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雕炸天(尤怜青邈羽)

仙女雕炸天(尤怜青邈羽)

导读:尤怜青邈羽小说————仙女雕炸天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酒心梅子糖所著,讲述了尤怜青来自万年后的修真界,不爱打架,就喜欢给灵体造新身体,还能点石成金。一朝回到弱肉强食的上古,当成

小说介绍

尤怜青邈羽小说————仙女雕炸天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酒心梅子糖所著,讲述了尤怜青来自万年后的修真界,不爱打架,就喜欢给灵体造新身体,还能点石成金。一朝回到弱肉强食的上古,当成

尤怜青邈羽小说简介

千万年修真岁月里,坤元界除了发展出现代社会文明,还把大家的肉身也一并提纯了。
修士们进化成了另一种生命形态:源灵。
摆脱了肉身的束缚,只留下本源灵能。
更容易修行,但也更为脆弱,如同没了壳的乌龟。
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一具“灵偶”寄居,一旦出现问题,即时更换。

仙女雕炸天全文阅读

从此熬夜修仙,再也不怕暴毙,奢侈点的,甚至还能享受天天换脸的快乐!
但是,并不是谁都有雕刻天赋,将源灵与灵偶融合,更需要特殊法门。
由此产生了一群特殊修士,专门负责这些事物。
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们为——
女娲娘娘。
*
“俺是女娲娘娘,负责您孩子的外形设计!”魁梧牛头人***兰花指,露出憨厚的笑。
“当然,女娲娘娘毕竟只是个职业,你也可以叫俺吴壮石。”
尤怜青站在一边,本来想装隐形人,奈何客户视线频频往她的方向来,她只好抬头,露出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好,我是实习女娲尤怜青。”
客户惊艳,赞叹道,“太优秀了,是贵公司作品?”
尤怜青的外形,哪怕在脸可以随便改的如今,也十分少见。
娇如昙花映水,色若烟云流霞,说不出哪特别,但就是看着***,就像三伏天一口冰西瓜,巴适。
虽然不是最近流行的简约抽象风,但有些美好永远不会过时,自打她一来,就成了公司活招牌。
但她并不希望客户误会,解释道:“不是,这是家母自带的传承数据,并不是公司作品。”
“咳咳咳,”老板***咳嗽:“本司同样擅长各种灵偶,高贵典雅奢华时尚,无论是长短还是软硬,都可以个性定制。
绝美感官,一体成型。享受至尊体验,只需三万灵石!”
“相信您的审美!”客户重重拍出一张灵石票,“不过我没有三万,这是我的预算。”
“三百??”吴壮石看清票上面额,倒吸一口凉气,“那有个人形就不错了。”
老板丝毫不因客户的寒酸而动容,火速掏出另一份契约,热情建议道:
“要不,小猫咪形态其实也挺不错,可爱又乖巧,费用还便宜。
标准模板活动价只要二九八,您甚至能省两块灵石坐公共飞梭。”
*
其实老板的提议中肯,价格也算良心。
