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夏淳吟秦毅)

沉溺(夏淳吟秦毅)

导读:主角是夏淳吟秦毅小说《沉溺》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沉溺夏淳吟秦毅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江北秦家,书香门第,盛名远扬。只是可惜秦家的男人体弱,各个都活不过四十岁。

小说介绍

主角是夏淳吟秦毅小说《沉溺》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沉溺夏淳吟秦毅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江北秦家,书香门第,盛名远扬。只是可惜秦家的男人体弱,各个都活不过四十岁,秦老爷子咽气之时给自己的独子定了一门娃娃亲。

夏淳吟秦毅小说简介

秦毅还他妈就不明白了,不是说从小骑大马喝烈酒长大的吗,怎么皮肤嫩的一捏就红,看她一眼就哭。
操,真他妈没意思。
他语气不太好:“我对这些***娃娃亲半点兴趣也没有,你也别对老子有什么想法。”

沉溺夏淳吟秦毅全文阅读

房门关上以后,房间再次回到黑暗中。
夏纯吟缓慢的垂下脑袋,今天的她实在是太奇怪了。
变的一点都不像她。
花季一般的十七岁,因为失恋而遇到的第一道坎。
既苦涩又让人难过。
她在桌子上趴了好一会,因为饿,肚子一直在响。
在学校的时候因为留堂罚抄作业,她错过了中午饭,早上吃的那辆碗粥早就消化完了。
她摸了摸平坦的小腹,能感受到胃里空落落的。
又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孙阿姨估计都睡了,不能麻烦她。
夏纯吟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出去,怕吵醒秦毅,跟做贼一样的下了楼。
想着看看冰箱里有没有剩余的饭菜。
今天外面连个月亮都没有,客厅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
夏纯吟看了眼秦毅的房间,门沿下是黑的,没有灯光,说明他已经睡了。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摸着墙过去把灯打开。
刚准备进厨房,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时,吓了一跳。
秦毅嘴里叼着烟,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夏纯吟顿时有种被捉贼拿赃的心虚,说话也不利索了:“你…你还没睡吗?”
秦毅把烟从嘴边取下:“睡不着,下来抽根烟。”
“那你怎么不开灯啊。”
他抬眸,平静反问:“谁规定抽烟就得开灯了?”
好像…的确也没这个规定。
她眼神闪躲的四处看了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补充了一句:“我没饿,就是想下来看看夜景。”
秦毅往窗外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收回视线:“看来你们老家挺落后的,连个路灯都没有。”
夏纯吟一愣:“什么?”
“不是出来看夜景吗。”他淡道,“外面的夜景除了能看见个路灯,也看不到其他的了。”
夏纯吟叹了口气。
秦毅那么聪明,她根本不可能在他面前隐瞒任何事的。
似乎是知道她下楼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秦毅把烟掐了,烟蒂扔进烟灰缸里:“今天的剩饭剩菜我全让阿姨倒掉了,你要是想吃的话只能去翻垃圾桶。“
心思被看穿,夏纯吟头垂的更低,还是没吭声。
他问她:“以后还闹脾气绝食吗?”
沉默了很久,她终于摇了摇头:“不绝食了。”
为期一晚上的叛逆期,因为秦毅的冷漠而彻底终结。
又是一阵冷讽:“刚才不是挺横的吗。”
夏纯吟不说话,低着头站在那里。
见她认错态度良好,秦毅的神色也稍微缓和了些。
他从沙发上起身:“我只会蛋炒饭,吃不吃?”
她立马点头,拍他的马屁:“吃,我最爱吃蛋炒饭了。”
他很少下厨,蛋炒饭还是周琼经常出差,他为了生存下去,被迫学会的。
味道一般。
但夏纯吟吃的挺开心的。
可能是真饿急了。
秦毅坐在一旁,眼神挺淡的,安静的看她吃着饭。
手捏着烟盒,在掌心转着圈,偶尔问一句:“今天明明看到我了,为什么装作没看到?”
她噎了一下,为了防止心虚的情绪被泄露,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我真的没看见。”
好在秦毅也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追问下去。
“听说你爷爷对你最大的期望就是去当兵?”
夏纯吟不知道他的话题怎么跳脱的这么快,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看上去有点可惜:“身高不够啊。”
夏纯吟急忙解释道:“还会长的,我妈妈带我去测过骨龄了,我只是发育比较晚。”
“那眼睛呢。”
怎么又和眼睛扯上关系了:“什么?”
秦毅温声提醒她:“眼睛近视的人也不符合当兵标准呢。”
“我没近视啊。”
“是吗。”秦毅啧了一声,似乎不信,“既然没近视,那没理由没看到我啊,我帅的这么显眼。”
“……”
原来他绕这么大一圈,还是为了公交车站的那件事。
不就是看到他了没和他打招呼嘛,至于这么斤斤计较。
明明他自己还陪着其他女人呢。
夏纯吟低头猛扒饭,仿佛只有嘴巴被填满了,就可以不用开口回答任何问题了。
--
学校的月考应该算是夏纯吟转校后面临的第一次比较正规的考试。
两天考完了所有的科目。
考了两天傅尘野就睡了两天。
