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路息川左青)

她是我的(路息川左青)

导读:主角是路息川左青小说《她是我的》是由作者奇怪的我所著,她是我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中校霸校花在一起了,学校论坛帖子里四处是路息川与左清在一起的照片。谁都知道左清是路息川的人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路息川左青小说《她是我的》是由作者奇怪的我所著,她是我的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一中校霸校花在一起了,学校论坛帖子里四处是路息川与左清在一起的照片。谁都知道左清是路息川的人了,但是暗地里骂左清“狐狸精”的人,还更多了。

路息川左青小说简介

“狐狸精!”也有女生当着左清的面,直接骂她。
左清不善于与人争执,便打算一笑过。
路息川站在她身后,替她回答:“嗯,她是我的狐狸精。

她是我的全文阅读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过落地窗,透过纯白色纱窗帘,变成点点珠光照射到床上。
左清揉揉眼睛,双手支撑起身子,慵懒的眯着眼走进了更衣室。脱掉身上的睡裙,换上了校服。
左清洗漱完下楼,看见李阿姨已经做好早餐,如往常一样,左清朝李阿姨打招呼,露出两个小梨涡。
李阿姨从左清小学的时候就开始在他们家当***了,由于左清父母工作特别忙,李阿姨一直都照顾着左清的起居。
左清低头看了腕表,发觉今天时间耽搁了,连忙喝了一口牛奶,往嘴里塞了几口吐司,匆匆忙忙的出门了。
左清家位于Y市寸土寸金的别墅区,距离学校一中不算远也并不近,爸爸安排了司机接送,可是左清硬是拒绝了这个安排,坚持每天坐公交去学校。
左清走在小区的柏油路上,柏油路的旁种着槐树还有百合花,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清香,四周蝉鸣的声音让人身心放松。
左清今天依旧穿的是一中夏季校服,简单的白色短袖衬衫,露出漂亮的锁骨,脖子白皙秀颀,左胸口边缝着浅蓝色校徽,黑色过膝裙露出纤纤细腿。
左清走到快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清静的环境就被打破了。
一群男生正从大门口进来,嬉笑打闹着,左清皱了皱眉,对此时安静的气氛被打破,有些不满,低着头,打算快步穿过。
“***,这妹子长得好看啊!”宋毅嘴里嘀咕一句。李航宇顺着宋毅的目光看去,霎时,心跳加速,不自觉的拉住了擦肩而过的左清。
“有事么?”左清皱着秀气的眉毛,声音温温柔柔,眼睛里却是勾人的魂魄。
“哦哦,呵呵呵,同学,加个QQ怎么样啊?”李航宇快速缩回手,摸摸头,掩饰尴尬。
同行的还有几个,见李航宇害羞,嘲笑道:“航子,拿出你平常的把妹正常状态来啊!”
“不好意思我不玩QQ。”左清婉拒。
“留个联系方式总行吧?”李航宇头一回这么低三下四的求妹子联系方式。
“不好意思。”左清性格内向且温柔,但是做事向来都很果断,从不会拖泥带水。
“装纯情?”范炜怎么瞧左清,都觉得是狐狸精那一类的,看起来不太正经的样子,他最厌恶这种了,还装纯情。
左清心里一紧,担心他们找碴。
左清不善言辞,她看着范炜的眼神就明白又是一个因为她的长相而误解的。
从小到大,明里暗里说她长得像狐狸精的真的不少了,开始还觉得很难过,为什么要以貌取人?
到后来她也开始想明白,做自己就好了。
左清扫了一眼这群人,想着该怎么脱身。突然扫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身材修长,在人群中间着实瞩目,低着头专注着手机,似乎终于是等不耐烦了,才抬起头来,刚好与左清视线对上。
“路息川,早啊!”左清朝他招招手,跨步走到他身边,朝他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狐媚的眼睛却有着清澈单纯。
左清表面挺淡定,内心其实有些担心路息川不理会她。
路息川在一中是出了名的冷漠,此冷漠只针对那些纠缠他的女生。
她依稀隔壁班班花周仪跟他表白时的情景。
路息川上完体育课回到教室,隔壁班班花周仪就拿着一瓶脉动来了。
周仪走到路息川位置边,面带绯色,路息川的白色上衣由于打篮球,被汗水浸湿,额前的碎发还滴着汗水。
“路息川,你要不要考虑做我的男朋友啊?”班花把水放到他的课桌上,终于鼓起勇气说。
四周的同学各种调侃,发出“哟”“啧啧”等感叹词,班花羞红了脸。
路息川是什么反应呢?
