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纪宣灵云幼清)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纪宣灵云幼清)

导读:纪宣灵云幼清小说————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噤若寒单所著,讲述了纪宣灵重生在了明和九年。这一年,他与摄政王势如水火,朝堂上两派人斗得热火朝天。但谁也不知道,这位摄政

小说介绍

纪宣灵云幼清小说————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噤若寒单所著,讲述了纪宣灵重生在了明和九年。这一年,他与摄政王势如水火,朝堂上两派人斗得热火朝天。但谁也不知道,这位摄政

纪宣灵云幼清小说简介

天色微明,晨间的湿气尚未完全褪去,沾了露水的花骨朵争相吐蕊,呈现出将开未开的姿态。
外头传来不知什么鸟的清啼,一声接一声,唤醒了沉睡中的纪宣灵。
他向来浅眠,睡醒后如此头昏脑涨倒是头一回。
纪宣灵撑着床榻坐了起来,脑袋仍是一阵阵的疼。正准备唤人进来服侍,看到周遭的摆设后,心里却“咯噔”一下,霎时警觉起来。
他昨晚分明在摄政王府悼念皇叔,怎会突然到行宫里来?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全文阅读

不及他深思,身侧突然传来另一个人轻声细吟倒吸凉气的声音。纪宣灵惊恐地扭过头去,这才发现被褥里居然还躺了一个人!
惊吓太多,纪宣灵险些忘了该如何思考,只能僵坐着看眼前的人艰难爬起。
被褥滑落下来,披散着头发的美人香肩半露,细白的皮肤上尽是些不可言说的痕迹。纪宣灵看得出了神,直到美人抬头露出微红的眼眸,这才慌忙闭上了眼。
这个梦居然还没做完。
纪宣灵想。
且这梦实在太过美好,好得教人不愿醒来。
他甚至在这场梦里,有些情不自禁了。
按下心中翻涌的情绪,纪宣灵睁开眼与之对视。
四目相对,他心情复杂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皇叔。”
听到这个称呼,云幼清整个身子颤了一下,仓惶地从凌乱的床榻上寻了件衣物披上,遮住浑身的暧昧。他试图越过纪宣灵逃离这令人尴尬的地方,岂料刚一动作,便因腰间的酸软又跌了回来。
纪宣灵眼疾手快将人接住,一声“皇叔”还未出口,怀里的人便如见了洪水猛兽般推开了他,随后一个清脆无比的耳光落到他金尊玉贵的脸上。
“啪!”
响亮的一声显得空旷的寝殿更为寂静了。
真疼啊,纪宣灵捂住了刚刚被扇的地方。
这竟然不是梦。
他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半晌,企图找出一丝破绽,可怎么看,这都是他已故六年皇叔的模样。
“陛下自重。”大约是他的目光太过灼热,云幼清不甚自在的撇过脸去,说话的声音略有些喑哑。
他没有心情计较自己打了当朝天子一巴掌究竟是什么罪过,毕竟摄政王与陛下不和,表面君臣,上下皆知。
大不敬的事,他做的多了去了。
纪宣灵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口中干涩,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殿外的鸟雀欢快的叫了两声,衬得沉默的二人更为尴尬了。
正在这时,内侍总管陈岁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在殿外响起:“陛下,车马仪仗已经备好,右相差人来问,何时启程回京?”
行宫,右相,早已告老还乡的陈岁,还有他死而复生的皇叔。最后再加上昨晚隐约听见的宫宴丝竹声……
纪宣灵瞬间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眼浑身僵硬的云幼清,随口将人打发出去,“天色尚早,一个时辰后再出发。另外,今日不必让人来伺候了。”
云幼清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不说他现在这副模样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光是摄政王与陛下同塌而眠这件事,就已经足够让人惊悚了。
他不怕得罪纪宣灵,但他怕被人瞧见。
云幼清定了定心神,冷静开口:“陛下,昨日之事,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可……”纪宣灵意识回笼后,已然忆起昨晚的事,云幼清那时的状态,分明是被人下了药。
“陛下!”云幼清厉声打断他,再次强调,“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纪宣灵敛眸压下眼底的阴鸷,应道:“皇叔说没有,那便没有吧。”
云幼清一时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竟从纪宣灵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委屈。仿佛他就是个吃干抹净后,翻脸不认人的负心汉。
纪宣灵一言不发的看着人捡起衣服穿好,不经意瞥见了云幼清耳根一抹绯红,再回想一下昨夜的销魂滋味……他扯起嘴角,一瞬间心情大好,倒也不是那么难过了。
穿戴完毕,云幼清强忍着不自在,脚步踉跄下了床。刚一站定,便有什么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云幼清再度僵住,咬着牙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这该死的小兔崽子,居然……弄***了。
他走得急切,再有几步,就该走出寝殿了。正当他准备开门的时候,纪宣灵忽然赤脚跑下床榻,扬声把人叫住,“皇叔!”
云幼清停下脚步,并不回头,“陛下还有何事?”
纪宣灵:“想问问皇叔,今夕是何年了?”
这个问题听上去有些莫名其妙,但云幼清还是答了,他道:“明和九年。”
云幼清离开后,纪宣灵独自站在原地发愣片刻,随后倏地仰头大笑起来。
明和九年。
他竟是回到了六年前。
这一年,他与云幼清势如水火,朝堂上党派林立,纷争不断。
也是在这一年,云幼清举着谋反的大旗,替他肃清朝野,最后慷慨赴死。

