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娇雀(双重生)(锦虞池衍)

枕边娇雀(双重生)(锦虞池衍)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锦虞池衍,枕边娇雀(双重生)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撸猫恋爱两不误,反派全体火葬场]上辈子,锦虞从娇宠公主沦为前朝余孽,被新帝传唤侍寝,锦虞不愿,以死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锦虞池衍,枕边娇雀(双重生)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撸猫恋爱两不误,反派全体火葬场]上辈子,锦虞从娇宠公主沦为前朝余孽,被新帝传唤侍寝,锦虞不愿,以死

锦虞池衍内容介绍

王帐内,琉璃灯盏在纱帷投下千回百转的光影。
案上的玉盏银器均被扫落在地,打斗的痕迹满目狼藉。
“你松开!”
锦虞狠狠一挣,无奈双手被那人反扣身后,只得半仰半坐在案面,动弹不得。
身子被迫这么一挺,绯衣下少女的绵软被描勒得妙曼起伏。

锦虞池衍全文阅读

锦虞羞愤,凝脂的脸蛋飞红:“流氓!无赖!登徒子!”
捏在手心的短匕突然被轻轻抽走,随后脖上一凉,锋刃已抵到了她细嫩的颈间。
锦虞倏地噤了声。
自己的护匕有多利,她不是不知道。
刀刃在那人手中缓缓移动,停在了离咽喉半寸处,迫得她更后仰了些许。
锦虞生怕被一割破了血脉,咽都不敢咽一下。
耳后有温热的呼吸传来。
他语气如谈论起居般轻巧:“嗯,接着骂。”
锦虞紧咬下唇,不敢再乱动了。
原先是想趁机手刀打晕他,谁晓得这人反应这么快,反手便将她制住,最后她人没逃出两步,还这般***跌在了案上。
更可气的是,身后那人彻头彻尾都坦然坐在那儿,在他面前,她宛如弱小的兔子,只有任他宰割的份。
她极力克制的慌颤显而易见。
只听那人声线慵然温沉:“现在知道怕了?”
但他似乎也只是吓唬她,说罢,便将匕首离了她肌肤几分。
没等锦虞舒口气,他手里的匕锋又落到了她侧肩,沿着衣帛,一寸一寸,欣赏般慢慢滑过。
锦虞心中一骇,这时,她的领襟被刀背略微挑开。
男人打量须臾,慢条斯理道:“鳞针丝绣。”
一听,锦虞心里咯噔了下。
她绯里衽口章绣花蔓,锦裳衣襈纹鸾凰金缘,那是东陵王族独有的绣线纹饰。
他能说出来,一定也能猜到她的身份。
锦虞也不藏掖,扭过头,眸底泛出恨意:“善恶报应,你们这□□恶残暴之辈,必受千夫所指!我定会手刃你们的!”
她微侧的脸庞娇红愠怒,那人略一静默,突然轻轻一笑,将短匕丢掷长案一角。
“不必性急,你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行刺。”
他的语气总是古井无波,连温度都不曾让人感受到一丝。
但锦虞偏就听出了挑衅的意思。
“你……放开我!”挣扎无果,锦虞讽道:“原来楚国的将领只会躲在背后,怕不是嘴脸丑恶,见不得人!”
锦虞骂完,就兀自冷哼回头,她气不过,就是想逞个口舌之快。
白白折腾一通,最后还得被抓回楚皇宫去,想到这儿,锦虞便觉脑袋发疼,眼前恍惚了下。
她一筹莫展,手腕上的力道却突然松了。
他放开了她。
锦虞一讷,反应极快,扬手探过短匕,随即自案上跃起。
