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哄(季桃林愿)

诱哄(季桃林愿)

导读:《诱哄》是由作者碧鹿所著,主角是季桃林愿,诱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我就知道!”季桃扎进他怀里,脑袋紧紧贴着他胸膛,嘴角比他扬得更欢,“我是你女朋友!”“对……”林愿低头,温声重复,“女朋友。”

小说介绍

《诱哄》是由作者碧鹿所著,主角是季桃林愿,诱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我就知道!”季桃扎进他怀里,脑袋紧紧贴着他胸膛,嘴角比他扬得更欢,“我是你女朋友!”“对……”林愿低头,温声重复,“女朋友。”

季桃林愿小说简介

病房内的安静持续了几秒,林愿俯下身,隔着被子去抱她,在她的耳侧呢喃,近乎诱哄一般的温柔语气。
“那我以后不看了,我只看——”
“阿愿!”
猝然间,喝声伴随了推门声而到来。
林愿从容不迫起身,恢复成端正的姿态。
原本赌气的人,也从床上坐起。

诱哄全文阅读

“愚人节已经过了,季桃。”
过于宽敞因此显得冰冷的病房里,这句声线不带起伏的平淡的话,让气温一瞬更是降至冰点。
季桃不明所以地眨了两下眼,卷翘乌黑的睫毛,随之扇动起落,放在少年腰间的手,隐隐有松开的势头。
“不过呢,你要是想玩……”
转眼间,少年的声线又重新温和,眼里仿佛被星光点亮,璀璨生辉。
“我会陪你继续。”
“继续?”季桃的喉咙轻微滚动了一下,双手稍稍松开,“玩什么?”
“没什么,”林愿抓住她的双手,重新搭在他的腰间,嘴角轻微上扬,“女朋友。”
“我就知道!”季桃扎进他怀里,脑袋紧紧贴着他胸膛,嘴角比他扬得更欢,“我是你女朋友!”
“对……”林愿低头,温声重复,“女朋友。”
护士铃被摁下。
手上插着输液管就想蹦下床去找创可贴的人,被林愿拦住,让她好好躺在床上,安心等待。
时刻都在躁动不安的人,拉着他受伤的手指,定定看着,眉头拧得很紧。
她的头发长而茂盛,像海草,弯弯的眉眼里,透出的全是关心。
和林黎青如出一辙的表情。
演技好到能乱真假。
林愿余光瞥到窗外,笑意不自觉变淡。
护士很快按照吩咐拿来了创可贴。
她走到病床前,刚将它们送到林愿面前,原本躺在床上的少女,迅猛起身,以饿虎扑食的速度抢过。
“我来!”
“……”
护士和林愿对视了一眼。
“这……”
“她来吧。”林愿示意护士先走。
又伸出受伤的右手食指,面朝季桃,温和带笑,“那就拜托你了。”
季桃撕开创可贴的包装,鼓起腮帮子,往林愿伤口上吹了口,才放轻动作,给他贴上去。
温柔,又仔细。
护士看了诧异:“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温柔的小姐……”
林愿笑着应:“嗯。”
季桃头也没抬一下。
直到护士离开,她才轻声嘀咕:“我刚刚看到了……”
林愿:“什么?”
“你和她对视了,”季桃一整张脸,全写满了不高兴,“她还低头脸红。”
“……”
林愿抿了下唇:“那是正常的目光交接。”
“那我也不开心!”
季桃鼓起嘴巴,往上吹了口气,薄薄的刘海被掀起。
她很快背对着他,直接躺进了被窝。
病房内的安静持续了几秒,林愿俯下身,隔着被子去抱她,在她的耳侧呢喃,近乎诱哄一般的温柔语气。
“那我以后不看了,我只看——”
“阿愿!”
猝然间,喝声伴随了推门声而到来。
林愿从容不迫起身,恢复成端正的姿态。
原本赌气的人,也从床上坐起。
她的眼珠漆黑,直愣愣地,望向门外这个不请自来的人。
“你出来一下。”
林黎青招呼完林愿,朝着季桃歉意一笑。
“小姐,你先好好休息。”
“我会马上回来。”
林愿叮嘱完季桃,才抬脚转身。
病房的门被关上。
两个世界,被隔绝开。
走进另外一间病房,林愿将门轻轻带上,转身,朝着林黎青解释:“我们在玩游戏。”
林黎青蹙眉:“游戏?”
