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陆思贤秦若浅)

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陆思贤秦若浅)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陆思贤秦若浅,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一句话简介:开一座青楼,与你共枕眠。陆思娴穿进一本不可描述的书里,成了女扮男装的‘男配’,和女主定亲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陆思贤秦若浅,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一句话简介:开一座青楼,与你共枕眠。陆思娴穿进一本不可描述的书里,成了女扮男装的‘男配’,和女主定亲

陆思贤秦若浅小说简介

淡淡的光线下,面前的齐国公世子肤色欺霜赛雪,眼波清湛,灵动间泛着湖面涟漪的光,妩媚而动人,尤其是那嫣红的唇角,比女子还要红。
秦若浅笑意带着不同寻常的意味,踏出去的脚尖在红色的毛毯上顿住。
陆思贤不知这个妖精的想法,垂下眼睫掩盖住自己的情绪。
她的睫毛长而浓密,高挺的鼻梁,秀美而澄澈,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
秦若浅见过太多女扮男装的女子,偏偏就眼前这个人最不像,最令人挪不开眼睛。

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陆思贤秦若浅全文阅读

前世里她在兄长的后宫里见识过倾国倾城的美人,见过异族番邦的风情女子,甚至去过青楼楚馆看到妩媚妖娆的风尘女子,眼花缭乱,大多一眼看过就忘了。
眼前的女子,没有惊世骇俗的容颜,没有风尘女子的妖娆,干干净净,一眼就记住了。
说来可笑,她并非是这个朝代的人,随手看过的一本话本子,死后就穿了进来,她与这副身体同名,而对面的陆思贤也是话本子里的女主,因此她不用看就知晓她是女扮男装的。
做惯权倾朝野的摄政公主,落成一个不谙世事的公主,多少不大适应,而眼前的这位陆世子,与这个公主该是死敌。
她不怕死敌一说,只是觉得站在面前的人有着其他人没有的干净,就像是朵白莲,出淤泥而不染。
人不可貌相,所见到的也并非是真。
简单的打量后,她追问方才的问题:“陆世子想好措辞了吗?”
“人都会犯错,且这次出卖我的就是太子,意在毁了两家婚约,殿下觉得我可还会再为他效命?”陆思贤轻而易举地将真相告知,为了点醒这位傻白甜女主,又添了一句:“殿下这次被人利用,难道就不生气?”
“你直接承认,让孤很惊讶。”秦若浅对这个嫩白小巧的人儿愈发有趣,她的唇角,粉嫩如桃花,浅淡的笑容更如三月春风,拂面温柔多情。
女扮男装的世子很有趣。
骨节分明的手摸了摸白猫的脊骨,顺着毛发去摸,秦若浅美在稍微皓腕略鬓,就有无限风情。