周琼从国外回来了,时差还没来得及倒,脸色有些憔悴,看到夏纯吟了,她笑吟吟的招手让她过去:“阿姨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看看合不合适。”
夏纯吟接过衣服,礼貌的道过谢。
周琼突然想起来:“听你们校长说,这几天考试了?”
夏纯吟神色微滞,点了点头:“昨天刚考完。”
“成绩出了吗?”
“应该是明天出。”
“那你觉得这次发挥的怎么样?”
夏纯吟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会的都做了。”
周琼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考试的时候千万别为那些做不出来的题目浪费时间,先把会做的做了。”
夏纯吟更心虚了。
根本不会浪费时间,因为几乎所有的题她都不会做……
发成绩那天,班主任手里拿着一叠试卷,和一张花名册。
先是安静的站了一会,然后视线在班级里梭巡着。
最后定定的看着某一处,阴阳怪气道:“真是想不到啊,这次我们班居然出现了两名卧龙凤雏。”
班上瞬间起了一点议论声。
唐澄澄回头问夏纯吟:“老班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夏纯吟也一脸茫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班主任见班上这么吵,更是火大,手往桌上一拍:“都给我安静点!”
全班顿时静了下来。
她看上去心情特别的不好,拿着手上的卷子就往桌上扔:“这次月考全校倒数一二名全在我们班,你们还有脸讲话?”
大家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等班上彻底安静下来了,班主任才开始发放试卷。
念到谁的名字谁就上去拿自己的试卷。
“张月,95分。”
“许然阳,72分。”
“周显,149分。”她看着走向讲台的少年,眉眼明显柔和了许多,“这一分丢的不应该 ,下次把步骤写的仔细点。”
朗月清风的少年点了点头,将试卷接过,重新回到座位。
班主任的眼神移到下一张试卷上,脸色瞬变,和刚才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夏纯吟。”
夏纯吟慢吞吞的站起身,往前走。
班主任把试卷抽出来:“十八分。”
看来她就是卧龙凤雏里的那只凤雏了。
班上传来强忍住的笑声。
夏纯吟觉得自己此刻的脸肯定红透了,她接过试卷就低着头回到了座位。
班主任喊了声安静以后继续念名字。
“傅尘野,十七分。”她冷讽了一句,“真不愧是同桌啊,连分数都这么接近。”
卧龙本龙睡的正熟,连头没有抬一下。
班主任不满的加大音量:“夏纯吟,帮你的同桌把试卷拿走!”
夏纯吟欲哭无泪:“……”
为什么他的锅也要她来背。
她再次慢吞吞的起身,走到讲台接过试卷。
傅尘野的试卷很干净,只有前面几个选择题写了,并且还是全对。
不像夏纯吟,写的满满当当,几乎全错。
她把他的试卷折好,小心翼翼的放在他的桌上。
生怕弄醒他。
周三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班会,今天用来换位置。
按成绩排的。
夏纯吟低着头,死死攥着衣摆。
原本以为月考结束以后就能摆脱傅尘野了,谁知道他们还是坐在一起。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她的前桌从唐澄澄换成了林好。
她是一个有些严肃的女孩子,不论做什么事都一板一眼的。
安慰人也是。
“相聚就是缘,你们两还挺有缘的。”
夏纯吟欲哭无泪,她不想和傅尘野有缘。
再和他坐一起,总有一天她会挨揍的。
破天荒的,傅尘野这几天居然没有在课间睡觉了,但他也不听课。
就阴沉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坐在那。
他长的很好看,不光是商礼,甚至连隔壁的一中都经常有女生过来,偷偷看他。
但他好像没朋友,不管做什么都是独来独往的。
不过也是,就他这个脾气,有朋友就怪了。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全校老师都被叫去开会了,课代表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了“自习”两个大字。
没有老师的班上跟花果山一样,闹哄哄的。
林好自拍到一半手机关机了,她找夏纯吟借手机:“面试考试需要几张素颜照,那边让我现在发几张过去,我手机没电了,你的手机能借我拍一下吗?”
林好是艺术生,学舞蹈的。
听唐澄澄说她现在已经开始找学校准备艺考的事了。
夏纯吟点头:“可以的。”
她把手机从书包里拿出来,递给她。
林好接过手机后和她道了声谢。
随便连拍了几十张,她一张一张的删选。
手指滑到下一张时,神色微变。
夏纯吟也不知道林好怎么了,还手机的时候看她的脸色怪怪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了,但夏纯吟也没问。
她把漫画书从书包里拿出来,偷偷夹在课本里,专心的看了起来。
面前突然多出一张纸条,折的四四方方的。
她疑惑抬眸,看到林好刚坐正的身子。
她把纸条拿过来,拆开。
才看到第一句,就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虽然知道这么问有些失礼,但我还是有点好奇,你手机相册里怎么有这么多***的照片啊?】
夏纯吟这才想起来,她无意中偷拍的秦毅的照片忘了删。
她颤抖着手写了一行字,递过去。
【那是我哥哥的。】
很快,纸条又扔回来了。
【偷偷拍的?】
偷拍自己哥哥的***,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是个变态。
夏纯吟红着脸撒谎【他觉得自己***很好看,让我帮他拍的,还不许我删,让我留着。】

