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攻,我和你白月光好着呢[穿书](沈可衍藤白)

渣攻,我和你白月光好着呢[穿书](沈可衍藤白)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可衍藤白,渣攻,我和你白月光好着呢[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可衍穿了,穿进一本炮灰爱渣攻,渣攻心里只有白月光的俗套文里,穿成了那个炮灰。炮灰原主性格懦弱,十余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可衍藤白,渣攻,我和你白月光好着呢[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可衍穿了,穿进一本炮灰爱渣攻,渣攻心里只有白月光的俗套文里,穿成了那个炮灰。炮灰原主性格懦弱,十余

沈可衍藤白小说简介

沈可衍在一阵头痛中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扯他的裤子。
长久保持警惕状态的神经在他大脑接收到这个信息的瞬间,身体迅速做出了应对措施。
他一把抓住压在他身上的人的手腕,随后反手一扭,在对方痛呼出声之际,转变了两人上下的局势。
沈可衍紧扣住对方的手将人按在身下,膝盖抵在他的腰上,掰过他的脸。
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沈可衍眉头微蹙。

渣攻,我和你白月光好着呢[穿书]沈可衍藤白全文阅读

他刚要出声,那人先愤怒开口:“林洛,你疯了吗!”
林洛?
沈可衍面露疑惑地皱着眉头,咀嚼着这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被他按住的人却趁他松懈之际挣脱了他的钳制,一个翻身朝他扑来。
沈可衍迅速闪身,两个人瞬间在床上缠斗了起来。
男人身手不错,并且身材强壮。
但不错的身手在沈可衍面前,等同于没有身手。
可和男人缠斗了几个回合以后,沈可衍忽然发现了不对。
这具身体太弱了,手臂使不上劲,底盘不稳,且明显缺乏运动。
他的身体素质一向很好,在娱乐圈拍戏多年,多危险的打斗戏份他都可以轻松应对。
这具身体太瘦弱了,这明显不是他的身体。
脑袋发胀得厉害,沈可衍无意再与男人缠斗,他几个闪身跳下床,随手抽了件破碎的衣服围在腰上,背靠着墙面露疑惑且警惕地看着床上的男人……和站在床旁同样陌生的女人。
男人坐在床上微喘着气目光森冷,倒是床旁的女人看向他的眼底带着两分的趣味。
陈玉妆的视线在沈可衍和薄柯海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薄柯海身上,嘲弄地笑道:“薄柯海,你可真是别出心裁,我以为你叫我来观摩你和男人上.床,没想到找我来是看你和男人打架的?”
薄柯海冷漠地扫了她一眼,视线落在神情变得和方才完全不同的林洛身上。
他对林洛了解不算多,过去的接触知道对方是一个胆小娇弱的人,至少之前的接触,林洛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
本来今天就因为陈玉妆心情十分糟糕,现在手上的小羊羔忽然反了天,薄柯海的心情一瞬间跌倒谷底。
“林洛,我说过,如果你不想干了,就从这里滚出去,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我给你三秒钟,不干就滚,干就马上给我滚过来。”
沈可衍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他,他的视线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锁定在陈玉妆身上。
他走到陈玉妆面前问:“有镜子吗?”
陈玉妆打量了他一会,勾了勾唇,竟是真的从包里拿出了一面镜子。
