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闯(冯佳兮顾泽远)

硬闯(冯佳兮顾泽远)

导读:《硬闯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冯佳兮顾泽远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慕妩所编写的,讲述了冯佳兮顾泽远 的精彩故事。“我先走了,今天谢谢你。”

小说介绍

《硬闯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冯佳兮顾泽远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慕妩所编写的,讲述了冯佳兮顾泽远 的精彩故事。“我先走了,今天谢谢你。”
为防耽误时间,她边推门边从包里拿出手机,快速下了车,关上车门后,迟疑了十几秒,觉得不妥,又回来,敲了敲玻璃窗,等顾泽远把车窗降下,俯下身,再次道了谢。

小说简介

冯佳兮大概是在十五分钟之后睁开眼的。
醒来第一件事就缓过了神,微微懊恼,自己怎么坐人家车上就睡着了,连声说抱歉,再看顾泽远似乎没一点不耐烦,她才松了口气。
等她再想说什么,与此同时,包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硬闯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冯佳兮大概是在十五分钟之后睁开眼的。
醒来第一件事就缓过了神,微微懊恼,自己怎么坐人家车上就睡着了,连声说抱歉,再看顾泽远似乎没一点不耐烦,她才松了口气。
等她再想说什么,与此同时,包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又加上可能是在这里停太久,挡住了人家车子出来的路,身后喇叭叫个不停,顿时周遭吵闹声一片。
“我先走了,今天谢谢你。”
为防耽误时间,她边推门边从包里拿出手机,快速下了车,关上车门后,迟疑了十几秒,觉得不妥,又回来,敲了敲玻璃窗,等顾泽远把车窗降下,俯下身,再次道了谢。
人影才在黑夜里消失。
这晚的事情仿佛就像一个小插曲,接下来快半个月,冯佳兮都没再见到过顾泽远,倒是田蕊有次突然发短信问她:“前几天有个晚上,学长送你回学校了?”
冯佳兮:“几个人呢,杨凡也在,把他们送回去后,顺便捎了我一程。”
田蕊那边没了下文。
她们不在一个学校,那次演讲会后,偶尔会联系,但因为各自不住一起,专业也不同,共同话题并不多。
难得联络感情似的出去吃一顿饭,还因为从郑柳雯那里知道她生活费以及学费全是自己兼职挣来的,说什么一定都要求AA。
看似不近人情的做法,却帮她省了许多因为交友带来的额外负担。
这天,正好是周五,明天放假,田蕊邀冯佳兮去逛街买衣服,知她眼光好,想让她做做参考。
一般冯佳兮周六白天都没什么事,可不料就是这么不巧,那天她正好腾不出空来,只好在手机里拒绝:“明天不行,我可能得去参加面试。”
大一大二,因为专业课多,很多工作她都干不了,只能发发传单,或者在一些晚上高峰期缺人的咖啡店,奶茶店做收银。实在不行还有其他零碎的兼职,总体来说,在校内消费不高的情况下,勉强还是够用的。
进了大三,时间变充足了,她自然要充分利用,毕竟多攒一些钱总没什么坏处。
“你又有什么面试?”
“嗯,有个已经毕业的学姐给我介绍了家模特公司。”
田蕊好奇:“你身高够吗?”
“够,他们业务很多,不止你见过的舞台上超过一米七的那种超模,差不多说得过去就行。”
“在什么地方?”
冯佳兮把地址发给了她。
那边突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问:“你不会刻意选的这家吧?”
大大小小的模特公司也不少,为什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什么?”
冯佳兮有些没听懂。
田蕊欲言又止,却还是道:“我学长的公司就在那儿。”
十多天前,田蕊在食堂偶遇杨凡,为了嘲讽他几句,故意绕了个大圈,端着盘子,在他旁边坐下,慢悠悠问:“怎么样,进展如何?”
杨凡正在吃饭,听得稀里糊涂:“什么进展如何?”
