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师兄求别撩(叶既白柳迁)

竹马师兄求别撩(叶既白柳迁)

导读:叶既白柳迁小说————竹马师兄求别撩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归远少爷所著,讲述了叶既白是道门名士之子,也是正道修士眼中千夫所指万人唾弃的混账,弑父判逃,罪大恶极。三年后,极乐宫杀手

小说介绍

叶既白柳迁小说————竹马师兄求别撩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归远少爷所著,讲述了叶既白是道门名士之子,也是正道修士眼中千夫所指万人唾弃的混账,弑父判逃,罪大恶极。三年后,极乐宫杀手

叶既白柳迁小说简介

月上重楼,高坐于枯枝之上的青年赫然惊醒

叶既白摘下覆了半张脸的冷银面具,露出下面那张眉目如画的容貌,飞雾流烟的浅色琉璃眸,其色如艳鬼,夺人心魄,又携三分萧萧疏疏的冷肃孤寂

片刻,他又将面具戴了回去

他已做了三年极乐宫的杀手,自称白叶,面具也戴了三年

今夜他又做了这三年来如附骨之疽般的梦,修道之人鲜少有梦,他却乱梦不止,是过往经年的回忆

竹马师兄求别撩叶既白柳迁全文阅读

若将道门邪修排出榜单,居于首位的必是昔年弑师灭族的妖人简尧,而他叶既白仅次于那位叱咤风云的前辈,在道门讨伐之邪修中占据一席之地

与妖修勾结,杀害生父,叛离宗门,可谓声名狼藉。

一枚传信符打断了他少有的悲春伤秋,叶既白伸出手,纤白的指尖轻触似火符文,那是一个懒懒的声音,掺着三分混不吝的熟稔。

“赶紧给闵爷滚回来。”5

——

西都城外山峦层叠,薄月之下,城边伫立一座巍峨殿宇,灯火通明映照周遭似白昼,殿前悬赤色鎏金匾额——极乐宫

人妖皆往来的销金窟,脂粉与香醇酒意糅合出堕落颓靡的烟火气。

叶既白坦然穿过鱼龙混杂的前堂,泛着冷光的银面具掩住上半边脸,银质护腕扣着玄色袖口,黑衣劲装,飒爽利落

极乐宫乃极乐之地,来此者一是寻花问柳,二是买凶杀人。

直到内堂雅间门前,叶既白推开门。

人未进,声先至——是稍显慵懒又带轻浮的笑音:“有事找我?”

堂内,歪在贵妃榻上的男子抬起脸来,张扬而又极具侵略性的俊美,墨发松松垮垮地系了条发带,红袍似火,衣袂祥云似流金,手持一支紫玉烟杆,挂着琉璃坠子

闵河面无表情瞥了眼那碍眼的面具,张口便道:“无事,退下吧。”

叶既白微挑眉,转身就欲走

闵河咬牙:“……”

心里很堵,但还是要叫住他。

闵河叹了口气,语气十分不情愿:“有人买柳扶疏的命。”

听见柳扶疏三个字,叶既白的脚步倏尔顿住,唇边的笑意也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眼底幽深阴鸷

他开口,声音冷得要冻住烛火:“什么人?”

闵河一瞧他这般作态便气不打一处来,恨铁不成钢:“小叶子,闵爷当年就劝过你,莫强求。”1

叶既白敛下眼,又问了一遍:“什么人?”

闵河深吸口气,“几个老杂毛,你心尖尖上的那位师兄宰了人家蹲守数日的蛛妖,这生意闵爷没接,但那几个老杂毛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买了柳扶疏那俩小徒弟的行踪。”2

叶既白颔首。

懂了,柿子挑软的捏。

知晓前因后果,叶既白面若寒霜的神色才稍有缓和,似笑非笑地哼了声:“我买那几个杂碎的命。”

闵河哈了一声,“拿什么买?小模样不错,给大爷我暖床?”

叶既白适时地表现一下娇羞,轻声慢语:“我买的,自己杀,行不行?”7

“以职务之便谋取私利?”闵河端着烟杆倚回软塌,又笑了一声,“你那师兄手眼通天,叶既白,何须你多管闲事?……罢,做得干净些,莫叫人发现了。”

这便是允了。

叶既白转身出去,走出丝竹袅袅的极乐宫,望向夜色下的山峦叠影,耳边却回响着闵河的话。

——“叶既白,何须你多管闲事?”

叶既白低低地笑了声,许久不曾听人唤过那个名字了。

叶既白——青恒宗无玦道人的独子,无法无天骄狂成性的小少爷。

如今想来,那些被弥散在过往中的潇洒恣意,早在还他放下佩剑琢泉时,便如聚散不定的流云般飘远了

再难寻回。

——

三日后,燕川城外,细雨淋湿夜幕,空旷之地,十数个身着道袍之人将两名少年围困其间

道袍人并非人,而是妖修。

其中一个顶着鬣狗脑袋的声音粗哑笑道:“传信符递出去了?想来清云子很快便会赶来,那你们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持剑的白衣少年面色冷然,有意护在青衣少年身前,不欲多言,刚欲动剑,却被一声悠缓的轻笑打断:“狗嘴里吐不出象牙。”5

一众妖修:“……”

两个少年面面相觑:“……”

还……挺应景。

御扇而来的人全身裹在猎猎黑袍内,头戴兜帽,足下落地后那柄***折扇迅速化为正常大小,被一只纤白劲瘦的手接住,漆黑扇骨,镶金描边,扇骨尾端坠着墨色竹节玉。

竹马师兄求别撩免费阅读

青年踏雨而来,稍抬起脸,露出银冷面具,左额处还刻着纤细柳叶纹路。

叶既白瞥了眼两个稍显狼狈满身湿漉的少年,暗叹来晚一步。

倒不是令他们受了苦,而是没拦住那道传信符。

狗头道人幽绿的眼里迸射狠戾,当即怒叱:“你是何人?!识相的快些滚!”

