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云舒章斯年)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云舒章斯年)

导读:完整版《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小说主人公云舒章斯年;此书是作家婉之所写;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章斯年:谢邀。目前很恩爱。只能说感情一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并非大家眼中的完美先生。

小说介绍

完整版《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小说主人公云舒章斯年;此书是作家婉之所写;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章斯年:谢邀。目前很恩爱。只能说感情一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并非大家眼中的完美先生,太太也并非全是缺点。真正爱一个人,连对方一些乱七八糟的小毛病小习惯都觉得可爱无比。

小说简介

和年龄相差很多的人谈恋爱是种怎样的体验?
云舒:谢邀。和先生相差八岁,算是相亲认识。
大概感受就是,年纪也不小了,两人吵架时先生一个眼风扫过,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闯祸被家长发现时大气都不敢出的状态。
先生日常训我三连击:“你敢和我顶嘴,嗯?”“怎么和长辈说话呢?”“你怎么又不听话了?”。
先生常说和养了个女儿没差。
当然,年纪大些确实比较会宠人。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免费阅读

第五章
阳光隔着纱帘,从窗沿爬入室内,抚摸过窗前多肉植物的叶子,整个卧室都明亮起来。
云舒正睡得迷迷糊糊,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被子在一点点离她远去。
“花生糖……”云舒抓住被子一角,蹭两下,“让我再睡一会儿。”
她昨天翻来覆去,一直犹豫要不要删微博。转念又想,删了好像太刻意,纠结来纠结去,最后到了凌晨才睡过去。
花生糖看她不起床,也不闹,跑到窗边,嘴衔着落地纱帘一角,将纱帘拉开,房间大亮。
云舒无奈,只好起床,给它喂食,然后洗漱,再出门遛狗。
看着花生糖慢悠悠的步子,云舒轻叹一口气,花生糖是真的老了,她几年前遛狗,还是她踩着滑板在前,花生糖跟着后面跑,现在它连出来走一走,步子都是迟缓的,走到小区的大草坪上,草坪上有不少狗,追来跑去,它趴在一边旁晒太阳,静静看着,棕色的眼仁好像光泽都比以往暗淡一些,云舒嘴里叼着路上买的吐司,手里拿着牛奶,坐在它旁边。
它之前活泼起来像脱缰的野狗,经常和小区里其它的狗滚了一身泥,澳洲牧羊犬身形普遍不小,毛又多又厚,每次滚一身泥巴回去给它洗澡都很费劲。
“你多陪我一段时间,好不好?”云舒用空着的手手摸了摸它的头,摸完手上就沾了不少毛——大量掉毛也是澳洲牧羊犬衰老的一个表现。
-
云舒回到屋内,手机主屏幕的微信提示上收到文件,来自章斯年,命名为“X年X月X日-章斯年-自我介绍”。
她拿着手机的手轻轻颤了颤,看着屏幕上章斯年又发来条消息,言简意赅。
【章斯年:看完之后发一份你的给我。】
【章斯年:我后天去接你,将你的地址发给我。】
云舒无意识在准备在表情包里找一个“ok”或者“知道了”的表情包,手指滑了几页,连忙缩回来。切换到打字页面,回了一句“好的。”然后将自己住的小区地址和门牌号编辑好,发过去。
章斯年回复了一个“好。”之后就没有再回复。
他也没有提及微博点赞那回事,云舒鸵鸟心态,心里默念“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三遍,强迫自己忘掉这件事情,点开章斯年发过来的文档。
文档清晰明了,还分了一二级标题,正文宋体五号字,一二级标题字体更大一些,字体还有加粗。