“你不是跟我要了手机号码?装什么傻,没追到手就明说,我也不会嘲笑你。”
他那时才明白过来,恍然大悟:“这事呀,我早放弃了,人一看就对我没意思,我大男人主义一个,不适合倒追女生,况且男追女隔层墙,这么路漫漫其修远兮的浩大工程,我就不跟着掺和了。”
“那你那天去咖啡馆等人干什么,还火急火燎似地问我在什么地方?”
田蕊斜了他一眼。
“去前信心满满,去后觉得自己没戏,就没想法了呗。”怕她不信,又补充一句,“真的,就坐了一会儿,等她下班,顾哥把她送回去了。”
田蕊愣了一下:“你说谁送的?”
“傻了,听不懂人话?”
身体僵了很久,她才低头咬着筷子,陷入沉思:“没,就觉得学长不会是喜欢佳兮吧?”
杨凡笑:“谁知道呢,也说不定,男人跟女人不同,找女朋友必定是得符合自己审美的,要不然第一关就被pass掉,可能是长他喜欢的点上了吧,成不成还不知道呢,两人差距太大了,你就别瞎操心了。”
......
田蕊表示赞同。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况且计算机学院在他们学校因为超高的难度向来是被他们这些文科生所景仰的,师兄更是一毕业就选择了创业,正是初期,焦头烂额就不说了,哪有时间追女生,就这样他也不愁没女朋友,多的是自己贴上去的女人。
再者以她对佳兮的了解,她性格虽然不属于内向那一类,但在感情上绝对不是主动的人。
这么一想,加上过了半个多月,也没见他们再有联系,田蕊便渐渐地忘了这件事,今天听她一提起,这才又记了起来。
在这段时间的接触内,她对冯佳兮多少有了一定的了解。
形象好,单单就这一点,就已经可以让很多男人趋之若鹜了。若师兄仅只是一般的男人也就算了。可他明显不是,对待来自这么一个优秀的异性所表现出来的好感,动心不是件很难的事情。
“你想哪儿去了。”
冯佳兮无奈。
“就是觉得太巧了点。”
“那个模特公司还挺有名气,真正想踏踏实实干,没那些急功近利想法,估计都只会投这几家,外面打着找模特名义,实则就只是为了骗钱的太多了。”
这么说仅是想间接证明她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了这家面试公司的概率还挺大。
田蕊怕她误会:“我其实也是担心你,这社会现实的很,你从云南孤身一人来上学,没有父母依靠,师兄又不是普通人,我总怕你受伤害。”
冯佳兮笑了笑:“让我受伤害的人目前还没有呢。”
这句话所言倒也不假,虽然相处时间并不长,但田蕊总觉得她漂亮的外表下隐隐透着一股坚韧。
周六的面试,需要早上九点到。
七八点是人潮高峰期,交通拥堵,冯佳兮特地早起了一个小时,坐地铁到达公司楼底下,进门要查证件,她说是来面试的,报了公司名称,才被放行。
身后有辆黑色的奔驰行驶了进来,侧身往边上让行,在车窗降下来后,保安叫了声:“顾先生。”
冯佳兮得以看见那张熟悉的脸,这才想起,刚才并未多留意,车牌号码她曾见过的。
顾泽远点点头,保安热情地上前开了电动闸门,并引了段路,看见这一幕,冯佳兮在心里感叹这样的服务水准每月得要交多少的物业费。
她没多作停留,进了大厅,问了艺博模特经纪有限公司在哪层,被告知在十二层,道了谢,走到电梯外等着。
由于是周末,还是办公大楼,人比工作日少很多,依稀就四五个。在最左边和中间的电梯同时停在一楼时,人群更是被疏散开来。
冯佳兮这一排本来除了她,身后就只剩下一个看似和她差不多大的女人,就在她们要***的时候,又来了两个,回头一看,竟是顾泽远和一个微胖的男人,那男人带着眼镜,年纪似乎已经超过三十。
不知说着什么,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并未被周围的人和事打断。
之后,进了电梯里,要按楼层号,顾泽远才回头问了冯佳兮一声:“几层?”
