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许婚长情难忘(聂雨凝邵骏豪)

谁许婚长情难忘(聂雨凝邵骏豪)

导读:谁许婚长情难忘主要描述了聂雨凝邵骏豪之间的故事,该书由雨晴所作。小说精彩节选:“混蛋!”聂雨凝哪里肯服,邵骏豪是拣着空子就损她,逮着机会就羞辱她,她不能就这样算了。于是冲过去,一跳,双臂便牢牢抱住他......

小说介绍

谁许婚长情难忘主要描述了聂雨凝邵骏豪之间的故事,该书由雨晴所作。小说精彩节选:“混蛋!”聂雨凝哪里肯服,邵骏豪是拣着空子就损她,逮着机会就羞辱她,她不能就这样算了。于是冲过去,一跳,双臂便牢牢抱住他......

小说精彩章节

“混蛋!”聂雨凝哪里肯服,邵骏豪是拣着空子就损她,逮着机会就羞辱她,她不能就这样算了。于是冲过去,一跳,双臂便牢牢抱住他的脖子,两条腿紧紧扣住了他的腰。

这下子可是手脚都不得空了,不得空也不能放手,她怎么能放过这么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她现在这样做,不是自私,是为民除害!

瞧他在外面天天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其实他活脱脱就是个大反派!

一思及此,便在低头张嘴间朝邵骏豪的脖子咬去,她觉得她得这一口把他的脖子给咬断了,咬他个气绝身亡,咬他个老年痴呆,咬他个死无全尸!

邵骏豪一瞧这架式还真是怒了,但还好身手反应都是极快,一把捏住已经挨到他脖子的人的下巴。一拉,带回到已经自己面前,眼睛一眯,斜勾了嘴角,“咬人?属狗呢?”

“我咬狗!”

“哦,想咬狗,等我去楼下捉一只回来给你咬!”

“我咬死你这只狗!”

“想咬我?”邵骏豪另一手已经搂住了聂雨凝的***,“想咬了,就咬这里。”

说着拉着聂雨凝的下巴就往自己的嘴巴上拖去。

“咬就咬!”

聂雨凝哪管那里是嘴,还是脖子,她现在只要逮着机会就咬就行了,给他咬个稀巴烂才好。

结果小嘴张大,还没有凑近,邵骏豪手上力度的方向一变,本来捏住聂雨凝的下巴,突然一松,卡住了她的脸颊,这一卡,聂雨凝的嘴怎么也合不陇,只能瞪着眼睛,“哦哦哦”的叫。连话都没办法正常说。

聂雨凝跳上邵骏豪身上的时候,他本来就已经神色一变,两人有过肌肤相亲,虽然时隔半年之久,那时候他也被下了药,但那晚的印象太过深刻。

一看到聂雨凝的时候,总是会浮现出那夜自己是有多么风狂,事后又是多么餍足,但他是个自制力极强的男人,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她,也没想过还会再碰面。

后面相遇,他也是带着一分内疚的。毕竟她还小。

邵家的男人,从小的管教就极严。

爷爷总是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能控制自己的人,不可能成就大事。

金钱的,美色的,权利的***,总是会因小失大。

云聂雨凝这样的一个女人,那就是一根荆棘,也许开满鲜花很是璀璨夺目,但是碰不得,碰不得的原因再明显不过。

外公在得知他在“秦王宫”跟她住过一晚之后,更是从旁提点,“云家的事情,沾不得,牵一发动全身,官场是一个磁场,你不能去破坏了这个磁场的平衡。”

他又怎么不知道,这个女人碰不得,但她就这么堪堪的圈在他的身上,还想用那张诱人的小嘴来咬他!

“云聂雨凝!”邵骏豪咬了咬牙,“我劝你不要再动!”

聂雨凝还在气头上,松了脖子上的手,腾出来就去掰邵骏豪大掌。

邵骏豪在聂雨凝钮动间,已经觉得有些心跳加速,毕竟,这样的***太过火,突然想起,那天弄她回来的时候,把衣服给她脱了,用毛巾给她把身上脏的地方擦了擦才扔到他床上的。

19岁的丫头片子,也有一副不错的身材,虽不夸张,却也是难得的匀称。

脑子里零碎的片段,全是那些旖旎诱人的风光。

“好,我让你咬个够!咱们看看,谁咬得过谁。”邵骏豪说完,眼里邪光外溢,他往前一步,就着大床,向前一倒,就把聂雨凝稳稳的压载身下。

“唔唔唔”聂雨凝手脚并用,拳打脚踢,像濒临浅滩的鱼,换不上气,嘴里就任着男人的舌头风狂肆虐。

自己的拳头打在他的背上,跟打在铁板上似的。

想咬断他的舌头,可是脸颊上下牙位置那里被捏得疼死,别说咬他了,她自己想咬舌自尽都办不到。

聂雨凝的小嘴一撇,看起来像是要哭了,这表情倒让邵骏豪停了下来,刚刚手上的力度放缓,聂雨凝便趁机顺开邵骏豪的手,可怜巴巴的,带着哭腔道,“大叔,别耍流氓了……”

邵骏豪眉头一拧,一个跟他尚过床的女人,叫他大叔,除了老还有什么其他更隐晦的意思?心里当然计较,“怎么?难道你觉得我不是一个流氓?我记得你一直骂我下流胚……”

看着邵骏豪的嘴巴又要凑上来了,聂雨凝急急道,“可是大叔,您应该做个有素质的流氓啊。您是读过书的人……”

邵骏豪面上的表情依旧是不以为意,“我当然明白文化知识与一个现代流氓的重要性,难道你不觉得我是一个很有素质的流氓?否则你怎么会光着身子在我的床上安安份份的睡上两天?”

