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道故人心易变(南烟霍北华芳音)

只道故人心易变(南烟霍北华芳音)

导读:抖音热推古言虐文主角是南烟霍北华芳音小说《只道故人心易变》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京城王府。天色还未亮,初冬却毫不吝啬的释放着寒意。屋内只有一盏烛火。摇曳的火光中,南烟独自坐在窗旁。她轻轻抚着手中略显陈旧的琵琶,凉意从指间渐蔓至心头。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古言虐文主角是南烟霍北华芳音小说《只道故人心易变》免费完整版火爆来袭;京城王府。天色还未亮,初冬却毫不吝啬的释放着寒意。屋内只有一盏烛火。摇曳的火光中,南烟独自坐在窗旁。她轻轻抚着手中略显陈旧的琵琶,凉意从指间渐蔓至心头。

小说简介

待曲调高昂之际,“嘣”的一声,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缠弦断了。
它是四弦中最粗的一根弦,如今竟断了。
南烟愣愣的看着,不知为何竟心生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只道故人心易变全文阅读

京城王府。
天色还未亮,初冬却毫不吝啬的释放着寒意。
屋内只有一盏烛火。
摇曳的火光中,南烟独自坐在窗旁。
她轻轻抚着手中略显陈旧的琵琶,凉意从指间渐蔓至心头。
南烟娴熟的拨动着弦,微微蹙眉。
明明弹奏的是最熟悉的曲子,她却觉得分外陌生。
待曲调高昂之际,“嘣”的一声,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缠弦断了。
它是四弦中最粗的一根弦,如今竟断了。
南烟愣愣的看着,不知为何竟心生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吱——”
房门突然被推开。
霍北华着一身玄色长袍走了进来。
他淡淡的瞥了眼窗旁的南烟:“一早就这般闲情雅致?”
南烟看着两月都不曾来过她院中的霍北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想必是她弹琵琶声吵到西院的他和侧妃芳音了吧。
她半垂眼帘,语气中带着些许落寞:“弦,断了。”
霍北华闻言,不甚在意:“七年了,早该断了。”
七年了啊……
南烟眼眸一暗,霍北华送给她这把琵琶已经七年,她嫁给他也有七年了。
口中的残留药汁的苦涩蔓延到了心中。
她分辨不出是因为药太过苦涩还是霍北华的话才有这般感受。
霍北华也没坐下,只是清冷的看着她:“过几日就是母妃的寿辰,你准备一首曲子。”
“若再像几月前你为本王弹奏时途中忘了谱,丢的可是整个王府的脸。”
南烟听着他冷淡中夹杂着些许警告之声,心如同沉进了冰窖。
当日她并非忘了谱,而是痛到无法弹奏。
她每动一根指,全身就如同被千百万蚂蚁啃噬一般。
而她的强忍痛疾在霍北华看来,就是矫情。
南烟的沉默让霍北华心生不满。
他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神色一凛:“仔细斟酌一下你的身份。”
话毕,头也不回的离开。
房间再次陷入死寂,仿佛他从未来过。
“滴——”
晶莹的眼泪落在弦上,发出细细的颤音。
南烟噙着泪,看着床间的两床缎被。
她当然知道她的身份,她是当朝仪亲王的正室王妃。
但在外人口中,她却是落魄的知府小姐,只因偶然弹得一曲琵琶被王爷看上,纳为侧妃,婚后第二年升为正妃。