身旁的人听见,有些惊讶,盯着冯佳兮看了许久,才问:“泽远......你认识?”
他并未否认。
张楠笑了一下,那神情似乎在说,你这小子女人缘就是好。
他见冯佳兮身材曼妙,模样姣好,以为她是哪个模特公司旗下的,经常偶遇,互相看对眼了,于是来了这么一场艳.遇。
张楠是顾泽远那三个学长其中之一,公司的技术骨干,身上几乎囊括了大多数理工科宅男的普遍特征,年龄已然不小,还仍旧爱玩游戏,看***。
不过心里有把秤在,那也仅仅只是过过眼瘾,但他知道顾泽远不同,无论在财力还是长相上,都能交得起这样一个小女朋友。
看破这个笑,冯佳兮没搭理他,伸手自己按了“十二”,对着反光的墙壁,愣是一句话没说。
她上顾泽远的车,除了因为他是田蕊师兄以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他印象还不错,虽说一毕业就跟几个学长出来单干,但毕竟是学术型创业,走的是技术,还是计算机,她即使对这行不太了解,但总归是清楚一点的。
一个大老爷们儿聚在一起的专业,就是有什么心思,那顶多也是闷***,没那时间乱搞男女关系。
哪想到碰到了个玩咖。
联系那天他能送一句话都没说过的陌生女人回家,越想越证明自己是对的。
电梯一停,冯佳兮就急忙离开,招呼都没打。
出来后,松了一口气,看见艺博的公司牌子,没时间再想其他,走了***。
来面试的人很多,分三四层筛选,今天只有初试,比较简单,就是提交模卡,就这样,结束也快十二点了。
出来后,她想赶紧回学校,有个女人却突然叫她一声:“冯小姐吗?”
“你是......”
冯佳兮不认识眼前这人,有些疑惑。
“楼上科亿公司的,我们张总找你,他有急事不能下来,让我带你上去。”
冯佳兮气愤,不懂他们到底要搞什么鬼,偏要上去一探究竟,真跟着去了十六楼。
公司门牌很显眼,一出电梯就看见了,往里张望一圈,办公地点也就在五百多平米这样,不算大,但在寸土寸金的商务区已然是相当壮阔。
刚走***,冯佳兮就看见了顾泽远,他正跟几个工作人员坐在一起,不知道在商量什么,而后出去接了个电话。
楼下跟着一起上来的那个男人看见她,离得不远,百忙之中抽空过来,收拾了一个座位,请她坐,说道:“不好意思,男人比较多,有些乱。”
说完,又继续,“叫你上来耽误你时间了,我就说几句,今天真抱歉,怪我多嘴,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就认识,泽远条件好,人也长得帅,要说感情生活一片空白那我可不敢保证,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嘛,不过他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上眼的,你还是大学生吧.......”

硬闯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那天,冯佳兮并未等顾泽远忙完,就回去了,然而当天下午她却在宿舍里等来了他的电话。
“佳兮,你刚才手机响了。”
在她出去晾晒刚洗完的衣服回来时,舍友提醒道。
冯佳兮“哦”了一声,放下盆,走到了桌子前,拿起一看,是陌生的号码,还有一条短信:“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这口气,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
她不好奇顾泽远是怎么有她手机号码的,坐在椅子上,想了几秒,打了两个字:“好啊。”
对面似乎很忙,没有立即回,约莫过了十多分钟,才又问:“想吃什么,我早点订。”
冯佳兮一听就知道大概他把自己归类为那种出门吃饭必定要去高档西餐厅的女人了。
张楠的话多少让她打消了点她对这种公子哥儿追人方式的排斥,因此也没怎么生气,只说:“我不太喜欢吃西餐。”
顾泽远:“随意,你来选,下了班我到校门口接你。”
冯佳兮看到这句话,哼一声,放下手机,不再搭理。
周末休息时间一般她都用来整理宿舍,洗衣物,打扫卫。把干净的床单换上,忙完,才回去看了一眼,半个小时前,他说六点能到,大概是能感觉到这边人已不在,说完也跟着没了下文。
冯佳兮想一想,出于礼貌,还是回了句:“下午有些忙,整理了下宿舍。”
距离六点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她脱下了身上那件刚才被水弄湿的衣服,随便换了身白T恤,牛仔裤,梳起了头发。
对面舍友好像也有约会,正在化妆,拿着耳环,回头惊讶问一声:“你也要出门?”