沉溺夏淳吟秦毅免费阅读

纸条被扔回来时,上面什么也没写,但看林好僵硬的脊背,估计也觉得挺震撼的。
夏纯吟心虚的把纸条夹进课本里,在心里和秦毅说了很多声对不起。
--
周琼的工作告一段落了,这些天她都在家里。
放学回到家,夏纯吟在玄关处换鞋子,周琼正在厨房和孙阿姨一起择菜。
孙阿姨看周琼一脸愁容,于是问了一句:“成绩出来了?”
周琼把青菜里的水滤掉:“老林给我打过电话了,倒数第二,而且倒数第一的那个学生试卷几乎都是空白的。”
孙阿姨没什么文化,但也算是看着秦毅一路长大的,他从小就优秀,虽然闹了点,不怎么让人省心,但成绩这方面从来都是第一名。
所以听到夏纯吟的成绩时,还是惊讶了一番。
小姑娘看着也不像是不听话的啊。
周琼叹了口气:“多少还是有点潜移默化的影响的,她家就没一个爱学习的,几个兄弟姐妹也是,所以她妈妈才想着让她来北城读书。”
听到开门声了,周琼放下手里的青菜,起身出去,正好看到换鞋子的夏纯吟。
小姑娘手里还拎着一个空了的水瓶。
这还是周琼给她买的,让她每天装点牛奶去学校。
多补钙,长个子。
看到周琼了,她礼貌的喊了一声周阿姨。
周琼一看到她就高兴:“快进来,外面晒不晒?”
“还好。”
周琼让她先坐,饭菜马上就好了。
“你秦毅哥哥今天学校课有点多,可能会晚点才回来,在功课方面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
夏纯吟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周琼也没等秦毅,怕夏纯吟饿就先开饭了。
小姑娘虽然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的,但饭量还是挺大的,又容易饿。
饭桌上,周琼还是没忍住,旁敲侧击的问了她一句:“这几天在学校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老师讲课能听清吗?”
“能听清。”她用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白米饭,因为心虚,声音也逐渐小了下来,“就是听不太懂。”
周琼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她:“听不懂也没事,商礼的进度是比较快,我们先适应一段时间。”
吃完了饭,孙阿姨在厨房洗碗,夏纯吟帮忙把地给扫了。
客厅门从外面打开,秦毅换了鞋子进来,把车钥匙随手扔在茶几上。
他身上穿着一件黑短袖,运动裤,头发应该剪过,短了点。
那双好看的瑞凤眼此时带了点疲倦。
周琼从厨房出来:“吃了没?”
“还没。”他揉了揉肩膀活动筋骨,“不饿。”
周琼一看他这副模样就知道今天的体能课没少跑操。
她心疼的不行:“今天跑了多少圈啊,怎么累成这样。”
“顶了句嘴,罚了两百个俯卧撑。”
周琼脸色变了:“你老老实实听老师的话能死?”
他语气漫不经心:“他要是说点人话我还能勉强听听。”
周琼皱着眉:“我真怀疑我生你那会是不是医院抱错了。”
周琼看了眼夏纯吟,问秦毅:“今天晚上有事吗?”
“没。”他抬眸,“怎么了?”
“想着让你给桃桃补会课,这次月考成绩下来的,考的不是很理想。”
他看着夏纯吟:“没进前十?”
夏纯吟沉默了一会,继续把刚刚扫过的地又扫了一遍。
周琼皱眉:“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啊。”
秦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笑的意味深长,问夏纯吟:“考了多少?”
夏纯吟老实回答:“没进前十。”
“……”
夏纯吟回到房间后,拿出今天新买的螺丝把化妆盒的盖子安上,最后打磨一遍就完工了。
明天应该就可以给表姐寄过去。
房门被人敲响,她吓的急忙将东西往床下塞。
秦毅擦着头发进来,恰好就看到她一脸慌乱的坐直了身子。