只道故人心易变免费阅读

曾经王爷很爱她,不然怎会力排众议娶她为妃!
可如今,只道故人心易变。
良久,等朦胧的光线照进了房间,风云菱才抹净脸上的残泪。
她将琵琶轻轻放在桌上,走至床边将楚炎洌许久没盖过的缎被放进了柜中。
届时,指节和手臂突然开始刺痛起来。
“王妃。”
贴身婢女阿梓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药走了过来:“张大夫说这服药能缓解您的疼痛,您快喝了吧。”
风云菱看着阿梓乌青的下眼睑,知道她是为了偷偷给自己熬药彻夜未眠,苍白的脸上浮出一丝暖意。
偌大的王府,大概只有阿梓一人真心待她。
风云菱接过药,还不曾入口,复而又问道:“雁书近日可还乖?”
风雁书是她家弟,因生顽疾,自小便离不得她。
因此,她嫁来王府,也将他带着。
阿梓闻言,面色微变:“公子倒是乖,只是……”
风云菱看她面有难色,将药落下:“梳洗更衣,我去看他。”
雁书本住东宫侧院,方便风云菱照看。
可今日,阿梓却带着风云菱穿过了好几道长廊,走到了王府西南角落用来堆积杂物的风芦院。
沉闷的气息扑面而来,院内杂乱不堪。
风云菱愣愣看着荒凉的小院:“雁书……怎会在这儿?”
阿梓鼻尖一酸,垂下眼,瓮声道:“王爷说,公子蠢笨愚钝,住侧院怕冲撞了侧妃。”
风云菱闻言,目光瞬时黯淡。
风雁书虽是弱冠之年,然却智若四岁孩童,最是听她的话。
同她来了王府后,从未踏出东院半步。
怎去冲撞西院的侧妃?
“雁书,雁书?”
风雁书听到她的呼唤,灰头土脸的从房里跑了出来。
他手里抓着半个发黑的馒头,在风云菱面前蹦着:“长姐!长姐!雁书想你!
风云菱忍住泪,轻轻抚去他脸上的灰,将他手中的馒头拿走。
"长姐也想你。"
南雁书看着她手中的馒头:"长姐,雁书饿……"
南烟声音开始哽咽:"雁书乖,馒头脏了,长姐这就让阿梓给你拿吃的,可好?"
"好。"
阿梓掩泪疾步离开。
她很快回来,伺候南雁书用餐,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鼻尖全是酸意:"公子好歹是王妃家弟,那些奴才竟敢用这些腌臜货应付公子,等王爷回心转意,定扒了他们的皮。"
南烟默默地收拾着庭院:"以后,莫要当着雁书说这些。"
阿梓听罢,望着南烟越渐萧条的身子,只得默默垂泪。
南烟想陪南雁书时间长些,可她作为王妃,事事身不由己。
临走前,南雁书抓着她的手,舍不得松开:"长姐不走,雁书舍不得长姐……"
南烟将眼底的泪生生逼了回去,摸着南雁书的脸:"乖乖听话,等你生辰,长姐给你买糖葫芦,可好。"
"好,雁书等长姐,哪儿也不去!"
被糖葫芦吸引去了注意力,南雁书拍着手跑到树下去捡着叶子,嘴里还念着糖葫芦。
南烟含泪离开,看着那扇门被再次关上。
她将一根金簪给了门口小厮,让他多照顾南雁书。
这才不舍离去……
几日之后,太妃寿辰。
看着南烟连喝下四碗药,阿梓担心不已:"王妃,是药三分毒,您这么喝怎么行?"
南烟摇摇头,往嘴塞入一颗蜜饯,挡住了些许苦味。
她看着镜中苍白的自己,拿出胭脂:"阿梓,帮我上妆吧。"
王爷曾说她有倾城之貌,淡妆浓抹总相宜,当初纳她入府也有此原因。
可如今,她只能靠着浓妆掩盖自己疲态的姿色。
一刻后,南烟确认她气色无异才往府门外去。
府门外,霍北华见姗姗来迟的南烟,眼中划过一丝惊艳。
可太妃寿辰,其他皇家贵族必定在场,她这般妆容是要给谁看?
"身为王妃,浓妆艳抹成何体统,将脸洗了!"
言必,霍北华转身上了马车。
他身旁侧妃芳音嗤笑一声,也跟着上了马车。
南烟僵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她忙拿出锦帕笨拙地擦着脸上的胭脂。
他曾说她浓妆最是动人。
原不爱后,何种妆容都会惹他生厌。
皇宫,寿宴之上。
霍北华生母皇太妃端坐于前,她因从小抚养皇帝长大,是以寿辰都是按照太后规格办置。
南烟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眼前歌舞升平,身边谈笑风生。
一曲舞毕。
南烟顶着太妃不屑的目光,拿出内事送来的琵琶,正准备上前弹奏。
芳音突然站起:"太妃,妾无甚才艺,听闻王妃要献曲,便想借花献佛。"
她笑意盈盈,对着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一把紫檀木琵琶呈到南烟面前。
"闻姐姐常用无忧琵琶弦断,这是王爷前年赐予臣妾的惊鸿,天下只此一把,望姐姐收下以此弹奏,也算表了我和姐姐一片孝心。"
琵琶无疑是上好的,一拨四弦,音色上品。
南烟恍惚想起七年前,王爷送她无忧,也曾言天下只此一把。
他此心唯她一人。
原曾经诺言,亦如这琵琶,他不止许她一人。

小编点评

南烟霍北华芳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