两页纸的内容,比她之前看班上同学做的简历内容更多一些,简单概括了章斯年的学习经历、工作经历、感情经历、生活习惯以及一些基本的兴趣爱好。每个小标题下的内容都很简洁,只有一两句话。
云舒快速扫了一眼,抱着八卦的心态,先仔细看了眼感情经历,就两句话,2011-2012年在美国读博期间有过一位交往对象,因观念不合、未来规划不同,和平分手。
“切——”云舒瘪了瘪嘴,连恋爱经历都这么一本正经。云舒有些无趣地跳回开头,开始认真记章斯年的履历。
看到一行的生活习惯里“过敏食物:桃子”这一栏时,云·水***狂魔·舒啧了啧舌,惋惜地摇摇头,桃子多好吃啊。
云舒一边摇头,一边打开冰箱门,挑了两个水***,用淡盐水泡着,洗干净上面的毛,一个自己叼着,一个丢给花生糖,花生糖没什么食欲,咬了几口就不吃了。
她左手拿着桃子,右手一指禅,在屏幕上戳来戳去打字,她学业按照章斯年从本科起的写法,只能写一行,工作经历空白,感情经历还是空白,写了几行兴趣爱好,整个文档空荡荡的。
“这就是事实嘛——”云舒摊了摊手,将文档发过去。
章斯年收到文档,点开,扫了一眼里面不到一页的十几行字和圆润可爱的字体挑了挑眉——人生中第一次有人用少女体给他写文件。
云舒整个系统字体用的都是手机自带少女体,平时看习惯了。而且大部分情况下,她发过去的内容在其他品牌上都会变成黑体,偏偏两人用的还是同一个品牌的手机,都有这个自带字体。
【章斯年:收到,后天上午九点半,我来你家接你。】
【云舒:好的。】
-
章斯年来接云舒那天,云舒穿了件白色的纱裙,带着一点褶皱和小蕾丝花边,杏色的小皮鞋——严格遵照章斯年的要求,加上粉色头发,只有三个颜色。
“上车吧。”章斯年冲她点点头,替她拉开车门。
“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确认一下。”
云舒坐上副驾驶座,脑子里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叫住准备拉手刹的章斯年。
“我在老人面前,该怎么称呼您?”云舒问道,“叫章教授……好像太生疏了。直接叫您名字……”她缩了缩头,将后半截“我可不敢”咽了回去。
章斯年皱了皱眉,一般***间都该叫名字,但他看了眼云舒——今天她穿的确实够文静,但一身白色,巴掌大的脸,个子也小小的,还有一点点未褪尽的婴儿肥,显得年纪越发小,说是18岁左右,也是有人信的。
他今年29岁,长期健身,正处在男人最佳的黄金时段,但两人站一起,年龄差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让云舒叫他“斯年”,两人都觉得变扭。
云舒开始绞尽脑汁想称呼:“章大哥……哎,不行,这个太乡土了,章叔……不对,差辈分了,章……,还可以叫什么来着?”
章斯年开口,否决她提出的方案:“可以叫章老师,要表现的亲昵一点的时候,你叫我斯年。”章斯年捏了捏鼻梁,解释道,“我爷爷奶奶都是老师,两人经常也互相称呼‘章老师’和‘吴老师’。”
“好。您,您可以叫我小舒。”
章斯年点点头:“把您也改了。”
云舒点点头,她一向嘴皮利索,但此刻感觉自己快要连话都说不出,手心都出了些薄汗:“我可以先练习一下么?我……我怕我到时候叫不出口。”
云舒清了清嗓子,做了一下心理建设:“章老师。”
很顺畅就能叫出来。
章斯年轻轻应了一声,示意她继续。
“斯……斯年。”
两个字都说的磕磕巴巴。
“你继续练习一下。”章斯年面无表情,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
车开过去,要二十分钟,云舒在车上练了十几遍,总算能顺畅说出这两个字。
车开进小区,云舒有些紧张,在心里默念斯年两个字时候又开始磕磕绊绊。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全文阅读

第六章
章斯年爷爷奶奶两位老人早年在T大任教,现在住的就是学校早年集资建设的小区。S市有名的高校都挨着,C大和F大只隔了一条马路。T大和C大中间只隔了两个地铁站,云舒租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走路加上坐地铁估计也就不到二十分钟,开车路上堵堵停停,反倒时间花费的久一些。
章斯年将车停在小区楼下,熄火,解开安全带。
“自然就好。”章斯年看着云舒拳头微微握紧,开口。
云舒点点头,但还是有些心虚。
