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奸臣想搞朕(翎陌)

总有奸臣想搞朕(翎陌)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翎陌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翎陌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卟许胡来 ,讲述了 皇陵这边的寝宫常年没什么人居住,又依山旁水而建,到了夏季蚊虫众多,虽说外头大雨蚊虫都躲了起来。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翎陌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翎陌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卟许胡来 ,讲述了 皇陵这边的寝宫常年没什么人居住,又依山旁水而建,到了夏季蚊虫众多,虽说外头大雨蚊虫都躲了起来,阿芽还是不放心。

小说简介

宋景喝了满满两碗姜汤,撑的小肚滚圆,像是怀胎三月一样。
他低头摸了两把,觉得晚上怕是不用再吃饭了。
阿芽将床铺好,熏上驱蚊的香草后,两手交叠在小腹前,来到宋景身边轻声询问,“陛下可要躺着歇会?等吃饭时奴再叫醒您。”
今日事情多,宋景从早上醒来到现在都没休息过,精神早已不济,就靠一口气强撑着。

总有奸臣想搞朕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宋景喝了满满两碗姜汤,撑的小肚滚圆,像是怀胎三月一样。
他低头摸了两把,觉得晚上怕是不用再吃饭了。
阿芽将床铺好,熏上驱蚊的香草后,两手交叠在小腹前,来到宋景身边轻声询问,“陛下可要躺着歇会?等吃饭时奴再叫醒您。”
今日事情多,宋景从早上醒来到现在都没休息过,精神早已不济,就靠一口气强撑着。
现在阿芽一问,他就有了困意。
宋景躺下小憩,阿芽拿着蒲扇守在旁边。
皇陵这边的寝宫常年没什么人居住,又依山旁水而建,到了夏季蚊虫众多,虽说外头大雨蚊虫都躲了起来,阿芽还是不放心。
宋景闭上眼睛,殿内寂静,只能听到外头雨水冲刷头顶瓦砾的声音,他困意渐浓,正半睡半醒间,却感觉到小腹微胀,想要如厕放水。
他刚躺下,四肢发沉舒***服的放着,丝毫不想起床。
可硬憋着又睡不着。
宋景心里叹息,正要起来,就听到外面传来翎陌的声音,以及侍从压低声音的回复。
宋景“噌”的下竖起耳朵,不动了。
翎陌见殿内灯光微弱,疑惑的问,“陛下呢?”
见她过来,侍从福礼后将头压低,轻声回,“陛下歇下了。”
歇下?
晚饭还没吃怎么就要睡了。
翎陌抬手推门,侍从在旁边欲拦又止,急的脸色发白,指甲掐着掌心。
摄政王是越发的不把陛下放在眼里了,这房间她说进就进,陛下连半点***都没有,心里该多难受!
其实——
宋景不仅不觉得难受,他还隐隐有些期待。
翎陌动静很轻,推开门就看到拿着蒲扇站在一旁的阿芽,他以自己的身躯遮挡住床那边的宋景,呈现出半阻拦的***,低声劝,“殿下,陛下今日很累刚歇下。”
他说的含蓄,翎陌就当没听懂。
别说暗示了,阿芽就是明示,就是说到翎陌脸上,她也不会就这么出去。
进都进来了,哪有不动的道理?
翎陌直接抬脚往床边去,床帘往两边撩开没放下,一眼就能看到躺在上面闭着眼睛的宋景。
阿芽站在翎陌身后,手指攥紧蒲扇把柄,心里可后悔了。
他刚才怎么就没把床帘落下呢?
他就不信摄政王能没脸没皮到自己动手掀开床帘去看陛下!
翎陌能,她不仅能看陛下,她还探手去试宋景的额温。
向来脸色苍白的人,怎么瞧着脸色微红,鼻尖都出汗了呢?
“殿下。”阿芽沉声唤她。
得亏阿芽劲儿小,不然这时候手里攥着的翠竹扇柄都要被掰断了。
躺着的人可是当今新帝,且还是个男子。摄政王不顾阻拦说进就进也就算了,这怎么还动上手了呢?
这未免也太不把陛下放在眼里了吧。
阿芽心想今日翎陌狗贼若是敢欺辱陛下,或是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他就是拼出去这条贱命也要拦着!
