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夫郎是大祭司(赵玉元卜)

女尊夫郎是大祭司(赵玉元卜)

导读:赵玉元卜小说————女尊夫郎是大祭司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婆裟浮图所著,讲述了凶残将军x清冷祭司(误)赵玉死后才知道,白月光小可怜是奸细冒充的,真白月光元卜天天被她横眉冷对,屡屡

小说介绍

赵玉元卜小说————女尊夫郎是大祭司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婆裟浮图所著,讲述了凶残将军x清冷祭司(误)赵玉死后才知道,白月光小可怜是奸细冒充的,真白月光元卜天天被她横眉冷对,屡屡

赵玉元卜内容介绍

愚蠢,世间没有比她再愚蠢的人了……
赵玉双手捂着脸,表情痛苦,即使知道自己已经重生了,她还是难以忘记前世死后看到的一幕幕。
她半生戎马,忠心为国征战沙场,却没在英武的女皇那博来半分信任。
到最后只凭一纸假的不能再假的通敌信,便定下反叛之罪,又以家人要挟她束手就擒,压到菜市□□剐了她一千三百刀。
死后的她没有魂归九天,反而飘荡在世间,看尽世态炎凉,也看了不知多少人的秘密。

女尊夫郎是大祭司赵玉元卜全文阅读

让赵玉万万想不到的是,她暴尸荒野之时,竟是死对头元卜给她收敛骸骨,力排众议将她下葬,全了她最后的体面。
禛国极度信奉祭祀,认为祭司当真有神力,上可通晓神明,下可演算祸福生死,平日还能祈祈雨,止止涝什么的为百姓们造福。
所以元卜虽身为社会地位低微的男子,却依旧是全禛国山下都受尊敬的人,甚至见到女皇都可不跪。
不过她前世一直觉得这些是骗人的,从没信过,甚至还对此嗤之以鼻,对元卜的态度从来都是不屑的,导致两人关系不断恶化。
赵玉不明白对方为何这样帮她,便好奇的一直跟在他身边观察。
今日,元卜竟来到了她的坟前,没多久便见祭司殿的侍从压着个人走了过来。
赵玉心情复杂,被绑来的男子她认得,他叫白桦,是她十几年前做先锋时在山匪手中救下的。
她见他可怜,心疼的同时便把自己盔甲掉落的一角送给他,告诉他以后有困难可以找她帮忙,那一小块残片就是独一无二的信物。
那些年她闲时总是想起,他那双惊惧含泪的眼睛,和被救后对她的信赖,榆木疙瘩一样的赵玉想了七八年才明白,原是她第一眼见到时就把人装在心里了。
只是感叹当初她把人救下,送到安全地带后就继续打仗去了,人海茫茫,错过一次很可能便是错过一生。
幸而三年前他携信物找上门,说是家中双亲忽遭意外,他无依无靠来寻求庇护,借此便留在了她府中。
赵玉想着白桦一个男儿家不容易,便叫人好生礼遇,虽见到长大后的他没了从前的心动,但还是想给他个依靠,许诺彻底解决南疆战事后便娶他。
可谁成想这一战便是三年,得胜归来的她还没等提起这茬,便被抄家搜出那封伪造书信,说她勾结外敌伪造胜利,意图窃国。
白桦闻讯第一时间逃走,赵玉也不怪他,毕竟只是个弱男子,被她牵连也是白搭***一条命。
赵玉这样安慰着自己,心里却有些难受,如今甫一又见到他,思绪自然复杂难明,却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元卜会把人绑到自己坟前。
沉默半晌的元卜终于开口,“带过来,给将军磕头。”
白桦被两人钳制着上前,直接按着他跪在满是尖锐石头的地面上,他奋力挣扎,更是叫嚣不断。
“元卜!别以为你是大祭司就能为所欲为!我劝你尽快把我放了,否则我母亲是不会饶恕你的!”
他母亲?赵玉听得为之一愣,白桦的双亲早已经去世了呀,不然他怎么可能拿信物找上门。
她又不傻,只是从前不愿意把他往坏处想,现在却让她明白了点什么。
若真是一个毫无依靠的弱男子,怎么可能预先知道消息,还真的在重重包围下跑掉了呢,赵玉皱着眉继续往下看。
元卜连个眼神都没再给他,白桦身边那两人自然会‘帮助’他磕头,且力道很重。
那边白桦没磕几下额头就血红一片,元卜从袖中掏出一个残片放在墓碑前,这残片别人不认识,而赵玉却熟悉的很,这就是她十多年前送给救下那男孩的!
“若是我当年没收下,是不是你就不会死了?”
听到这句话,赵玉一愣,等她看见元卜在她墓前斟酒时才缓过神来,他说那信物是她给他的……
这话揭开了一直遮挡在她眼前的重重迷雾,通过这些时日的观察,还有二者的对话和反应,她不难判断谁才是真的。
就在这时,元卜已经轻缓的将其中一杯酒撒在了墓碑前,“奸相当道,女皇昏庸,群臣缄默,这就是你用生命捍卫的王朝,值得么?”
他这话像是通过墓碑在问死去的赵玉,但更像是在问他自己。
元卜声音不小,一边的白桦自然听得清楚,他是死鸭子嘴硬,尽管磕的头破血流,嘴上也不肯服软。
“不止辱骂我母亲,还污蔑陛下,我若能活下来,定要你不得好死!”这狰狞是赵玉生前万万没见过的。
元卜对着墓碑问话,声音平淡听不出悲喜,“将军应该不会让潜在身边三年,伪造书信陷害你的奸细,活着离开吧?”
“奸相已经被我抄家,明日城门大开迎北狄大军入皇都,届时兵临墙下满城战火,倾覆一国为你陪葬。”