陆思贤被她举手投足的风华惊讶到了,御姐范的女人人人都喜欢,但是剧情提醒她不能被秦若浅这个妖精迷惑,立刻警醒过来。
不能在阎王面前蹦迪。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且贵妃的意思,您该明白的。”陆思贤软软一笑,贵妃看中的就是陆家的兵权,既然捉奸事毕,所有的事情就该回到原点。
秦若浅也是一笑,走至虚伪的小世子面前,倾身俯耳。
小世子的肌肤如白瓷,白腻发光,让人很想捏一捏。
秦若浅忍住心动,本是死敌,竟被她当作猎物,不由一笑:“孤不喜欢男人,只喜欢女人,柔软可爱的女人。”
陆思贤被她的动作弄得心口发痒,吸了吸鼻子,有股清淡疏冷的香气涌入鼻尖,让她的呼吸变得炙热,她忍不住地脸红,再听到那句如空谷回应般的声音,吓得脸色一白。
小世子被吓到了。
秦若浅很满意,猎物虽小,还需调.教一二,□□得好了就不会成为死敌,再者她掌握了猎物的秘密,不听话,随时都能弄死她。
前生的摄政生涯让她心计深,辅佐侄儿多年,却遭到背叛,是以她的心肠变得狠毒。
陆思贤觉得眼前这个傻白甜公主把她也当作傻白甜,开什么国际玩笑,她穿进来的是言情小说,又不是百合小说,女主喜欢女人,那男主怎么办?
孤家寡人一辈子还是去寺庙里出家当和尚?
她不信,但是面子上要装一装,避开秦若浅的即将触碰到她耳朵的唇角,眯眼诚恳道:“您喜欢女子也可,既然的契约成亲,不如各不相干,您养女人,我不会说话的。”
秦若浅冷笑:“孤养女人,你就养男人?”
笑话……我也喜欢女人,但不喜欢妖精,陆思贤内心说了一句,嘴上没敢挑明,索性也道:“我也不喜欢男人,喜欢女人。”
“孤说过,你养一个女人,孤就养十个。”秦若浅大方一笑,友好伸手给陆思贤理了理衣襟,莹白的指尖查过她嫩白的小脸,光滑细腻,勾唇一笑:“陆世子的脸比起婴孩也不为过,让其他女子看了也心生羡慕。”
说话时将女子二字咬得极重,陆思贤怀疑她是不是知晓原主的女子身份,可书里剧情不是这样的,女主是在原主死后才知道的。
将萌生的想法撇开,两人一道去东宫赴宴。
暮色四合,东宫门口的灯火陆续点亮,猩红色的灯火蒙上薄雾,迷蒙不清,缠缠绕绕。
下了宫车的秦若浅,望着璀璨奢华的宫灯勾唇一笑,看向跟来的陆思贤:“你可想退婚?”
想,很想。陆思贤不敢说,乖巧地摇首:“不想。”
“可想报仇?”
“随便。”
“世子方才还让孤小心太子,这个时候怎地后退了?”秦若浅嗤笑。
“臣没有那个能力去对付太子,您若需要我的帮助,大可吩咐。”陆思贤讨好地笑了笑,在明亮的光线下周身似披着绚丽的光,干净白皙,美得出尘。
秦若浅看得微微一怔,不去想着怎么对付太子,而是朝她一笑:“孤好奇陆世子这么美,穿上女装是何等的风采,想必是惊艳四座。”
陆思贤:“……”能不能别把我当个女子来撩拨。
简单的停顿后,两人一道入正殿。
太子并非是皇后所出,死去的贤妃所出,记在皇后名下。皇后身子不好,不爱出来,对太子不管不问,母子关系不好。
陆思贤回想一番后,下意识告诉秦若浅:“太子同皇后的关系不好。”
“为何?”秦若浅微微吃惊。
“那是因为太子并非是皇后所出,这些都是皇宫内的秘密,您知晓就成。”