阿芽胸膛上下沉沉起伏,眼睛一眨不眨的落在翎陌身上,全身紧绷。
“御医不是说没事吗?”翎陌收回手,话虽问的是阿芽,目光却没离开过宋景。她眉头蹙起,“怎么脸色还是这么红。”
“陛下睡前喝了两碗姜汤,可能是身上出了汗。”阿芽拿着手里的蒲扇就要上前。
翎陌抬手拦住他,从袖筒中抽出黑色巾帕,将阿芽手里的扇子拿过来,把扇柄仔细擦过,才握在手里。
阿芽脸色精彩,好像他在摄政王眼里就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虽然听说摄政王爱洁,但没想到她能洁癖成这样!
阿芽心里早已气鼓鼓的骂翎陌是个毛病多的狗东西了,脸上却丝毫不显。
他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翎陌手里的扇子轻轻朝床上“熟睡”的人煽动,总觉得她动机不纯。
翎陌向来阴晴不定,她这种人怎么可能会给别人扇风呢?
她手里拿着的是刀才对,目光落在陛下身上,衡量着从哪里下手。
这样的画面才符合摄政王的作风。
翎陌手腕摇动扇子的动作没停,可宋景脸上的热意非但没有褪去,反而连额头都跟着出汗了。
宋景热啊,除了两碗姜汤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憋着股尿。
翎陌手里动作停下,目光微沉,就要开口让阿芽去叫御医的时候,床上人突然一个翻身,面朝她侧躺着。
宋景借翻身的动作将身体蜷缩起来,脸埋在枕头上,不动声色的蹭掉额头上的汗,同时伸手动作熟稔的攥住翎陌的衣袖。
他想让翎陌再多坐一会,哪怕自己憋的难受也想。
翻身不仅能遮住发红的脸色,更能遮住某处的异样。
宋景庆幸身上盖着薄被,否则自己动作别扭肯定会被看出来的。
他怎么也没想到,憋尿能憋硬……
床边翎陌视线因宋景翻身动作而转移,落在他的手指上。
跟以前一样,宋景两根手指虚虚的捏着她的半袂衣角,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动作,生怕被她甩开。
小时候的宋景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的他总是毫不客气的霸占着自己。
只要太学的铃声一响,小阿景就跟只出圈的小鸭子一样,左后横冲朝她跑过来,铆足了劲蹬腿一蹦抱住她的腰挂在她身上,昂头笑嘻嘻的喊,“三姐姐,抱~”
他身体弱,光跑就用尽了全力,翎陌只能将人提溜起来抱在怀里,由他搂着脖子靠在颈窝处。
在小阿景的眼里,自己是他一个人专属的。
只要有他在,自己的视线就要落在他身上,否则他就会用手捂着胸口,黑亮的眼里噙着泪,脸色发白的跟她说,“阿景疼。”
哪儿疼他却不说,但只要翎陌伸手抱过来,他就又开心回来将脸贴她肩头上。
那时候的小阿景怎么也不会想到,小时候连翎陌抱他都不满足的自己,多年后竟连牵她手都成了奢望……
每次想起那些,宋景总会安慰自己,是小时候拥有的太多了,盈满则亏,怪不得别人。
若是那时候的自己克制些,不那么占着翎陌,两人的好是不是就能细水长流留到现在了?
阿芽轻声唤宋景,“陛下,陛下?”
宋景睁开眼睛,视线模糊的看到阿芽蹲跪在床前满脸担忧看着他。
他低声说,“陛下,您怎么哭了?”
宋景恍惚的抬手摸了摸脸,上面都是湿漉漉的水痕。
是啊,他怎么哭了?
宋景手撑着床板,被阿芽扶着坐起来,看着只有主仆俩的内殿,急急的转头哑声问,“摄政王呢?”
翎陌不在,难道刚才是梦 ?
宋景怔怔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神色低落。
是他又出现幻觉了吗?