平日里冯佳兮空余的时间几乎都被兼职和打工给占满了,难得可以休息,除非特殊情况,否则那是一动都不想动,只想待在宿舍里补觉。
“嗯。”她也没想隐瞒,“出去吃饭。”
“和谁啊?”
“一个朋友。”
舍友见问不出实情来,自觉没趣,耸了耸肩,回头继续带耳饰,拾掇停当后,拿着包,穿着高跟鞋昂着头,一脸高傲地走出了大门。
在她离开没多久,冯佳兮也接到了顾泽远的电话,赶去了校门外。
他比预定的时间提早来了半个小时,看到那辆熟悉的奔驰,走过去,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
“去哪吃饭?”
顾泽远启动车子,侧身问了一句。
“就在前面,很近的。”
冯佳兮笑着说,转头往车窗外张望,寻找了一段时间,才开口:“走这条路吧,这边近。”
按照她指示的方向开过去,车子最终停在了一家韩国烤肉店门前。
大学校门口的小吃街向来是年轻男女约会的盛地,附近学校多,生意非常火爆,一间不到三十平米的小商铺里面坐满了人,进进出出,位置十分紧张。
停好车后,他们便走向了店门口,因为人多,无法前进,被堵在了外面。趁空,冯佳兮特地看了顾泽远一眼。他依旧如故,白衬衫配上西装裤子,一副商务派的打扮,虽然袖子卷到小臂处,领口也没完全系上,胸前的衬衫布料更是微微皱着,不是那种一板一眼的穿法,但和周围充满油渍的桌椅以及吵闹声对比起来,还是显得格格不入。
冯佳兮忍着没让自己笑出声,端正神态,解释道:“这家环境虽然不怎样,不过我敢保证味道还是不错的,要不然生意也不会这么好。”
说来也幸运,正好赶上上一批结束,前面腾出了几个座位,他们没多等就被安排在了靠门边的位置,一坐下,服务员将菜单递给顾泽远,他接过,又转交给了冯佳兮。
举动还算绅士,并没看出有生气的地方。
冯佳兮食量不大,今天却丝毫没跟他客气,点了两三盘肉,其中还有五花,起了火后,烤了几片,满不在乎形象,将肉夹在生菜卷里,加了点酱料,整个往嘴里塞,一顿狼吞虎咽。
更甚的是手上还沾满了油渍。
“不会没吃过吧?要不要我教你?”她试着又夹了一块,“这样包***就行了。”
......
顾泽远不是那种出门必讲排场的大少爷,上大学时期,虽然对各种组织或者活动不感兴趣,正常的班级交际还是有的,比如期末全班一起出去来个野外烧烤,但这显然不在他的喜好之内,因此吃得并不多,结束前半个小时就去结了帐,然后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冯佳兮。
由于吃得太认真,以至于坐到了车里,俩人才有空说话,在静谧的车厢内,仅有一盏昏黄的小灯照明时,冯佳兮仰头喝了口矿泉水,继而转头笑着问:“是不是被我的吃相给吓着了?”
身旁的男人降了半边窗,左手架在上方,本想等她喝完水再启动车子,被问了这么一句,噙着笑回:“不会,还挺赏心悦目的。”
听到这话,冯佳兮脸立马红了一半,本来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被反将一军:“你们理工科出身的男人不是听说很老实,话不多?还是其实都这么油嘴滑舌?”