章斯年的面庞突然一点一点靠近,云舒想向后仰,但被卡在安全带和座椅之间,动弹不得。
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一拳,云舒的视野几乎被章斯年狭长而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微抿起的薄唇占满,鼻息间隐约闻到章斯年身上清淡的木质调香水气息。
车内一片安静,只听到哒的一声,勒住她身体的安全带被解开。
“我爷爷奶奶就在门口。”章斯年低声说到,“看得见车里的情景。”
云舒身体放松下来,心里的弦却绷紧——表演正式开始。
章斯年绅士又体贴地替她打开车门,下车时手臂微微曲起,目光扫过,示意她挽着自己的手。
云舒格外上道,轻轻挽住她的手臂,回想了一下李蔚和陆知意往日相处的场景,身体放松些,向章斯年身上靠一点。
两位老人住一楼,两室一厅,带着一个小院子,一出车门,就看见两个老人站在楼前等他们。
两人头发都已经接近花白,章爷爷很瘦,和章斯年的五官轮廓很像,握着拐杖的右手上都是老人斑和凸起的青筋,气色不算好。章奶奶微胖,发尾烫了些小卷,搀着章爷爷,气色看起来倒是不错。两人笑吟吟,面目慈善。
“爷爷,奶奶好。”云舒向两人问好。
“哎。”章爷爷高声应了一声,满脸褶皱里都装满了笑意。
章斯年搀着爷爷往屋内走,云舒无比自然伸手挽住章奶奶的手。
“云舒。这名字取得好。是取自云卷云舒一词吧。”章爷爷一边走一边问到。
“是啦,不过最开始取得时候倒是没想得那么诗意。不过是我妈妈怀我的时候,我太闹腾了,家中长辈希望我将来能够乖一些。”
“不过从小到大我都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的,基本上没实现名字里的期望。”
章爷爷和章奶奶爽朗的笑出声来。
“头发是遗传你奶奶吧,我记得她当年也是自然卷。”章奶奶话语间带着一些怀念。
“对……”云舒一边搀着她,一边笑着说。
“我小时候,我家表哥和我开玩笑,说我是充话费送的,我奶奶去世早,全家就我一个卷毛。所以我当时真的信了,为此哭了好些天。”
最后不忘补充一句:“当然,最后我表哥也被我表姑狠狠揍了一顿。”
章奶奶看着她一脸得意的样子,捂着嘴,轻笑出声:“果然和你爷爷说的一样,是个小开心果儿。”
“这颜色染的也挺好看的。”
“是么。”云舒有些惊喜,伸手挠了挠一头卷发。“我之前还担心您会不喜欢,我第一次染了回去,差点没让我爷爷赶出家门,这一直保持了一年多,他现在才觉得顺眼,不再说我。”
“这颜色你染好看,活泼又自然。不过这颜色,掉的快吧。”
云舒没想到章奶奶知道挺多,解释道:“好好护理加上定时去补色,还是可以维持很久的。”
云舒内心松了口气。她从小就有长辈缘,认识的长辈,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章爷爷和章奶奶和蔼慈善,相处起来也不会太难。
到屋内,阿姨正在做菜,热腾腾带着香气。
云舒鼻子皱了皱,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光芒:“是做了酱鸭么。”
“是的,听你爷爷说你喜欢吃这个,就从光明邨买了些回来,现在再热一热。”
“我好久没吃光明邨的酱鸭了。”云舒欣喜的揽着章奶奶的手臂,“没想到就今天能在这里吃到。”
她话说的并不客套,就像对待自家爷爷奶奶一样亲昵自然。
章斯年走在前面,扶着章爷爷,眼中闪过几丝满意。
四人一块坐在茶几上聊会儿天,云舒和章斯年挨着坐在一个双人沙发上。
章爷爷轻咳一声:“你们两相处的怎样。”
“小舒很好。”章斯年端着茶杯,一本正经。“很活泼,和我性格也互补。”
章爷爷的目光看向云舒。
云舒早有准备,并不慌张。却没想到,一开口就卡了壳:“斯……斯年。”
章斯年微微皱了皱眉。
不过云舒反应迅速,吐了吐舌头:“其实我平常都叫他章老师啦。”
说着装着有些害羞的样子看了眼章斯年:“他非逼着我改口,说像在搞师生恋。但我叫习惯了,总改不过来。”
章爷爷被她逗笑了:“差点都忘了,你也是C大的学生。”
云舒轻轻低下头,声音细细的,带着几分羞涩:“之前上课的时候,就很仰慕章老师。上次相亲是发现是他,真的又意外,又欣喜。”
“本来有些反感我爷爷插手我的感情,但要是是章老师,我……我不反对的。”
虽然开头卡了下壳,但这番话,云舒在心里过了无数遍,如何表现出自己又害羞又紧张的小动作都设计好,低垂着的双眼掩去了眼中平淡的神色,指尖轻轻攥着衣角,演得就像真的一样。