“嗯,”林愿说,“角色扮演,男朋友和女朋友。”
“这也是游戏吗?”林黎青听了不免好笑,语气里,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别带坏小姐,别教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爸。”
林愿的唇角,忽然沾上笑意,询问的语气里,仿佛带了十分真诚。
“一直听她的话,这不是你让我做的吗?”
林黎青明显一怔。
“从有意识起,我一直都在听话。”
林愿的笑容又消失,姿态端正,语调平淡,仿佛这句只是客观陈述。
林黎青微微哑然。
还说不出话的期间,少年朝他伸出了手:“手机给我吧。”
“你……”
林黎青头一回在儿子面前哑口无言。
“你来找我,不就是为了这事吗?”
赵明砚的手机和头盔落在原地,季桃昏倒后会被谁捡到,最终又会落在谁手里,一目了然的事。
如果再往深入猜测,不难想到,林黎青已经找人破译了密码。
林愿轻轻勾唇。
林黎青从尴尬中回笼,讪讪道:“爸太忙,一不小心忘了你的生日,是爸对不起你,等抽空了,一定好好补给你。”
“嗯。”林愿淡淡应了声。
“还有,”林黎青说,“你这些朋友的事,爸以后都不插手。”
“嗯。”林愿再次淡声。
“林愿!”林黎青的手都已经往前递出了,看到他的表情,又倏地收回,满脸是威严。
“能不能跟你爸好好说话?”
“没法好好说,”林愿终于忍不住,轻轻笑了下,“您不跟我计较,不是有更大的事在等着我?”
“好小子!”
林黎青跟着笑了,被气的。
“说吧。”
林愿干脆利落,从他手里抽出手机,坐在病床边缘,不紧不慢点开了相册。
“偷拍的,还挺多。”
他边删自己的部分,边等待林黎青开口。
“小姐现在的状况,不是太好……”
然而最终等来的,却是这么一句。
林愿缓慢之极地抬眸。
“她好得很。”
明亮的日光灯下,少年的肤色通透冷白,唇部的血色,仿佛也渐弱。
漆黑眼瞳里的笑意,让人一时分辨不清,话语究竟是嘲讽,还是平静陈述。
-
晨曦透过薄纱洒进房间,宽敞而柔软的床上,双手紧紧攥着被子的人,冷不防睁开了眼。
“男朋友~”
季桃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除了,昨晚那个男朋友。
他说昨晚会马上回来,然而她等到深夜,困意接二连三来袭,止不住阖上了眼。
他还是没来。
轻微扣响房间门的声音传来。
季桃循声望去,没做反应,门已先被推开。
“小姐,该起床了。”
进来的人是个打扮得体的中年女人,连眼睛眉毛都会笑。
“我男朋友呢?”
“他很快会来。”
季桃在她的帮助下穿好了校服,顺势低头,望了一眼铭牌。
季桃这个名字,是有几分似曾相识感。
下楼吃早餐时,季桃才注意到,她住的,原来是一栋独栋别墅。
共上下两层,除了她和这个照顾她生活起居的阿姨,平时没别人。
“怎么还没来?”吃早餐时,她忍不住再次发问。
“很快,”阿姨给她的吐司抹好果酱,笑容温柔,“小姐别急。”
“别喊小姐了。”季桃放下牛奶杯,扯过纸,擦了擦嘴上奶沫。
“但小姐就是小——”
“我怀疑你在骂我。”
季桃丢完纸巾,唇弯起笑,乌黑的眼明亮而有神,问话声轻缓。
“是不是?”
“……”李瑜头上冒出了冷汗,“不是……”
送季桃出完门,她抹着脸上的汗,给林管家打去了电话。
“小姐她看着是变了,但实际,好像一点都没变……”
-
别墅前有一大片花园,初升的太阳不那么刺眼,各种争奇斗艳的花朵,看上去鲜活而富有生命力,尤为吸引人的视线。
背着书包的少女在白色栅栏前站定,忍住将花枝折断的冲动,移开视线,左手和右手卷曲成了圈。
望远镜尚未组好,视野的最前方,出现了一辆单车。
她的左手放下,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展平,缓慢抬起。
“叮铃~”
伴着单车铃声的脆响,身着和她同款校服的少年脚尖点地,松开把手后的下一瞬,抓住她要瞄准的手指。
“上车。”
晨曦的光线下,少年的笑容清隽而明朗,他将她的手移至下方,又拽起她其中一根书包带。
“松开。”
季桃愣在原地。
“怎么了?”他笑笑,“接女朋友上学,不是应该的吗?”