但客户对猫肉垫过敏,最终还是选择人形。
要求倒是不高,“有人样”就行。
于是这活就落到了实习生尤怜青手里。
尤怜青忐忑:“我赋灵没问题,雕工...人家孩子是第一次,不合适吧?”
天地间自有法则,如今大家的寿命是长了,但相对的,生育率变得很低,新生灵芽已经十分少见。
这客户自己的灵模十分老旧,一看就是百年前的默认模板,这三百灵石指不定是他所有积蓄。
孩子降临世间第一遭,她新手上路,雕砸了可怎么办?
吴壮石在一边劝慰:“三百块,有人形就是赚到,有五官那就是超值,你还附赠一套高级赋灵体验,做成啥样都是功德。”
“说得对,”老板揽过吴壮石的肩膀,“我的首席灵偶师,这有个三万的单子,指望你出手呢。”
看到他们离去的背影,菜鸟尤怜青感到了深深的敬意,戳戳桌上的盆栽,她感慨。
“三万的大单子,太厉害了,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前辈那么优秀?”
“吨?”盆栽动了动,土里冒出片圆圆的叶子,晃来晃去。
尤怜青掏出一把灵石放到那片叶子上:“吞吞乖,等赚够灵石,给你换个有腿的身体。”
叶子一卷,灵石就消失在了盆栽里,小木灵快活地应了一声。“吨吨!”
接下来的日子,尤怜青开始疯狂工作,补习资料,每天改到很晚才回去。
有一天,她遇到了同样加班的吴壮石。
他埋头苦改,设绘机里,一个崭新的灵模正一点点成型。
“简约才能时尚大方,圆形正是这一季的主题!黑白是永远不褪色的经典,再来点复古的五角分割线...”
尤怜青站在他身边,一开始是怀揣着敬仰前辈风采的目的,结果越看越觉得这灵偶像蹴鞠,忍不住多嘴。
“那个,前辈,有一位大能曾说过,太过追求时尚容易走火入魔。咱们做灵偶设计,或许得适当考虑甲方审美...”
吴壮石一拍桌,红着眼咆哮:“甲方没有审美,他们懂个P时尚!”
尤怜青缩缩脖子,抱起她的小盆栽开溜。
后来,尤怜青再回想此时场景,心里也是十分后悔,她当时多什么嘴。
要是能再重来一次,她一定——
趁他没保存,直接关机!
*
一个月后。
经历了无数次惨烈的修改,尤怜青突然有所顿悟,不但完成了工作,还喜获客户的五星好评。
她心情甚好,于是跑去买了最近最红的占卜仙茶,给办公室每人带了一杯。
发到吴壮石的桌上时,却发现他没来。
仙茶碰到桌面,上方云烟翻滚,团成一个绿油油的“困”字。
老板嘬着茶路过,头顶飘着个“财”,心情似乎十分美妙。
就连发现吴壮石没来,他都一点不生气,笑眯眯地说:“哎呀,看来我们吴娘娘太困,又睡过头了。”
公司这个月应该赚了不少钱,看老板这高兴的。
众人交换了个眼色,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直到老板的传讯符亮起。
“老板大事不好,我被三万客户绑架啦!”
这声音,不是吴壮石又是谁。
老板震惊:“三万?你得罪了这么多客户?”
“三万块灵石的那个!”
那边的绑架者抢过传讯符,显然已经气疯了,“让你们给宝宝做灵偶,结果寄给我一个蹴鞠球!”
“等等!”眼看那边气得要杀人,老板捂住乾坤袋,痛苦大放血:“设计不满意没关系,灵石退一半给你,重新做还来得及!”

