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运气至上主义的游戏房间(沈凛晏修一)

欢迎来到运气至上主义的游戏房间(沈凛晏修一)

导读:沈凛晏修一小说————欢迎来到运气至上主义的游戏房间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一袭白衣所著,讲述了孤岛上,海浪声清晰可闻,大地震颤。一张放着N个骰子的桌子旁坐满了人。面前的规则卡上明确写着:欢迎来到

小说介绍

沈凛晏修一小说————欢迎来到运气至上主义的游戏房间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一袭白衣所著,讲述了孤岛上,海浪声清晰可闻,大地震颤。一张放着N个骰子的桌子旁坐满了人。面前的规则卡上明确写着:欢迎来到

沈凛晏修一内容介绍

今年的雪下得比往年都要大,广元路上马上就要拆迁的老旧火车站前积满了厚厚一层雪。
半夜十一点。
沈凛把车票递过去,剪票的人看了一眼车票,又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多大了?”
沈凛昨晚没睡好,嗓音略显沙哑地说:“十九。”
“身份证呢?”

沈凛晏修一全文阅读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证件,过于宽大的袖沿下伸出一只细皮***的手,从玻璃窗的窗口把身份证推了过去。
检票员把证件扫了一下,推着眼镜核实完电脑上的信息,确认无误后又忍不住抬眼看了沈凛一眼:“长得挺显小。”
深夜,路灯灯光太暗,好在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反射下能让他勉强看清站在检票站外的年轻人的模样。他长相乖巧干净,脖子上挂着一副深蓝色耳机,短发修剪得齐整,脸被冷风吹得泛红,漆黑的眼里冻出一层雾气,满脸都是涉世未深的稚气。
沈凛微微一笑,乖巧地说:“大家都这么说,有时候去个网吧还要被查身份证。”他伸手去接递还回来的车票和身份证,一时没拽动,蹙了下眉头,用了些力气,才从对方攥着的手里把票和证件拿回来。
那人突然说:“小孩,快过年了,没事早点回家,别到处乱窜。”
沈凛脸上的笑僵了一下,他扯起嘴角,眼神却显得冷淡,皮笑肉不笑地说:“谢谢叔叔,叔叔放心,我成年了,去那边走亲戚的,不是离家出走。”
那人这才露出放心的神色:“世道乱,注意安全。”
“哎,您真是个热心肠的人。”
那人笑了笑,说:“快去吧。”
走出几步,沈凛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他长出口气,心想那办.证的果然没骗他,这身份证确实能以假乱真,帮他搭上这班火车。
他拿出手机,一开机,十几个未接来电和几十条未读短信浪潮般冲上手机屏幕,他随手划开几个——
“小凛,妈妈知道这个决定对你来说很难,也不该这个时候逼你有所决定,你现在正是高考的关键时刻,可妈妈爱你,希望你能放弃国内的高考,跟妈妈出国。”
“沈凛,国内的大学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就读建筑,本硕连读,导师是爸爸曾经的工作室的同事。”
“时间紧迫,抓紧做决定,再晚手续就不好办了。”
“小凛,你要快点做决定,爸爸和妈妈你选哪一个?”
“为什么不回家?”
“宝宝,你去哪儿了?”
“回电话!现在!”
……
他面无表情把短信全都划成已读的状态。
晚上十一点十六分。
距离火车出发还有十四分钟。
这趟车班次很少,车票非常难买,但他运气好,正好赶上有人退票,让他钻了空子,成功买下一张卧铺票。
沈凛哈出的白雾很快在冰冷的空气中散去,他把耳机戴上,快步往火车站台走去。
“站住——”
突如其来的呵斥声让沈凛浑身一僵,背后忽然传来吵闹声响,他回头一看,冰天雪地里,一个穿得非常单薄的年轻男人被车站的治安巡视员一路追逐,两个成年男人猛地向前扑倒,把他压在地上,被他麻利地挣脱,甚至有空踹上一脚,爬起来后一路向自己狂奔而来。
沈凛:“……!!!”
年龄是假的,身份证也是假的,沈凛不想惹事,一步跳上就近的车厢,把卫衣帽子兜上,只留一双乌黑的眼睛,站在车门内往外瞥去一眼。
那人目不斜视地从眼前跑过,速度极快,带起一阵卷着细雪的风,像是只在草原纵情驰骋的猎豹。两个安保人员踉跄着追上去,压根赶不上那人的速度。
没时间再磨蹭了,他收回目光,循着车票上的编号找到自己的车厢,推开门,一股陈朽的味道扑鼻而来。
“操。”他捏着自己鼻子,低骂了一句,回头憋足了一大口气冲进车厢,立马打开车厢玻璃,冷风簌簌灌了进来,沈凛大口喘气,等味道散去了些这才开始好好打量自己即将蜗居六天六夜的地方。
这是个两人住的车厢,对面那边还没人来,沈凛在两边挑了个看起来稍微干净的床铺,把书包挂在床架上。床单脏得厉害,不知道什么汤汤水水的洒在上面,深深浅浅斑斑点点,看得沈凛眉头越皱越厉害。
他深呼吸再呼吸,这才说服自己接受现实,拎起床单丢在地上,从背包翻出一件白衬衣铺在褥子上,尽可能得把自己的身体放在白衬衫的范围里,蜷缩成一团,轻轻闭上眼睛。