他问:“你觉得我怎么样?”班花的激动说:“你是我见过的人当中各方面最优秀的。”
“哦,原来你知道。”路息川其实是说周仪配不上他。
班花的表情可十分精彩,从疑惑到觉悟到悲痛再到难堪。
而路息川从始至终却毫无波动,大家真的心疼班花,最后班花捂脸跑出教室。
当时,左清心里想着,路息川确实是很优秀,但是她不会喜欢这种毒舌且冷漠类型。
只希望路息川千万别把她划为搭讪那一类。
路息川注视左清许久,视线相接。
左清从他脸上看到了疑问,对,是疑问,他在确认这个女生他是否见过。左清好想提示一下他,他们是同班同学啊!
半晌,左清的笑容都快僵***。
“嗯。”路息川给出回应。
“呵呵,你怎么在这里啊?你今天不去学校么?”左清发誓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尴尬的聊过天。
“阿川,这谁啊?你认识么?”宋毅打量着他们两。
宋毅与路息川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他第一次看见路息川与女***人打招呼的,要知道路息川脾气坏,性格又有些偏执。
他是从没见过路息川和女生有过多交流的,夸张一点说,连一个女***人都没有。
但是,从小到大路息川围在路息川身边的女生也没少过。
宋毅也得出了一个定律,想要接近路息川的女性,要么是想当他女朋友,要么就是想当他岳母娘。
“我住这,不去。”路息川回答左清的问题。
左清松口气,赶紧接道:“哦哦,你不去,那我就先走啦!再见。”路息川朝她点点头,示意她可以走了。
左清是走了,但是宋毅李航宇范炜等人对左清产生了***的好奇心。
“路哥,什么关系啊?”李航宇问,心里有些微微苦涩,毕竟路息川是什么样的人啊!还会帮人解围,他是第一次见。
范炜想着自己刚刚的态度,心里顿时有点慌。
“朋友。”路息川目视前方,脚步不停。
左清在走到小区不远处的公交站以后,就打了滴滴,最后总算是及时赶到了学校。
在车上,她想起刚才发生的事,觉得他人也挺好的,没有那么冷漠。
刚进教室,铃声就响起。
“哎!你知道不?今天我们班据说是要转来一个长得挺漂亮的新生,叫于倩。”方真真对落座的左清八卦道。
左清象征性地嗯了一声,拿出语文课本准备早读。
她向来对这些八卦是没有兴趣的,但方真真是真的特别热爱八卦这件事,经常和她说八卦,说的最多的就是路息川了。
路息川的性格、家世、爱好等等,方真真就是路息川的亲妈粉无疑了。
方真真知道左清上课早读是不会搭理她,于是找坐在后面的方骏说话,两个人一直叽叽喳喳到早读快要结束的时候。
距离下早读课还有五六分钟的时候,刘老师带着新同学来到了教室。
刘老师拍拍手,示意大家看讲台。
那个新同学站在讲台上,有些局促,声音弱弱的:“大家好!我叫于倩,于是的于,倩影的倩,希望大家能多多照顾,谢谢大家。”
刘老师说:“希望大家多帮帮新同学”
于倩外表文文静静,和左清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
于倩就是标准的“良家妇女”型,左清就是别人口中的“狐狸精”了。
唐域他们几个在后面还吹起了口哨,活脱脱的像个流氓痞子。刘老师重重的敲了几下讲台,总算教室安静了。
一中高二分完文理班后,刘华担任了一班班主任,从他教学生涯开始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虽说也有比较调皮一点的学生,但像路息川猖狂的学生,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像今天路息川又没有来上学,一周总有两三次,时不时地还打架斗殴。
打电话到他家里,他爸爸也是很随性。路息川爸爸原话:他有自己的安排,老师不必担心。
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啊!刘老师感叹。
自此以后,再也没有管过路息川了。
“于倩,你先坐后面的空位置吧!”刘老师说的那个空位是左清旁边的位置,原来这里是坐过人的,只不过上一个月转学了,所以这里一直空下来了。
不过有时候方真真怕左清一个人孤单***,就会来陪她坐几节课。
但也有时候,班里会有男生坐过来,找机会和左清搭讪,左清会嫌烦,就会拉方真真过来坐。
现在这里终于坐了人,左清倒是松了一口气。
于倩走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同桌,顿时就惊艳了,她垂了垂眼,唯唯诺诺的说:“你好!”左清朝她微笑:“你好,我是左清。”于倩朝她点点头。这时下课铃声也响起了,刘老师也转身回了办公室。
方真真朝于倩打了个招呼,就开始热情的讲八卦。方真真八卦的中心依旧是路息川,不变的主人公。方真真讲完最近男神的动态,于倩不自觉对他产生了好奇。
第二天,于倩就见到了那个叫路息川的男生。
第二节数学课堂上,“路息川,是吧?”秃老头王老师朝教室后面问道。
大家都转头看向后面,路息川不匆不忙的走到倒数第二排的座位上,入座,说:“嗯。”
唐域打了个招呼:“哎呦!路哥,今天也挺早啊!”
