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喜当爹(齐妃云南宫夜)

腹黑王爷喜当爹(齐妃云南宫夜)

导读:《腹黑王爷喜当爹 》是作者轻暖 所创作的一部古言小说,主人公是齐妃云南宫夜 ,小说讲述了“还好是没事,要真的是打坏了,朕怎么和太妃交代?”煜帝一脸不悦看向殿下站着的父女,齐之山此时依旧不卑不亢。

小说介绍

《腹黑王爷喜当爹 》是作者轻暖 所创作的一部古言小说,主人公是齐妃云南宫夜 ,小说讲述了“还好是没事,要真的是打坏了,朕怎么和太妃交代?”煜帝一脸不悦看向殿下站着的父女,齐之山此时依旧不卑不亢,倒也是让煜帝一点办法没有。小编为你带来齐妃云南宫夜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

齐将***打架的事情很快惊动了煜帝,齐妃云跟着被叫到了煜帝的养心殿。
看着下面的齐之山,煜帝有些踌躇:“朕一会儿看不到你,就给朕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一会皇太后和太妃来找朕算账,你让朕怎么交代?”
“皇上,难道皇太后的孩子是孩子,臣的孩子就不是了?”齐将***此时还很气愤,恨没有一巴掌打死南宫琰。

腹黑王爷喜当爹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齐将***打架的事情很快惊动了煜帝,齐妃云跟着被叫到了煜帝的养心殿。
看着下面的齐之山,煜帝有些踌躇:“朕一会儿看不到你,就给朕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一会皇太后和太妃来找朕算账,你让朕怎么交代?”
“皇上,难道皇太后的孩子是孩子,臣的孩子就不是了?”齐将***此时还很气愤,恨没有一巴掌打死南宫琰。
“我看你是恃宠而骄了,朕的皇弟你都敢打。”南宫夜气的揉头。
***沈云初从旁劝慰:“皇上,端王现在情况稳定,只要调养就会没事。”
“还好是没事,要真的是打坏了,朕怎么和太妃交代?”煜帝一脸不悦看向殿下站着的父女,齐之山此时依旧不卑不亢,倒也是让煜帝一点办法没有。
此时养心殿外已经有人走了进来。
“太妃到。”
公公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齐妃云心道够倒霉的,进了宫步步受挫,不知道出不出的去。
迎面,一身***的锦绣花团,头上戴着凤凰展翅的头饰,身边陪着四大宫女,一个个神气非常,看上去比***的级别都还要高出许多。
而此人面容美丽,身材婀娜,即便穿着宽松的袍子,也看的出来,她的***。
“太妃来了?”煜帝先行起身,身边的***也跟着起身,朝着眼前的华太妃微微笑道:“太妃来了?”
“我要不来皇上就把这个害我儿的凶手放了,皇上啊,本宫对你不好么,你要如此对待琰儿?”
“太妃哪里话,这件事大家都有错,齐将***素来都是这样的脾气,朕刚刚已经好好教训他了,但事出有因,太妃就看在朕的面子上放过齐将***吧。”煜帝走下高台说道。
华太妃年约三十几岁,她面容如玉,美貌如花,平日里并不出门,但儿子***命堪忧,她绝不会坐视不理。
此时听到煜帝的话反而一脸哀怨:“皇上啊,你是不是看先帝走的早,觉得我孤儿寡母的好欺负,如今连一介武夫,都能欺负我儿,本宫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本宫现在就一头撞死,也好去陪着先帝。”
说完华太妃朝着一边的柱子走去,煜帝立刻说道:“太妃息怒,那太妃说,这事如何做,才能让太妃息怒?”
