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爹地今天撒糖了吗(安夏沈阅川)

大佬爹地今天撒糖了吗(安夏沈阅川)

导读:安夏沈阅川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分享大佬爹地今天撒糖了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安夏机械的转动脑袋,看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叶明秋,全身颤抖。一切都是他们算计好的!叶明秋冷眼盯着她,不发一言。

小说介绍

安夏沈阅川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分享大佬爹地今天撒糖了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安夏机械的转动脑袋,看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叶明秋,全身颤抖。一切都是他们算计好的!叶明秋冷眼盯着她,不发一言,就是默认。

小说简介

令安夏没有想到的是,有朝一日,她最爱的男人,居然会无情的背叛了她。当她发现他的***之后,所有悲惨的事情,都接踵而至了。五年后,当安夏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她复仇的开始。为了让渣男贱女付出代价,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沈阅川的意外出现,给了她一个很大的惊喜。爱情的从天而降,更是很令人感到意外。

大佬爹地今天撒糖了吗免费阅读

凉城的深秋,寒意开始袭人。
天色阴郁,一轮白色的游艇逐浪漂浮。
安夏一觉醒来,变了天。
担心海上起风浪不安全,准备提醒叶明秋返航。
刚出船舱,脚步还没站稳,男女刺耳的调笑声就钻进了脑袋。
“不要……不要闹啦~你不怕她醒了撞个正着?”
“怕!好怕她不拿放大镜,看不仔细~”
“明秋哥,你好讨厌啊!”
眼前,两个身影衣衫不整,缠成一团。
安夏看清贴在叶明秋怀中的脸,眼前一黑,差点从扶梯上栽落下去。
安影!
她一母所出双胞胎妹妹。
不对……她不是死在三月前那场大火里了吗?
当时安宅失火,父亲为了救她也葬身火海,找到遗体时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葬礼上的哀痛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怎么……
窝在叶明秋怀里的安影勾着唇,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笑的明艳张狂,有恃无恐。
“叶明秋!!!你们……”
安夏呼吸凝滞,脸色苍白如纸,声音在抖。
叶明秋冷漠的瞧着她,眼底里尽是凉薄。
“姐姐,许久不见,有没有想我?”
安影先开了口。
即便安夏平时从容有度波澜不惊,但看到眼前这幕,理智也已溃崩。
她一把揪起了叶明秋的领口:“这到底怎么回事?说话啊!”
叶明秋寒眸如渊:“有什么好说的?如你所见,皆是事实!”
“你***!”安夏:“那我算什么?我肚子里的孩子算什么?你想让他一出生就为人不齿?!”
“为人不齿的到底是谁啊?”
安影挤身横在了安夏面前:“你肚子里的野种,根本就不是明秋哥的!”
安夏:“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是亲子鉴定书!”叶明秋弯腰摸起茶几上的文件,砸在了安夏脸上。眸子里全是揉碎的冰渣:“而且,我从没碰过你!”
安夏翻到鉴定结果,脑袋嗡嗡作响:“三个月前中秋节,剧组庆功宴,我们明明……”
“中秋节明秋哥跟我在一起。至于那晚跟你在一起的是哪个金主,你心里最清楚。”
这怎么可能?