“哦……”季桃反应迟钝地任由他动作,坐上后座后,压了压***,垂下眼说,“你昨晚没来。”
“来了,但你睡着了,”少年将她的书包放进前框,话语温柔中有着歉意,“以后不会了。”
“哦……”季桃问,“你脑袋没事了吗?”
“没事,”他另一只手也扶上把手,“坐稳了。”
季桃的眼前是一片宽阔的背,挺直,略显单薄。
她抿抿唇,仿佛又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在不断加快。
载着她的人,侧脸线条好看,不过分立体,唇偏薄,微勾时,整个世界仿佛都明亮了许多。
“桃桃,”他忽然侧了头,“在想什么?”
“想……”你是不可能说的,季桃转了话头,“没想什么。”
“嗯,”他笑着道,“那抱紧了。”
少女听话,将手搭上他的腰身。
起初是轻若无物,随着单车被踩动,猛然间收紧。
林愿捏着把手的手一紧,眼眸微沉,听到身后人在风中的问话,逐渐平复。
季桃问的,是他们的过往。
林愿放轻语调,缓声回她:“过往很美好,但不用再了解。”
“为什么?”
“因为……”他浅浅勾了下唇,“我会带你制造新的,美好的回忆。”
-
明华私立高中门口,不断有豪车停靠路边,学生从车中走出,三两成群,携着笑意***校门。
不过也有个例。
一辆单车远远而来,一时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单车在校园门口停下,少女双脚点地下车,少年从框中拿出两人的书包,画面美好到像一幅画。
正从一辆豪车中走出的男生看到场景,忙奔过去:“季桃!”
季桃下意识望向奔来的人。
他铭牌没带,头发大概是抹了发油,硬挺挺的,校服扣子也没扣完,和她身边黑发垂顺,校服扣子扣到最上一颗,眉眼端正的少年截然不同。
她悄悄挪动脚步,躲到某个人身后。
“你今天怎么就坐个破单——”严一泽看到她的动作,话生生顿住。
哽了半晌,又问:“你躲他身后干嘛?”
少年低垂着眼,一言不发挎好自己的书包,又将另一个黑色小书包的肩带拆开,侧目对身后的人说话:“伸手。”
季桃乖乖张手,任由他给自己背上书包。
“季桃?”严一泽喊人,不见回应,又朝少年看,“林愿?”
依旧没人搭理他。
旁边看戏的学生倒是围了不少。
目光不曾转移,窃窃私语不断。
“什么情况?”严一泽的脚狠狠踢向单车,“谁叫你骑个破单车来学校?是不是想挨——”
单车倒地,季桃惊呼一声,顺势往旁一躲。
周围的窃窃私语更多。
严一泽脸色变了。
“你到底给她下了什么***?”
林愿不做声,转身扶起单车,对着季桃说:“快迟到了,你先***。”
季桃抿抿嘴:“他会不会打——”
“不会,”少年温和笑笑,“学校门口,他不敢。”
“谁说我不敢!”严一泽咆哮。
“听话。”林愿恍若未闻,轻轻推搡季桃。
季桃双手攥紧书包带子,往前走了几步。
单车再次倒地的声音传来,金属和水泥路面接触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肉跳。
她像是听到了周围同学的惊呼。
砰地。
有人体重重倒地的声音。
季桃双眼圆睁,脑子一片空白。
像是过了很久,可实际不过一两秒,她猛地一回头。
原本那个吊儿郎当的男生,正倒在地上,胸口有着道浅浅脚印,龇着牙咧着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周围的学生们也惊呆了。
再抬头,毫无预兆撞上少年的视线。
他站姿端正,位置都没有丝毫的偏移,见她看来,扬起眉眼,温柔地笑了笑。
“快去。”

诱哄免费阅读

“一泽,一泽!”