宋景手腕无力垂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总觉得自己有点奇怪,好像身体里除了他还住着另外一个人。
这事说起来怪异,但他就是有这个感觉。
每次自己都是昏睡着,意识半睡半醒的看着那个人用他的身体做事。
只是眼前模糊,像是被隔着层厚布帘子将声音跟画面隔开,只能隐约看见面前人影,却看不清具体动作,听不到具体声音。
“陛下,摄政王出去好一会了。”阿芽的声音响起,将宋景的思绪拉回来。
阿芽松了口气似的,“门外有大臣要见摄政王,她就先走了。”
翎陌来找小皇帝,迟迟也不回去,众人已经猜到今晚八成是要留在这边寝宫过夜,但摄政王怎么还不回来?
先皇才刚埋下,翎陌这么快就要下手吗?
几乎宋景刚拉住翎陌的手,翎陌垂眸的时候,几个坚定的皇帝党大臣就心急如焚的找过来了,隔着门板硬着头皮说她们有事找摄政王殿下商量。
事情能现编,先保住陛下的命要紧。
翎陌轻轻抽出被宋景攥着的袖筒起身出去,将手里蒲扇递还给阿芽。
阿芽看着手里的扇子,转身送她出门。
翎陌前脚刚走,后脚阿芽就鼓起脸颊学着她刚才的样子,扯起袖筒将翎陌握过的地方来回擦个几遍。
他候在宋景床边,谁知道原本安静“熟睡”的陛下突然将身子蜷缩的更厉害,攥紧手指将脸埋进怀里哭了起来。
低低的声音,压抑至极。
要不是阿芽离的近肯定听不到。
阿芽觉得陛下一定是惧怕摄政王,这才委屈的流眼泪。
他怜惜的沾湿巾帕,轻轻给宋景擦拭脸蛋。
宋景总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情忘了做,直到小腹传来硬邦邦的酸胀感,他才恍然想起来自己还憋着尿呢。
宋景放水回来,***的松了口气。
他人刚出来,就听侍从们说今晚留在这边过夜,为了确保安全,摄政王已经调动铁骑过来将寝宫守住,就怕有什么意外。
能有什么意外?
除了宋景外,所有人都觉得最大的意外就是翎陌了。
这斯已经嚣张到不肯遮掩了,直接让铁骑接手寝宫,不就是变相的要逼·宫吗?
众人战战兢兢的,见宋景出来时看着他险些哭出来。
宋景还挺奇怪的,“众卿这是怎么了?”
众人看着站在旁边的摄政王摇头不语,被问急了,才哭丧着说自己想先皇了。
眼见着宋景情绪以肉眼可见的低落起来,翎陌有意无意的摩挲手指。
群臣被翎陌的动作吓的一哆嗦,生怕她就地将自己送走,立马转移话题,“陛下,寝宫房间有限,怕是住不下这么多人啊。”

总有奸臣想搞朕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皇陵这边的房间共七百间,可用于使用的仅有五百余间,而今日同行者光大臣就有数百人,加上宗族家眷近百余人,还有随行侍从等,哪怕两人一间怕是也不够分。”
有大臣将数据统计出来,报给宋景听。
这些人里面,皇上跟宗族们肯定是一人一间。
至于摄政王,她没提出自己一人要睡两间屋子已经是足够体贴了,就别提让人跟她共用一间了。
这边的皇陵寝宫不同于皇家别处的避暑宫苑,动辄上千屋舍。平时皇陵里就住些守陵人,占地很少,像今日这种场面极少碰见,所以设施供应不上也很正常。
宋景眉头微皱,抬眸看向宗族们。
房间之所以不够分,是按着宗族们一人一间来算的,光她们至少就要占用近百间屋子。
如果宗族们能挤挤,勉强还是够用的。
宋景听大臣说话的时候,这些人就坐在离摄政王极远的地方,喝茶说话,丝毫不关心房间怎么分的问题。
她们是皇亲,也算是小皇帝的后盾,就不信他会苛责“自家人”。
可有个词就叫杀熟。
宋景觉得在问题面前,没有亲疏远近。
相比于大臣,这些宗族更像是养在他米缸里的米虫,小事用不着,大事用不上,每年就知道开口要银子。
现在就是宗族们为宋氏江山做出微薄贡献的时候,她们理应当仁不让。
宋景往前一步就要开口,就听到旁边翎陌嗤笑一声。
她道,“房间不够用,大家挤挤就是。除了陛下与我,所有人都跟旁人拼屋睡,就今天一夜,谁要是觉得太将就,可以过来与本王同睡。”
翎陌开口的时候,所有人耳朵就已经支棱了起来。
等她说完,大臣们倒是没有意见,只是宗族们……
翎陌下巴微抬,目光挑起,勾唇问,“诸位可有想与本王同榻的?”