女尊夫郎是大祭司赵玉元卜免费阅读

他语气淡漠仿佛说着与自己无关紧要的话,尾音还未绝,他就已经举起刚才倒好的另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把人拖下去吧,别污了将军的眼。”
赵玉被他的话震的发懵,她现在已经不在意白桦的下场,而是见元卜喝完酒扔掉酒杯,豁然间明白了什么。
化作游魂的这些天,她一直没说过话,如今却不顾别人到底能不能听到,不住的嘶吼着。
“快吐出来!快点吐出来!”
元卜对此毫无察觉,他盯着墓碑发呆,嘴角滴落的血迹擦也不擦。
赵玉一次次的去推他,晃他,可最终手都是毫无阻碍的从中穿过,此时她的心也在滴血。
别死啊,好好活着不好吗,十几年前拼死救下你,可不就是想让你活着吗……
别死好不好,是我眼瞎把鱼目当珍珠,我太愚蠢了,给我一点弥补的机会好不好?求你别死……
元卜腹中剧痛不止,面上却是一片释然,他露出一笑后从容的闭上了眼,缓缓向后倒去。
将军,此生不知何为情,如今既知情已迟,若有来世……罢了,怎么可能会有呢。
赵玉伸手去接即将倒地的人,虽然这只是徒劳,可她还是下意识的这么去做,没成想这回却结结实实的把人接住了……
还没等她深思,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她也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吱嘎。
有人推门而入,赵玉放下捂脸的双手,抬头去看是谁来了。
她陷入黑暗没多久就醒了过来,通过对周围环境的回忆,发现自己重生到了死前一年。
前世的真相太沉重,让她沉浸其中难以自拔,周身气场死寂的不像个活人。
“将军?”白桦进来就看见这一幕,心中有些畏惧,站在门口不知该不该进。
赵玉也不知道自己是期待着谁来,反正看见是白桦就相当的厌恶,“滚!”
面对一位多年征战沙场满身杀伐戾气将军,就算已经在赵玉府上住了两年,白桦也是被她带着杀意的话吓得够呛,下意识退了出去。
关上门之后白桦还心有余悸,他刚才真的以为赵玉会杀人,没有被吓得腿软坐地上就已经很厉害了,不敢再***一步。
“镇南将军醒了?”
他刚抬起头,就见白衣摇曳的银发男子缓步走来,身后还跟着四个侍人气象非凡,不顿觉脸色一变,才出声见礼:“拜见大祭司。”
元卜抬手拢了一下披散的头发,点头后并未说话,显然是在等着他回答问题。
白桦表情转换,牵起笑脸温言道:“将军是醒了,但是她现在心情似乎有些不好,某(注)不建议大祭司现在就***。”
这位大祭司元卜向来高傲的很,他是摸准了他的脾气,才说反话激他***。
将军这两年越发讨厌元卜,现在更是她脾气最坏的时候,他若是***肯定讨不到好处。
果然,元卜清冷的颔首以示自己知晓,便回头示意身后四人止步,他一个人开门走了***。
砰!
白桦听见里头似有摔碎瓷器的声音,不疾不徐的往外走,面上不显,但眼睛里头却全是笑意。

小编推荐理由

女尊夫郎是大祭司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