来后,杜雅每天也会来一次,但两人并未碰过面。
宋忆江淡淡的嗯了一声,杜雅便满足的笑了笑,也不再纠缠,转身下了楼,看着她走后,宋忆江才重新回到书房,***后他便开了智脑的监控系统。
宋望星这会儿气已经消了,见他进来,便问道,“是杜雅?”
宋忆江点头,“是她,她应该没有听到多少。”
“你准备什么时候处理?”宋望星又问了句。
宋忆江沉默了下,“我想再给她一次机会。”
顿了顿他又道,“她毕竟是要要的母亲,我不能伤了孩子的心。”
宋望星冷哼一声,“妇人之仁!”后又恨铁不成钢的道,“迟早有一天你得死在这妇人之仁上!”
宋忆江没啃声,过了半响才道,“父亲,吃吃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宋望星眼神阴骘的看着宋忆江给他的资料,上面是宋迟查出来的那几个在星网上引导言论的黑子信息,“瑞吉尔这张狗皮膏药我已经忍到头了,通知伯特·瑞吉尔,下午我们宋家要召开记者会,让他和他那好女儿务必到场。”
“是。”提起瑞吉尔一家宋忆江也是满心厌恶,原本他还忍着他们两分,却没想到竟是纵得他们对吃吃下手,不知道是谁给的胆子!
“至于宋迟精神力的事,尽快安排她去民政局补录一次,我会提前给那边打好招呼。”宋望星又道。
宋忆江倒是有些犹豫,“可是父亲,要是备案,军部那边……”
“宋迟的身体孱弱,不适合军部,我会给覃家那边说一声,有覃家帮衬着,军部应该会有所顾虑。”宋望星话虽然是这样说的,但眉头却是皱着的,事实上他心里也没底。
依照他们对宋迟精神力的推测,她很有可能是ss级的精神力者,而帝国除了覃家所有ss级精神力者都必须去军部服役,如宋迟这样的身体,就算精神力再强,去了也是炮灰,迟早得填了虫洞。
怎么说宋迟也是他宋家血脉,是他大儿子唯一的女儿,也是他唯一的孙女,他绝不能让她有任何的意外。
“至于这次闹事的瑞吉尔一家,没有人敢在欺负了我宋家人后还能全身而退!”宋望星眼神狠厉。
看似软和的宋忆江嘴角带笑,温柔中带着冷酷的残忍,“是,父亲。”
等伯特·瑞吉尔掐断宋忆江亲自连过来的光脑后,转身就给了爱玛一巴掌。
“废物!看你干的好事!”
爱玛捂着脸眼里含泪,“爸爸,是宋迟先侮辱我的!我不过是小小教训她一下,宋家怎么能这么对我!我要告诉宋珧,他怎么能让别人欺负我!”
“你告诉宋珧又有什么用!难道他还会为了你和自己的爷爷作对!爱玛,我平日里怎么教你的,在没嫁进宋家之前,不能得罪宋家任何一个人,你为什么不听!”
伯特恼怒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个女儿真是一点用都没有,要不是需要她和宋家联姻,他甚至不愿再多看她一眼。
“现在给我收拾好,下午两点去宋家的记者会给宋迟当面道歉。”伯特道。
“我不去!”爱玛尖声吼道,随后又怨恨的说道,“我绝对不要道歉!她不过是个没有精神力的B级废物,根本不能给宋家带来荣耀,只会连累宋家,我这么做宋家应该感激我才对,凭什么还要我去道歉!”
“你给我闭嘴!”伯特又扬起了手掌,恼恨的看着爱玛,“你现在有什么不满意都给我忍着,等你嫁入了宋家,区区一个宋迟,送到死亡星上自生自灭还不容易。”
“我还要划烂她那张令人呕吐的脸!一个混血的***也配和我们高贵的世家小姐斗!”爱玛眼中的怨毒都快滴下来了,她是双A级的强者,又是高贵的世家小姐出生,本应该享尽追捧,可偏偏宋家两兄妹对她不假辞色,她一定要让他们后悔,要让他们跪下来***她的鞋底!
