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喜当爹(齐妃云南宫夜)

腹黑王爷喜当爹(齐妃云南宫夜)

导读:主角是齐妃云南宫夜小说-腹黑王爷喜当爹全文免费阅读近日超火,作者佚名所著的火爆古言热文,提起沈云儿,齐妃云心里暗骂皇上老奸巨猾,这时候提起沈云儿,煜帝分明就是不给她合离的机会!娶了谁都是一样。

小说介绍

主角是齐妃云南宫夜小说-腹黑王爷喜当爹全文免费阅读近日超火,作者佚名所著的火爆古言热文,提起沈云儿,齐妃云心里暗骂皇上老奸巨猾,这时候提起沈云儿,煜帝分明就是不给她合离的机会!娶了谁都是一样,南宫夜破罐子破摔,也不会合离!

小说简介

提起沈云儿,齐妃云心里暗骂皇上老奸巨猾,这时候提起沈云儿,煜帝分明就是不给她合离的机会!
娶了谁都是一样,南宫夜破罐子破摔,也不会合离!

腹黑王爷喜当爹全文阅读

煜帝忽然看到皇后在地上躺着,忍不住指了指:“朕的皇后怎么了?”
“刚刚皇上面色难看,皇后急火攻心,晕过去了。”
齐妃云解释的时候都不敢说话,抬眸的时候更加不敢去看南宫夜的眼睛。
这人真可怕,要是不看还好,看了就很难在平心静气。
此时御医才连滚带爬的飞奔前来:“叩见皇上,臣来迟了。”
煜帝嫌弃到:“罢了,你那老胳膊老腿,也快不了,赶紧给皇后看看。”
御医拿了一根银针,给皇后扎了一针,皇后嘤咛着,缓缓睁开眼睛看来,急忙呼道:“皇上,皇上……”
“朕在这里。”
煜帝死而复生,抱住皇后很是感动。
齐妃云这才起身后退,然后跪下低着头
南宫夜此时才打量齐妃云:“还真是小看你了,夜王妃!”
最后的三个字南宫夜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但齐妃云硬是不敢吭声。
不是怕,是不安,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朝里面,齐妃云心里明白,活命最好的机会就是委曲求全。
不过齐妃云也知道这事不好交代,但刚刚实在没时间太过紧急,所以让南宫夜抓了把柄。
煜帝起身站了起来,南宫夜扶着他,转身煜帝带着皇后沈云初去坐下,而后一边握着皇后沈云初的手,一边仔细的打量齐妃云。
“朕倒是不知道,夜王妃有这样的本事,比朕的御医也不遑多让吧。”
煜帝此时的目光虽然温和,但却看的齐妃云如履薄冰,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何况他没有子嗣,却能做了二十几年的皇帝,这本身就是奇迹。
齐妃云的脑袋不多,脖子也不刚,命还是要的。
“皇上明鉴,臣女只是喜欢,偷学了几日,并无什么大能,还希望皇上不要告诉爹,为我保密。”
齐妃云关键时候,把齐将军抬了出来。
“怎么说?”煜帝此时倒是很感兴趣。
“启禀皇上,臣女从小喜欢医术,但爹喜欢舞枪弄棒,臣女年少调皮,按照医书所说,制连毒药,结果把家里的老鼠都药死了,老鼠死后满院子都是,爹气愤,怕我制炼毒药的时候把自己药死,把我的书都烧了,我为此也哭了三天,但爹说要是我不听话,就不要我。
年少我不知爹的用心良苦,自然是害怕的,不敢对抗,只能偷偷学习。
此事不想爹知道,还请皇上不要告诉爹。”
齐妃云扣头不起,煜帝揉着皇后的手朝着南宫夜看去:“夜王,你看呢?”
“皇上定夺吧。”
南宫夜直接坐到椅子上,体瘫一样靠在椅子上看着齐妃云,此时的齐妃云更觉得如坐针毡,原先只有南宫夜一只老虎要把她弄死,此时现在又多了一个。
