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配掌握了反派生命线(白芮聂闻星)

当女配掌握了反派生命线(白芮聂闻星)

导读:白芮聂闻星小说————当女配掌握了反派生命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凉皮就面包所著,讲述了白芮穿书后被系统强制要求,扮演反派聂闻星的早死白月光。聂闻星其人,偏执疯狂,她捏着白芮下巴,字字透着

小说介绍

白芮聂闻星小说————当女配掌握了反派生命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凉皮就面包所著,讲述了白芮穿书后被系统强制要求,扮演反派聂闻星的早死白月光。聂闻星其人,偏执疯狂,她捏着白芮下巴,字字透着

白芮聂闻星小说简介

暮夏,海滨城市,气候依旧闷热,偶有海风拂过,只带来更多的热量。
屋里开着空调,白芮从椭圆仪上下来,拿毛巾擦擦胳膊上、脖子上的汗水,随手把毛巾扔到一边地毯上。
有几滴晶莹的汗珠漏网了,从弧度美妙的天鹅颈上滑落下来,顺着白瓷色泽的细腻肌肤,一路滑进运动衫宽大的领口中,溜进那片诱人的隐匿之地。
白而细痩的脚,从瑜伽垫上踩过,脚踝肌理美妙。她一边往浴室走,一边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往下脱,每脱下一件就***扔到远处,健身器材上挂的到处都是。
白芮长得极度***,眼角斜向上飞,细眉高鼻,神色间总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活脱脱的狐狸精。

