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纪宣灵云幼清)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纪宣灵云幼清)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纪宣灵云幼清,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纪宣灵重生在了明和九年。这一年,他与摄政王势如水火,朝堂上两派人斗得热火朝天。但谁也不知道,这位摄政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纪宣灵云幼清,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纪宣灵重生在了明和九年。这一年,他与摄政王势如水火,朝堂上两派人斗得热火朝天。但谁也不知道,这位摄政

纪宣灵云幼清内容介绍

云幼清戒备地看着他,手中的剑又攥紧了几分。
“皇叔……”纪宣灵欲上前向他解释,谁知刚一动,冰冷的剑锋便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他这是……被嫌弃了?
纪宣灵收回想去拉他的手,掩去失落,倏地扯起嘴角道:“一夜夫妻百日恩,皇叔,你这般是否太无情了些。”
说着,意有所指地垂眸看了眼颈边的长剑。

纪宣灵云幼清全文阅读

云幼清被他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胆色气得发抖,又将手中长剑往前送了送。
“你来做甚?”
这柄长剑跟随他多年,锋利无比,削铁如泥。纪宣灵好死不死的往前凑了凑,瞬间便见了血。
“方才不是说了吗,我是来看望皇叔的。”纪宣灵拨开剑锋,脸上一片无辜。他伸手在脖颈刺痛之处轻轻触碰了一下,看着指尖的血色,控诉道:“皇叔好狠的心呐。”
云幼清盯着他的伤口看了会儿,知晓并无大碍后冷笑一声,“总归是死不了的。”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收了剑。
云幼清头发淌着水,晕湿了身上松散的中衣,转过身去放剑的时候,隐隐约约能看见里头绷直的后背。
风景独好。
纪宣灵狭长的双眸微敛,***了下唇,想起昨晚皇叔在自己背后留下的累累战果。
“陛下不该来此。”云幼清道。
纪宣灵对他这副冷漠的态度习以为常,也不争辩,反而腆着脸上前替他披上了外袍。
“我与皇叔,许久未见了。”
云幼清被他黏糊又直白的目光盯得不自在起来,只好又退了退,别过脸去,“不过小半年而已。”
纪宣灵笑着应道:“是,小半年,近六个月。”
与他而言,也已六年了。
六年里,终日思君梦不得,他还以为是自己被皇叔厌弃了,所以连在梦里见一面都是奢侈。谁知老天竟给他准备了一个如此大的惊喜。
可惜的是,他的感慨万千,云幼清丝毫没有感觉到。
他只关心纪宣灵什么时候离开。
“此地离京足有三四个时辰的路程,臣即刻派人护送陛下回去,免得右相和诸位大人担心。”
若乐正均知道陛下在他这里,只怕更要怀疑他图谋不轨,有弑君篡位之心了。
这会儿倒是开始称臣了。
纪宣灵好笑地摇摇头,随后得意道:“他们不知道我来了这里。”
他再度逼近,直把人逼到营帐简陋的床榻边,然后缓缓扣住云幼清的手。明明一副气势逼人的样子,说话却如同一只向主人摇尾示好的狗崽子:“皇叔,我好想你,你别赶我走了好不好?”
云幼清面色复杂。
自两年前他和纪宣灵因围场刺杀一事彻底撕破脸皮后,就再也不曾见过纪宣灵这般撒娇的情态了。
云幼清想起了昨晚不堪的回忆,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若陛下是因昨晚的事而感到愧疚,大可不必如此,只当一场意外忘了便是。”
“忘了?”
纪宣灵眼底骤然现出一丝狠厉之色,虽有克制,但只那一眼便足够叫云幼清心惊了。
那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眼神。
他不在的这半年里,纪宣灵竟成长得如此之快?
云幼清惊讶片刻,迅速接受了这一点,隐约还有几分欣慰。
纪宣灵眼神变化太快,一眨眼又变回了乖巧的狗崽子。
他低头替坐在床榻上的人拢了拢衣襟,手指抚上他的脸颊,低声道:“可我忘不掉了,皇叔。我会一辈子记得的。”
云幼清心神一震,猛然拍开他的手,再次冷静地强调说:“那只是个意外。”
从今晨起,他便一口一个意外,叫人自重,想当这件事不存在。
纪宣灵那时自觉做了错事,自然说什么是什么,如今醒过神来,想明白了事情始末,再叫他放手,已然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此事不急在一时。
他有的是耐心慢慢来。
纪宣灵也不恼,笑了下,说:“皇叔没有一剑杀了我,说明心里还是有我的。”
“你……”
“再者——”纪宣灵打断他,“是意外还是人为,现在还尚未分明。”
这话便是要查的意思了。
云幼清神色不变,倒是多看了他几眼,只是最后仍旧回到了赶他走这件事上。
“陛下既是来看我的,如今看完也该早些离开了。”
他一心想让人离开,纪宣灵却一门心思,打定了主意要留下。比云幼清还要高上一两寸的个子,硬是耍赖般将其扑倒在床上,“我想跟皇叔待在一起。”
只有看着他,确认人就在眼前,纪宣灵才觉得安心。
“还是说,这里有什么机密是不能让朕知道的?”
这是二人重逢后,纪宣灵第一次以“朕”来自称。
明和九年朔雪寒风中的那场兵变,显然蓄谋已久。说不定,此刻的云幼清已经有了这个想法。 
他试图从云幼清的眼里看出些什么端倪,却听他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说罢,顿了顿,看着二人略显亲密的***,又道:“另外,还请陛下自重。”
纪宣灵把人搂住,调笑着说:“皇叔不觉得现在说这句话有些晚了吗?”
该做的不该的,他昨夜半梦半醒间都做了。
正得意之际,一道劲风忽的朝他下三路袭去,纪宣灵下意识躲了一下,局势顷刻间翻转。
位置颠倒,云幼清的长剑又一次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陛下这回可要小心些,别又不小心碰着了,旧伤添新伤。”
纪宣灵老实躺平,不敢再动。
他这位皇叔当了多年的摄政王,又向来以长辈身份自居,真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时候,看他跟看狗崽子没什么两样。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纪宣灵云幼清免费阅读