“这也看个人。”
几番斗智下来,她完全处于下峰,一时懊恼,看着学校大门离得近,直接下了车,自己步行走了回去。
她知道顾泽远一直跟在后面,开得极为缓慢,到了学校门口,看见她进了校门,才停下来。
冯佳兮一直走,没往回看,转个弯,***回宿舍的林荫道上,有东西挡住了,才敢回头,发现他还在那儿,并未离开。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转身回了宿舍。
到了宿舍门口,推门***,有两个舍友在,被她惊天的异常举动给惊吓到了,纷纷问:“那么晚才出去?到学校门口吃饭了?”
冯佳兮比起她们社交并不多,顶多就是跟同性好友出去聚一聚,早上出门,下午回来,然而这次却不同,五点半离开的宿舍,九点多就回来,明显只在周围逛了一圈。
还是晚上,跟同性逛街的可能性相当小。
即使在***如云的表演专业,冯佳兮也是有人追的,但她好像并不着急谈恋爱,反而急着挣钱,被张明蕾私底下嘲笑过好多次,说到底是穷乡僻壤里出来的人,一点都不懂享受,大学不谈恋爱,难道等到毕业后再跟穷鬼谈感情?
“嗯。”
冯佳兮应付似地回了一句。
“跟男的女的?”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身后门被推开,又回来了个,是出去约会的张明蕾,一进来,就激动说:“你们猜我刚才在门口看见什么了?”
她放下包,脱了鞋子。
“看见什么?”
其他人好奇心被吸引过去。
“我跟周显在外面吃饭,吃完不想逛了,就早些回来了,路过校门口的时候看见一奔驰。”
对面笑她:“切,才一奔驰就让你这么激动,这要是剪刀门的跑车,你海不得扑上去?”
冯佳兮收拾衣服的手一顿。
九月里,虽然天气已经转凉,昼夜温差比较大,晚上温度适宜,穿个短袖非常***,但宿舍里闷热,一进来,她就流了身汗,加之要洗澡,索性把上衣脱了,只剩件白色的***。
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体。
“什么嘛,好歹也是个S级的,一百多万呢,”张明蕾反驳,“最主要的是那车主长得帅,气质沉稳,又瞧起来有那么些痞气,不那么呆板,反正就是不落俗套......”
“哟,到底是何方神圣,注意点啊,你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被这么一扰,她们也忘记问冯佳兮今天的事了。
......
冯佳兮向来没那闲功夫参与她们的话题,直接脱了***,又进了浴室去洗澡,半个多小时再出来,宿舍里已经再讨论下一个话题。
她擦了擦头发,没干透,蜷着腿坐在床沿边,发梢贴在她的睡衣上,一会儿就弄湿了一大片。
手里来回看着顾泽远发的那条短信:“回宿舍了吧?”
“你呢?到家了吗?”
想起他大晚上怕她一个人回学校的路上不安全,特地送到了校门口的事情,语气好了许多。
那边一直没有回复,大概十点多钟,冯佳兮都已经出去洗完了几件衣服回来了,才有了消息:“我以为你晚上那样子,大概是不想我能平安到家。”
她知道他是在说为了和他唱反调,故意带他找了家环境非常差的烤肉店的事情。本来是有些愧疚,可想想又觉得没什么错,是该给他们这些人一点颜色瞧瞧,以为有些钱,开个豪车,就能约女生。
都已经想好了措辞,该怎么回,手里的手机响了,看到熟悉的号码,她从床上起来,走到外面,按了通话键,接着刚才继续,笑着说:“再有经验,也有老马失蹄的时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女人约多了,遭报应了吧?”
不知是不是周六的缘故,他那边好像在堵车,顾泽远按了几声车喇叭,才说:“正相反,就是没什么经验,第一次干这种事才这么吃力不讨好。”
冯佳兮站在阳台上,夜晚的风轻轻吹起了她的发梢,柔软的细发贴在她精致的面庞上。不知为何,虽然知道顾泽远不见得说的全是实话,但在她还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里,已经微微有了被叫做甜蜜的东西......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冯佳兮顾泽远完整版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