这话落在众人耳朵里就自动转化成了:诸位可有想与本王试刀的?
底下抽气声过后是一片寂静,就连刚才示好的陈大人都不敢抬头。
相比于跟翎陌一起睡,她们宁愿打地铺!
倒是宋景,偷偷看了翎陌好几眼,又红着耳根别开视线。
宗族们本来心中不满,凭什么翎陌跟陛下一样的待遇,别人都将就,就她享受?
可话还未抱怨出声就感觉到翎陌的视线朝这边施压过来,顿时脖子一缩,怂了。
守在外面的可是摄政王的铁骑,若是惹恼了她,今晚大家都得住到皇陵里面去。
她们这些宗族,放在百姓眼里是皇亲国戚,可搁在翎陌眼里还不够磨刀的。
翎陌见大家没意见,就这么决定了,而对于自己单独睡的要求她觉得丝毫不过分。
翎陌就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主,今晚就是宗族们全不睡,也轮不到她来跟别人凑合。
得亏换了新帝,若在位的是老皇帝,她恐怕还会再要一间屋子留给阿贵住。
别人如何与她无关,她只要自己的人好就行。
翎陌看向宋景,“陛下觉得臣的安排如何?”
宋景点头,“很好,就按摄政王说的做。”
翎陌的计划跟他原本的想法一模一样,只是同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怕是会惹得宗族们不满,可若是由翎陌来说,这份怨言就落不到他头上。
宋景觉得翎陌若是真厌恶自己,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她该抱怀站在一边,看他被宗族们怨怼,看他在群臣面前丧失君威。
她对自己好明明是件好事,可宋景就觉得胸口难受,心里越发的愧疚。
晚膳时,宋景让阿芽将自己饭桌上的菜送去给翎陌。
明知道以她的身份,自己有的她都不会欠缺,可宋景还是想因今晚的事情为她做些什么。
从饭菜,到伺候的下人,宋景把自己有的都一分为二给翎陌送去。
翎陌看着战战兢兢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侍从,眼睛眯起,心情瞬间跌落下来,脸色发臭。
“滚回去告诉他,我这里同他相比只缺一人,他若是舍得,便送过来,我随时开门欢迎。”
侍从们跟宋景回话的时候,阿芽就站在旁边,当时吓的脸色刷白,抖着嗓音扭头问,“陛下身边独一份伺候的仅奴一人,摄政王是要奴过去吗?”
阿芽又怕又怒,觉得翎陌这狗贼并非是想要自己过去,而是故意在挑衅陛下。
亏得陛下刚才又送菜又送被的,都喂了狗了!
宋景听完怔怔的坐在床边,眼睫煽动数下,心跳莫名有些快,根本没注意到阿芽说了什么。
他这屋里独一份的人,是他这个皇帝。
·
翎陌洗漱完本来就该睡了,她不知道因为什么,心里猫抓一样,隐隐有些期待,明知道可能性甚小,她还是装模作样的拿了本书坐在床上打发时间。
晚上她说那话时心里是有气的。
以前小阿景不允许有任何人接近她,如今竟大方到亲自送人过来伺候了?
她是个女人,又不是圣人。
宋景派人来伺候她,是想怎么伺候?在床上的那种吗?
外头更声响过,已经二更天了。
翎陌放下书起身往外走,抬手检查了一下半遮的两扇门,确保以男子的力气随手一推就能开。
外头廊下睡在梁上阿贵听见动静纵身跃下来,真诚发问,“主子,要不我去把人给您绑过来给您侍寝?”
翎陌眼皮一跳,“绑谁?”
“阿芽啊。”阿贵说,“您不是放话说要陛下身边独一份的人吗?现在整个皇陵内外恐怕就先帝一人不知道这事了,阿芽还因此哭着要死要活呢,说宁愿一头撞死,也不要您得到他!”