后面的男同学都跟着瞎起哄:“路哥早啊!”
秃老头顿时脸色铁青,恼羞成怒的说:“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当学校是你家是么?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路息川,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路息川仿佛没听见似的,从校服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她是我的免费阅读

秃老头见他视若无睹,手里的粉笔都折断了,但最后还是忍住怒火:“不能因为一个人而耽误全班人的时间。”
路息川侧着身子,腿搁在椅子上,背靠着墙壁,表情没有任何波动。
全班也就路息川没有同桌,男生都怕他,女生虽说喜欢他,可是也碍于他对女生冷冰冰的态度。
“路哥,你昨天晚上说有事儿要问我,什么事啊!”唐域坐在路息川的后面。路息川慢条斯理的打开手机相册,给他看照片。
唐域在照片里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倩影,但依稀可以看出这个女生是穿着一中的校服,唐域觉得这个背影有点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是谁。
“路哥,这照片模糊的一批,还踏马是个背影,有没有正脸照啊?”
“左清,你上来写左边这道题,于倩是吧?你写右边这道题。”秃老头点名。
唐域抬头看着在讲台上的两个背影,灵光一现:“路哥,你不会讲的是校花把?”
路息川顺着唐域的视线看向讲台,路息川眉毛轻佻。
唐域表情一言难尽,***,高二开学了也有两个月了吧,一个班的都不知道,何况还是这种姿色出众的,他真的是佩服路息川。
路息川紧盯着左清的背影,左清感应到后面有一道强烈的目光在看着她,无意的转头,对上他的目光,左清一顿,又转过头继续听讲。
前面的谢骏无意回头,见路息川望着前面,以为他是在认真听课。
“路哥,你还好吧?怎么今天突然听起课了?”谢骏感觉真是见鬼了,平时路息川上课都不抬头的。
路息川没说话,闭眼。回味着昨晚做过的梦。
梦里他抱着衣裳半褪的左清,将她放在餐桌上,唇齿***,皮肤的触感还是那么的真实。
路息川压下眼里的欲望,身上又是一股燥热。
下课后,唐域坐到路息川左边的空位。
“你问左清干什么?”
“没事,问问。”
“不过长得确实好看,身材也不错······”唐域说完对上某人寒着的脸,顿时收起嘴角的笑意。
左清正坐在位置上写数学的课后习题,于倩还在想着路息川。
“怎么样啊?帅不帅?”
方真真从位置上跑过来问于倩,于倩绯红的脸,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摇摇头羞涩的笑。
方真真不意外于倩的反应,有太多妹子是这样。
左清正在想这道题还有没有其他解法,她在草稿纸上刷刷地的写着,写到最后一步发现还是错误的答案。
突然一只修长的手接过她的笔,标出她的错误。
左清闻见淡淡的烟草味,抬头。
从下往上,他***的喉结,微微上扬的嘴角,狭长的眼睛,浓密的眼睫毛。左清想,这人长得可真邪魅。
路息川拿起她的笔,在草稿纸上标出她的错误。
“我很好看。”路息川似笑非笑对上她的眼睛。
左清却对上他,清澈透亮的眼里带着一丝认真和坚定,字正腔圆的说道:“你很好看,但我不喜欢你这种长相。”
后面噗呲一声,唐域没憋住笑,后面几个一起玩的男生也就都跟着笑开了。唐域看左清怼路息川,出乎意料的感觉,一个字—爽。
对于左清的回答,路息川也是意料之外。但是路息川丝毫没有尴尬的样子,他还笑了。
路息川笑得张扬,但左清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寒气,但她觉得自己想多了。
唐域见过这熟悉的笑容,上次七中的混混因为感情不顺找路息川茬,当时那个瘤子放狠话:“老子的女人,你***算什么,今天老子不阉了你,脑子用来给你当球踢。”
当时唐域和路息川只有两个人,但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知道路息川身边只有一个人,于是他就带了四五个兄弟堵他们。
路息川嘴角上扬,笑得张扬,但是唐域真的笑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路息川摘下腕表,扭扭手腕,下巴扬了扬,示意唐域到旁边去等他。
一场混战,路息川身上留下点皮外伤,而那些个瘤子都被打的伤筋动骨,躺在地上挣扎。
唐域在旁边叹为观止,狗腿的献上腕表。
“烟。”路息川带好手表,对唐域说道。路息川拿出一根香烟,放在嘴里含着,再点燃,抽了一口,吐出来,顿时烟雾缭绕。
唐域刚才打电话叫了人,一群一中的已经赶过来了,但是没想到都解决了。
此时,路息川那根香烟也快燃尽,路息川走到混混身边,猛踹了几脚在他的关键部位。
烟头落在混混的耳边,路息川用脚狠劲的踩灭烟头,冷哼一声。
很多年以后,路息川与□□晚上睡觉前突然回忆起这件事,左清问起他当时为什么笑,路息川突然翻身压住她。
左清想推开他,路息川钳制住她的手:“喜欢我这种长相么?嗯?”