不远处停靠的豪车里,驾驶位马上冲下来了一个女人,她去扶严一泽时,没少用咬牙切齿的目光望过来。
“阿姨,不管是医药费,还是精神损失费,您找他沟通就可以,”少年转移了视线正视前方,不紧不慢又颇为熟练地,从衬衫胸前的口袋摸出一张名片,用双手递给她,“毕竟找学校处理,流程也差不多,这样不耽误您时间。”
“谁要你的破名片!”
严一泽挥手打落,在帮助下站起身来,捏紧了拳头。
“小心!”
季桃终于有所反应,迈步上前。
“打吧。”
严一泽的拳头挥过来时,林愿的位置依旧没有丝毫偏移,甚至在笑。
温润的,气质清隽的笑。
“我头上的绷带,看到了吗?”
严一泽的拳头在半空停下。
季桃的脚步也停住。
“一拳下去,或许能让脑震荡,直接演变成脑死亡,”林愿唇角勾着笑,话里平平淡淡,几乎没什么情绪,“毕竟医生说了,我现在的情况,等于间接游离在死亡边缘,不能再受到任何外界波动。”
严一泽的拳头在空中慢慢攥紧。
一旁的女人赶紧拉住他,帮他拍着胸前的脚印:“别闹了别闹了……我们不跟这种人计较,妈妈到时找他的家长好好算账,乖啊……”
看戏的有几个女生止不住笑出声。
“妈宝男……”
季桃和她们挨得近,很清楚就听清了她们嘲笑的内容。
她抬头望过去,正打算附和一笑,却看见她们纷纷避开目光,止住笑意,一个推着一个,忙不迭往校门内走。
“阿姨,是您的儿子先踢倒了我的单车两次,这一点,请您在沟通时务必和他说清楚,毕竟……现场有这么多双眼睛。”
少年朝着那两母子道完最后一句,转身扶起单车,往她这边走来,脸上浅浅的笑意还没消失。
“还在发什么呆?要迟到了。”他说。
“等你,”季桃重新攥紧书包带,往后方望了眼,瞥见那个男生要喷出火的目光,赶紧移开视线回头,“他是不是认识我?”
“同在一个学校,没谁不会认识。”林愿温声答。
“那你刚才说的话……”季桃眼神不由自主往上瞟。
“啊……”少年松开把手的一边,往绷带上轻触,在她明显连呼吸都变紧张时,唇角放松上扬,黑眸璀璨明亮,轻轻道,“瞎编的。”
季桃:“……”
林愿:“谁知道他信了。”
季桃脚步倏地止住,嘴唇紧抿:“那他刚才要是真打……”
“放心,”少年的笑像是止不住,声线干净,听在耳里,如沐春风,“你男朋友,没那么弱。”
“扑通~”
季桃喉咙一滚,悄悄挪开视线,望向别处。
如果不是有心脏病。
那么她心跳频频加速,导致呼吸困难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她很喜欢他。
-
季桃踩着铃声被送进高一A班,一路上不乏频频的目光望向他们,只是她没想到,等到了能够近距离观察他们的时刻,班级里那些同学反而都别开视线,认真做着属于自己的事。
她的男朋友和她道别,转身跑去,直至消失。
据说高一的教学楼和高二的教学楼相隔两百米,铃声时间有限,就算这么跑,到时也肯定是迟到了。
扑面而来的负罪感让季桃低垂了头,慢慢走向她男朋友给她指定的位置。
“作业。”
季桃刚脱下书包,一沓练习册和试卷,由一只清瘦的手拿着,放在她座位上。
她偏过头去。
同桌是个小鹿眼的男生,皮肤白净,看着***,周身像萦绕着一股奶气。
“数学有道应用题没写,”见她望来,他抿抿唇道,“不急着交,等到第一节课下课,我会去向老师请教,到时候再补上。”
“……”
季桃随便拿了本练习册翻。
除了封面的名字,其他地方,没一处是她的笔迹。
骤然间,她发现了一件更严重的事。
不止她的同桌。
她的前桌,后桌,左侧,甚至斜角方位……全是男生。
还是相对来说,比较赏心悦目的那种。
盛溪很快发现了他同桌的异常。
不过他没追问。
直到她小声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盛溪。”
不是小溪,他在心里默念。
“哦,盛溪……”季桃又四处张望了遍,慌乱收回目光,“我的记忆暂时出现了些问题,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座位这么奇怪吗?”