“爸爸,下午我会去,我要牢牢记住这些耻辱,等待来日,定要他们百倍偿还!”
听到爱玛这么说,伯特欣慰的笑了,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孩子,我就知道你是我们瑞吉尔家族最聪明懂事的孩子,等我们拿到宋家,爸爸会给你记一功的。”
不管瑞吉尔一家心底有多么不甘,又怎么在背后盘算,下午两点宋家召开记者会的时候他们还是准时到了,爱玛扫视了一圈,却发现宋迟并未到场,她好不容易装出来的好脸色也在那一瞬间塌了下去。
宋迟不在!
那个贱人竟然不在!
宋迟正在爬山,此刻忍不住的就打了个喷嚏,她停下脚步,看了眼东山上开得热闹的杜藤花,摸了摸鼻子,“你该不会还有花粉过敏的毛病吧。”
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其他症状后,她才再次向山上走去。
宋迟父母过世的时候还很年轻,两人是合葬在一起的,照片上两人相互依偎,眼中都带着温暖的爱意,一看到这两人宋迟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原主的父母竟然和她那对早逝的父母长得一模一样。
她抹去脸上的泪珠,轻声道,“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这一声仿佛穿过了时间与空间,与另一个时空重叠,让人辨不清过去与未来。
宋迟在东山上待了很久,直到天色暗淡,陪着她一起来的管家催促,她才发现自己竟然絮絮叨叨的讲了一下午。
她摸了下脸,自豪道,“这孩子谁家的啊,真是太能聊了,***。”后又对着墓碑挥了挥手,“爸、妈,我下次再来看你们啊,下次争取给你们来一段相声。”
说完就在管家的搀扶下慢慢下了山,等她走后,从暗处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原本的位置静静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穿进豪门做咸鱼全文阅读

第 6 章
宋家下午的记者会开得并不顺利,瑞吉尔家的两父女一改之前好好道歉的承诺,一个装得比一个可怜,活像是被宋家逼良为娼一样。
老的那个全程都是甩锅,表达的中心思想就是:这都是我女儿干的,和我没关系,我一点也不知情,宋家因此而迁怒我们瑞吉尔一家未免太过霸道了。
小的那个则哭得稀里哗啦,泣不成声的表示:都是宋迟逼我的,她不尊重我,是她先动手的,我只是想要小小的报复一下,真的没有想过要毁了她,这真的只是意外,我仅仅是放出了视频而已,不是成心要误导大家的,请你们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放过我吧。
别说,两父女这一番作态下来,还是赢得了不少同情,再加上星网上有人特意的引导,瞬间就把两个加害者变成了受害者。
他们一边同情着爱玛,一边痛骂着宋家冷血,不顾及两家情谊,也不顾及当初启明星人对他们蓝星人的接纳。
一时间***喧嚣而上,#宋家滚出启明星#和#宋家忘恩负义#两个话题被吵得轰轰烈烈。
而现场记者也是卯足了劲的找茬,那样子像是要因为这件事从宋家身上扒下一层皮来般。
“宋小姐一个没有精神力的人怎么可以独自驾驶悬浮车,你们这是公然藐视帝国律法,把公民的生命当做儿戏!”一个记者嫉恶如仇的吼道。
“首先,我们已经调取完整的视频向所有人展示了,宋迟并未撞到人,那个人的出现只是个意外;其次,当宋迟发现有人倒在自己车前时,并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就用自己瘦弱的身体将人抱上了悬浮车送医治疗,就这一点,我想也能证明,我的侄女是一个有责任心、有善心的好孩子,不会把任何人的生命当做儿戏。”宋二叔冷静的回答。
“那她没有精神力还独自驾驶悬浮车这事怎么说?”记者继续逼问。
“这辆悬浮车是宋迟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送给她的,是经过帝国第一机甲师亲手改造的,可以连接外部精神力体系,透过光脑独立在外操作,这是大师当时改造后颁发的证书。”说道这儿就不得不说宋忆江的心思缜密,来之前他就做好了准备,这会儿就把事先准备好的证书上传到了星网上,让所有人都能看到。
一时间倒是让一些看热闹的路人改了观,纷纷在星网上嚎着:
‘这样的二叔请给我来一打!’