她轻柔的身子霍然反身一旋,刀锋夺命,直直攻向身后人的颈部要害。
电光火石间,那人行云流水般一偏,仅凭两指之力,匕首竟就生生停在了他颈侧,再进不得半分。
腕上那只小小的玉瓷铃铛,伴了一缕剑风,从男人耳际轻轻擦过,荡漾清鸣。
锦虞墨睫一颤,深知自己绝非他对手,欲跳下案面脱身。
不承想,她右脚扭伤严重,先前还能强忍一时,这会儿她猛一踩地,脚踝骤然撕裂般剧痛。
“啊……”
锦虞眉头蹙紧,双唇一刹失了血色,腿一软,便不受控地跌仰下去。
镂金短匕“咣当”一声掉落在锦毯上。
玉骨***径直撞进了男人怀里。
腰间一紧,他顺势扣住了她。
锦虞疼得额间沁出了层薄薄的冷汗,一时忘了去分辨他是挟持,还是好心扶她一把。
总之,他们之间距离陡近。
他刚刚沐浴过,一身白袍,几丝微湿的发垂落胸前。
身上拂来淡淡的气息,如若帐外清冷渺茫的夜,雪落无声,孤清寂冷。
但他怀抱的温热,又像林间的微风暖雾,濯尽寒殇。
两相格格不入的极致,在他身上却毫不突兀。
心里又开始莫名涩涩的。
锦虞缓了缓呼吸,竭力压下这令她不***的感觉。
“投怀送抱?小姑娘,怎么尽学些不好的。”
男人疏懒的嗓音似笑非笑。
锦虞一惊,慌乱抬头,四目瞬息相对,她这才看清了眼前那人的样子。
他肤色冷白,眉骨深邃,一双桃花眼眸狭长,右眼尾有一点淡淡的泪痣。
双眸略略眯起时,浮露一丝惑人的迷离,满眼风流。
偏生那飞扬的剑眉如丝如雾,为这俊美的面容,平添了三分乖戾,几许轻狂。
男人垂眸凝视着她,浅褐瞳仁倒映出她的脸庞。
锦虞失神一瞬,很快便被满心的羞赧吞没,她绷着脸,扬手就要打他。
一出手,就被他捉住了手腕。
那一霎,瓷铃铛随之碰撞出清悦的声响。
玉珠子咣当,咣当……在他眼前悠悠摇晃。
他略掀眼皮,视线静静落在她白净的腕上。
乌墨不知何时回到了帐里,在锦毯上躺了好久,铃铛一响,它突然一下跳上长案。
一团白影从锦虞面前倏地飞蹿而过,她惊呼,眨眼的功夫,雕花手链便被它的爪子勾走了。
“哎……”
乌墨转身就跳上了软塌,窝在白貂里玩弄着她的瓷铃铛。
“喂!”这猫根本不搭理她,锦虞挣了挣右手腕,秀眸直瞪它的主人:“还我!”
男人瞟了眼软塌,眼底掠过一丝难以揣测的情绪,随即又消逝不见。
他不动声色,微挑薄唇:“唔,它喜欢你的东西。”
“你……”锦虞张了张嘴,气得说不出话。
亏她先前还觉得这一人一猫有几分别样,一定是上辈子同她有冤仇!
锦虞伸手去推他,他也没阻拦,任她挣扎,然而她却连站都站不起来。
坐在他腿上,她脑袋愈渐昏沉,呼吸弱了些,眼皮慢慢耷拉下来。
她好困……
从楚国皇城逃出来,到今日,她都没有好好睡过。
她本该在那安静的大殿,躺在烟罗帐下的雕花紫檀榻上,床垫以白玉制成,其上铺就鸾凤罗衾。
软玉枕上一觉醒来,便有宫人为她更衣梳妆,备好膳食茶点待她享用。
而今,她却是费尽心思地,在四处逃亡。
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锦虞僵了一夜的身躯慢慢地虚软了下来,周身的气息催人欲睡。
她好想靠一靠……
有那么一瞬间,锦虞竟恍惚觉得,窝在他怀里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仿佛一直以来她都是这么做的。
但也只是一瞬的错觉。
锦虞有些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枕边娇雀(双重生)锦虞池衍免费阅读