“不奇怪,”盛溪只当她今天的游戏主题是“失忆”,好心解释道,“你喜欢帅哥,不喜欢丑男。”
“……”
“那女生……”
“你一看到就烦。”
“……”
老师踏进教室,季桃拿出笔袋掏出只钢笔,流畅地连续写了三次林愿的名字,心境才慢慢平复,得以认真上课听讲。
上午的课过去,少女掏出珍珠发夹,对着小镜子认真别上,又用草莓色的唇蜜,给嘴唇补了点颜色,急匆匆跑出了教室。
原本氛围紧张,人与人之间纷纷相安无事的教室,一瞬间变得活跃了起来。
交头接耳,肆意调笑,讨论的无外乎是早上在校门口发生的事。
“早上是林愿送她来教室的,她还坐林愿的单车后座了,真的真的,我都看到了……”
“今天的主题是一日情侣吧?好学的乖乖女,还有一言不合就翻脸的穷小子,哎呀,林愿真的好可怜……”
“真够拼的,她还认真听了一上午呢,听得懂吗?”
……
“听得懂。”
盛溪正在发老师批改完的作业,碰巧路过,插了这么一句。
“班长,就算你坐她旁边,你又怎么能知道?”有个女生抱胸笑问。
“她做笔记了,很仔细,”盛溪丢下一本作业,又认真道,“而且,你们都猜错了。”
班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过来。
“今天的主题,是失忆。”他接着平静说。
“切~”
不约而同的声音响成一片。
像是终于开会讨论完,他们陆续走出了教室,嘴里继续念叨得最多的一个词,是中二。
-
“下课!”
教室的玻璃窗内,少年坐在靠窗的位置,脊背挺直,握笔的手修长白净,睫毛垂下的弧度都过于美好。
即便老师拖了近十分钟的堂,他的脸色也不像其他人那样透露出不耐,而是认真仔细,用尽可能快的动作收拾东西。
老师从前门走出教室,季桃在靠近后门的地方,轻轻拍了拍窗,小声喊他的名字:“林愿~”
林愿的确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也能猜出她口中喊的是什么,他朝她弯唇,再低垂着眼,尽快收拾完后朝她走去。
同样走出教室的学生很多,难免有几道视线落在她身上,季桃感知到后望去,嘴不经意一抿。
有个被其他女生一左一右搀着的漂亮女生,神情复杂,见她瞥来,很快不甚在意般移开了视线。
林愿走出教室,轻声问:“我不是发了信息,让你在教室等我。”
“又没多远,”季桃两只手分别摸着发尾,漫不经心地说,“她刚才瞪我。”
“……”
林愿看见了季桃的小动作,这是她在难得心虚时,特有的动作。
最近一次出现,是她九岁左右。
她打烂了林黎青送他的陶瓷玩偶,谎称是失手。
“谁?”他用正常的语气问。
“就是她,”季桃朝远到即将要消失的背影抬抬下巴,“中间那个,眼神好像要吃人。”
“别管她,”林愿拉起她的手,“我在,她吃不了你。”
“好……”季桃紧盯那只比她的手大出很多的手,骨节分明,匀称漂亮,由于肤色透白,连青筋都明显。
这只手紧握她,触感温热,可能不过一会,他们两人都会热到渗出汗。
但不舍得松开。
季桃抬眼,迎上少年漆黑的瞳,烈阳的光线下,他的眼中似有浮光,肤色通透,温暖的笑意不多不少。
“我是不是……”她找不到话逃避自己的情绪,只能捡起刚才的话题,“哪里惹过她?”
“惹了,”他的声音淡淡的,“最开始,她是我同桌,不过你吃醋,就换了。”
季桃心脏咯噔一下。
怪不得林愿的周围,全是男生。
和她截然不同。
“我是不是一个很讨厌的人?”
季桃被他握着的手,指尖微微缩了一下。
林愿侧目,唇角的笑,重现浮现。
“你当真了?”