沈可衍接过说了声“谢谢”,他打开镜子,看到了镜子里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五官精致,很白,头发和眼珠子都有些偏棕色,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子。
沈可衍长得也很好看,但和这张脸好看得有些不同。
这具身体的身体似乎有些娇小,他没比眼前这个女人高多少,沈可衍估计在172左右。
沈可衍自己有180的个子,他皮肤也白,但身材匀称不会给人纤细柔弱的感觉。
而比起这张有些柔弱美的脸,虽然他的长相也不属于阳刚的类型,但叫人一眼就能区别出来之间的差别。
这不是他的身体,他敢确定。
他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甚至不记得他来到这里前在做什么。
但不管处于哪种环境下,沈可衍都不会让自己做无知的弱者。
他把镜子还给陈玉妆倒了声谢,看向已经整理好衣服走下床的薄柯海。
薄柯海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接触到沈可衍的视线,失去耐心地指了指门:“你已经没有机会了,现在马上从这里滚出去。”
沈可衍在脑子里根据几个人的话迅速整理总结了一下几个的关系和现在的情况。
他叫林洛,和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叫做薄柯海的男人应该是某种不对等关系,从刚才女人说的“上.床”,他猜测是大概率包养关系。
至于这个女人,应该和这个男人比较有关系。
其余的不好判断,不过目前来看,留在这里肯定不是明智的选择。
于是他走到床旁,动作淡定地给自己穿上了裤子。
衬衫的纽扣坏了大半,沈可衍环视了一圈,随手从旁边的衣架上扯了件衣服下来套上,而后看都没有看薄柯海一眼,径直往外走去。
薄柯海看着沈可衍的动作,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他包养过不少***,林洛不过是其中最普通的一个,从当初在聚会上看到林洛的时候,他就清楚林洛喜欢他了。
这也是他这一年多都没有碰林洛的理由,他只喜欢和爱他钱的人发生关系,爱他人的人,都会毫无例外地被他送走。
如果不是林洛那双神似藤白的眼睛,他当初连包养协议都不会和林洛签。
他清楚林洛有多喜欢他,同时他也习惯了林洛的逆来顺受,因此在看到沈可衍真的打开房门要离开的时候,薄柯海冰冷的眼底浮上一抹手中羊羔跑出他的狩猎场的不悦。
然而这样的不悦,在门口的人出现的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
沈可衍打开门刚要往外走,就差点撞上人。
门口的人高出他一个头,他微微仰头看过去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对方垂下来看他的寡淡眼眸。
浅棕色的,和他刚才在镜子里看到的这具身体的眸色很像,只是面前男人的眼底更干净,也更清冷。
男人垂眸简单地扫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而后绕过他走进了房间。
沈可衍没太在意地离开了房间,刚走出几步,就听到了薄柯海压抑着怒火的吼声:“陈玉妆,是你把阿白叫来的?!”
阿白。
沈可衍咀嚼着这个名字往楼下走。
很干净的名字,和刚才那个人的长相和气质很搭。
沈可衍在娱乐圈多年,见得最多的就是俊男***,所以好看的脸在他这里也逃不出三秒的记忆。
刚才房间里的陈玉妆和薄柯海都没能够让他好好记住脸,但门口那个只是出现在他面前几秒钟的男人,却让他记住了。
男人长得很优越,一定要用什么来形容,沈可衍只能想到雪山上的白莲。
让人忍不住想要去采撷,却又会在靠近他时望而却步。
沈可衍走下楼梯,想起刚才房间里的那声吼,勾了勾唇。
他猜这具身体的金主,一定喜欢那个男人。
沈可衍走出别墅,看到别墅门口停着两辆车。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另一辆黑色的越野。
他走出别墅大门的瞬间,那辆黑色的商务车亮了亮尾灯。