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免费阅读

秦若浅反应很快,没有再问,太子从殿内迎了出来,她看着身旁的人,笑得像只无害的小绵羊。
“陆世子与阿妹来得晚了些,你二人怎地一道过来了?”太子的眼睛盯在陆思贤的脸蛋上,目露精光。
秦若浅心中厌恶,太子好色到男女不忌的地步了,她闪身站在小世子的面前,挡住太子的目光,柔婉地笑说:“阿兄见笑了,陆世子去寻我,特地同我一道过来的。”
“这样啊,里面落座。”太子的神色难以掩饰失落,见不到陆思贤后迅速回神,引着两人入殿。
东宫惯来奢侈,皇帝置若罔闻,两人心照不宣地落座,因着男女有别,分席而坐。
殿内笙歌不歇,丝竹饶梁,舞姬衣衫半露,腰肢纤细。
秦若浅眼都不抬一眼,而陆思贤作为现代人,还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见***跳舞,不免多看一眼。
一眼过,对面的秦若好整以暇地盯着她,目光不善,碍于女主的光环,她缩了缩,不好再抬头去看。
陆思贤不看,领头的舞姬偏偏来她面前,手中作舞的绸带向她抛来,太子大声呵好,朝秦若浅看了一眼。
太子好色,也有几分脑子,知晓陆思贤喜欢女人,令舞姬正大光明地去勾引,就等着秦若浅翻脸退婚。
陆思贤被一顿眼神警告后,哪里敢再看舞姬,在绸带套上脖子的那刻,迅速将绸带丢了回去,轻咳一声:“公主在呢。”
声音不大不小,周遭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秦若浅眼底浮动几丝狡狯的涟漪,不介意被小世子当作挡箭牌,反而故作桀骜:“太子阿兄应该将这舞姬拖下去杖毙才是,肆意勾引孤的驸马可要不得,父皇晓得也会斥责阿兄你自己。”
语气刁蛮,带着任性,像极了金枝玉叶的口吻。
看戏的陆思贤则吧唧嘴,这个女主的傻白甜都是装出来的,她要小心为上。
话音一落,吓得舞姬跪地求饶:“殿下饶命、饶命……”
“拉下去杖毙。”秦若浅重复出声。
太子脸色变作难看,摆出兄长的姿态:“阿浅莫恼,不过是一支舞罢了,犯不着动怒。”
秦若浅扬起下颚,不依不饶:“阿兄说得玩笑,若是有人去勾引阿嫂,你还会这么平静吗?”
一语说完,满殿哗然,陆思贤几乎要笑喷出来,碍于太子的颜面只好忍着。
眼看着场面控制不住,太子只得作罢,令舞姬退下,安抚秦若浅:“满意了?”
秦若浅轻哼一声,算是揭过,而对面的陆思贤却看着一人。
镇北侯世子宇文信坐在上首,刚刚弱冠,与陆思贤的相貌不同,他身姿颀长,五官精致,眉眼终年染着杀气,姿态冰冷,让旁人不敢靠近。
这或许就是男主的光环,女人好像就爱这样的。
陆思贤想了想,还是多看一眼,书里写了今夜这场宴会就是为两人而设的,可是看这情形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秦若浅都没有出席去殿外,这样宇文信就没有机会了。
或许因为她的赴宴,导致事情有所变化,那要不要做一回月老?
对面的小世子愁眉苦脸,时而看向宇文信,秦若浅不知何故,转而一想小世子也是女子,见到英气的男子也会春心萌动。
她的猎物竟然喜欢别人了?
话本子里好像没有这出,也没有宇文信这个人物。显然剧情已然远离原来的诡计,不过她不需要书里的套路,自己就可定全局。
小绵羊一般的小世子,眼下应该还没有杀伤力,软绵无力。
秦若浅从桌上的碟子里摘了颗葡萄,指尖一动,葡萄砸中陆思贤的脑袋,对方哎呦一声,警惕地看着周遭。
小绵羊有些呆。
这一举动恰好被宇文信看到,他看着信手弹指的公主,略有些怔忪,也摘了颗葡萄,瞬息弹出去落在公主的***上。
秦若浅抬首,看着情敌似的镇北侯世子,不明他的用意,她扬了扬下颚,故作刁蛮一笑,起身离席。
接着宇文信也借机离开。
陆思贤精神一震,好奇二人会说些什么,片刻后也跟着离开。
东宫外都是太子的人,秦若浅并不怕太子知晓什么,在游廊下停住脚步,从宫人手中接过宫灯,等着宇文信到来。
宇文信耳力惊人,走了数步就察觉有人跟着,脚步一转,往其他地方去了。
陆思贤亦步亦趋地跟着,黑暗里看不清脚下的路,深一脚浅一脚,最后将人跟丢了。
而将人甩掉的宇文信如约来在秦若浅面前,揖礼道:“殿下。”
秦若浅不愿搭理他,毕竟他为太子效力,冷冷道:“世子见孤,有何事?”
“臣有一交易想与殿下做。”宇文信自信,望着提着宫灯的修长五指,指甲染着丹寇,恰如牡丹夺目。
秦若浅看破他的心思:“你喜欢孤?”

小编推荐理由

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