欢迎来到运气至上主义的游戏房间沈凛晏修一免费阅读

胃有点疼。
就在这时,火车忽然动了起来,沈凛爬起来,看向窗外倒退的风景,站台离自己越来越远,视野被漆黑和星点微茫的灯光所侵占,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得以彻底舒缓。
终于离开这儿了。
这辆从京城前往俄地的火车将持续六天六夜,任那两位“社会精英”再怎么能上天入地也想不到他这样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会搭上这辆火车。沈凛得意地勾了下唇角,他要尽量少出车厢,好在只有六天,稍微补充下能量就行,不至于饿死人。
没多久他就疲惫地睡着了。
半睡半醒间,他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沈凛缓缓睁开眼睛,脑子迷蒙了一瞬,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双漆黑的眼。
四目相对,两人眼里都有些愕然。
那人退了一步,坐回对面的床铺上,神色淡淡地看着沈凛。
沈凛愣了一下,看清那人的五官后,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眼睛一点点瞪圆了,一些话到嘴边滚了两圈,烫嘴似的又被他咽了回去。
沈凛猛地将头撇过去,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心里砰砰直跳。糟糕,这人不是那那那——在站台被追,还被按在地上的人吗?!怎么跟自己一个车厢,他到底是什么人?好人?坏人?站台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追他?他会不会害自己行踪被发现?这一路这么长时间,万一他起了歹心,想劫财怎么办?
沈凛不动声色地打量他。
他约莫二十出头,人高马大,眉目英俊冷清,刚才被按在雪地里,上身的衬衫湿了大半,此刻半透明地贴在瘦削结实的身体上,衬得肌肉线条非常漂亮。
身材很好嘛。
沈凛有些嫉妒地想。
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沈凛小心翼翼地缩在角落,神经紧绷地注意着男人的动作。
他从上了车开始就坐在床边,像是个雕像似的一动不动,身子板硬朗,绷出笔直的弧度,面色冷凝,只是经常会用深邃的目光看着自己。
但熬着熬着,越来越疼的胃让沈凛冷汗淌了一身,他咬着牙,浑身发抖。
对面传来窸窣声响,他敏锐地睁开眼,沁满冷汗的额头被一只温暖的大掌盖住,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你生病了?”
沈凛心里的委屈一股股地往上涌,被他强行咽了下去。
“我没事。”沈凛咬牙说。
“你在发抖。”
沈凛:“别说了。”
他撑起来去翻背包找药,手下没稳住,背包掉在地上,倒出来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
脚背突然被厚厚的书脊砸了一下,晏修一低头一看,是本厚得能砸人的神话事典,一张烫金硬板纸做的书签夹在书页里,露出个熟悉的边角。
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书签。
见沈凛没什么力气,晏修一弯腰帮他捡起,他看着那个边角,犹豫了一下,莫名的熟悉感还是让他把书签抽出来一看,上面写着——
【邀请函】
诚邀调查员‘沈凛’参与本次游戏。请搭乘本周六晚11点30分的列车前往游戏地点,逾期将永久关闭游戏房间。”
下面是两行浮着五彩斑斓的银色的小字:
“那永久沉睡的并非死者,在漫长而奇异的时光中,死亡亦有其终结。”
“由你来终结。”

小编推荐理由

欢迎来到运气至上主义的游戏房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