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宋廷陆炎)

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宋廷陆炎)

导读:主角是宋廷陆炎小说——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讲述了当红偶像宋廷穿进了一本权谋小说,成了那个每天提心吊胆唯恐被摄政王逼宫的废材皇帝。对此,宋廷表示:只要心态好,保管活到老。

小说介绍

主角是宋廷陆炎小说——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讲述了当红偶像宋廷穿进了一本权谋小说,成了那个每天提心吊胆唯恐被摄政王逼宫的废材皇帝。对此,宋廷表示:只要心态好,保管活到老。有什么事都问摄政王去。

宋廷陆炎小说简介

撂挑子的宋廷从此浪得飞起,上街抓下小贼,微服出巡体察下民情,体验生活当当平民。
对此,摄政王的态度:把那贼困住让他抓,打点好沿路安全让他出巡,想办法送个大宅子给他当平民!
某日,宋廷迫于朝野施压不得已立后,可洞房花烛夜,看着一身喜服的摄政王,宋廷一脸懵逼:“那个,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全文阅读

***车上,大明星宋廷正闭眼小憩,连着赶了几个通告,现在又有一个新剧本送到他手上,他却累的睁不开眼睛。
经纪人看着,关心的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到了我叫你。”
宋廷点了点头,闭目的样子甚是疲惫,“谢了王哥。”说着,他顺势把手上的剧本递给了经纪人。
经纪人拿在手里随手翻了翻,不一会儿却发出了“咦”的一声。
“怎么了?”宋廷还没睡着,问道。
经纪人笑了笑,“这剧本你肯定喜欢,原著小说你也看过。”
宋廷睁开了眼睛,看着他,“我也看过?”
经纪人点了点头,提醒他,“男主叫陆炎。”
宋廷一听,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那是这两年十分火爆的一本权谋小说,他当时也看了一下,现在被影视公司买下版权,正要翻拍电视剧。小说大概讲得是摄政王陆炎,心狠手辣权势滔天,三立三废帝王,在第三任皇帝被他逼死后,最后自己登基开创盛世。
那陆炎是一个人气爆表的角色,几乎看了那本小说的人都超级喜欢他,长得帅,武功高,又腹黑,权术一流,但这样的角色却一直没有一个官配,当时读者把里面所有的配角都拉出来跟陆炎配对,发现陆炎跟谁都能配一脸,包括之前被他废的两个皇帝。
当然,最后一个被废的就没人配了,那个角色只是个炮灰,总共就没有出场几次,并且人设也不是很好,骄奢淫逸,荒唐无度;小小年纪只知寻欢作乐,干得荒唐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你来演陆炎,一定能收获***好评,这个角色这么腹黑狠戾,权谋过程又波云诡谲,演绎起来,一定能让观众对你的印象有颠覆性的认知,对以后扩展戏路大有帮助啊。”经纪人滔滔不绝的说着,“投资方找到你,大概也是觉得你适合这个角色。”
宋廷的困劲儿已经过去了一些,他拿过剧本翻了起来,“那小说我看的蛮久了,而且太忙了,我当时看的也很快,很多情节都不记得了。”
“嗨,没事儿,剧本和原著也肯定不一样,你先看看剧本。”
宋廷点了点头,认真严谨的看了起来。然而他才翻了两页,车子却在高速路上突然来了个猛烈的大转弯,将他整个人腾空而起。
对面的大卡车突然失控从另一条车道奔了过来,刚好撞上了他们的***车,将整个车子撞得抛在空中,而后又重重的落了下去......
******
皇宫,此刻正值夜幕,长极殿内的小皇帝,因为今日才登基,故而兴奋的睡不着觉。连忙吩咐人把一宫里的太监宫女召集起来,要和他们儿追击游戏。