季桃戛然转头。
“我瞎编的,”少年抬头,帮她理了理刘海,笑容温暖而明净,“如果你都讨厌,那么这世界上,就不会有可爱的人了。”
季桃骤然挣脱了他的手,飞快往前走。
林愿抬脚:“怎——”
“你慢点!”季桃喊完,走得更快。
楼梯转角口,她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眼尾弯起来。
-
明华是私立高中,食堂当然不会差,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脑袋,各大窗口前,纷纷排起了长龙。
季桃挑了个相较偏僻的位置,方圆几桌无人。
失忆后接受的一切仿佛都是新事物,她像从高空掉进了一片汪洋大海中,猝不及防的失重感过后,紧接着是让人无法承受的窒息。
还好有林愿。
她像抓住一块浮木,慢慢飘向海岸。
季桃托腮看了一会远处正在排队的高瘦身影,面部解锁手机,下载了一款手机绘画的软件,用手指开始打起草稿。
肩很宽,腿很长,脑袋又小……
寿司的窗口,林愿刷过卡,阿姨看到是他,重新拿回盘子,多加了两块。
“谢谢。”林愿笑笑。
阿姨赶紧挥手:“客气啥,快走快走,别碍着后面的人……”
林愿端着盘子离开,一路上的人看到他,纷纷回避。
食堂的人很多,季桃的座位周围,却越来越空旷。
她低着头,用手指不时点点画画。
林愿把她要吃的放在桌上,发出轻微响动。她像是被惊吓到,看了他一眼,连忙将手机收起。
“在做什么?”
“没……”季桃望了一眼寿司,立马又动了唇,“寿司太噎了,我要喝可乐。”
可乐在第一层的自动售货机里。
林愿转过身,低头的一瞬间,笑意顿然消失。
季桃望着他走远,忙不迭又掏出手机,心有余悸般,深深吐了一口气。
“季桃。”
有些熟悉的声音莫名在头顶上方炸开。
季桃抓紧手机,怔怔抬头。
是早上校门口的那个男生。
他换了身干净的校服,眉眼间也没了刻意的痞气,不由分说在她对面坐下。
“我听说,你今天在装失忆?”
想跑的心在他语气温和后,渐渐淡下去。
“不是装,”季桃没感情地回,“我是失忆了。”
“真的!?”严一泽一拍桌子,几乎要跳起来。
季桃连忙扯过自己的寿司护好,随时准备抬脚。
“真的,”她认真说,“所以不管以前我认不认识你,反正以后,我都不想再和你打交道,离我远点。”
“不行!”严一泽腾地起身,“林愿是不是跟你说我坏话了?你别被他骗了!你不知道他肚子里到底藏着什么坏——”
“严一泽。”毫无预兆的话响起。
很显然,他们这一桌,又吸引了一大片视线。
林愿手里拿着一听可乐,神情淡淡的,站在他身后。
“有没有人教过你,别在背后议论人?”
气氛一时僵持。
片刻后,严一泽语调怪异:“听说你和她在一起了?”
“是,”林愿将可乐放在季桃面前,“不是玩笑。”
全场哗然。
“放屁!”严一泽立马喊,“你们两明明水火不容,学校里谁不知道?就在昨天,她还当着全校人的面整你!”
季桃起身的动作都迟钝了一拍,要去拉林愿跑路的手,也慢慢放下。
“我整他?”
她木讷地重复。
“就昨天,”严一泽哼哼唧唧,冷笑了一声,“愚人节,你还记得吧?每年的惯例。”
季桃***了***唇,随着心跳,呼吸加快。
那么多的视线,第一次觉得过于刺眼。
她的指尖收紧,喉咙不住滚动。
眼前的轮廓,从清晰到模糊。
直至要看不见。
“不是,桃桃。”
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蓦然传来了一声回响,悠远而深长。
“你是表白,还记得吗?”
少年挺直的腰背,逐渐弯下来,触上她脸庞的手,带来阵阵实感。
“全校人都听到了,你说你喜欢我。”
“是……吗?”季桃艰难开口。
“是,”林愿轻声应,“我后来答应了。”
季桃努力地睁大眼睛。
少年就在眼前,逆着光,漆黑沉静的眸里,有温暖,有心疼。
她的右手被他抬起。
他轻易地拉开可乐的拉环,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一天的纪念日礼物。”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诱哄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