齐将***一脸不悦,看向煜帝,煜帝此时焦头烂额,早就无心理会他,谁叫他打人了。
再说华太妃是先帝生前最宠爱的皇贵妃,不仅在宫中,即便是宫外,华太妃的母族也有着无法撼动的地位。
如今虽然盛世祥和,但这祥和之下,却涌动着不为人知的暗潮。
煜帝也是进退两难!
“皇上……”华太妃的声音忽然一变,严厉许多:“既然都有错,此时琰儿还在躺着,伤痛难捱,那齐将***以下犯上总不能这么算了,我看也让齐将***尝尝躺着的滋味,这样才公平。”
“太妃,齐将***为国***劳,何况是保护我大梁国的护国大将***,若因为此事打了他,恐怕不妥,传出去也令人笑话!”煜帝故作为难。
***也说:“齐将***平时鲁莽,也是皇上和本宫纵容的,太妃,莫不如这件事就算了吧?”
“算了?”华太妃看去想要去撞柱子:“本宫还是不活了!”
“太妃,且慢……”
煜帝看向齐之山,无奈道:“你自己闯祸自己解决吧!”
“臣没有闯祸。”齐之山干脆不服,气的华太妃指着齐之山直哆嗦。
齐妃云算是见识了,她爹根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皇太妃也不过一个摆设,看这样子,打完了儿子,还要打儿子她娘了。
此时大殿上所有人都看向齐之山,就是皇上也拿他没什么办法,更别说其他的人。
华太妃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气的指着齐之山:“来人,给我把他拿了,本宫倒是要看看,还有没有王法了,打了人就这么逃了,他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
华太妃怒急就要动手,齐之山倒也不怕,反倒指着华太妃说:“你个华太妃,本将***平时看在先帝的面子上,敬你三分,你竟然不分好歹,儿子做了恶事,不回去好好教导,竟跑出来助纣为虐,本将***今天就和你评评理,走,出去到百姓面前说,本将***就找百姓讨回个公道。”
“齐之山,反了你了,你再过来,休怪本宫对你不客气。”
华太妃还真是害怕齐之山,齐之山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中他能以一敌百,华太妃根本不敢让他靠近。
此时煜帝反而不做声响,他也是早就看不惯华太妃了。
今天遇到,就算她倒霉了。
齐妃云暗自好笑,兴师问罪,怕是要出尽洋相了。
“一派胡言!反从何来?”
齐之山说道:“华太妃,你是太妃、本将***是将***,你我之间若说身份地位,虽不能相提并论,但都是为人父母,你是端王母妃,我是云云爹爹,而端王是端王没错,我家云云难道就不是夜王妃了?
夜王和夜王妃之间闹些矛盾,本将***以武来调解,可端王为什么要来瞎掺和?本将***确实打了端王,那也是因为他打我云云!且本将***有先帝御赐的打龙鞭,别说是端王,就是华太妃也打得。”
齐之山双手抱拳,朝着一侧。
齐妃云简直跌破眼镜,平时看将***爹粗枝大叶,此时看倒是不像。
能说会道的很!
但是有一点好像爹搞错了,打我的事哪个渣男南宫夜啊!
不过幸好也没认证,就让他背锅吧,谁叫他有个白莲花的老婆。
华太妃气的脸都白了:“好你个齐之山,你竟敢欺负本宫,皇上……你就看着他欺负本宫么?”
华太妃潸然泪下,***小心翼翼看向煜帝,煜帝说道:“齐之山,你还不给华太妃道歉?”
“臣没有错,凭什么道歉,许他们打我家云云,不许我打他家端王?”齐将***瞪着眼睛不服。
“这……”煜帝***装无言以对,华太妃气的发抖:“好,好……你们给我等着,本宫和你们没完。”
转身华太妃朝着外面走去,气的双眼圆瞪。