白芮聂闻星全文阅读

就连她这几年拍电视剧,最经典的角色,都是个勾搭帝王的妖妃,在剧中骄横跋扈,独霸君王,但同时又和王爷***,道德极度败坏,观众看的却很喜欢。
浴缸里放满了水,白芮找出来沐浴用的泡澡球和花瓣,还有精油,一股脑把所有剩下的好几大包,全都拆了扔进水里。
玫瑰花瓣和泡澡球,把整个水池染成了魅惑的粉紫色,白芮伸出一只脚碰了碰水面,脱了身上穿的运动***,滑进水里。
一头极长极浓密的乌黑长发,花瓣一样散落在水中,乌压压的一大片。
聂闻星从来不许白芮剪头发,到现在四年了,白芮头发都快到腰下了,每天洗澡保养非常麻烦。
好在这种日子就快结束了。
白芮人如其名,就像朵正盛放的花,她身子极白,身材曲线玲珑,该有的都有,还很大,光是这副身体就足以令许多人为之犯罪。
她把头枕在浴缸边,打开音响放出好听的古典乐,闭上眼睛,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四年来,她从没像此刻一样轻松过。
明天就结束了,而今晚,聂闻星不会过来,她可以从容谋划明天死去时的妆容打扮。
毕竟,用最美的样子死去,才能给这个“扮演反派白月光”的任务,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白芮在浴缸里泡满半个小时,出来淋浴洗头,又是半小时。
她裹好浴袍,头发紧紧裹住,赤着脚走出浴室,毫不在意地带着水渍,踩上名贵的地毯。
门口忽然响起指纹开门的滴滴声。
这间房子除了白芮,只有聂闻星有指纹,可以直接***。
怎么说这也是人家聂闻星,买给金丝雀的华美笼子,主人可以随时***非常正常。
白芮脸色一瞬间狠狠的沉了下去,裹着浴袍,脚尖狠狠碾动地毯的绒毛。
下一秒,聂闻星走了进来。
她穿着高跟鞋,黑色华贵套装,头发挽起,容貌端庄,就像常常出现在新闻里那种一丝不苟的成功人士。
她随意把高跟鞋甩在地上,光脚踩着地毯,大步朝着白芮走过来。
“你……不是说今晚不过来吗?”
白芮眨眨眼睛,娇羞问道。
聂闻星边走边解衣服扣子,顺手解开头发,长的棕色波浪卷发披散在肩头。
聂闻星喜欢长发,不允许白芮剪头发,大概在外人看来很正常。
只有白芮,知道聂闻星的独特嗜好。
她喜欢在床上的时候,用那些漂亮的长发,铺满白芮全身,然后在吻住白芮唇瓣的同时,把白芮长长的黑发缠绕在她脖子上,狠狠勒紧。
每次两人大张旗鼓做完,白芮脖子上都会留下数道勒痕,虽然不痛却非常影响白芮日常生活,她不得不一年四季带着丝巾。
对这种行为,白芮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变态。
而现在,这位变态已经走了过来,一把扯掉了白芮身上的浴巾。
“你不欢迎我?嗯?”
聂闻星逼近白芮光裸的身躯,鼻翼轻轻翕动,仿佛某种危险的野兽,在轻嗅自己猎物的气味。
白芮脸上神色早就是熟练的温柔贤淑,她一手搭上聂闻星肩膀,轻轻往外推,另一只手却揽住聂闻星纤瘦的腰肢,往自己身前拉。
一手推一手拉,缠缠绵绵,技巧娴熟。
“怎么会呢……我就是没来得及准备晚饭,怕怠慢了我的聂老板……”
白芮手指在聂闻星衬衫上面轻轻点了几下,吐气如兰,乖巧又柔弱的半靠在聂闻星怀里,欲拒还迎,却又像条鱼一样滑溜,让聂闻星好几下都没抓得住。
“那么聂老板,今晚你想吃什么?”
白芮在聂闻星怀里扭转身体,搂住聂闻星的脖颈,忽然又把人推开,迷蒙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随便。”
聂闻星手臂从白芮背上滑下,见人走了,她也不恼,转身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聂闻星大敞着衬衫,露出底下的黑色蕾丝***,那是专从法国定制的手工作品,尺寸极其贴合。
她身材瘦高,更偏纤长有力的身形,不像白芮那样曲线明显,却拥有傲人的马甲线和极其修长的双腿。
她随意的半躺在沙发上,视线紧紧看着白芮。
白芮冲着自己的金主兼任务对象,温婉甜美的笑了一下,转身走进开放式厨房,捡起围裙穿上。
她身上只穿了围裙,在料理台后,动作缓慢的拿刀、洗菜、切菜,整个光滑优美的背都露在外面,美得仿佛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聂闻星欣赏着这幅美景,对自己当初的选择十分满意。
白芮一边做饭,一边在心里狠狠翻白眼,手上动作特别慢,只希望永远也不用转身面对聂闻星。
实在是烦了,四年了,她在聂闻星面前装温柔、装贤淑、装隐忍,都快烦死了。
聂闻星也真是不腻,最近一段时间天天过来,累得白芮每天爬不起床,工作都推了不少。
白芮边切菜边安慰自己:最后一天了,忍完这次就再不用忍了,乖一点,别想着拿刀捅人,不值得。
她尽量拖长做菜的时间,内心祈祷着希望聂闻星能有个紧急电话,赶快离开,可天不随人愿,直到她磨磨蹭蹭做完三菜一汤,聂闻星也还在沙发上点着平板,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白芮把三盘菜一碗汤,加上两碗杂粮米饭,放到托盘上,分做两次端过去放在餐桌上,又慢吞吞的回去拿筷子。
“过来。”
聂闻星语气平淡,在餐桌前坐下,叫她。
“我拿点东西……”
白芮去开放式厨房拿了筷子和勺子,转身来到餐桌边放下东西。
“坐下。”
聂闻星道。
“吃饭呢,我再去换个衣服……”
白芮一手按住头顶摇摇欲坠的干发帽,打了个转又往卧室走。
但她没走成。
刚走了两步,白芮被一只结实的手臂从腰间拦住,一股大力袭来,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直接把她往后猛扯。