渣攻,我和你白月光好着呢[穿书]沈可衍藤白免费阅读

里面有人。
沈可衍走过去,观察着驾驶座上的人。
驾驶座的窗户很快摇下,露出里面一张四十多岁中年男人的脸。
男人长相普通,看向他的眼底里满是不耐:“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上车,你不要睡觉我还要回去睡觉!”
看穿着像司机,对林洛的态度是不屑和鄙夷。
沈可衍醒过来以后就见过四个人,除了那个叫阿白的人看他的眼神只有寡淡,其他三个人的眼底都有显而易见的居高临下。
他这具身体的主人,似乎处境不是太好,不夸张的说也能算是糟糕。
沈可衍一边转着脑袋,一边拉开后座的车门上车。
先不管这个司机态度怎么样,但看对方熟稔的态度,应该是经常接送他的。
不出意外,司机应该会送他回家。
沈可衍坐上车系好安全带,看向窗外。
这一栋别墅明显在郊区,附近除了类似的别墅,就是大片大片的树林。
这种远离市中心的富人区百分之九十打不到车。
沈可衍刚这样想,忽地车子猛地刹车,他整个人往前一撞。
好在系了安全带,没撞到什么地方。
沈可衍本来没太在意地重新坐好,忽地从前面的后视镜里看到了前座司机的嘲弄眼神。
沈可衍微皱起眉头,感觉了一会从他醒来开始肩膀上就时不时传来的阵痛感。
他当时以为是薄柯海弄的,现在仔细地感受了痛感,又扯开领口看了眼肩膀上有些可怖的淤青,再结合刚才司机的眼神,有了判断。
这个司机应该不是第一次这么做。
沈可衍往后坐了坐靠好,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前座司机的动作和表情。
在看到对方又要一个急刹车时,沈可衍牵起唇角开口:“大叔,不会开车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打个电话给薄先生,毕竟坐上了年纪连刹车和油门都踩不清楚的司机的车,很有生命危险,不是吗?”
司机一个猛地刹车,扭回头恶狠狠地看向沈可衍:“你什么意思?”
沈可衍笑看着他:“字面意思。”
司机的脸上滑过嫌恶:“一个卖.***的,也有脸嫌弃?”
果真是包养关系。
沈可衍在心底给自己的猜想打了个勾,挑了挑眉,神情戏谑地看向司机:“卖.***是出卖体力,开车也是出卖体力,都是出卖体力,怎么,还分个高低贵贱?”
司机脸上嫌恶更甚:“别拿你这种恶心的职业跟我比,每次给你开完车,我回去洗澡都要洗两遍,脏死了!”
“脏死了?”沈可衍掩在夜色下的眼眸中滑过一抹暗色,“可你的职责,好像就是给我这样的人开车吧?”
司机脸色一黑:“林洛,你别以为你自己多是东西,薄先生***一抓一大把,你算个什么东西,就是我现在把你丢在这里,都不会有人管你!”
沈可衍看了眼车外。
车已经开出了别墅区,这条路上除了树还是树,大半夜的就是想要叫车过来估计都难。
他收回视线看向司机:“把我丢在这里?”
司机以为他怕了,得意一笑:“这里你叫不到车的,没有我你出不去的。”
沈可衍闻言,眉梢一挑好整以暇地看他。
司机上下打量着他,鄙夷的眼神里透出几分贪婪:“你们做这行的,薄先生应该给了你不少钱吧?”
他说着抬起手,大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搓了搓:“这一年里你每一次去见薄先生都是我送的你,你是不是应该支付我一些劳苦费?”
沈可衍似是赞同地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司机早就料到林洛会同意。
林洛胆子小,好欺负,这一年他从林洛身上捞到不少油水,关键是这小子每次给完钱,还都笑嘻嘻跟他说辛苦谢谢,真是蠢爆了。
司机得意地拿出手机打开二维码,已经计划好了送完林洛就出去喝一杯。
然而他等了半天,却发现沈可衍没有要扫码的意思,反倒是打开了通讯录。
他眉头一皱,质问沈可衍:“你干什么?”
沈可衍翻着通讯录道:“拖欠工资是不对的,我得打给薄先生提醒一下他。”
司机一脸茫然:“什么拖欠工资?”
沈可衍停下动作笑看向他:“你是薄先生雇来的司机,按理说应该是薄先生给你开工资,你却来管我要,难道不是薄先生拖欠你工资了?”
“你!”司机气得涨红了脸。
他分明记得林洛这家伙平日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今天怎么嘴巴这么灵活了?
他看着林洛惬意自如的表情,越看越不爽,当即把车钥匙一拔,勒令道:“马上给我滚下车!也不知道谁给你的脸,你以为你是薄先生,想让我给你开车就给你开车?”
沈可衍无视他的话问:“你确定要我下车?”
司机得意一笑:“现在想要讨好我已经晚了,你今天就在树林里过吧,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东西了。”
沈可衍看着他勾了勾唇,这回没再说话,直接拉开门下了车。
他下车后关上门,绕到车子的后轮旁蹲下。
半晌后他拍拍手起身,往回走朝别墅的方向走去。
几分钟后,有车灯从别墅的方向传来。
沈可衍抬起手招了招,见车的行驶速度不变,便走到马路中间。
黑色的越野在距离他一米左右的位置停下。
沈可衍抬手挡了挡车灯,走到驾驶座的窗前敲了敲窗户。
车窗过了一小会才缓缓摇下,露出里面那张寡淡清冷的脸。
沈可衍弯下腰,双手搭到车窗上,脑袋挤***一半,对着驾驶座上的人笑:“帅哥,给搭个车呗。”

小编推荐理由

渣攻,我和你白月光好着呢[穿书]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