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走花路(陆容妤公孙砚)

***沙雕走花路(陆容妤公孙砚)

导读:陆容妤公孙砚小说————***沙雕走花路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既既所著,讲述了陆容妤穿书以后,梦想是当一名安分守己的富婆,过上换男人如换衣裳的奢靡生活。可按照原著,陆家树大招风,

小说介绍

陆容妤公孙砚小说————***沙雕走花路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既既所著,讲述了陆容妤穿书以后,梦想是当一名安分守己的富婆,过上换男人如换衣裳的奢靡生活。可按照原著,陆家树大招风,

陆容妤公孙砚内容介绍

菩萨姐姐好。
信女陆容妤,年方十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会该上大二了,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还交到了男朋友。
可意外这东西,虽迟但到。
是的,她穿书了,穿的还是一本她只看过文案的书。
这是一本简单的无脑的杰克苏爽文,讲的是男主公孙老贼在经历了幼年恩师受陷之后,发奋图强、誓为恩师报仇雪恨,扫清灰暗王朝中腐败贪官的故事

***沙雕走花路陆容妤公孙砚全文阅读

因为文案过于无脑,她还没看就急匆匆地在第一章打了-2分。结果当晚就穿进了书中,成了文案里头第一个被扫清的巨贾之女。
别看她现在娴静优雅,其实她的内心慌得一笔。
幸而这原主自小体弱,被寄养在江南的外婆家,她穿进书中时才刚好被接回京城,家中父母兄长对其还并不熟悉,尚且还能混得过去,这才胆战心惊地度过了一月有余。
又听人言,这无岩山上的古庙灵验得很,她便匆匆携了采兰上山求拜。
幼时见奶奶总是跪在佛祖前,一跪就是大半天,问起,只道,要在心中将想说的话细细地让佛祖知悉,佛祖才能保佑你的。
因而陆容妤这一跪跪了半刻钟。
菩萨姐姐在上,望别嫌弃信女啰嗦,信女真的知错了,信女不该如此武断的。信女不求能再穿回去,只求在书中能安稳活到老。
虽然但是…能泡到三两古代美男就更好了……
菩萨姐姐在上,若姐姐应允,信女愿意三年吃饭不长肉!
虔诚再叩首三下,陆容妤缓缓睁眼,眼前赫然映着一双苍朽耷垂的眼。
她吓得一个激灵,险险滑倒。
“方方方方丈,有何贵干?”
“阿弥陀佛。”
须眉老方丈缓缓直起腰杆,竖掌颔首,“姑娘该知道,这儿是姻缘殿吧?”
陆容妤歪了脑袋,翘长的羽睫呆呆眨着,“啥?”
哦,难怪瞅着采兰怎么不在,原的是走错地方了啊。
“姻缘这东西,讲究的是一个心诚……”
老方丈缓缓开口,话语止在这,他看了眼陆容妤,一时有些犹豫,又见她没什么反应,再开口:
