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77892(南烟霍北华芳音)

51677892(南烟霍北华芳音)

导读:抖音热推言情虐文《51677892》火爆来袭,主角是南烟霍北华芳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奉上:"嘭"的一声,门被粗暴踹开。霍北华一身寒气,怒视着窗边的南烟:"让你回府,你竟与人私会!"南烟一懵,还没等她辩解,霍北华冲上前,扼住她的双肩。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虐文《51677892》火爆来袭,主角是南烟霍北华芳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奉上:"嘭"的一声,门被粗暴踹开。霍北华一身寒气,怒视着窗边的南烟:"让你回府,你竟与人私会!"南烟一懵,还没等她辩解,霍北华冲上前,扼住她的双肩。"是本王冷落你太久,让你不满吗?"

小说简介

这王妃当众献技,可是古往今来第一次。
南烟却不甚在意,白皙的手缓弹《明月赋》,声如涓涓流水。
众官只闻她善弹琵琶,但未想到竟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境地。

51677892小说全文阅读

南烟纵有不愿,当看到霍北华那不耐的神色,她还是接了过去。
"多谢。"
芳音退下,众人看着南烟抱着琵琶上台,面面相觑。
这王妃当众献技,可是古往今来第一次。
南烟却不甚在意,白皙的手缓弹《明月赋》,声如涓涓流水。
众官只闻她善弹琵琶,但未想到竟有如此出神入化的境地。
霍北华怔怔的南烟的侧颜,竟有一丝陌生的感觉。
太妃身旁皇后不由夸赞:"这怡亲王妃不仅生的花容月貌,琵琶弹得也是天下一绝,无人能及。"
太妃不屑:"小吏之女难登大雅之堂。"
南烟清晰地听到两人对话,拨着琴弦的手微微僵硬。
她狠狠地咬了咬舌尖,嘴里一股浓烈的腥甜,让她的手再度恢复知觉。
她不由松了一口气,幸得早日喝的药,缓解了她的病痛。
待所有人的心都随着曲调到达高昂之时,可只听"嘣"的一声打断了这一场听觉盛宴。
弦断了,四周哗然一片。
太妃更觉怒不可遏,一张脸阴沉一片。
南烟呆滞地僵在原地,看着芳音的方向,就瞧她一脸无辜的朝着自己浅浅一笑。
霍北华黑眸中燃起怒火,在众目睽睽下,将不知所措的南烟带离寿宴。
御花园。
四下无人,霍北华撒开手,南烟往后踉跄了一下。
她低着头,无言的将紫红的手腕藏入袖中。
"甚好,你没忘谱,倒是忘了‘脸面’二字怎么写了。"
霍北华语气冷冽,如同看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南烟想要分辨:"如若不换琵琶,就不会……"
霍北华脸色更加难看:"你是说本王赐的琵琶有问题?"
"我……"南烟深觉有苦说不出。
芳音当着太妃面大度赠送琵琶,她不接,旁人会以为她善妒。
可接了,竟让她陷进这般境地,不仅霍北华难堪,她也丢了人。
霍北华似不愿再多看她一眼,扔下一句"滚回府去"便拂袖离开。
寒风袭来,南烟只觉凉的不止是身体。
等在远处的阿梓并不知宴会上的事,她见南烟一人走出翊坤宫,忙将披风披在南烟身上。
"寿宴可是结束了?王妃怎一人出来?"
南烟只摇头,平静的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回去吧。"
宫闱长廊。
南烟停下脚步,望着墙檐上来去的鸟儿,不由羡慕。
它们比她过得自由快乐的多……
"云……"
南烟闻声,侧身望去,竟是她儿时定亲的莫寅初。
莫寅初看着一身华贵宫服却难掩憔悴的南烟,遥隔几尺外,行礼。
"微臣参见王妃。"
南烟见他一身太医官服,想起他曾经的志向,便是如同他父一样济世救人。
"你终于应了儿时的志向,恭喜。"
莫寅初瞧她眉眼弯弯,强扯笑颜,却只觉喉咙酸涩。
他想问南烟过得可好,出口却是疏离克制之话。
"王妃,微臣见您面色苍白,可否让臣为您请一平安脉?"
"多谢莫太医,本宫无虞。"
南烟话毕,带着阿梓离开了长廊。
莫寅初僵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许久都难以收回视线。
身边公公诡异地看了他和离去的南烟一眼,而后催促:"莫太医,贵人还等您请平安脉呢!"
"是。"
……
南烟回到王府,已是夜阑人静之夕。
她坐在窗边,抱着琵琶想将断弦接上,可几次下来,那弦将她的手指划破,鲜血渗出。
她无奈的叹了声,这是霍北华送的,她这一生最为珍贵,可如今断弦难复。
"嘭"的一声,门被粗暴踹开。
霍北华一身寒气,怒视着窗边的南烟:"让你回府,你竟与人私会!"
南烟一懵,还没等她辩解,霍北华冲上前,扼住她的双肩。
"是本王冷落你太久,让你不满吗?"
南烟眼尾发红,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臣妾没有。"
霍北华却不信,但她单薄的身子让霍北华有一瞬间的错愕。
但很快就被冷漠取代:"本王现在就答应你。"
南烟怀中的琵琶落地,只觉从未有过的委屈。
她可以忍受他的冷落,却不愿被他视为不忠之人。
她突觉鼻腔一热,一股甜腥自鼻内流出。
霍北华手中一凉,借着烛光,只见南烟半张脸都是鲜血。