男人垂眼,便见少女双颊透粉,娇娇纯纯的,但再仔细瞧上一眼,会发觉那分明是灼烧般的异红。
而她身上,还残留着风雪夜裹携而来的寒凉。
从她手腕递来的热度逐渐滚烫,他顿了一顿,眸光微沉。
他唇角慢慢弯出一丝弧度,别有深意:“脸怎么红了?”
锦虞不***地呼出一口热气,皱皱眉,懒得骂他轻浮。
帐外突然有声音响起。
“将军——”
离而复归的元青继续高声唤道:“金吾卫谢统领求见——”
谢怀安?
乍一听,锦虞倏地睁开眼,瞳色***着红血丝,尽显惫态和局促。
男人精湛的目光掠她一眼,默了片刻,他无言,微凉的指腹落到她额际,抚过某处,轻轻一点。
锦虞眼皮忽沉,脑袋一重,便失去意识歪靠到他的胸膛睡了过去。
*
静夜深沉,飘雪载着北风,细细碎碎的,却又久落不尽。
中军大帐,谢怀安扶剑站立,他眉眼皱紧,焦急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干等在一侧。
迂久,他终于听到了动静。
“见过池将军!”
帐门外,金吾卫士兵齐齐跪膝叩首。
落地火炬分排两旁,燃烧的火焰不断吞噬着落下的雪粒,不时发出刺啦声。
只见不远处一人徐步走来,他只单单穿着那身云白软袍,长发肆意后披,便就是这般随意,流露出的那股不可一世,更叫人望而生畏。
后边的元青忙追上,将手里的雪银色狐毛大氅披到了他肩头。
而元佑快步上前,掀开中军帐的帘幔,请他入内。
谢怀安见了他,立刻上前两步,拱手行礼:“末将谢怀安,参见池将军。”
那人一言未发,不急不徐步至上首,一掠氅袍,在太师椅慵然靠坐了下来。
元青元佑一路跟随着他,替他沏了盏热茶后,退站到了侧后方。
听得一声淡淡的“嗯”,谢怀安这才直起腰背来。
他深知眼前之人,便是定南王池衍。
先帝唯一亲封的异姓王,也是楚国权倾朝野的大将军。
世人皆知,先帝在位时,池衍年不及弱冠,却已是朝中首屈一指的战将,智勇谋略,无人能及,而他所为一切,皆因先帝对他偏爱有加,更于他有恩。
而今的池衍战无不胜,说是令人闻风丧胆也不为过。
故而他不开口,谢怀安未敢先出声。
瓷盖撇拂盏沿发出轻响,只听那人语气平静:“何事。”
谢怀安应声,颔首道:“有东陵余孽藏匿附近,我等奉陛下之命追捕,唯恐逃犯潜入军营对将军不利,还请池将军允金吾卫搜查。”
“余孽?”
池衍眼尾无声一挑,那一点泪痣显得他的神情漫不经心。
他淡淡道:“看来谢统领初来乍到,对楚国律法还不甚了解,元青元佑。”
元青和元佑本是兄弟俩,前者眉清目秀,后者则粗犷些,两人如今二十左右的年纪,已参军多年,一直跟在池衍手下办事。
闻声,他们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元青上前一步,阐述道:“东陵人有罪当诛,无罪释放,但凡不愿归附者,依楚律均充配疆域,不论王室抑或庶民。”
接上这话,元佑看向谢怀安:“谢统领,东陵皇帝罪恶滔天,难当君主大业,死不足惜,但旁人皆是无辜,理应充军或放归,不知余孽何人,陛下可是另有打算?”
谢怀安微默,谨慎道:“金吾卫行事乃陛下授意,不便细说,望将军见谅。”
缓缓浅啜了口清茶,池衍放下杯盏,低敛的眸心渐邃:“那就不用说了,送客。”
他这就下了逐客令,谢怀安愕然,略一斟酌后道:“池将军,不将余孽带回去,金吾卫难以交差。”
淡睨他一眼,池衍意味深长:“本王军中没有该入牢狱之人。”
他神色冷淡散漫,又是薄薄一笑:“还是谢统领认为,我赤云骑将士们连区区罪犯都拿不下?”
他所言罪犯,而非余孽,似另有深意,但谢怀安来不及多想,即刻垂首:“末将绝无此意!”
“看来陛下有许多事,没能与本王说说,回去告诉他,待收服临淮,本王回京后定会寻他叙上一叙。”
他话语不愠不火,却又无形中散发凌厉。
显然他不欲再多言,谢怀安犹豫再三,只得行礼告退:“恕末将唐突,深夜叨扰池将军。”
*
池衍回到王帐时,玉枕上的少女还在静静沉睡。
帐内清亮的琉璃灯已经熄了,只有案上一盏烛火摇曳,床边的地上一只古环四足炉盆中,炭火燃着暖意。
烛影斜斜,覆映上她瓷白的脸蛋,睡着后的模样恬淡安静,不见一丝骄纵,倒是乖柔极了。
她纤细的素手露在外面,交叠搭在锦衾上。
池衍站在床榻旁,垂眸看了她一会儿,俯下身。
正想将她的手放到被褥里,小姑娘突然握住了他的手,抓得紧紧的。
池衍一顿,随后便听见她唇边溢出低低的呢喃,很模糊,但“父皇母后”的字眼依稀可辨。
手被她抓得很牢,肌肤递来冰凉,池衍稍有迟疑,最终还是在边上坐了下来。
旁侧的软塌传来响动,池衍循声瞥去,只见那一团雪白撅着臀。
他想到什么,轻唤了声:“乌墨。”
乌墨停了动作,异瞳对上男人不容置喙的视线,扭捏了下,它只好叼着手链,三两下跳到他膝上。
池衍取走它嘴上的手链,轻拍了下它白绒绒的脑袋。
薄唇含笑,低沉道了句:“小姑娘的东西都要抢。”
乌墨“噫呜”了声,扬着尾巴乖乖埋首在他腿上。
雕花手链躺在他右掌心,借着微渺的烛光,能瞧出那表面刻了一个“笙”字。
既是贴身之物,想来八成是姑娘家的小字。
池衍指腹缓缓抚过瓷铃铛,这只玉瓷铃铛乃不可多得的青瓷所制,镂空图案分明是他从未见过的纹路,却也不知怎么的,偏就有几分眼熟。
他鬼使神差般慢慢一摇,里头的玉珠子便荡出清吟。
就像是弹在了他的心弦上。
极短的一瞬,他的心跳被勾得一颤。
恍如有什么穿透过刀戈剑戟,从千里外的天涯遥遥传来,又缥缈散尽,只留了一场空泛的梦。
似一叶渐远的兰舟,望得见,却抓不住。
又是这种感觉……
池衍闭上眼,脑中便浮现出小姑娘的面容。
从她入帐那一刻起,从他听见第一声铃铛响时起,心上强烈的惆怅便萦绕不去。
“哥哥……”
身边一句轻轻的梦呓,池衍缓慢睁开眼睛,低下目光,淡淡扫去。
但见少女黛眉精致,纤长羽睫弧度柔美,温软的双唇微微抿着。
大抵是梦到了什么,她眉间的蹙痕久久不退。
他回想方才,眸色渐渐深幽,无法解释为何自己会对一只瓷铃铛有如此反应。
夜渐深,靠坐床边,他做了个梦。

小编推荐理由

枕边娇雀(双重生)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