‘好羡慕宋迟,宋二叔也太宠她了吧,不愧是宋家的小公主。’
不过带节奏的人永远都不会消停:
‘蓝星来的又怎么样,挣着我们启明星人的钱,想改造就改造,无视律法、无视交规,何其猖狂!’
这类似的带节奏的话通过光脑实时传到了宋二叔面前,他笑了下,继续道,“我想网上有些人大概是没读过帝国律法。熟读我国律法的人都应该知道,只要符合国家规定的安全基数,经由专人改造悬浮车是合法的。”
“而至于体外操作这一点,在边缘星一带已经运用得非常娴熟了,并无安全隐患。”
宋二叔说完这番话,推了推镜框,叹息一声,换了个语气,“当初选择送孩子这件礼物的时候我也是咨询过法律顾问的,是基于一切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才做出的决定,我应该早一点做出说明的,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让大家对我的侄女产生误会。”
“吃吃这孩子天生情绪***,经此一事,她夜不能寐、食不下咽,本来就瘦弱的身体又瘦了一圈,如今更是……”
说着说着,宋二叔就哽咽了起来,为了避免失态,他背过身去摘下了眼镜。
跟在他身旁的宋氏公关团连忙接过了他的接力棒,对来参加这次记者会的记者道,“抱歉各位,宋先生他只是想到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床的宋小姐就难受,请大家理解一个家长的心情,如果大家还有什么问题的话,请问我吧。”
溟望城中身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看着宋二叔这段唱作俱佳的表演微笑着硬生生的掰断了手上的激光笔,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冰冷刺骨。
宋忆江这个老狐狸真是演得一出好戏!
他可不相信宋迟那个牙尖嘴利不肯吃半点亏的女人会因为这件事而躺在床上起不来!
“少爷,爱玛·瑞吉尔发了连通请求。”
男人没有转身,淡淡道,“掐了吧。以后瑞吉尔家的任何信号都不要再放进来了。”
“是。”这一家算是废了。
助理默默的将属于瑞吉尔家的信号拖入了黑名单。
爱玛看着被掐断的光脑信号有些茫然,想要再拨过去却发现信号根本就发送不出去。
眼看形势失控,伯特赶紧问她,“怎么样,那边怎么说?”
爱玛失落的摇了摇头,“先生没有接。”
伯特脸色顿时大变,“他……他这是打算放弃我们了!”
“父亲,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爱玛脸色苍白,无助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她原本是想着为了以后逼着自己好好道歉的,可出发前父亲接到了一个大人物的指示,于是就改变了主意,甚至还打算让宋家在这件事上栽个跟头,最好能同意他们联姻,可现在事情根本不如他们所料,完全失控了。
而那位大人物也把他们当做了弃子。
这一刻,爱玛突然慌了起来,他们家这次真的要玩了,可她要怎么办?她不能失去贵族千金的身份!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台上侃侃而谈的男人。
她的父亲不如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会把宋迟当着小公主一样疼着、宠着,不让她受半点委屈,可她的父亲……
她看向伯特·瑞吉尔,正好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神,那眼神不怀好意,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父亲……”
“爱玛,你不要怪父亲,父亲这么做也是为了瑞吉尔家。”伯特说完这话,立刻伸手抓着爱玛,上前一步,张嘴正要大喊,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
他惊恐的瞪大了眼,挣扎起来,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他连忙去看身旁的女儿,发现爱玛也被牢牢的控制着,他心里更慌了,浑身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眼神里充满了哀求。
这场记者会明面上关注的人很多,暗地里关注的也不少,除了溟望城那个男人,杜雅·卡洛也一直密切关注着。
当她看到视频中为了维护宋迟而侃侃而谈的男人时恨得眼睛都充血了,但她还是自虐般一遍一遍的看着。
直到再也不会出现情绪波动,她才联通了对外的光脑,梨花带雨的对着光脑另一端的人哭诉,“亚恒,我坚持不下去了,宋忆江的眼中只有他那个该死的侄女,半点不为我们珧珧考虑!亚恒,再这样下去,我们的珧珧要怎么办?我不能让他失去宋家,不能让他去过我们从前的日子,那太苦了!”