腹黑王爷喜当爹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送太妃。”公公高声喊道,华太妃停顿了一下,转身看去,怒瞪的双眼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转身怒着离去。
华太妃走后,煜帝朝着齐将***看去:“你啊!”
指了指齐将***,煜帝回到上面转身坐下,多年的知己老友,齐之山什么样子煜帝比谁都清楚,今天得罪了华太妃,他以后自求多福吧。
“皇上。”齐之山走到齐妃云的身边,齐妃云此时倒是乖巧懂事,但齐之山可没有忽略女儿身上的血迹,和女儿强撑的身体。
“何事?”煜帝看齐之山脸上有些晦暗,不禁奇怪,怒怼了华太妃,他这个做皇帝还么说什么,他反而是先不高兴了?
“皇上,臣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煜帝也在奇怪。
齐将***说道:“臣只有云云一个女儿,臣豁出去这条老命也要保护云云,皇上,请皇上允许云云合离。”
煜帝无奈的看了眼齐妃云,又看了一眼站在别处,由始至终那么安静的南宫夜。
“此事朕所看,不如先等等,既然朕已经答应了夜王妃,让她回娘家陪你几个月,不如就趁着这几个月再看看,如果还是不妥,想要合离,那就合离吧。”
煜帝是看出来了,他这个皇弟是别人想嫁他不娶,别人想离他不肯,别人想干什么他偏不。
婚事他强成了,如果强离,怕是也不会妥协了!
煜帝只好一头沉,决定暂时缓和此事。
齐将***要据理力争,被齐妃云拉住,今天的事已经到此为止了,煜帝明显没打算给她合离,那么多说无益,不如不说。
齐妃云摇了摇头,齐将***看了看不远处始终漠然的南宫夜,冷哼一声:“也罢,今天就先算了。”
煜帝这才说:“朕也累了,既然都没什么事了,就都回去吧,朕好去看看端王。”
从高台下来,煜帝用眼神示意齐之山先走,齐之山这才带着齐妃云转身离开。
看着齐之山父女离去,煜帝朝着南宫夜看了一眼:“夜王,你也来吧。”
南宫夜这才跟着过去。
齐妃云跟着齐之山出来,两人走到宫外,齐之山问:“爹要和皇上说退婚的事情,你怎么总是拦着爹,云云,爹看那个南宫夜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齐妃云此时身上还有伤痛,但她能忍住,拉着齐将***的手臂解释:“爹,退婚是必然要做的事情,但如今退不了也不能激流勇进,万一惹怒了皇上也不是好事,不如等等再说,皇上既然答应我回家陪你,那我们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说不定南宫夜会自己退婚。”
“爹听你的。”齐将***看着齐妃云为难,不管是不是合离,以后都是二嫁,日子都不会好过,心里自然是难受,对那个南宫夜也是恨上了几分。
父女很快回到将***府。
齐妃云怕生事端,告诉齐将***,就说她身体薄弱,要修养一段时间,没有一两个月好不起来,即便府里的人也都隐瞒,除了贴身的丫头和老管家,就没有外人知道了。
很快消息放出,京城之中哗然。
坊间传说,齐妃云嫉妒端王妃,背地后使坏,被端王教训了。
齐妃云也有今天,真是老天爷开了眼,只是可惜了端王,被连累了。
大街小巷都是说此话的人。
齐妃云乔装打扮混迹在其中,听的耳根都生茧子了。
齐妃云无奈,这个原主,那里是得罪了京城中的***们,分明就是把整个京城都给得罪了。
这样的一个人,就算是死了,谁会可怜!
声名狼藉,都客气了!
趁着这几天没事,齐妃云还有件事要做,那就是把那个害了原主的人揪出来。
但想要把这个人揪出来,还真要费功夫。
齐妃云走到夜王府的门前,看着门口的两尊石头狮子出神,她想怎么才能***。
现在她一身男扮女装乔装打扮,要是就这么***,也就不用回去了。
正思忖着,齐妃云一阵奇怪,看阿宇从夜王府里冲了出来,急急忙忙的骑上马走了,而夜王府的门大开,里面也乱作一团,有些丫鬟甚至着急的要哭。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夜王府乱成这样。
趁着夜王府大乱,齐妃云混进夜王府,避开人直接去了夜王府的后院,幽兰院。
幽兰院在齐妃云的记忆里是南宫夜住的地方,而整个夜王府此时就围绕着这里发乱。
***齐妃云就被人拉住:“你可是来给王爷看病的大夫?”
齐妃云看去没言语,对方是夜王府的大管家,不由分说拉着齐妃云去了南宫夜的住处屋内。
进门齐妃云闻到一股扑鼻的***,而府里的丫鬟们正慌慌张张端着血盆子出门,齐妃云被拉到南宫夜的面前,要她看病。
“大夫你快看看,我家王爷的伤怎么样?”
老管家差点哽咽,齐妃云这是看着床上满身是血的南宫夜看去,微微一愣,莫名的身体里被压制的什么东西,想要蹿腾出来,而且也让她慌乱不已,竟有些无措。
别说是重伤的人,死人也见得多了,可此时,她好像被什么东西牵扯着,害怕南宫夜有事。
“大夫。”管家叫她,齐妃云恍惚中稳住心神,无暇顾及那么多,立刻弯腰下去检查,但她也是一阵意外:“你中***了?”
南宫夜豁然睁开紧闭的双眼,一把握住齐妃云的脖子:“是你?”
齐妃云看去:“你要还想活,就把手放开。”
一旁大管家吓坏了,而南宫夜此时***盯着齐妃云,要吃人的样子,齐妃云等得不耐烦:“你还等什么,还不把他的手拿开,不然他就得死!”
管家这才上前,想要拿开南宫夜的手,但南宫夜反而***,几乎捏碎齐妃云的脖子。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齐妃云南宫夜***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