章爷爷满意点点头,冲着章奶奶得意的笑了笑:“吴老师,你之前还让我不要勉强斯年他们。我说地对吧。天注定的缘分。”
章奶奶不接话,也不反驳,只是淡淡点点头:“去吃饭吧。”
桌上菜算不上多,六菜一汤,四人吃正好。云舒昨天刚记过章斯年的喜好,桌上的饭菜,全部是按两人的喜好做的。
云舒刚拿起筷子,章斯年就夹了快酱鸭,放在她碗里。
云舒一抬头,看见桌子对面章爷爷笑吟吟的目光,看了下桌面,并没有公筷。章斯年还没动筷子,就先夹了块酱鸭给她。现在马上夹一筷子菜回去,太刻意了。
犹豫几秒,低头吃完,过了一阵子,才夹了一筷子章斯年喜欢的腌笃鲜到他碗里。
章斯年顿了顿,神色镇定地将碗中的笋丝火腿丝吃下。
一顿饭吃的风平浪静,在两人准备陪着老人去院子里晒晒太阳时,章斯年的电话突然响起。
章斯年接起电话,不知里面说了什么内容,他的神色愈发严肃。
“爷爷,公司临时有事,必须要回公司一趟。”
“哼。”章爷爷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挥了挥手。“走走走……谁稀罕你来。”
“那小舒你……”章斯年看向云舒。
“我留在这陪爷爷奶奶吧。”云舒说完,扭头去哄章爷爷,“他总是这么忙,您别生气。我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相声,要不我等下说相声给您听。”
章爷爷脸色稍霁:“记得早点过来接小舒。”
章斯年点点头,起身离开。
章爷爷臭着脸将人赶走了,又开始絮絮叨叨。
“都钻到孔方兄里面去了。”
“我们章家,书香门第。我,他奶奶,他爸妈,哪个不都在大学教书。他倒好,辞了大学里的职务,去弄什么公司。”
“上次他那个合作伙伴来劝我,说什么‘离钱最近的地方,才是最赚钱的地方’,让我给骂出去了。”
“您别生气,”云舒安慰她,“我家商业方面的事务都是我姐姐在管,我不太懂,但也知道现在行业瞬息万变,问题经常出现的猝不及防。”
“而且,章老师要是没离开C大,我们两可不就不能在一起了么。不然他得受处分的。”
“我给您说相声,您看好不好。”
“就说刘宝瑞的单口相声打油诗吧。”
“我很久不说了,要是说的不好,您别嫌弃,我这也算彩衣娱亲了。
章斯年回来时,天已经全黑了。还没进屋,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云舒脆生生的声音,像珍珠落玉盘。
“只有与这老三,要多奸又多奸,一点亏儿也不迟,简直就是瓷公鸡,铁仙鹤,玻璃耗子琉璃猫,打他身上一根毛都拔不下来。”[1]
云舒平时说话时听不出口音,说起相声来,倒是一口京片子,俏皮话说的行云流水,一波接一波,话音刚落,就听到两位老人的笑声。
章斯年走进屋内时,云舒正背对着她,站在院子里,一只手插着腰,将抠门老□□被寡言老四坑一把,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又气又怒表现的活灵活现:“甭数了!”[2]
三个人吃完饭后,在院子里的紫藤树下乘凉。微风吹过,带来一丝丝凉意。
章斯年忙碌一下午,终于放松下来,唇角带了些不甚明显的笑意。
章爷爷拍手叫好,目光扫过他,笑意又收敛起来:“还知道回来。”
章斯年点点头,上前扶起他。老人家面色红润,这么多天难得的好气色。
“吃了饭没。”
“在公司吃了个简餐。”
“天不早了,送云舒回去吧。”
“别辜负人家姑娘,知道么?”
章斯年搀着爷爷进屋,才离开。
-
云舒坐到章斯年的车上,长舒一口气。
“今天麻烦你了。”
“没事儿,爷爷奶奶人很好。”云舒没形象地靠在车子座椅上,“而且老小孩老小孩,都是得哄的。我哄我爷爷那么多年,经验丰富。”
章斯年将大概一厘米厚的一本A4胶封的资料递给她:“我整理好了计量经济学的重点,我下周去美国出差,你自己先看看,标出不懂的内容,我回来后开始给你讲。”
云舒目光瞬间呆滞,刚刚还神采飞扬,瞬间蔫头耷脑:“这……这是重点?!”
章斯年点点头,松开手刹:“安全带系好。”
云舒将安全带系上,整个人呈放空状态,内心有个声音在咆哮:“这目测至少100页的东西居然是重点!!!!重点!!!!!章老师你知不知道重点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两人一片沉默开回云舒所在小区,云舒下车前,章斯年叫住她。
“我想麻烦你件事。”
“嗯?”