“但像姑娘这般,一跪跪了半刻钟的……怕是要将京城美男子名册都念完了吧?”
老方丈说的含蓄又委婉,但凡有点廉耻心的古代女子,定要羞红着脸遁身躲开了。
但陆容妤不同,她不是古代女子,也没有廉耻心。
只见她神色一滞,缓缓直了眼。
“还……有这种好东西?哪里能买到??”
方丈气极,拂袖而去!
……
从殿里出来,陆容妤心中念念着方才那美男名册的事儿,一时不察,在拐角处撞上了什么人影。
只觉得星点沉香嗅入鼻尖,她很快回过神来,低低说了句,“抱歉。”便头也不抬地匆匆离开了。
留得廊角一抹清冷卓绝。
那人缓缓回身,薄冰冷覆的瞳底是漫天的荒芜与惨白。
和那抹鲜活的粉俏。
-
原打算下了山之后去趟家中的绸缎铺子看看,无奈雪势太大,天儿不一会就要黑了,只好明儿再去了。
卞京产绸缎,绸缎皆姓陆。
这陆家祖上三代皆为京城有头有脸的商户,家底深厚,从陆容妤的父亲陆付这一代开始涉及绸缎,生意做得如日中天,瞬间跻身成为了卞京最大的绸缎庄子之一,一时间不知动了多少人的香饽饽,也是惹了人不少妒恨。
因而这陆付膝下两个孩子,陆容妤自小便被送去了江南外婆家养着,一为调养,二也为保护;陆容妤的兄长,陆彦疏,则在年幼时就请了个功夫先生教养,只是不知为何,最后只学到了个轻功。
陆容妤觉着,大概是为了半夜翻.墙回家方便吧。
比如她现在正拿着一把大剪子在庭院之中修剪花枝,一条修长黑影忽的从天而降,幸而陆容妤躲闪得及时,否则他们这老陆家几代的根儿可就要在陆彦疏这儿断了。
“这个月第五次翻错墙了,哥哥。”
陆彦疏生了双熠熠多情的桃花眼,一颦一笑间,似都在传情。
而他也确将这优势用到了极限,整日作些酸诗酸画糊弄些古代的纯情小姑娘,将人迷得七荤八素。
这人倒是不羁放荡,习以为常地扯了扯袍子,挡住胯.下撕扯破的风光,侧身闪过陆容妤,“呵呵,意外,意外。”
……
昨夜下了半宿的雪,皑皑白雪覆盖了街道屋檐,城中的箩江都叫这温度冻成了冰块,咯咯笑声从冰面上奔跑的厚装萝卜头间传出。
粉衫锦纱的少女拢紧了脖颈后的皮毛披风,畏冷地缩了缩脑袋,一双杏眸明亮熠熠,眼角还缀着颗浅浅的泪痣,这会鼻头冻得红红,倒衬得整个人娇软楚楚,叫人看了不禁心生怜惜,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衣裳都脱了给她披上。
她和蔼可亲地拦了个小孩,“小朋友,我可以和你们一块儿玩吗?”
那六七岁的小男孩回过头,上下打量了她一通,嫌弃撇嘴,
“姐你都几岁了还跟我们小孩玩?有意思不?”
陆容妤:?你再骂?
……
“小姐,那帖子递交好了,咱们***吧!”采兰捧了个汤婆子过来塞进陆容妤冻得通红的手中,喋喋不休道,“小姐断是粗心大意的,连这汤婆子都忘记拿了,倒是眼巴巴地瞅着那些子滑冰的娃娃,难不成小姐还羡慕不成?”
“别念了别念了——”陆容妤收回目光,无奈又好笑地点了点她的鼻尖,“唐僧都没你能说。”