他把毛巾挂在脖子上,走过来:“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夏纯吟声音小,佯装镇定:“没……没有啊。”
秦毅眼神往床底下扫了一眼,也没拆穿她,拖出椅子在她身旁坐下:“哪道题不会?”
每道题都……
桌上正好放着这次月考的数学卷子,秦毅把试卷抽过来,看见右上角那个鲜红的分数,十八分。
他喉间低笑:“分数还挺吉利。”
听出了他的话里的调侃,夏纯吟头埋的更低。
他把试卷推过去,手指在上面点了几下:“说说看,哪道题是自己算出来的。”
夏纯吟紧张的握紧了笔,没说话。
秦毅没什么耐心的“嗯?”了一声。
夏纯吟这才小声开口:“都是……都是蒙的。”
秦毅也不意外:“那就是都不会了。”
谁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最优秀的一面,此刻这个十八分就像是个恶魔,张牙舞爪的冲着夏纯吟挑衅。
秦毅简单的将试卷看了一遍,然后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这里面的题型其实大多都很相似,我挑几个比较典型的给你讲讲。”
他应该喝过酒。
身上有淡淡的酒香飘过来,像是会醉人一般,闻久了会有点犯困。
秦毅在草稿纸上写出了一个公式:“离心率学过吧,这道题你只需要套用一下这个公式,把a换成e,f换成c……”
他刚洗过澡,身上穿着灰色的睡衣。
面料看上去很柔软,头发吹的半干,侧脸线条深邃***。
说话时喉结滑动,那点微弱的酒气也遮盖不住他身上沐浴***的香味。
很奇怪,明明他们用的是同一款,可为什么秦毅身上的就这么好闻。
像是好吃的青柠雪糕,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咬下。
睫毛很长,不算翘,眼尾微微上扬,天生笑眼,看上去多情又薄情。
夏纯吟看的太专注了,耳朵短暂失聪,外界的声意一点也听不见。
……
秦毅把笔扔回桌面:“我脸上有公式?”
她一愣,回了神:“没有。”
“那你一直盯着我?”他皱着眉,“夏纯吟,我刚刚讲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一句都没认真听?”
夏纯吟连忙解释说:“我有听的。”
他点头:“那你说说,我刚才都讲了些什么。”
夏纯吟支支吾吾:“abcdef……”
她只记得他说了几个英文字母。
秦毅眉梢微扬,薄唇勾起一道明显的弧度,把她贴在桌上的便签撕了。
“别浪费时间考大专了,技校也挺适合你的。”
他走后,夏纯吟低着头,盯着那张草稿纸发了很久的呆。
虽然没听,但看上面的演算过程,仔细到连加减乘除的步骤都给她写出来了。
他那么累了,刚上完课回来,还在给她讲课,她却不认真听。
也难怪他会生气。
夏纯吟很后悔,后悔到想揍自己一顿。
她拿出手机,给唐澄澄发了一条消息。
夏纯吟:【刚刚秦毅给我讲课了。】
那边几乎是秒回。
唐澄澄:【好事啊!!!!】
唐澄澄:【有没有更近一步的接触?】
夏纯吟:【没……】
夏纯吟:【他被我气走了。】
唐澄澄:【?????被你气走了????】
唐澄澄:【怎么气的?】
夏纯吟:【他给我讲课的时候,我光顾着看他了,什么也没听***……】
唐澄澄表示理解:【毕竟这么一张大帅脸就在眼前,谁能抵抗得了。】
唐澄澄:【不过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主动去认个错。】
夏纯吟有些犹豫:【可我怕他不接受。】
唐澄澄安慰她:【你放心好了,他们这些大人都挺大度的。】
大人……秦毅好像也就比她们大三岁吧。
不过夏纯吟还是听了唐澄澄的建议,毕竟这件事的确也是她的不对。
但是出于对秦毅的那点害怕,她还是有些畏手畏脚的。
不过秦毅都是个成年人了,脾气虽然不好,但应该还不至于像傅尘野那样吧。
她深呼了好几口气,然后才哆嗦着手去敲门。
过了好久,里面才传来动静,男声略显沙哑:“谁?”
夏纯吟抿了抿唇:“是我,夏纯吟。”
……然后就没动静了。