这所谓的追击游戏,就是用一根两米长的绳子,一头绑在宫女的腰上,一头绑在太监的腰上,让他们追逐,太监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扒下宫女多少件衣服,宫女必须在规定时间内保证自己身上有几件衣服,如果没有达到要求,统统杖打一百。
现在,整个长极殿内响起一片惊呼哀叫之声,伴随着跌跌撞撞的跑步声,宫女和太监们都想完成“任务”,所以宫女只能在前面拼命的跑,太监只能在后面拼命的追。两米的绳子,只要宫女慢一点,或太监快一点,宫女的衣服就能被扒下来。
一时之间,太极殿内撕扯衣服的声音也极为清脆,宫女们花容失色,太监们则是奋力追赶,均跑的筋疲力尽也不敢停歇。
少年帝王就势坐在地上,看着面前乱哄哄的景象当真是觉的有趣又好玩儿。这太极殿的宫女太监人数加起来可比他在藩地王府的宫女太监还多。下次应该让整个皇宫的宫女太监都玩儿这个,多有意思啊,用不了多久,就有宫女要被脱光光咯。
帝王站起来,对一旁的太监总管说:“鞭子给我,不,给朕。”
总管想劝劝,但一眼就看得出来这第三位比前两位都难搞,照他这个作法,这皇位他也做不了几天吧。这么想着,他的鞭子递的极为干脆。
小皇帝提着鞭子,眼神阴鸷,走进奔跑的人群中抬手乱抽,抽的那些宫女太监嗷嗷大叫,他却笑得更开心了。
太监宫女们被抽的乱撞,也不知怎么回事,几对人没注意,竟往小皇帝背后撞去,令小皇帝身子向前一倾,“噗通”摔了一个大马趴!
惊叫声此起彼伏,所有人都被吓的跪倒在地,太监总管忙去扶小皇帝,却见他以额触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皇上?皇上?快传太医。”刘元轻轻摇晃了下小皇帝的胳膊,却发现他没动静,这可吓到了一殿的人,所有人噤若寒蝉。
刘元咽了咽口水,又推了推他,声音大了起来,“皇上,您没事吧?皇上!”
这一回,躺着的小皇帝动了动。
刘元面露喜色,看小皇帝要坐起来,忙抚了一把,而后便见小皇帝的额角磕出了一个大包,吓的脸色苍白,还没来得及出声,却听小皇帝说:“王哥,你们没事吧。”
宋廷一边揉着头一边缓缓的睁开眼睛,想看看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只是他眼睛才睁开就被面前的景象吓的一双桃花眼扑棱棱的猛眨了几下。
这金碧辉煌的大殿,这满殿跪着的太监宫女且一个个的还衣衫不整,这是怎么回事?
“呃...”头突然晕的厉害,宋廷抱着脑袋难受的出声,一旁的刘元这才继续刚才准备说的话,“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宋廷甩了甩脑袋,看着一个劲儿对他磕头的清秀男子,忙说:“别...你别磕了。”
刘元停下动作,哆哆嗦嗦的看着他。
宋廷脑子还是晕乎的厉害,他拍了那么多戏十分清楚现实和戏里的区别,所以这满身的真实感让他清楚自己是穿越了。应该是出车祸灵魂穿到了这具身体里,只是脑子里的记忆还在融和,他一时半会儿还搞不清自己是谁,只听面前这个太监叫他“皇上”,他这才低头看了下自己的穿着,果然是一身厚重的明黄龙袍。
一看到龙袍,宋廷的脑子突然就没有那么晕了,只许多画面像放电影似得在他脑海里一幕幕的闪过。
他,确实是穿越了,而且还是穿书了,穿的正是刚才还在讨论的那本权谋小说,不过穿的不是男主陆炎,而是那个废材皇帝!就是最后死翘翘的那个。
“啊!!!”宋廷控制不住的大叫了一声。
那小说他看的时间虽然有点久了,但有些剧情还是记得的,尤其是那个跟他名字同音不同字的炮灰,他当时看的时候,还一度有些膈应,但好在那废材戏份并不多。可是,若穿成那个废材,戏份不多就很惊悚了。
并且他已经融和了那废材的记忆,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也瞬间了然。不得不说,这废材是真的心大啊,登基第一天就敢在陆炎眼皮底下干这种荒唐事。
更愚蠢的是,这小子当了皇帝不到两个月就被闻太师利用去刺杀陆炎,但被陆炎逮了个正着,可陆炎并没有立刻杀他,只是晾着他,令他惶惶不可终日,不到一年就郁郁而终。