安夏迎上安影诡诈的眼神,犹如五雷轰顶。
安影歪着脑袋挑衅:“你以为明秋哥为什么要跟你订婚接盘?还不是等着你把爸妈的遗产,公司的股份全都吐干净!”
安夏机械的转动脑袋,看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叶明秋,全身颤抖。
一切都是他们算计好的!
叶明秋冷眼盯着她,不发一言,就是默认。
恨意袭来,情绪失控的安夏朝叶明秋扑了过去:“到底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场火灾……”
人没扑中不说,安夏全身酸软,一头抢到在了甲板茶几上,动弹不得。
“刚刚起床的时候,是不是喝过床头的水?”
叶明秋声音没有起伏:“我在里面放了点东西。同样操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每天都这么嗜睡?”
安夏惊恐的盯着他。
想开口质问,却已经乏力到连话都讲不出来。
“想知道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回事?也简单。”他说:“去问你爸爸和妈妈吧。”
安影补刀:“他们把全部的爱都只给了你一个人,黄泉路上多***啊,你得去陪他们。”
“不过在那之前,我有点担心爸爸妈妈分不清你和我,思来想去我只好在你脸上做点记号了~”
她再也不想看到这张跟她一模一样的脸!
安夏死盯着叶明秋,拼命摇头,只盼他还有一丝人性,能阻止安影。
可注定是失望了。
扑通!
安夏从甲板上坠落,被腥咸刺骨的海水包裹拖拽着,不断的下坠。
左侧脸颊伤口触目惊心,血水从伤口处翻涌出来,一缕“红绸”般散开……
“明秋哥,早就说好这么处理她的,我看你这眼神……怎么像是后悔了呢?”安影挂在叶明秋身上,心有不悦。
叶明秋没有看她,漠然的眸子阴晴不定:“怎么会,这样处理,挺好……”
***
五年后。
飞往凉城的航班徐徐着陆。
安夏靠窗坐着。
镜面中反射的是美到犯规的虚影。
安夏如今已经换了一张脸,清丽中难掩妩媚明艳。既如钻石般夺目,却不失琼枝玉树的风骨。
窗外晚霞绚丽,染满苍穹。
这让她想起了五年前安宅上空浮动的火光……
半晌,她举起手机对着窗外拍了一张。
凉城这么漂亮的晚霞理应保存,应该让大洋彼岸的两个宝贝瞧一瞧。
飞机停稳。
她整理了背包准备起身,高跟鞋无意间蹭到了什么东西。
一只小巧精致的米白色安抚兔。
但不是她的。
安夏好奇的摸了起来,下意识看向邻座的乘客。
虽说不能以貌取人,但邻座面相着实油腻邋遢,看起来跟这安抚兔不搭边……
“哎吆吆,你瞧我这脑子!出趟国,好不容易给女儿带了件儿礼物,差点就让我搞丢了”
男人连忙道谢:“***,多亏了你留意,真是谢谢啊。”
还是个顾家好爸爸,真好。
“不客气。收好,别再丢了。”
安夏礼貌的笑笑,刚想把东西递出去,下一秒却缩了手。
不对,手感不对!
安抚兔的眼睛出藏了东西……这个大小形状……
针孔摄像机,在她***……安夏眸子一黯。
男人见安夏起了疑心,脸色骤变,伸手抢了玩偶就往包包里塞。
他快,安夏更快,反手扣住了男人的手腕。
游客已经陆续离开客舱,听到惨叫声的乘务人员慌忙应了上来询问状况。
“家务事。”
安夏勾唇:“这人是我老公,跟其他女人开房记录被我发现了,你们要管吗?”
乘务人员面面相觑,不好作声。
“那就麻烦你们给腾个地儿。”安夏起身,反手将男人摔翻在地上。
她缓缓抬手解开了西装纽扣,转动手腕,脚腕,朝着男人的裆部狠狠补了一脚!
男人捂裆哀嚎。
“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一众乘务员目送着她飒爽利落的背影,再看看躺在地上惨叫翻滚的男人,个目瞪口呆,倒吸凉气。
这时,谁也没有留意到,经济舱尾部,一个小男孩的脑袋悄悄从门帘后探了出来。
粉雕玉琢般的小脸,五官精致出尘,特别是Q弹粉润的小脸颊,萌的恨不得让人嘬一口。
惹我妈咪,谁给你的勇气?
妈咪刚回故乡,就被这个坏蛋欺负,心情一定不美丽。
一脚怎么够了?
身为妈咪的好大儿,必要再补点什么~