***沙雕走花路陆容妤公孙砚免费阅读

碧衣小丫鬟不解地歪了歪脑袋,“唐僧?那是谁?”
陆容妤眨了眨眼,“一个光头帅哥。”
……
采兰愣了两三秒,后知后觉地瞪大了双眼,“什么?!小姐莫不是看上无岩古寺里的那个僧人了吧,不行啊小姐,出家之人不恋凡尘的,就算小姐生得美,也不能叫人家破戒吧,老爷会打断小姐的、不,是那僧人的腿!”
陆容妤咯咯笑得喘不过气来,这小姑娘生得可爱,年纪又与她相差不多,也算是她在这书中最知心的朋友了。她挽过采兰的胳膊,将汤婆子往两人中推了推,提步向眼前雅致小楼行去。
-
这箩江结了冰,四下的温度似乎都急剧下降入了天然冰窖,可甫一步入这望江茶楼,便觉一阵暖意当头拢遍了全身。四下望去,典雅奢靡的茶楼各个角落里都摆满了热汤暖炉,难怪一如春回大地。
望江茶楼地处箩江之中,卞京中心寸土寸金的位置,却不接待寻常客人,是个只供城中贵族公子小姐们消遣玩乐的上流去处。没有请帖的人便无法入内,陆容妤初回卞京,虽无人脉,但陆家家大业大,谁人不知无人不晓,只隔日,那请帖便送来了府上。
陆容妤本是不愿来这活动的。
古代人的玩乐可忒无聊了!
听听曲儿赏赏画,若是喊她奶奶来或许会和她们玩得融洽,但陆容妤这人,五大三粗,欣赏不来这高雅的东西,又怕说多错多,一不小心露了陷。 
且照那请帖上说,今日聚会的主旨为赏鉴卞京各大公子的笔墨。
陆容妤一听,眼皮子就快合上了。
谁知那无用的哥哥偏死死扒拉着她的门框,直言她若不去,他就在她偏厅铺张床,日日夜夜跟她讲述他从小到大丰富的情史。
陆彦疏这花蝴蝶的情史比老太婆的裹脚布还要臭还要长,陆容妤怕听了折寿,拔腿就走,又见那人***似钉在了她的榻子上,并未有半点挪动的意思。
她停下了脚步,微微挑起了眉,俏丽中含了些微妩媚的眉眼依稀与榻上那人有些相似。
“哥哥不去?”
陆彦疏叹了口气,“妹妹啊……”
……
故事果不其然,又臭又长,长话短说便是,今日茶楼设宴的主人是陆彦疏年轻时的旧***王诗韵,两人不欢而散后,陆彦疏郁郁寡欢了好一阵,那旧***倒是迅速和郭家公子定了亲,今日赏的画其中就有陆彦疏和那郭公子的。
陆彦疏道,那男人是京中出了名的注于丹青,他怕自己的画被比得太惨,场面太难看,这才说什么都要陆容妤去茶楼替他撑撑场面,反正她初初回京,也无人知晓她是陆彦疏的妹妹。
……
饶是早先就对陆彦疏那花蝴蝶的画画水平不抱什么希望,倒……也没想到会这么差。
半米长的画卷上,近一半像是打翻了墨盘,而另一半像是打翻了墨盘之后被人按在画卷上狠狠摩擦出来的痕迹。
陆容妤倒吸了一口冷气,强行挤出几丝笑意。
“陆公子这画可真是妙啊!将山水蕴于墨染,将竹叶隐于红霞,表现了陆公子清高孤傲、正直廉洁的气概,不愧是才子陆彦疏呢!”
话音刚落,寂静的翠玉厢便传开了叽叽喳喳的议论声。疑惑间,听着旁的姑娘好心提醒道,“可这画的题目是龙。”
……
好哥哥,好样的!
陆容妤扯了扯嘴角,“哈哈,是龙啊,细看之下……也挺传神……”
说时,旁围观的姑娘之中有人嗤笑一声,“要我看啊,比起这四不像的画作,还是郭公子的画巧夺天工,耐人琢磨呢!”
论骂人,陆容妤表示——没赢过。
只见她不急不缓地回了身,灼灼目光落在了人群中面色不善的女子身上:
“小姐也是大家闺秀,自当该明白谈吐有度一词的含义。今日既是赏画,那褒贬不一的看法自然就多了,赏画,自当包容不同的看法,照小姐这么说,不喜欢的东西就是四不像,那我是不是可以说,小姐也长得四不像呢?”
少女一身粉衫,生得娇俏玲珑,含着一口软糯的江南口音,声音不大不小,却堵得方才出声的女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那小姐本只是想借着捧郭公子的画来讨好王诗韵,谁知对头竟是个如此伶牙俐齿的,这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侧眼看去,王诗韵的面色已然变差,她慌不择路,红着脸连声斥道,“你这人,说话好不讲道理!”
说时,便欲伸手来抓陆容妤的头发,倒是未得碰到,便觉腕上一痛。
“我们家公子想见见小姐,劳烦小姐随在下走一趟。”那是个生得板正的男子,面上神色一如手上动作一样冰冷无情。
……
茶楼内部装饰得简单、雅致,却不失奢华。玉靴踏在实木的楼梯上,发出清脆响声。
陆容妤昂起头打量了三楼模样,廊挂夜明珠,垂幔勾金丝,一间间雅厢有致排开。
听采兰说,这望江茶楼的三楼都是些大人物议事之处,平日断不可踏足,这会瞅着,倒是和下面无什么差别。
她提着***“噔噔”往上添了两步,“大哥,是何人寻我呀?可是我哥哥?”
那人目不斜视、面无表情,一副白生了张嘴的死样子。
陆容妤便当他默认了。
至回廊偏角的雅厢门口,那人敲了敲门,再推门而入,“公子,人来了。”
“哥——”
对上雅厢里冷艳陌生的脸,陆容妤止住了脚步,将将要吐出的“哥”字在嗓子眼打了个转,悠悠再接了下去:
“哥——咯叽咯叽咯叽,阿姨洗铁路~”
斜倚榻子上的男人睁了眼,幽邃的瞳底头一回覆上了些许迷惑。

小编推荐理由

***沙雕走花路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