夏纯吟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动静,她又连续敲了几下:“秦毅哥哥,你睡了吗?”
“睡了。”
她小声嘀咕:“骗人,睡了还能回答我的问题。”
秦毅不开门,她也不肯走,想着今天总得给他先道个歉。
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靠着门,努力搜刮了一下自己稀缺的词汇量。
门从里面打开,她人往后一个踉跄,差点后脑勺着地摔下去。
那种失重感让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还好没摔着。
后背抵着一处硬硬得地方,隔着柔软的布料都能感受到温热。
熟悉的青柠香。
夏纯吟站直了身子,转身。
秦毅单手扶着门,无声垂眸,眼底带着一点被吵醒的红。
看来他没骗自己,他是真的睡了。
她视线往下偏移了点,落在他的小腹上。
刚刚她靠着的,应该就是这里了。
见她半天不说话,秦毅也没了耐心:“没什么事就别打扰哥哥睡觉。”
夏纯吟:“......”
她看着紧闭的房门,逐渐低下了头。
--
运动会就要开始了,体育委员拿着个报名表到处鼓励同学们踊跃参赛。
除了一些相对来说轻松点的有人报,那些八百米两千米的,根本无人问津。
唐澄澄正把自己的糖分给夏纯吟:“这是我哥哥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国内买不到,很好吃的,你尝尝。”
夏纯吟拆开一粒,放进嘴里,的确很好吃。
唐澄澄好奇的问她:“你昨天道歉了吗?”
一想到这茬,夏纯吟就有点无力,她趴在桌上,说话的声音也蔫蔫的:“道歉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唐澄澄安慰她:“你放心好了,一般男生和女生生气的话那就说明他在乎那个女生。”
听到唐澄澄的话,夏纯吟半信半疑:“真的吗?”
唐澄澄点头,言之凿凿:“当然是真的,我可是情感大师,微博上好多人都找我咨询感情的事情呢。”
夏纯吟似乎还是不太信:“可他对我很凶。”
唐澄澄:“打是亲骂是爱,他越凶你就越证明他在乎你。”
夏纯吟想到他平时对自己的态度,顿时扭捏了起来:“那他应该……还挺喜欢我的。”
唐澄澄也在笑,不过下一秒就笑不出来了。
她看了眼被吵醒的傅尘野,急忙伸手去扯夏纯吟的衣服,冲她使眼色。
后者顺着她的视线往旁边看,正好对上傅尘野的眼睛。
桃花眼睡久以后,从双眼皮变成了多眼皮。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整个人周身都笼罩着一股低气压。
夏纯吟吓的立马和他道歉:“对……对不起。”
他眼神冷,声音更冷,骂了句脏话就踢开桌子,起身走了。
他走远后,夏纯吟才慢吞吞的将视线重新移回来,话里似乎带些质疑:“他刚刚……是不是也凶我了。”
唐澄澄沉默了一会:“可能……可能他也喜欢你。”
“……”
“不过他怎么天天上课睡觉,老师不管吗?”
唐澄澄摇头:“之前管过,不过没用,所以就没管了。而且我听说他放学以后都在附近的地下拳击场打工,还有同学看到过他。”
夏纯吟不太懂:“地下拳击场?”
“就是一些不太正规的拳击场,一般的拳击场都有比赛规则,也会在保障双方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开始比赛,但地下拳击场就不一样了,那里只有输赢,比赛之前都会签生死状的。”
光是听她这么讲夏纯吟都觉得很可怕:“那傅尘野在那里打什么工,当举牌宝贝吗?”
唐澄澄皱着眉:“你别乱说啊,这话要是让傅尘野听到了,他估计得把你当牌子给举了。”
夏纯吟对拳击场没什么太深的概念,因为邻居家的那个宅男哥哥家里的墙上贴满了举牌宝贝的海报,所以提到拳击场,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举牌宝贝。
“那他能在那里打什么工,难不成是打架?”
“就是打架。”唐澄澄的样子神秘兮兮的,似乎怕被别人听见,她靠近夏纯吟的耳边,小声说,“打一场好像就能赚好几万,如果赢了的话赚的更多。”