“我爷爷今天很开心,如果可以,能不能麻烦你多去一两次,陪陪他。”
“他性格固执,对我辞职这件事不能释怀,我去他总得发脾气。”
云舒点点头答应下来。
“想要什么谢礼,我可以从美国带回来。”
云舒瞬间打起精神来,可怜巴巴看着章斯年:“可不可以换一个感谢方式,比如……”云舒双手托起那份厚厚的重点,递到章斯年跟前,“章老师你再在这份重点里画个重点给我好不好,ball ball you。[3]”
章斯年想了想ball ball you到底什么意思,决定不在这方面浪费时间。推了推边框眼镜,不为所动:“我答应云岚要教导好你。800页的教科书和这份,只能二选一。”
云舒托着资料的手瞬间脱力,失去了支撑的动力,资料落在腿上,连头上***的卷毛都耷拉下来。
章斯年想了想,开口:“美国不少滑板牌子不错,有你想要的么?”
“哎——”云舒低着的头瞬间抬起,不甚明亮的车顶灯下,眼睛惊喜地瞪圆,带着一闪一闪的光芒,“真的可以送我滑板么?”
“嗯。你挑好后把品牌和型号发给我吧。”章斯年言简意赅
“我要Boosted Board的,一个美国牌子,回去我发给你。”
云舒之前还心情低落,此刻就像心底突然开出一朵小花来,开心的不行,几乎连蹦带跳下了车。
-
在滑板的激励下,云舒只要有时间就去章爷爷那里报道。
期间不免问到两人相处问题。
章斯年不在,有时章爷爷问题来了,全靠现场反应。
“章老师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对我挺好的,这次去美国,还给我买滑板呢,您看,我前两天才把我要的滑板型号发过去。”
“他一直觉得我玩滑板不安全,我玩的时候总不准我做危险动作。但拗不过我,还是给我买了……”
“我课程没通过,章老师还特意给我整理了一份考试重点,说回来之后再继续给我讲。”
“之前上章老师的课,就很佩服章老师了。那时候,全校都有不少女生来旁听章老师的课。”
“章老师之前考试前给我答疑的时候,真的又仔细又温柔。”
才去了三趟,云舒就胡编乱造的一堆两人相处细节,最后只好一条一条发给章斯年报备。
章斯年每次开完会,解除手机静音状态,消息提示里都全是云舒的消息。
他似笑非笑摇摇头。现在来看,云舒倒是比云岚更合适。若是让她和云岚来演,大概只能演成冷冰冰的商业联姻关系。倒是云舒,虽然总是发生些意外状况,但总能哄得爷爷开心,而且扮演起来,倒真像两人之前就认识,现在感情很好。
章斯年飞机抵达S市时,恰好云舒正在爷爷家里。
他将行李交给助理,便抱着让助理买好的滑板去爷爷家中——既然云舒说了他要送滑板这件事,与其之后送她,不如就在爷爷面前把戏做全。
云舒这次没有讲相声,也没说俏皮话。乖乖坐在床前,听章爷爷絮絮叨叨讲他和她爷爷的事情,说了几句,就呛着了,咳个不停。还扯到了扎在手背的针。
她连忙帮着拍背,一阵手忙脚乱。
昨天变了个天,章爷爷便病倒了。身体各项指标都出了问题,此刻正躺在床上挂瓶。
云舒坐在床前,想起章斯年“就这半年的事情”,心里像压了块石头。
“斯年回来了。”章奶奶端着水杯进来,冲她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云舒连忙出门,章斯年就站在门口,将装着滑板的长纸盒递给她,眉眼间带着连日奔波的疲倦。
云舒欣喜接过,抱在怀里,眼睛快笑成一条缝,嘴角的两个小梨涡像是浸了蜜一样甜。
章斯年余光扫过屋内,发现爷爷正在看着他们两,眉眼带了些温和的笑意,伸手摸了摸云舒的卷毛。
“斯年啊……”
章斯年应了一声,拉着云舒的手,走进屋内。
章爷爷在奶奶的搀扶下坐起来,有些浑浊的眼仁看着两人:“你和小舒感情也好,加上之前在学校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你们两考虑考虑,找个时间,把婚事办了吧。”
他刚说完,便开始咳个不停,章斯年连忙冲到床边,端起水,递给他。
他平复了一下气息,继续说:“要是我哪一天突然就……你也好让我将来见了你太爷爷他们,有个交代。”

云舒章斯年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资源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