纪宣灵云幼清免费阅读

云幼清并非纪氏皇族之人,纪宣灵叫他皇叔,不过是初登大宝时年岁尚小,一切都要仰仗他这个摄政王,朝中那些保皇派的旧臣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弑君篡位了,为表亲近,这才让纪宣灵以“皇叔”相称。
实际上,云幼清也不过虚长他八岁而已。
他如今一十九,再有一年便可加冠,虽已亲政,于朝堂上却并不十分如意。加上云幼清手握兵权,多年来南征北战,功高震主,这个皇帝当的,可以说十分憋屈了。
昨日行宫大宴,是纪宣灵特地为战胜归来的摄政王接风洗尘所设。
只是,这宴席上的变故着实多了些。
摄政王被下药这样的大事,纪宣灵前世竟是一无所知。此事大抵是云幼清自己瞒了下来,但不提他为何瞒下此事,仅背后之人能悄无声息地同时瞒过他和云幼清,在人多眼杂的宴席上对摄政王出手这一点,就不只是胆大包天这么简单了。
纪宣灵眼底晦暗不明,敛眸沉思片刻,对着空旷的寝殿张口唤道:“甲辰。”
话音落下,殿内竟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口称“主上”。
“查清楚,昨晚是谁给摄政王下的药。”
“是。”
黑衣人领了命,一个字也不曾多问,即刻便离开了。
纪宣灵随手撩开衣袖,看着干干净净的左臂,终于有了些真实感,心中开始止不住的狂喜。
他的皇叔还活着。
还有近一年的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
_
一个时辰后,纪宣灵坐上了回宫的御辇,仗着外头人瞧不见,整个人惬意地斜倚在铺好的软塌上,却迟迟不曾下令出发。
“陛下,右相来了。”陈岁在外面提醒道。
纪宣灵耳朵微动,已然听到了脚步声。来者不止右相一人,他稍稍坐直了些,先发制人道:“乐正大人来了?近日天气闷热,朕这里有些冰镇的瓜果,可要尝几块消消暑?”
众臣憋着闷,心道原来您知道天热呀!
偏一个个敢怒不敢言,只有右相一身凛然正气,不为所动,“还请陛下尽快下令启程,以免误了回京的时辰。”
御辇中的陛下只当没听见,轻拂衣袖,拈了颗葡萄在手里,问道:“皇叔何在?”
在场的大臣们听他忽然问及摄政王,一时心思各异。陛下这两年已经隐隐有了与之抗衡之力,今次莫非终于按捺不住要同摄政王撕破脸皮了不成?
不过枪打出头鸟,既然右相已经在前面顶着了,他们还是能闭嘴就闭嘴的好。
乐正均在朝中是出了名的耿直忠正,陛下既问了,他便如实的答了,“摄政王身为三军统帅,自然应该同军队在军营驻扎。”
“朕欲请皇叔今日一同回京,右相以为如何?”
云幼清明日便会回京,早一天晚一天并无区别,只是纪宣灵突然如此迫不及待,态度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因这一句话,外头一时鸦雀无声。谁知纪宣灵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朕同你们开个玩笑,京中百姓可还等着皇叔班师回朝,好趁此机会一睹尊容呢。”
摄政王战神的威名远扬,但远不如他是个容貌倾城的大美人这件事来得令人感兴趣。
然而云幼清最烦别人拿他的相貌说事。
众人脸上皆面无表情,心里却已纷纷叫嚣着:陛下是不是马上要跟摄政王打起来了?
纪宣灵可不管他们在想什么,里面不少人只怕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他掀开眼皮,手指点了点御辇里的桌案,开口唤了陈岁一声:“阿翁,回去吧。”
从始至终波澜不惊的陈岁手中拂尘一甩,高声喊道:“起驾——”
随行的大臣们各自回到队伍里,车马仪仗这才缓缓动了起来。
途中有小太监进出送了两趟水果点心,谁也没注意到,他们的陛下已经悄悄溜了下来,往行宫外的军营飞驰而去。
纪宣灵这次出来身边只带了甲辰,不过谁让他才把人遣出去办事,现下只好自己一个人摸到中军帐中来了。
云幼清治军严明,即便是在临近京畿的行宫郊外,守卫和巡逻也不曾有丝毫懈怠。他能躲过重重守卫来到这里,着实费了番功夫。
甫一接近营帐,里面便传来了细碎的水声,似乎是有人在洗澡。
纪宣灵坏心眼地故意弄出了点动静。
“谁?”
云幼清立时便发觉了,回头喝了一声,紧接着迅速扯过衣服披上,从简陋的屏风后出来时,手里已经提了把剑。
躲在暗处的纪宣灵有种要被他凌厉目光穿透的错觉,没等他家皇叔提剑刺过来,便主动现了身。
云幼清脚步一顿。
只见纪宣灵脸上露出一丝讨好的笑,眼神不经意往他腰上瞟去,“我来看看皇叔是否安好。”

小编推荐理由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