当女配掌握了反派生命线白芮聂闻星免费阅读

“啊!”
白芮忍不住低呼一声,还没来得及抓住椅背保持平衡,自己就完全跌落在了聂闻星大腿上。
聂闻星手臂***,狠狠勒住白芮纤细的腰,低声在她耳边道:
“我看你就是不欢迎我。”
说话时,细细的气流洒在白芮脖颈位置,让她那块皮肤很快激起了小疙瘩,很不***。
但白芮没有反抗,更没有幼稚的做出让对方不满意的举动,反而转过脸去,亲了一下聂闻星光华如象牙的脸颊。
“哪有啊,我一整天都在盼着你来。”
白芮语气极度温柔,眼神也是同样柔弱,能最大限度激起人的同情心。
但聂闻星不为所动,一手铁箍一样按着白芮的腰腹,另一手放在白芮头顶,一把扯下了她的干发帽。
浓密的长发流泻下来,像一条带着水汽的、乌黑的瀑布,完全包裹住了白芮全身,也有很多落在聂闻星肩上。
聂闻星手指细长,捏起一缕头发放在鼻端,轻嗅两下,缓缓摇头。
看见她摇头的模样,白芮心里一突,想起自己今天用的是和泡澡球配套的,带玫瑰香味的护发素。
但聂闻星鼻子非常***,她很讨厌一切带香味的化学物品,更加讨厌这些化学勾兑出的花香味。
急中生智,白芮捏了捏头发:
“聂老板,都是我不小心,不光我的洗发水护发素带了香味,我人还在有香味的浴缸里泡了很长时间,你的鼻子受不了吧?是不是只能离开了,那这可怎么办呢,我真舍不得让你走……都是我不好……”
白芮特别熟练地低头,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哭得真情实感。
“谁说我要走?”
聂闻星声音十分冷淡,动作简单粗暴,一把将白芮后脑勺抓住,迫使她抬起头来。
眼周微红,满脸歉意,柔弱至极的这副样子……就是让人特别想要侵犯,想要碾压。
白芮还没来得及调整脸上的神情,就被聂闻星劈头吻了上来。
“嗯……唔……”
聂闻星一向在这种事上没有温存可言,更像是一种发泄,现在就抓着白芮厚厚的头发,用极其别扭的***狠狠吻着美人。
白芮嘴巴大张,有口水不受控的流出,身体侧坐在聂闻星腿上,上半身却被迫面朝对方,脑袋也被对方紧紧控制住。
不过白芮还略有些兴奋,并不怎么抗拒,反倒扭动身体迎合对方。
说实话,能让她忍四年之久的,除了当初跟系统定下的不可违背契约、近在眼前的巨款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聂闻星长得实在太好看了,从长相身材来说,完全就是白芮的理想型。
每次两人亲昵时,聂闻星虽然会很粗暴,但确实技术很好,白芮自己也想的很通透,与其被生活强×,不如躺着享受。
所以这个时候她确实蛮享受的,身体自动自发给出很多反应。
聂闻星在餐桌前玩了两下,直接抱着软成一团的白芮进了卧室,“啪”这一声打开了卧室顶上的无影灯。
这是她的又一个癖好,喜欢在手术台的无影灯下观察白芮身体每一个细节,观察自己每个动作给对方带来的细微颤抖、微妙变化。
白芮直到如今也还是无法适应,伸手挡了一下,她手臂就被聂闻星反剪到身后。
“别……等会儿菜凉了……”
白芮试图起身,却完全被人***。
“你今天有事瞒我,是吗?”
聂闻星一边动作,一边伏在白芮耳边,轻轻喘气。
“我没有……啊!……真没有……”
“撒谎的人要接受惩罚。”
聂闻星语调极其冰冷,手上却极火热。
接下来,白芮被折腾的死去活来,连***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像条濒死的鱼一样,张着嘴大口呼吸,却很快又被下一波浪潮席卷而去。
……
白芮再次恢复意识时,一夜已经过去,窗帘外面有明亮的日光透入。
她一偏头就看见聂闻星的脸。
真是少见,聂闻星竟然睡着了,就在自己床上睡着了。
以前聂闻星虽然会来白芮这里,却绝不会在这里留宿,哪怕两人折腾到快天亮,她也会在早上六点时穿好衣服离开,仿佛一个上好发条的机器人。
白芮摸过手机看了一眼,已经七点了,这发条人怎么还不起来?
她没好气的狠狠推了一把聂闻星,却在下一秒,马上换上一副无辜的样子,对睁开眼睛的聂闻星说:
“你怎么醒了?”
这一说话,她才发现自己嗓子已经哑得不行,眼底闪过一丝厌弃。
聂闻星并不像一般人那样,刚睡醒会有些迷茫,眼神清明的仿佛从来没有睡过,锐利的看向白芮,嗓音微哑:
“今晚有个酒会,我带你去,准备一下。”
白芮完全呆住。
聂闻星跟她在一起四年,从未带她参加过任何活动,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合表露过两人间的关系!
破天荒头一次,聂闻星要带她去参加公开酒会!
说完这话,聂闻星就下床去洗漱了,看背影很从容,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
白芮一阵混乱,连忙呼唤脑海里的系统:
“系统系统,再说一下死亡的时间地点!”
机械的系统音迅速回复:
“今晚十时,地点变更为:星曜集团大楼顶层会议厅内。”
白芮唇角微微一勾:
“……所以,我要在酒会上,当着众人的面华丽死亡,才算最终完成任务?真麻烦……不过,这种死法,我喜欢。”

小编推荐理由

当女配掌握了反派生命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