不过好在她刚才为皇上诊脉的时候,发现个有趣的事情,可以算得上的宫廷辛秘了。
衡量再三,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朕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爹为了朕连个续弦都没有,也是苦了你们父女了。”煜帝淡淡说道。
“皇上,只要不告诉我爹,我什么都是愿意的。”齐妃云竭力让自己看着可怜一些。
煜帝摆了摆手:“罢了,不说吧,起来吧。”
“谢皇上。”
齐妃云这才起来,此时齐妃云看向煜帝说道:“皇上,可否屏退左右。”
煜帝一阵奇怪,看向身边的南宫夜,倒是起身站了起来:“看来是要告你的状了。”
煜帝指了指南宫夜。
南宫夜冷哼一声,斜了齐妃云一眼:“和离,休想!”
说完退出门外。
齐妃云心里翻了个白眼,真是个傲娇死变态,不喜欢却把人死死拴住。
煜帝坐下:“说吧,是要告状,还是合离?”
“都不是。”
齐妃云低着头不敢抬头。
煜帝反而眸光幽寒了几分:“你果然是知道?”
“皇上,臣女不知道皇上在说什么,但臣女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问?”
齐妃云这个时候不敢承认任何事,毕竟还没***。
但她也听得出来,煜帝并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朕自幼身体多病,***之后不是没有过子嗣,只不过夭折了,之后再没有过,依你看,朕的年纪,还有机会?”
齐妃云忽然明白,煜帝其实都很清楚,只是他视而不见,装不知道。
“皇上,臣女不敢妄加定论。”齐妃云心悬着,几十年的不孕症,要是人为还好说,要不是……倒霉的就是她。
说有过子嗣夭折了,她怎么知道是真的假的。
“那就给朕看看吧。”
煜帝把手伸出去,等着齐妃云过去,齐妃云撑起胆子跪行到煜帝的面前,按着他的手,过了一会说:“皇上没病。”
“肯定?”煜帝问,目光闪过一抹狠绝。
“肯定。”
“有治?”
“有。”
齐妃云可以肯定,只要不是先天的,就能治。
齐妃云很奇怪,就在她给煜帝诊断的时候,手放上去,她心里就已经清楚不是病,是有人给下了药,阻断了煜帝体内正常的男性功能,但不是生理上需求的功能,相反,他的功能还是很好的,只不过他的受孕能力被阻隔了。
就像是吃了某种避孕药,身体被抑制了受孕能力。
“起来吧,朕等着你给朕配的药。”煜帝把手收回去,齐妃云问:“皇上今天的事?”
“不该问的就别问,念你刚才救了朕,就当将功补过吧。”
齐妃云呵呵了,跟她有什么关系,真是能乱按罪名。
“谢皇上。”
齐妃云起身站起来,起码心中还有几分分数,只要能治好煜帝,她就还不能死,起码现在如此。
“你合离的事,朕想你再考虑考虑,夜王既然不想合离,朕也不能强求,你且先给朕配药,朕身体好了,兴许一高兴,就会满足你的愿望。”
“是,希望皇上身体早日康复,也早日……龙心大悦。”
她能说啥,只能拍马屁呗。
煜帝走出去,齐妃云也跟了出去。
此时外面不光是皇后沈云初和南宫夜,还有端王南宫琰和端王妃君楚楚。
四人看到煜帝和齐妃云从后面出来,朝着煜帝施礼。
煜帝说道:“夜王妃要合离的事情朕也是爱莫能助,不过夜王……你要真的不喜欢夜王妃,就合离吧。
朕以为,云儿也是不错的。”
提起沈云儿,齐妃云心里暗骂皇上老奸巨猾,这时候提起沈云儿,煜帝分明就是不给她合离的机会!
娶了谁都是一样,南宫夜破罐子破摔,也不会合离!

