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缘天定(许轻轻墨沉渊)

阴缘天定(许轻轻墨沉渊)

导读:《阴缘天定》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许轻轻墨沉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苏二喵所编写的,讲述了他提出要带我回乡下老家见见父母,我想着我俩都准备结婚了于情于理都该去一趟。

小说介绍

《阴缘天定》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许轻轻墨沉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苏二喵所编写的,讲述了他提出要带我回乡下老家见见父母,我想着我俩都准备结婚了于情于理都该去一趟,没多想就答应了。

小说简介

我男朋友家送来的定亲礼也真够奇葩的,一对缠丝双扣银手镯,一支白玉梅花簪子,外加一匹蝴蝶绣的真丝绸缎和一套妆花云纹的大红喜服,旁边还摆着一只老到掉漆的锦盒。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这么传统古旧的方式来定亲的。
更让人哭笑不得是,打开锦盒里面竟然装着两个写着我俩生辰八字的纸糊小人。

阴缘天定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我男朋友家送来的定亲礼也真够奇葩的,一对缠丝双扣银手镯,一支白玉梅花簪子,外加一匹蝴蝶绣的真丝绸缎和一套妆花云纹的大红喜服,旁边还摆着一只老到掉漆的锦盒。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用这么传统古旧的方式来定亲的。
更让人哭笑不得是,打开锦盒里面竟然装着两个写着我俩生辰八字的纸糊小人。
那小人一男一女,穿着剪纸喜服,抿着笑意,眉眼描画得栩栩如生,咋一眼看过去心里莫名的有些瘆得慌。
林昊解释说是他们老家的风俗,眼前的首饰物件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古物,价值不菲,家里人愿意拿出来当定亲礼已是对我这个儿媳十分的满意。我看着他的眼神真诚恳切不像是撒谎也不好意思再计较。
说实话,其实我和林昊交往还不到三个月,现在就谈婚论嫁未免有些仓促,但我一出生就命犯七杀,克亲方友,林昊是唯一一个跟我在一起超过一个月还安然无恙的男生。
而且他温柔体贴,高大帅气,有房有车又孝敬老人,是个近乎完美的结婚对象,我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他的求婚。
于是婚事就这么定下来。
他提出要带我回乡下老家见见父母,我想着我俩都准备结婚了于情于理都该去一趟,没多想就答应了。
林昊老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偏远,山路崎岖,颠簸了七八个小时才到了他老家林家村。下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因为山野乡村里基础设施落后,路边连一盏路灯都没有,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打开手机里面的照明才勉强可以看清村里零零散散坐落着几户人家。
但奇怪的是,明明才晚上七点多,家家户户却已经关了门熄了灯,狗叫鸡鸣声都听不到,凄清冷寂得可怕,整个村子一点烟火气也没有。死气沉沉。
这时,远处有两簇光火朝着我们靠近,是一对中年男女,两人鬓角别着一朵白色的纸花,手里捧着蜡白的烛台,夜风轻吹,烛火却笔直挺立纹丝不动,十分的诡异。