仙女雕炸天免费阅读

但是绑匪并不买账。
原来,他们家宝宝刚被寄到家门口,就被邻居误收,带去了浮空蹴鞠大赛,一路踢到联赛,足足踢了半个月。
也亏得球队菜,输得早。
绑匪哭道:“孩子到现在还不会叫爸爸妈妈,只会喊'没进!没进!'这是被踢傻了啊!”
老板擦汗:“半个月就能说话,想来百天就能筑基,这哪里傻,明明是天才儿童。”
绑匪咆哮:“我呸!换你被一群壮汉连踢半个月试试,三百万精神损失费,不然等着他散灵吧。”
哐叽一声,传讯符灭了。
“三百万...”老板的手,微微颤抖。
眼看脑袋上那个“财”字,马上就要被抖散架,老板最终还是拿起了传讯符,联系了另一个人:“喂,灵石库库长吗?”
众人震惊,天啊,一向抠门的老板,居然准备贷款赎回吴壮石,何其感人。
老板声音哽咽:“不好意思,贵库的委托,看来要外包给别的团队做了,雕刻组组长因为品味太时尚而被绑架……
不不不,不借钱,他这个水平,赎回来不划算。”
尤怜青:“……”
职场,竟冷酷如斯。
*
修道者多半亲缘寡薄,吴壮石也一样,没什么亲眷。
三百万灵石没有着落,那边还说发现戒律所的人就撕票,让人十分为难。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娲娘娘,职业风险居然这么大。”
尤怜青的茶杯里,云雾组成的字正要成型,旁边的花盆下偷偷伸出根须须,哧溜一下吸掉大半,结果被蒸汽烫到打卷,哭唧唧喊了起来。
“吨吨!”
尤怜青转头,茶杯里已经只剩一根不停狂甩的根须。
她连忙把它提出来,
尤怜青心事重重,但掐诀治疗的动作却娴熟得很,一看就是做过千八百次。
“吞吞啊,吴前辈平日里对我也挺照顾,于情于理,也不能眼睁睁看他散灵啊,你说,我要不要做点什么。”
“吨!吨!”叶子挥舞,气势汹汹。
“不不不打架,打不赢。”她一穷二白,身体还是仿有机循环,又不是战斗专用,哪里做得了解救工作。
尤怜青捏着自己的胳膊正发愁,突然灵光一现。
“对啊,我还可以去交易地点附近蹲一蹲,要是能及时捡回吴前辈的源灵,也算成全一段师徒恩义!”
想来想去,这都是最安全的方法了。
谁能想到,这最安全的方法,也能出岔子。
***
【望渊界】
不灭岛,海上奇岛。
传闻中,是神鲲所化,被天火煅烧多年。
地底藏着大量的矿藏,是三境中最大的灵晶输出地。地面已经被挖了无数的坑洞,有的直径甚至过千米。
挖矿人如同蝼蚁般在坑洞里聚集,沿着阶梯螺旋形往下,直到看不到底的漆黑深处,他们祖祖辈辈都在一个窟里劳作生活,被称为地奴。
通天矿六三号地奴今天遇到件怪事,矿石没找到,一镐下去,居然露出来个女孩。
那女孩和他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他不识字,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只是她出现的瞬间,昏暗的矿洞里好像突然就亮堂了起来。
他心脏狂跳,脸颊也喝醉了酒似的泛上红色,傻了很久,一直到矿镐砸上脚。
地奴猛地跳起,拖着瘸腿疯跑了出去:“娘呀,通天石成精了!”
这一声,惊动了周围的其他地奴,也惊动了矿洞的主人。
很快,这个女孩就被洞主带回了家,安置到了一处隐蔽偏院。
她的到来,在洞主后院掀起了一场小风暴。
洞主是个修合情道的女修,姓金,人称长欢道君,好美色,也乐于和道友分享美色。
后院养了不少人,有的是抢来的低阶修士,也有一些是自愿投奔的。
人多的地方竞争就***,听说又来了个新人,还被珍而重之藏进单独院落,先前受宠的几个纷纷心生警惕。
“你听说了吗?道君从外头带回来个小妖精!”
“是呀是呀,藏在房间里不让看呢。”
“要不,方哥你去探探口风?”
被围在中间,称作方哥的男人重重放下茶杯,呵斥道,“道君的事情,哪容你们多嘴?”
见众人都讪讪闭嘴,他轻哼一声,“都收敛点,学学我,心宽才能驶万年船。”
众人颇觉有理,连声称赞他胸怀宽广,处变不惊,难怪长欢道君最宠他。
半夜,一个人偷偷摸进那“小妖精”的院落。
月光洒落,照亮他英俊中略带沧桑的眉眼,不是那胸怀宽广处变不惊的方哥又是谁。
他原名方广天,虽然修为很低,却是跟着长欢道君最久的,也更得信任,自然也有法子能进这院落。
摸进房间,他在床上找到了那个闭眼睡着的女孩,仔细观察了许久,从她眉心金纹,再到莹白无瑕的肌肤,短暂的晃神后,眼中浮上妒恨。
“仗着有几分姿色,就想压我头上。”他拿出一盒药粉,小心翼翼蘸了点,抹向眼前人的面颊。
这是他新找到的秘药,无色无味,极易吸收,刚抹上时毫无反应,一周后肤色变黄干枯,还会长出黑色小斑,对付高阶修为者无用,但对付眼前这凡人,够了。
“若能把这皮肤给我...”
下一秒,他的手被人抓住了。
躺在床上的女孩,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面无表情,幽幽看向他,一双眼黑漆漆,似蕴藏着来自地底最深的恐怖。
方广天浑身一颤,额头冒出虚汗,只觉得抓住自己的手冰冰凉凉,冻到他骨髓里。
那女孩缓缓坐起身,嘴角一点点扯开,雪白的牙,在月下反射出森冷光芒。
她说——
“亲,对自己外形不满意?是想做眼珠更换,还是皮肤扒除?撬牙重铸只需八十,全身重做,三百特惠中。”
哐当,药粉掉落,撒了方广天一身。

小编推荐理由

仙女雕炸天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