夏纯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么多钱?”
唐澄澄点头:“因为很危险,敢做的人太少了。”
“会死人吗?”
唐澄澄:“也没那么严重,但受伤是肯定会的,之前有一次傅尘野一个多月没来学校,有同学说在医院看到他了,不光脸挂彩了,胳膊和手都打了石膏,都骨折了,想想都觉得疼。”
光是听她这一描述,夏纯吟就觉得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啊?”
唐澄澄耸了耸肩:“应该是缺钱吧,听说他家庭条件不太好。”
夏纯吟父亲的生意做的很大,所以从小到大她都没有为钱发过愁。
听到唐澄澄这么说,她突然觉得傅尘野有点可怜。
体育委员拿着报名表走到她们这了,不怀好意的冲夏纯吟笑:“新同学要以身作责报个两千米吗?”
夏纯吟一愣:“啊?”
似乎是觉得她是新来的,平时又安静,体育委员看准了她好欺负:“新同学一看就很有责任心,为了班级荣誉就报个两千米吧。”
她面露愧色,非常诚实的和他道了个歉:“对不起啊,我不是特别有责任心。”
“……”
她本来就讨厌运动,更别说是长跑比赛了。
不过出于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她还是随便填了一项跳远。
高中的体育老师也只有在运动会前的体育课硬气上一回。
上课铃打响,体育老师穿着运动服过来,通知他们去换衣服。
唐澄澄告诉夏纯吟:“这还是我进了高中以后上的第二节体育课。”
“第一节是什么时候?”
她耸了耸肩:“刚开学那会,可能是老师们都还不太熟悉,不好意思开口借课。”
衣服换好了,大家按照个子的高矮站位。
夏纯吟站在第三个,和唐澄澄挨着。
体育老师问体育委员:“那些运动项目都报满了吗?”
“还有两千米和八百米没人报。”
体育老师在人群里问了一遍,没人搭理他。
天空传来一阵直升飞机的轰鸣声,从他们头顶掠过。
一行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抬着头,往天上看。
烈日灼热,空气似乎都被晒的有些扭曲。
迎着光,看的并不仔细,要是以往,夏纯吟早就被晒的匆匆低下头了。
可这次也不知怎的,她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些直升飞机驶入云霄。
唐澄澄之前和她说过,今天会有北航的学长进行实操飞行。
唐澄澄激动的手忙脚乱,手指着中心C位的那架,话都说不利索了:“飞……飞在最前面是我的秦毅学长啊啊啊啊!!!”
她哥哥也在北航读书,和秦毅同届。
所以她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北航离他们这儿不远,步行十几分钟的距离,所以秦毅之前送夏纯吟来学校也都是顺路。
开飞机对于这些驾照都没有的小屁孩来说,已经是一件非常牛逼的事了。
再加上开飞机的那个人还是响彻北城的秦毅,这更是惹出了不小的***动。
风声低鸣,落在夏纯吟耳边。
她的视线也随着位列C位的那架直升机一起飘远。
头顶的太阳有点刺眼,晃的人眼睛疼。
夏纯吟伸手,是碰不到他的。
直到这一刻,她才清楚的认知到了,她和秦毅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他的优秀足够让所有人为他摇旗呐喊,而她,不过是一个连成绩都徘徊在末游的差生罢了。
这种距离让她有点难过。
如果他们的爷爷不是战友,可能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和秦毅这样的人有交集。
他是天际的灼日,是云雾中的山巅。
是一切耀眼,且无法触摸的存在。
物以类聚,他喜欢的女孩子,肯定也是和他一样优秀的。

小说推荐

小编说的肯定没错,沉溺夏淳吟秦毅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