烛火映照下,那两人的面孔阴森苍白,双眸幽绿,吓得我头皮发麻。
林昊见我害怕忙笑着解释:“没事,这是我爸妈,来接你回家的。”
我当时心里发慌没太在意他的措辞,明明我们两个是一起回来的,他却说是来接我……
林昊的父母看到我的反应很平淡,冰冰冷冷的样子,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生硬的蹦出一句:“走吧,再晚就赶不及了。”
看他们的态度绝不像林昊所说的那样对我这个儿媳妇很满意,我心里膈应得慌,拉着林昊小声问:“你爸妈好像不太喜欢我吧?”
林昊宠溺的笑了笑,满眼温情:“哪能啊!傻丫头,你想多了,我爸妈就是乡下人不懂得表达而已,快走吧,还得赶着去给祖宗上坟呢!”
“上坟?现在?”我瞪圆了眼睛惊诧的开口,“哪有人大晚上上坟的?”
林昊紧紧的牵着我的手仿佛怕我跑掉一样,耐心的解释:“这是我们村的风俗,新媳妇儿见家长要先去拜祭一下祖先,得到祖先的认可才算是真正的林家媳妇。”
还有这么奇怪的风俗?我许轻轻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不过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每个地方的风俗习惯都不一样,所谓入乡随俗,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跟在林昊父母的身后。
路上谁都没说话,四下寂静幽深,只有一只夜鸦跟着我们身后,在黑暗中发出“呱呱”的啼叫。
阴冷瘆人。
走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林昊的父母终于在半山腰停了下来,借着微弱的烛光我躲在林昊的身后偷偷瞄了一眼,隐约看到一个光秃秃的坟包,上面杂草不生,好像才刚刚入坟没多久一样。
不是说是来祭拜先祖么?怎么把我带到了一个新坟前面来?
我心里暗自有些嘀咕,但又怕在林昊的父母面前犯了什么忌讳,只能先将满肚子的疑问暂时压下,想着等会回去再向林昊问个究竟。
“轻轻,来,给我们林家先祖烧些香火。”林昊拿出了准备好的一摞纸钱和三支香塞到我手上,林昊的父母把白蜡烛台摆在坟包前面。
三双眼睛就这么齐刷刷的盯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他们的眼神直勾勾的让人很不***,阴影处嘴角似乎往上微微扬了扬……
林昊见我迟疑,略有些焦急的催促:“轻轻,时候不早了,赶紧的吧。”
我想着早点结束赶紧回去,于是硬着头皮照做了。
可不知怎么的,那三支香点来点去都点不着,刚才的夜鸦落在坟头旁边的冷杉树上“呱呱”直叫,声声凄切,叫得我心里发毛头皮发麻,浑身上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林昊的妈妈突然用一种很怨毒的语气对着那夜鸦嘶吼:“扁毛畜生,别坏我儿子好事!”说着捡起一块石头朝树枝砸去。
夜鸦受惊飞走,夜鸦受惊飞走,香一下子就点着了,一点一点化为灰烬落下。
我也烧过香祭过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香似乎比寻常的燃烧的快了些。
“林昊,我们赶紧回去吧。”我拉了拉林昊的手臂,声音发颤,整个人都快哭出来了。
可林昊笔挺挺的站在原地连看都没有看我,视线直直的盯着我身后。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一对纸扎的小人烧了起来。
我没记错的话,这对小人正是林昊定亲的时候送过来的,上面还用朱笔写着我跟他的生辰八字。
等等!我想起来一件事!
从交往至今我从未告诉林昊我的生辰八字,他是怎么知道得分毫不差?而且,用朱笔写生辰八字本就不吉利,如果拿来烧掉的话,据我所知只有一种情况……
祭奠死人!