51677892小说免费阅读

"怎么回事?"霍北华目色一紧,大掌扶着她的脸。
南烟手轻颤着擦去鼻下的血,望向他语气平静:"我病了。"
她苍白的面容让霍北华的心微颤,言语却依旧怀疑:"一月前母妃派太医来给你把脉,太医说你脉象平稳。"
南烟眼中划过几许诧异,何曾有太医来瞧过她?
一月前她从未见任何人来自己院子。
霍北华冷颜嗤笑一声:"既不愿本王见,也不找个好借口!"
话毕,他披上外袍,下了床榻往外走。
"嘭"的一声,琵琶被霍北华踢到了一旁。
他却不曾回头看一眼。
南烟噙着泪,拖着疲惫而痛苦的身子将琵琶抱在怀内呆坐在窗前,手指轻触琴弦。
无忧琵琶依旧,心已不复从前……
一夜过去,她僵硬着身子慢慢起身铺纸研墨。
每月中旬她都会写一封家书回去,七年了,她总共写了八十三封。
可从未收到父亲一封回信。
南烟眼神落寞,竟不知该如何写下去。
当年王爷纳她为妃,这等殊荣却被父亲视为灾祸一般。
虽说,最后父亲还是送她上了花轿,但她知道父亲定是怨自己远嫁,所以才不肯回信自己。
南烟轻叹,正要落笔继续,芳音不请自来。
"参见王妃姐姐。"芳音行礼,眼中却无半分敬意。
对她的造访,南烟有些意外也有些抗拒。
"阿梓,上茶。"南烟淡淡道,也未去看芳音。
"多谢姐姐好意,妾身有孕在身,不宜饮茶。"
南烟手不由的一颤,抬起头怔怔望着眼带得意的芳音,心中不由泛起一阵阵酸涩。
自己嫁入王府七年未曾有孕,而她才入府一年,便怀有子嗣。
王爷此时定很高兴吧……
芳音走至她身侧,看到砚台旁的信封,面带惊讶。
"江州南律?可是七年前被斩首的江州知府?"
南烟眼眸一震:"你说什么?"
芳音思索片刻,回道:"妹妹曾听爹说过,七年前江州知府南律因私藏凶犯而被斩首了。"
笔霎时间落在纸上,墨染了一片字迹。
南烟抓着桌角才得以支撑住身子。
阿梓连忙扶住她,南烟却推开她跑了出去。
父亲不曾回信,是因为他被斩首了?
她不相信,那日父亲含笑目送她上花轿,怎么可能就没了!
她急寻霍北华,想要一个答案。
书房。
空无一人,霍北华还未回来。
南烟撑着书案,忍着突来的病痛,定要等他回来问清楚。
噬骨的折磨却让她难以站稳,身子直直的倒向后面的架几案。
"哐——"
一个木盒被摔落在地,里面的信顿时散落一地。
南烟跪坐在地,望着那些泛黄的外封,一瞬间整颗心都沉到了底。
看着这些书信,全部都是她写给父亲的。
泪眼朦胧中,南烟看到脚边一封不属于她字迹的信。
她手抖的可怕,连身上的疼痛都好像已经忘却了。
"吾女南烟,父一切安,汝勿挂。汝虽居高位,而务保其于弟。父知吾命,而父不使汝与弟难,向后余年,汝当为己与弟生。父笔……"
短短几句叮嘱,南烟却已泣不成声。
此刻,她终于知晓当初父亲为何一开始不同意自己嫁与霍北华,而后却态度大变,亲自送她上花轿。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原他早知自己命不久矣,不想拖累于她……
酉时日落。
霍北华从朝堂回来,略显疲惫的踏进书房,却被那坐于榻上的人吓了一跳。
"何事?"
他捏着眉心,似是无心与南烟多言。
南烟红着眼眶,手中拿着父亲的书信,缓缓走至霍北华面前。
"我父亲,他如何私藏凶犯?如何被斩?"

小编点评

南烟霍北华芳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