“要留下,那便听我的。”云幼清冷冷地看着他道。
-
做完让纪宣灵留下这个决定后没多久,素来杀伐果断的摄政王便后悔了。
仅半年未见,他就好像不认识纪宣灵了似的。
午间,他的副将龙武军参军曹俭到营帐中来时,话还没说两句,便听得一阵哐啷啷东西掉在地上的声响。
“谁?”曹俭拔剑转身,警惕的姿态同云幼清如出一辙。
云幼清久违地感到了头疼。
他早该知道纪宣灵不会乖乖听话。
“王……王爷……”曹俭看了看屏风的方向,又看了看自家王爷的脸色,欲言又止。
没记错的话,那后面似乎是王爷的床榻……
“大约是东西没放好,不用管。”云幼清随意找了个借口,同时朝屏风后递了个警告的眼神。他这一派从容的样子令曹俭深信不疑,很快便收了兵器同他谢罪。
屏风后霸占了床榻的纪宣灵撇撇嘴,好没意思地收了神通。
方才云幼清答应让他留下,提出的唯一一个条件就是不能叫任何人知道他在这里。只是这种偷偷摸摸的***感,反而叫纪宣灵更想做些什么。
可惜,云幼清的反应就和他预料中一样的冷静。
龙武军是打了胜仗回来的,这时候能商讨的无非是论功行赏,还有一些后续的繁琐杂事。
“这些事,按以往的规矩来办即可,至于论功行赏,明日见了陛下,本王会据实相告的。”云幼清两三句将他可能会问的都说清楚,挥挥手便打算让人下去。
曹俭愣了愣,恍惚记得自己似乎有件重要的事情要问,谁料才一张嘴,就又被打断了。
云幼清忽然问他:“曹俭你跟随本王已有十多年了吧。”
“回王爷,十二年。”曹俭立即道。
云幼清微微颔首,“参军一职到底品级低了些,以你的才干,到底是埋没了。明日本王会向陛下替你请功,这么多年,你这品级也该升一升了。”
升什么升,朕不同意!
后面一直竖着耳朵的纪宣灵不高兴地想。
曹俭受宠若惊,却没有想象中那么惊喜,反而一脸为难,最后“嘭”的跪到地上,坚定道:“曹俭的命是云家的,必定事事以王爷为先,绝不可能就这样离开。何况王爷身边不能没有人。”
纪宣灵更不高兴了。
说的好像皇叔没了他就不行了一样。
他主意变得飞快,这会儿又想着要将这人升迁得远远的了。
当然,也就是想想。别说这个时候的他权利处处受制,便是有绝对的权利,也不该这样意气用事。
这是皇叔教他的。
凡事三思而后行。
那边曹俭咬了咬牙,又道:“即便要走,这最后一年,属下无论如何也要留着!”
最后一年?
纪宣灵心头一动,不怪他多想,实在是这个时间太过***。
曹俭是云幼清的心腹,他断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
还想再听下去的时候,云幼清按了按额头,将人打发了:“罢了,此事容后再议,你先下去吧。”
曹俭怏怏离开,纪宣灵终于能大大方方的从屏风后走出来,手里还抓着方才被他“不小心”弄到地上的竹简。
“我记得,曹将军似乎是皇叔的心腹,皇叔连他都瞒着,是要金屋藏娇不成?”
云幼清扫了一眼拆拆建建无数次的中军帐,“金屋?”
又用眼神指着纪宣灵,“藏娇?”
他嗤笑一声,总结道:“陛下的想法当真是清新脱俗。”
纪宣灵毫不在意,甚至不要脸地说:“我自然是愿意被皇叔藏着的。”
究竟是纪宣灵变得太快,还是他从未认识过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
云幼清不禁有些怀疑。
从前他们没有闹翻的时候,这孩子虽然也黏人,但绝不会这样的……没脸没皮。
“陛下只要别让臣为难就好。”云幼清淡淡道。
要让朝中那些保皇派的老顽固知道了,只怕又要以为是他故意将陛下扣下的,下一步说不定就是挥军攻入京畿,改朝换代了。
虽然往他头上扣的帽子多一顶不算多,但麻烦还是能少则少些的好。
入夜后,两人挤在云幼清不大的床榻上,纪宣灵规规矩矩的平躺着,双手交握于胸前,没有半点小动作。
云幼清略略松了口气。
他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镇定,至少,从今晨在纪宣灵龙塌上醒来后,内心就没再平静过了。
就好像,在某个时刻,某根弦忽然就断掉了一样。
一切都乱了套。
可纪宣灵似乎觉得这些还不够,子夜时又悄悄爬了起来。
云幼清一直闭眼假寐,听到动静后也不曾动作,直到唇角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
一触即离。
他听见纪宣灵在他耳边悄声低语:“皇叔,我走了。”
春日的夜里一片寂静,云幼清良久才敢睁开眼,失神望着漆黑的帐顶。
他这是……什么意思……

小编推荐理由

摄政王他揣了朕的崽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