左清故意笑笑,就是不说他想要的答案。
路息川感受到身下起伏,墨黑色的眸子充满了渴望,果断地咬住她的锁骨。
“你······”左清还想在说点什么,最后都变成了嗟叹。
左清有点后悔,不应该这么直接的说,昨天他还帮自己解围呢。
于是补救道:“但是大多数人是喜欢你这种的。”
路息川大拇指食指微微***捏住她的下巴,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我只想让你喜欢,可以么?”
左清对他突兀地靠近很是排斥,推开他的手,双眉颦蹙。左清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哪里让给他误会了。
方真真盯着路息川看了好一会,她一直以为路息川是同性恋,还有左清路息川他们俩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啊?
于倩在旁边垂下头,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酸涩。
八卦总是最吸引人的,路息川与左清的绯闻恋情在一中,就仅仅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就传得铺天盖地。
原本,高二分完班以后,校花和校霸在同一个班,这件事就引起了很多人八卦猜测,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现在终于有点什么了,大家都开心的做起吃瓜群众,在学校论坛里讨论。
路息川在学校的朋友小弟真的很多了,他们看见左清都会叫一句***,一天下来不知道听了多少句***了,但她每次都耐心解释:“同学,我不是你***。”
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刘华的语文课。刘华在年级里是出了名的眼睛尖,这就体现在他上课缴到的手机数量上。
路息川和唐域就是不怕死的典范了,路息川不用说了,刘华根本不管他,但是唐域就比较危险了。
唐域上课前,就搬出一堆书摆在桌子的左上角,为上课玩手机做准备。
刘华在讲到“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提问道:“这句话中的不谏怎么翻译?请一个同学回答一下。
原本唐域看小说正看到关键时候,突然听到“请同学回答”这五个字,心里暗生出一种曹尼玛的预感。
果真,听见一个声音:“唐域同学,你来回答一下。”
唐域看刘华露出“猥琐”的微笑,眼疾手快的将手机塞到书本间。
“嗯,好的,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是吧?但我觉得***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教室里有些男同学都隐晦地笑着看左清。
路息川撇头,眼神微眯,你是不是***想死?
唐域缩了缩脖子。
原本心无旁骛的读着书的左清,听见***这词,她是发自内心的排斥。她觉得他们真的好烦,以后可怎么办,真的要和路息川好好谈谈了。
刘华没听懂唐域什么意思,路息川已经站起身回答:“我答,必要的意思”结果,教室里又是一阵低笑声。
刘华不懂学生在笑什么,没有深究,看路息川回答了,也就放过唐域了。“好,我们继续讲下面的重点字词。”
下课铃声响起,夕阳的余光照射到左清的桌上,左清还在整理书包,桌面一暗,路息川吊儿郎当的站在她旁边。
左清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细微的动作,路息川察觉到了。
左清背起书包绕过他,发现原本在等着她的方真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走了,我们一起回家。”路息川双手插兜,解释道。
左清扫了一眼四周,除了有几个打扫卫生的没走,就没什么人了。左清想,反正自己与他的关系光明正大,没什么不可告人的。
“我想和你好好谈谈。”左清打算跟他摊牌,讲清楚,她以为自己还不够说的明白。打扫卫生的那几个偷偷瞄着这。
路息川促狭的笑,吹起了口哨:“你想和我谈什么?我只想跟你谈爱。”
左清因为他这句话,不知是气得还是害羞,整个脸都涨得通红。
路息川侵略性的目光,让她无所适从。左清没想到他居然也会这么痞里痞气的一面。
“你可不可以正经一点啊?”左清抿着嘴,浅浅的梨涡露了出来,因为路息川太高了她微仰着头,才能看见他的脸。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她是我的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