腹黑王爷喜当爹免费阅读

本王不想合离。”南宫夜冷漠的看着齐妃云,齐妃云算是看透了,这些人都不想她好。
算了,不离就不离!
“夜王妃,你暂时先委屈着吧,不过朕会为你做主,如果夜王欺负你,你就来找朕,朕自然会收拾他。”
南宫夜说着从腰上拿了一块玉佩下来,交给齐妃云:“这是朕的随身之物,是朕身份的象征,拿着吧,要是夜王欺负你,你来找朕便是。”
齐妃云赶忙把玉佩接过去,叩谢:“臣女谢皇上。”
“行了,今天也累了,都留下吃饭吧,也都有些日子没来了。”
“是。”
煜帝说着把皇后带走,留下四个人四目相对。
此刻,君楚楚看向齐妃云,心里嫉妒翻腾,陛下亲赐腰牌,何等的荣耀?
但面上却一片温婉好意:“夜王妃可要好好收着,皇家之物,不能有闪失。”
齐妃云倒没说什么,想着怎么帮煜帝先把病治好。
“别理她,免得沾染伤晦气……”端王十分不悦,脸色也是很难看,他素来不喜欢齐妃云,觉得她就是个放浪形骸的废物。
“夫君,不要这么说。”君楚楚***的嗲怪道。
,齐妃云就看他们一唱一和的,甚是不屑,打情骂俏,把她拉着算什么。
无聊!
先前还不觉得,如今感觉到膝盖骨隐隐作痛,才想起来自己也有伤在身,于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准备检查一下伤口。
“你的膝盖破了?”
哪知君楚楚居然跟上来,冷不防道。
君楚楚端庄秀丽,站在齐妃云的面前还真有些气势逼人。
“还好,不劳端王妃费神。”这个女人,在原主的记忆里,可不想外表那么良善。
身上没带跌打的药,看来以后还真的要准备一些。“夜王妃看上去不高兴?”
君楚楚淡淡的,齐妃云抬头看了一会君楚楚,没再开口。
齐妃云把裤腿放下,***弄好。
君楚楚正打算离开,恰巧看到对面的南宫夜走来,忽然的就摔倒了。
角度也是刁专,远远看来就像被她绊倒一样。
这假摔,真是绝了!
齐妃云愣了一下,还没回过神,脸上就传来一阵剧痛。
南宫夜一巴掌扇来,她从坐处直接跌到在地。
等她回过神就看到南宫夜把手背到了身后,望着她,一脸嫌恶。
她什么都没做,凭什么打她?
这混蛋的男人,眼睛长到脑后去了!
齐妃云没想到南宫夜会这么做,不看清楚就打她,气愤之余狠狠的盯着南宫夜看了一眼。
“在外面本王已经饶了你,没想到进了宫,你还是这么猖狂!”南宫夜冷冷的目光,摄心心魄。
齐妃云从地上起来,转身看着从地上起来的君楚楚。
君楚楚满是愧疚,忙着解释:“夜王,不要怪夜王妃,是楚楚不好,没留神摔了一跤。”
“她不配,也不是本王的夜王妃。”
齐妃云看俩人眉来眼去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微笑道:“夜王当着外人的面,随意殴打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这夜王妃的头衔,我还真不想要,谁想要,我主动让位,端王妃,你要不要?”
君楚楚一脸尴尬,不知怎么回复。
“你说得什么疯话?”南宫夜瞪了齐妃云一眼,转身迈步离去。
齐妃云摸了摸脸,眯了眯眸子,南宫夜,今日之仇,早晚要你还回来。
看着南宫夜离去的背影,她不明白,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把君楚楚娶了,可为什么没有娶?
揉了揉被打疼的脸,齐妃云准备离开,没想到脚下一沉,摔了个狗吃屎。
齐妃云摔的整个人闷哼了一声,抬头却望见君楚楚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如何啊,我的夜王妃?”
这白莲花还真是整人上瘾了,真是欠收拾!
齐妃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一脚踹过去,君楚楚没躲开后退,一***坐到了地上。
扫了扫手,齐妃云朝着君楚楚走过去,想狠狠的修理一下君楚楚,刚抬起脚,还没踩下去,不巧,皇后带着煜帝和南宫琰来了。
两人看到君楚楚在地上坐下,而齐妃云的脚还没放下,自然误会了。
二王一起跑了过来。
人家端王立刻抱住了君楚楚,扶着起来,心疼不已的问:“怎么样?”
“没……没事。”
南宫夜为了避嫌,不曾去询问,但是脸色已经泄露出他的关切之情。
话是对着端王南宫琰说的,可眼睛却是看着南宫夜的,而此时她眼底布满泪水,委屈的不知如何是好。
南宫夜一把捏住齐妃云的脖子,修长的手指***:“死性不改!找死!”
齐妃云脸色血红,双手握着他的手,翻了翻白眼。
“我……”
砰地一声,南宫夜把齐妃云扔了出去,齐妃云被摔在地上,骨头都裂开了。
一条手臂动惮不得。
从地上爬起来,齐妃云面前走到一边靠在那里喘气,她把几根银针拿了出来,用银针固定住手臂,让手臂先麻木,跟着她看向南宫夜:“南宫夜,为了个心机女,欺负自己的老婆,迟早有你后悔的一天。”
“你死了,本王都不会后悔!”
“……”
齐妃云疼的满头大汗,她觉得自己这次要在劫难逃了。
君楚楚站在后方得意的看着她,齐妃云朝着门口走:“爹!爹……”
齐将军原本就很焦急,但他听齐妃云的话,在外面等。
此时听见齐妃云的喊声,再也等不下去,硬是从凤仪宫外闯了***,一看齐妃云受伤,急忙冲到齐妃云面前:“云云。”
“爹,他们要杀我。”
齐妃云因为疼,脸白的吓人,齐将军一听,冲上去打了起来,也不管是谁,逮到谁就打谁。
君楚楚被两个男人护在身后,南宫琰和南宫夜全力对抗齐之山。
“齐之山,你胆敢以下犯上,如此针对本王,本王今天就替皇上收了你!”端王南宫琰怒道。
齐之山反而丝毫不惧:“本将军怕你不成,你要伤了本将军的女儿,本将军今天要你血溅当场。”
“那本王就看看,你是怎么把本王血溅当场的,老三,别给他机会。”
南宫夜没有言语,但手下却在加紧,两人功力不弱,对付齐之山却有些吃力。
齐妃云趁着这个机会,自行修复身体的痛处。
而对面,齐将军果然不愧是英勇善战的人,以一敌二也胜券在握,他一巴掌朝着南宫夜打下去,齐妃云忽然喊:“爹,别伤他!”
齐之山手一偏,打在南宫琰的身上,南宫琰一口鲜血吐出身体踉跄倒在地上。
抬头的时候又吐了一口血,此时君楚楚尖叫起来。
“王爷。”
南宫琰手抖了抖,朝着君楚楚伸过去,君楚楚才急忙过去,握住南宫琰的手。
“王爷,不要吓我。”
“皇上,找皇上。”
“传御医,来人,把齐妃云父女压下去,等候发落。”
南宫夜冷道,齐将军可不吃那套:“我看谁敢!”
果然没人敢。
齐妃云看了一眼南宫夜,他身上寒气逼人,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齐妃云没感觉到他的杀气!

小编点评

腹黑王爷喜当爹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