大佬爹地今天撒糖了吗全文阅读

下了飞机,安夏第一时间给家人打了电话
落地一定先电话报平安,这是临走前儿子叉腰叮嘱的。
视频打了过去,却被直接挂断了。
安夏额前一黑。
想老妈是幌子吧,这一走,连电话都不接了?这家伙肯定是一头扎进游戏里了。
“hi,妈咪,你落地啦?感觉怎么样?”
很快,儿子的电话打了进来,语气比平时软萌乖巧了不少。
“干嘛挂我视频”安夏挑眉:“你在玩游戏对不对?”
小家伙连忙解释:“没有啦,我刚洗完澡,正在穿衣服。人家入镜会尴尬的嘛~”
这声音又奶又暖,听的人心都酥酥的。
安夏什么脾气都没了:“暂且信你一回。妹妹呢?”
小家伙:“墨一舅舅陪她在花园里玩。等我穿上衣服帮你喊她……”
安夏看了眼腕表:“不用了,我现在赶时间。安顿好,晚点再跟妹妹视频问好。对了,哥哥你千万记住不要给妹妹吃冰激凌,凉饮。她再央求都不可以心软的哦!”
小家伙拍着胸膛打包票:“放心啦,我比妈咪更爱妹妹哦~”
这倒是真的,安夏欣慰的弯唇:“宝贝不说了,我先去取行李,晚上联络哦。”
小家伙:“OK,爱你哦妈咪,么~”
“我也爱你。么~”
安夏刚走没多久,小正太的脑袋就又从墙角探了出来。
他先是警觉的张望了一眼妈咪的背影,见她从转角处消失,这才舒了口气。
还好,没有被发现。
要是让妈咪知道自己偷偷跟回国,一定惨大发了!
猫身来到垃圾桶旁,小手捏着自己粉粉的鼻尖,小家伙把安夏丢掉的安抚兔摸了出来。
上面还粘着被碾碎的针孔摄像机。
原来如此!
坏蛋,你完了!
……
三分钟后,机场大厅传来油腻男惨叫声。
“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油腻男手机里私藏的秘密“小视频”被一键群发了!
家属群,工作群,孩子家长群,领导,还有他家母老虎……
小家伙合上电脑,唇角微微扯了弧度。
从小跟着计算机天才舅舅长大,他这个“小黑客”可不是浪得虚名。
欺负我妈咪,等着哭吧你!
小家伙甩起背包横在男人面前,阻住了他的去路。
男人眦睚欲裂的迎上小家伙,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
小家伙挑眉:“消息挺辣眼的哈?不过没关系,我带了点东西,刚好可以帮你洗洗眼。”
呲呲~
啊啊!!
喷雾袭来,男人捂眼哀嚎。
小家伙不急不忙,反手从背包里掏出了黑色折叠滑板车,纵身一跃冲着出口潇洒冲去。
他不忘回头,冲着男人扮了一个大大的鬼脸:“来啊,来抓我呀,略略略~”
物极必反,乐极生悲。
帅不过三秒,小家伙只顾着diss油腻男,忘了避让前方障碍。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群人黑衣人面前。
“啊啊啊~”
小家伙刹车不及,连人带滑板车,直接扎进了一个男人怀里,人仰马翻。
男人被撞的一个趔趄,墨眸微敛漠然的盯着地上小家伙,眉心一点点拧了起来。
三爷刚刚做过胃部手术。
助理冲上来,脸都白了:“这……这……谁家的熊孩子?咋这么没教养?什么玩……玩……意……”
话没说完,舌头却打了结。
眼前这一大一小两张脸,同款眉眼,同款表情,就连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都如出一辙……
他们家三爷,沈阅川。现如今沈氏商业帝国掌舵人,家族低调神秘,但被传的神乎其神,暗中掌控凉城城的经济命脉。
本人更是很少在外界露面,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在这地界上,但凡是识得他庐山真容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都得尊他一声沈三爷。
三爷性情古怪,内敛,不近女色。这些年来,身边连只母蚊子都没有,更别说女人。
难不成三爷神秘到能自产自销?
小家伙跟沈阅川大眼瞪着小眼。
他刚才摔了一跤,***墩儿摔的结实,出师不利心里冒火。
又见眼前人表情不善,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
这不拧眉头不要紧,一拧眉头,瞧的助理吓到吃拳头。
妹的呀!
拧眉都一模一样!
沈阅川目光一直定在小家伙身上,深邃如渊的墨眸掩不住惊色。
“小兔崽子,跑啊,怎么不跑了?”
眨眼间,油腻气喘吁吁追了上来,眼睛跟俩烂桃似的:“你给我过来!小***……”
过去?二傻子才过去呢!
小家伙横了他一眼,咕噜一个翻身爬了起来,转身偷偷大拇指戳向身后的沈阅川和他的保镖们:“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
狐假虎威虽然不是孩子该学的事儿,也分时候。
猥琐男咽了咽口水,他不想再惹事了。今天的亏吃的够分量了。
“喂!”
他转身想溜,去被沈阅川助理给喊住了:“撞了人,就想走?”
油腻男狡辩:“人是小东西撞的!又不是我……”
助理:“为什么追他?”
油腻男:“他偷……偷东西!对,他偷我东西!你孩子爸爸吧,他偷我……”
他看看沈阅川,磕巴道:“贵金属……很贵……”
小家伙听了咬牙,却没开口解释。
此仇不报,非君子,你给小爷等着!
油腻男见他不反驳,胆子肥了些,伸手比划:“三万!价值三万!你儿子不学好,这不怪我……”
别人没恼,助理先恼了:“谁儿子?这些小东西可不是……”
“给他三万。”
低沉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沈阅川面无表情。
助理:“诶!”
小家伙:“不行!”
沈阅川斜了斜他,不语,给助理使了个眼色。
助理会意,行前勒上油腻男的脖颈:“走吧,找个安静的底儿,把账清了。”
油腻男知道不妙,慌得腿抖,但还是被拖走了。
小家伙眸子流转,瞅了沈阅川一眼。拍拍***,捞起自己的滑板,哼了一句:“人傻钱多!”
有人乐意装大款,随他喽!
竟然相信他是小偷,看来颜值都是智商换来的。
原本想着撞了人要道歉的,可现在小家伙忽然不想了。
他抱着滑板,转身就走。
“慢着!”
沈阅川单手插兜:“就这么走了?”
小家伙做了同款的动作:“不然呢?三万您还想买个娃儿是怎么着?这行情……您火星来的吧?”

安夏沈阅川

小说大佬爹地今天撒糖了吗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