阴缘天定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我强压着心中的不安和恐惧,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免得被他们看出端倪。
心里暗暗想着,不管他们要做什么,暂时先配合他们,等他们松懈的时候再找机会脱身求救。
好在一路下山林昊一家人再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等到了林昊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我一进门就看到客厅中间贴了一个大大的白纸喜字,咋一眼望过去刺目又醒眼。
喜字下边摆着个黑漆漆的灵位,只是用白布遮盖住了,看不到上面的名字。
灵位左右旁边点了香烛,前面放着龙凤喜饼和果盘之类的祭品,空气中隐隐还残留着纸钱焚烧过的气味。
我心里越发的忐忑,拉着林昊小声问他这是干什么?
林昊似乎并不愿意被我触碰,嫌恶的挣开我的手,有些不耐烦道:“这都是老一辈的规矩我也不太懂,你就别多问了。”
林昊妈妈这时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碗宵夜叫我过去喝。我坐下来一看,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那碗里汤汤水水混杂在一起,上面飘着一层香灰一样黑白油腻的东西,闻着还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泥腥味。
这哪是人喝的东西?
我死死的凝着眉头不肯下嘴,林昊见我迟迟不动,这才堆着笑颜走过来,语气温软了几分,安抚着道:“轻轻,你刚到我们村又走了夜路容易沾染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妈这也是为了你好,喝了这碗辟邪的符水对你没坏处,快喝了吧!”
我心里其实有一千一万个不乐意,但是林昊一家三口此刻就站在旁边直勾勾的盯着我,看那架势,我若是不喝怕是过不了这一关。
没办法,我只能捏着鼻子硬着头皮喝了一口,勉强算是糊弄了过去。
当晚,林昊妈妈给我单独安排了个房间,我进了房间立马将门给反锁起来,然后躲在被窝里偷偷给闺蜜谢依依打了个电话。
可那个死女人大晚上也不知道在跟谁聊***,电话一直占线打不通。
可能是今天一顿折腾太劳累了,我的眼皮子沉沉的往下坠,抱着手机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意识浑浑噩噩,也不知道是醒还是梦,周身上下如同虚脱一般使不上力来。
周围很昏暗,只有两盏白蜡烛台幽幽散发着微光,整个屋里寂静压抑得可怕。
“呼——”
不知从哪突然吹来一阵阴瑟瑟的冷风,烛光摇曳,诡异森森。
房间阴影的角落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窸窸窣窣,正在慢慢,慢慢的往外爬……
我瞪大了眼睛,但是什么都看不见,只能依稀的感觉到那诡异的生物正沿着我的床边爬上来,然后沉甸甸的压在我的身上,撕扯着我的衣物……
这难道是,鬼压床?
我心慌不已,背后一阵阵发凉,手指捏紧拳头狠狠的掐着掌心,希望自己快点从这可怕的梦靥中醒来。
“滋啦!”
那诡异的生物不知触碰到了什么,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随即便有个黑乎乎的影子从我身上滚落下去。
——空气中隐隐飘散着腐肉被烧焦的呛鼻气味。
胸口窒息一般的感觉瞬间消失,有一簇微弱的血色光芒从我的贴身戴着的八宝棱花护心镜上散发出来。
这面护心镜只有巴掌大小,中间嵌着一块黝黑的墨玉,是小时候奶奶怕我命犯七杀活不长久,特意从一个叫胡三爷的出马仙那里求来的,说是能保我平安。
我以往并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只是为了让奶奶安心才戴着,没想到今日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
随着那墨玉散发出的忽明忽暗的光芒,房间里的空气骤然间下降到了冰点,旁边的烛火恍恍惚惚,摇曳不定,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逼近。
“叮铃——”缥缈空灵的铃铛声飘进我的耳朵里,紧接着一个清泉漱石般冷清的嗓音响彻我的脑海。
“呵!总算找到你了!”
慵懒疏离的语气,低沉轻蔑的嗓音,犹如玉石相击,丝丝绵绵直扣人心。
话音落下,一个面容冷峻,穿着墨赤双色古装长袍的男子蓦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剑眉飞鬓,肤似寒冰,鼻梁高挺,轮廓深刻,浓黑如墨的幽深眼眸微微凝起,深深的望着我,浅淡薄唇抿了抿,嘴角轻扬,讥笑中夹着冷锐:“欠本君的债,是时候该偿还了!”
我张了张嘴,还是发不出声音,只是心中充满了恐惧和疑惑。
“一千年,连本带利,只怕你还不起!”男子手指骨节分明,冷如寒玉,狠狠扼住我的下颌,逼着我迎视他的目光。
那黑沉的眸子像是一座无底深渊,所有光芒投***都将被吞噬殆尽,胸口仿佛压了一块湿透的棉絮,闷得难受,喘不过气来。
我心脏狂跳,脑海里一片空白,***的恐惧如洪如滔,将我紧紧裹挟。
男子垂眸看到了我身前的护心镜,挽唇一笑,妖冶风情,如同开在万仞悬崖上的罂粟,绝美***却充满死亡的危险气息。
“雕虫小技也配在本君面前卖弄!”冷嗤之后,森冷的眸光顷刻间凝成一抹寒冰,细长白皙的五指覆盖在八宝棱花护心镜上,蓄力一握。
只听“咔哒”一声,中间的玉石连同护心镜同时碎裂,化作粉末从男子细长的指缝中簌簌散落,缠在他皓白手腕上的金玲“叮铃叮铃”作响。
他欺身上前,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浑身上下寒气森森,仿佛是冥府地***蛰伏了千年的死物,不带一丝活人的气息。
我身体僵直,大气不敢喘,眼睁睁的看着他将我剥得**,撩起我的双腿架在他的腰畔……
“不要用这样恶心的表情看着本君!”男子眸光阴森摄人,狂肆的笑意噙在嘴角,毫不顾惜的挺进……
“欠债偿还,天经地义!背叛本君总要付出代价!”
痛……好痛……
绝望的泪水从眼角溢出,羞辱和恐惧感吞噬了我的身体,我感觉眼前的世界颠簸流离,浮浮沉沉,摇曳不定……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许轻轻墨沉渊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