翎陌一口气没提上来,气的险些厥过去。
阿贵也生气,“这天下还能有您得不到的人?只要您说话,我就把他堵上嘴捆过来。”
“……滚。”翎陌深吸口气,拳头攥的咯吱响。
摄政王平白无故名声被毁,心里想杀人。
估计明天回宫,整个京城都该知道她对小皇帝身边的内侍求而不得了,说不定还能脑补出什么***情深的戏码。
翎陌甩袖进屋,抬脚跨过门槛前扭头跟阿贵说,“给我把门守好,若是飞进来一只蚊子,明天你就留在这儿守皇陵吧。”
说完进屋,“嗙”的声把门关上,生怕有人偷偷进屋似的,她还落了拴……
阿贵莫名其妙的站在门口,觉得这就是迁怒!
人不愿意来跟她有什么关系呢,之前那话也不是她说的啊。
阿贵抬手摸摸鼻子,老实的站在外头赶蚊子。
二更已经响过,宋景耳朵微动,手撑着床板坐起来。
屋里早已剪了灯芯,罩上纱罩,光亮微弱,只能看清大概。
阿芽睡姿规矩的躺在他床边的脚踏上,以备他有不时之需。
宋景抿了抿唇,动作极轻的伸手撩开床帘,看着紧闭的房门。
翎陌的话环绕在他耳边,扰的宋景怎么都睡不着。
他若是今夜真过去,她会怎样?
宋景心头有蚂蚁在爬,让他忍不住将腿从被子里抽出来,轻轻搭在床边。
他完成这个简单的动作后,鼻间紧张的渗出细汗,不由轻呼了口气。
正待宋景一鼓作气要穿鞋起身的时候,阿芽醒了。
他利落的爬起来,将好不容易坐在床边的宋景又给扶着躺了下去,“陛下起来可是口渴了?”
宋景抗拒的不想坐下,心虚的说,“朕起来如厕。”
阿芽立马给他穿鞋,扶着他去净房。
宋景看着近在咫尺的门,目露失落,任命的去开闸放水。
一夜无事。
第二日天气晴好,众人起身回京。
铁骑开路,宫内侍卫断后,护着宋景坐在马车里。
旁边翎陌骑马悠悠跟着,后面是宗族跟群臣。
翎陌坐在马上总能感觉到有目光朝她探过来,隐晦的窥视。
她脸色阴沉,周遭气压瞬间低下来,吓得身下马儿连响鼻都不敢打。
翎陌怎么能不知道那些人在想什么?
早上出发前,她见宋景的时候阿芽就在旁边,满脸的坚贞不屈。
宋景脸色也有些古怪,始终不敢跟她对视。
翎陌眉头皱起,伸手勒停身下的马翻身下去。她大步往前,一伸胳膊就抓住宋景的马车,动作轻盈直接跳了上去。
车帘被“唰”的下拉开,里头的阿芽惊呼一声,差点脱口而出喊护驾。等看清了来的人是谁后,更是吓得脸色苍白,比见了刺客还要害怕。
见翎陌跳进马车里,阿芽惊呼出声,外头的人齐齐兴奋起来,眼睛发光的看着那辆缓慢前行的马车。
她***了她***了!她急不可耐的***了!
原来摄政王好这口啊?
就说摄政王迟迟没为难小皇帝不对劲,原来是陛下手里拿捏着摄政王的心尖人呢。
听昨晚阿芽那意思,他并非有意与人,恐怕是摄政王单方面的强取豪夺。
之前还藏着掖着,现在暴露出来,翎陌连脸皮都不要了,当着陛下的面上了马车,真是个情种。
就在外面讨论的热火连天,猜测翎陌会不会当着陛下的面逼阿芽就范的时候,她们嘴里的主人公之一直接被赶出马车,坐在了外头。
“……”
这,这阿芽怎么还出来了?翎陌呢?
翎陌当然在马车里头,刚才她视线淡漠的扫过阿芽,直接让他滚出去。
群臣见马车里的翎陌迟迟不出来,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原来昨晚翎陌那桃色消息不真啊。
不然以翎陌的性子,现在坐在外头的人该是陛下才对。
车里翎陌安静的坐着,神色自然,仿佛这是她的马车,宋景是忽然塞进来的一样。
关于名声的事情,翎陌不能解释,也懒的跟别人解释。
打破误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面误会。
如今她跟宋景单独坐在马车里,阿芽坐在马车外面,她想要的是谁已经很明显了。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翎陌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