聂雨凝嚼着这话的意思怎么就怪兮兮的,试探的问,“大叔,您的意思说,让我在您的床上睡上两天,为的就是让我两天后醒来,味道鲜美一点?”

他哼笑一声,“直观一点来说,是的,毕竟死鱼没什么意思,而且你当时脸上的印子没消,有碍观瞻。”

聂雨凝气得快抖了,看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之所以毅志顽强,完全是在敌人打压指数不断升级的过程中锻炼出来的,吐出长气,“这就是大叔的素质?”

邵骏豪俊眉微挑,得意道,“这其实更是一种修养!”

修养?他说他有修养?修养你妹啊!

她怎么就斗不过他啊?

聂雨凝还被压着起不来,只能捏着邵骏豪胸口的衣服,然后抱拳请罪,“大叔,您别玩我了,行么?这心理战,我打不下去了,我直接败给你了,求您了,放了小的吧,小的以后唯大叔您马首是瞻,绝不敢再有半点不敬之意。”

邵骏豪眸色不明,摇摇头,“你的话不可信。”

聂雨凝急,“我的话怎么就不可信了?”

邵骏豪冷笑道,“有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救了一只小畜生一命,那小畜生也说从那后我就是她的恩公,以后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可是你不知道,那小畜生现在骑我头上来了。”

聂雨凝想为什么不打个大炸雷,直接把邵骏豪炸去穿越了才好,穿越到皇宫去当官,去当大内太监总管,他居然骂她小畜生!可脸上的表情依旧狗.腿,“那不是年纪小,不懂事吗?”

邵骏豪无辜道,“可她已经成年了。”

聂雨凝又道,“大叔,你看哈,你牙口好,我太嫩,没嚼头。熟,女好,熟,女身材好,风情好,够味道,有嚼劲,吃在大叔嘴里,肯定倍儿香。”

邵骏豪看着聂雨凝的眼睛,中心里星星亮亮的,表面铺着水汪汪的可怜献媚,下面藏着一潭子小花招。这女人根本只小狐狸!

被他压载床上,长发乱糟糟的,脸显得更小了,白净的脸蛋在挣扎和紧张的情绪中弄得红扑扑的,如果捏一把,怕是要捏***来。

邵骏豪伸手捏着聂雨凝的脸,拍了拍,道,“没有熟的情况下,嫩的也可以将就!有时候年纪大了,牙口并不好,嫩的东西易嚼易咽,好消化。”

“你左右就是想睡了我是吧?”聂雨凝突然换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泼妇样,咬牙切齿的问。

聂雨凝心中气忿难平,总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无论如何,气势上总是欠点火候。

她赔了礼也认了错,他不领情,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有素质的流氓,便在语言中诸多鄙夷,“又不是没睡过,谁怕谁?就怕您身子骨单薄,经不起年轻人折腾!”

聂雨凝一个翻身便把邵骏豪骑在身下,邵骏豪顺势将手伸进聂雨凝的衣服里,手下是丝光水滑的皮肤,“啧啧,果然嫩。”

聂雨凝心慌时才知道自己吃不起亏,玩不起睡一睡两不欠的戏码,前面睡那次,还是他救了她两条命才抵了的。

脑子里灵光一过,依旧骑着邵骏豪,但上身一转向后,手肘曲起,就要一个使力砸向邵骏豪的命根子!叫你动不动拿你家兄弟来吓唬人!

邵骏豪早就看穿了她眼里的闪烁不定,果然是只小蹄子,长腿一曲,腰身一个***,聂雨凝便重心不稳,脑袋妥妥的撞在邵骏豪的膝盖上,脑子里唱起那首梁静茹的宁夏——天空中繁星点点。

“真是最毒妇人心,早就说过你的话不可信!今天叔叔就要好好的用实验来证明一下,我们之间,到底是谁身子骨单薄,到底是谁经不起折腾。”邵骏豪似乎并没有生气,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些笑意,原本西装衬衣时还是正气十足的人,这时候却添了一股子邪气。

他伸手就要去脱已经眼冒金星的聂雨凝的衣服。

谁许婚长情难忘小说点评

谁许婚长情难忘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谁许婚长情难忘,聂雨凝邵骏豪小说,火热新书谁许婚长情难忘聂雨凝邵骏豪章节完整版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