“亚恒,为了我们的珧珧,你得帮我,不能让宋迟翻身,绝对不能!”
光脑那边的男人沉默着没说话。
杜雅又道,“我记得宋迟三岁的时候并没有检测出有精神力,所以民政部肯定没有她的备案,但昨天我亲耳听到宋忆江说的宋迟有着ss级的精神力,亚恒,这是我们的机会。”
过了半天,那个男人才叹息一声道,“杜雅,你想清楚了,这件事成功后,宋家也会受到牵连。”
杜雅双眼通红,那张***的脸因为怨恨而扭曲,“只要让宋迟死,一点小牵连我不在乎!”
“好,我会帮你。”过了一会儿,在杜雅即将掐断光脑前,男人又道,“你告诉过珧珧他的真实身份吗?”
杜雅身体一僵,被怨恨占据的大脑瞬间清醒,她充满歉意的看向男人,“亚恒,现在还不到时候,珧珧是个好孩子,我不能……”
亚恒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明白了。等宋迟这件事了,我想见他。”
杜雅眼里闪过一丝不情愿,嘴里却还是说道,“好呀,到时候我一定安排你们见面。”
下午四点记者会才结束,清场的时候,宋忆江把偷摸着准备离开的伯特拦了下来,“伯特先生,走这么快干什么,我还没感谢你们父女今日送的大礼呢。”
伯特浑身一抖,又想起了刚才被人捂住口鼻不能呼吸时那濒临死亡的感觉。
那种感觉太糟糕了,他害怕了!
而更让他害怕的是他并不知道这事是谁干的?
究竟是宋忆江的人?还是那位派来灭口的?
可不管是哪一方的人他都得罪不起,只能压下满心惊惧,***着脸赔笑,“哪里哪里,宋先生说笑了。”
宋忆江脸瞬间冷了下来,“你也知道是说笑。”
说完他微微向前,凑到伯特耳边,语气温和像是风中雨滴的呢喃,“死亡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比活着要痛苦得多。”
伯特脸色发青,惊恐的看着宋忆江,“是,是你,是你干的!”
宋忆江看着他,嘴角带着文雅的笑,“这只是给你的一个小小的回礼,更大的礼物在后面呢。”
伯特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好在一旁的爱玛将他及时拉住,“父亲!”
听到女儿的声音,他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拽住爱玛往宋忆江怀里推,“宋先生,你原谅我,这事真的不是我的主意,你要是想要出气,我把爱玛给你,爱玛她年轻漂亮,她什么都可以干……”
父亲的表现爱玛已经麻木了,这会儿被伯特拉扯着推攘到宋忆江身边也没露出半分情绪。
倒是宋忆江后退了一步,避免了和爱玛相碰。
他厌恶的看着伯特,“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像你这样无耻的!虎毒还不食子,你真是连畜生都不如!伯特·瑞吉尔,开始你的生命倒计时吧!”
“不,不!”伯特惊恐的尖叫,想要抓住宋忆江,却扑了个空,“宋先生你听我说,这件事是有人指使我的,不是我想干的,你放过我,我就告诉你背后的人是谁!”
宋忆江停下脚步,回头冷漠的看着他,就在伯特以为自己有救了时,宋忆江开口了,“你已经没有价值了。”
在爱玛发出那道信号后,宋家就知道了躲在背后的是谁。
此刻伯特也明白了过来,他绝望的摊到在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宋忆江没再理会他,上了悬浮车后就拨通了宋迟的光脑信号,结果却被对方掐断了。
他皱了皱眉,让悬浮车加快了速度。

宋迟格兰

小说穿进豪门做咸鱼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