“鄙人白叶,特来此……”与青年彬彬有礼的笑音不同,他一捻扇骨,下一刻原地已无其身形,折扇边缘突现锋利细刺,划开狗头道人布满黑毛的脖颈,浓郁腥臊的鲜血融入落雨,“……取你狗命。”

如此迅疾地折损一人,妖修们皆难以置信,不知是谁颤巍巍地道了句:“银面玄扇,是极乐宫的白叶!”

极乐宫杀手白叶,只接杀邪修的单,前年便在道门中声名鹊起。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晚辈青恒宗苏子川!”白衣少年喝了一句,便欲持剑上前帮忙。

“啊,清云子首徒,久仰久仰。”叶既白敷衍的不能再敷衍,却实在心情微妙

相见不相识大抵便是如此,当年苏子川可是实打实地厌恶极了他。

眨眼间,叶既白俨然镇定且冷静地又宰了个妖修,声音透着不易察觉的戏谑:“老实呆着,少来碍手碍脚。”

苏子川没料到此人这般张狂,一时懵住,竟没了动作。

瞬息之间便折损在叶既白手中两人,面覆鱼鳞的鱼唇道人高声道:“启动阵法!快!”

妖修当即四散开,双手结印,白光乍起,地面浮现一道道刺目光路,瞬时组合成巨***阵。

鱼唇道人狰狞冷笑:“这原本是给柳扶疏准备的,既然你找死,那就先送你上路!”

叶既白不慌不忙,合扇挥开细密如雨的虚幻剑影,也不忘嗤笑:“丢人现眼。”

退攻为守,叶既白甩出手中折扇,巧妙避开重重剑光,径直穿透法阵,继而刺穿鱼唇道人的喉咙。

鱼唇道人反应不及喉咙便已多了个血窟窿,生机尽绝。

尚未稳定的阵法瞬间出现破绽,叶既白抓准机会,一手拎一人将两个少年丢出去,亦因此被剑影洞穿左肩,撕裂血肉筋骨的疼,他也不过是微不可闻地闷哼一声。

杀意亦在此刻,如雷云般翻涌。

两个少年被以极其狼狈的姿态丢出阵法,抬头便瞧见黑袍青年被刺穿的左肩,当即面色均是一变

——极乐宫的杀手要杀妖修,为何要救他们?

苏子川有些疑惑,总觉着面前之人莫名熟悉,可无论怎么瞧,又陌生至极。

叶既白偏首瞧了眼受伤的左肩,轻描淡写地抬手召回折扇,苍白的唇翕动着嘀咕:“受伤了啊……真他妈亏死了。”4

强横灵力席卷而开,刹那狂风吹散落雨。

叶既白将剑指横于胸前,身后便凝聚出一柄虚幻剑影,似流动金液,足有一丈高,可称烁玉流金,翠色枝叶眨眼因高温而枯黄衰败,烘干淋漓细雨。

猎猎劲风将叶既白的兜帽吹开,墨黑长发束起的马尾瞬时随风散开。

剑意精纯却携森冷杀机,叶既白缓缓伸出手,白到近乎透明的手指向虚空中一点,虚幻剑影便刹那分为数道环绕其身侧,又化身流影向四面八方疾速掠去,破开阵法中的万剑虚影,生生将控阵妖修刺穿。

以最为蛮横的方式破阵后,令人眼花缭乱的剑影尽数消散,将站在阵中的黑袍青年显露出来。

细雨重新落于被灵力炙烤过的焦土上。

“这点本事,也好意思设计害人。”叶既白嗤笑,伸手一招,妖修尸身中便有光影纷纷被他攥在掌心——是妖丹。

死去的妖修纷纷变回原型,始终站如青松的叶既白忽而晃了晃,彻底支持不住,捂着左肩轰然跪地,冷汗顺着银面具内侧淌下,薄唇俨然毫无血色,疼得双手不断轻颤。

苏子川二人愣愣瞧着那漫不经心的青年眨眼间灭了大批妖修,其凶悍程度直逼曾被视为神祗的自家师父,还不等上前道谢,人便先倒了下去。

“白叶前辈!晚辈青恒宗叶子玉。”青衣少年犹豫着上前几步,声音似细雨温润,“您……没事吧?”

叶既白跪在雨中,身下混着血的水泊被夜幕掩盖,那一剑不仅伤了血肉筋骨,甚至波及脏腑,他又强撑调动灵力大杀四方,如今体内灵力混乱冲击经脉。

简而言之,很糟。

“小伤小伤,不妨事。”他缓了口气,硬撑着自己站起来,淋了雨的鬓角黑发温驯贴覆着,却无暇顾及自己此刻的狼狈。

叶既白很急,急着离开。

这俩崽子先前送出了传信符,那人应在附近,势必会立即赶来。

而他还没做好与那人见面的准备。

“哎——前辈?”叶子玉开口唤了一声,叶既白却拖着沉重脚步不曾停歇。

还未走出三步,叶既白便被迫停下脚步,御剑行来的白衣青年翩然而落,长剑化为他手中玉骨伞,气质干净,温和中透着似有若无的疏离,点漆双眸尽是淡而无味的平静,墨发半披身后,夜雨之下,遗世独立

叶既白脑子一空,在心中无声且惆怅地骂了句——干!

小编推荐理由

竹马师兄求别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