说白了,就是最后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
这不就是自己作吗。
宋廷顿时欲哭无泪。
刘元看皇上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忙说:“皇上,您起来吧,地下凉。”
听到刘元的声音,宋廷看着他,又看了眼面前跪了一地的狼狈不堪的太监宫女,急急的说道:“解了解了,都解了。”
太监宫女们一听,不敢违抗立刻着手解自己的衣裳。
宋廷一看,捂着脸说:“我是说绳子解了。”
众人一听,一脸的不可置信,面上也未露喜色,琢磨着估计这小皇帝是又想到了什么新鲜玩儿法。
看他们个个噤若寒蝉的解着绳子,宋廷脱口而出,“对不起啊,是我不对。”
这话一落,惊得他们包括刘元都控制不住的跪俯在地,“奴才惶恐。”
宋廷:“......”
“摄政王到!”
殿外侍卫忽的高呼一声。宋廷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只不住的叹气,早不穿晚不穿,偏偏这个时候穿,哪怕是穿到这废材下令玩儿这追击游戏之前也好啊。这摄政王陆炎该不会今儿就让自己禅位,再让自己来个悬梁自尽吧?
不会,绝对不会,“自己”到底还是当了一年皇帝的,这才第一天,还有三百六十四天可以造作。
这么想着,宋廷心里踏实了一点。
着一身蟒袍,脚踩麒麟靴,手持一把重剑的摄政王疾步迈入大殿,殿内的太监宫女忙跪着往两边退去。
宋廷抬头看着那位男主,不由得微微惊讶了一下,书里并没有确切的描述过陆炎的长相,看的时候还有人以为陆炎生的粗狂,无论何时都是一脸煞气的模样。但今日一见,才发觉,那其实是个超级美男,自己混迹娱乐圈多年,各色俊男靓女都见过,但陆炎这样的却是第一次见。
头戴一顶嵌着耀目红宝石的乌黑翼善冠,疾步而来时透着逼人之势;额头之下剑眉舒展,凤眸之中星光点点,鼻子挺翘笔直,面若羊脂玉,下颌角略宽,却也因此让他的俊美没有阴柔之风反而极为硬朗。
看到陆炎的长相,宋廷忽然想起一句话:书中自有颜如玉。
可瞧陆炎这面无表情,气势逼人的样子,我得怎么跟他解释?
陆炎走到他面前站定,扫了眼这满殿的荒唐,对坐在地上的小皇帝开了口,“皇上的兴致还不错嘛。”
宋廷举起双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他想起这还是他和陆炎第一次说话。从陆炎把他从藩地拎来当皇帝直到今儿登基,他们都还没有交流过。没想到第一次交流,自己就得背这么大的锅。
十指往两边一分,宋廷透过几个稀松的指缝,眼巴巴的看着陆炎,无奈的开口:“朕如果说,今夜的事不是朕的本意,你会信么?”

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免费阅读

宋廷这话实在是有点歧义,听在陆炎耳里,怎么都有些挑衅的意味,但他的动作和表情又和挑衅截然相反。这波操作让陆炎皱起了眉头。
宋廷一看陆炎皱眉就知道他肯定误会了,谁让自己现在是有理说不清,“这么说吧,摄政王,你可以当朕刚才是梦魇了。”
陆炎仍然没说话,凤眸里全是宋廷现在可怜兮兮的表情,这表情如果说是装出来的那也装的太像了。
“都下去。”陆炎朝地上衣衫不整的太监宫女喝了一句。不一会儿整个长极殿退的就只剩下他和宋廷两个人。
气氛陡然变的有些奇怪,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尴尬的感觉。
“皇上想荒唐,可以。”陆炎不明喜怒的再次开口,“只是,下次阵仗稍微小一些,臣也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淫*乱’不好听。”
宋廷听他这话,心想:自己名声越不好越荒唐,陆炎废自己的时候就更顺理成章啊。
不过,听他这么说,宋廷心里还挺高兴,这话的另一层意思不就是自己想干嘛就干嘛,只要不搞什么NP就可以了嘛。反正我也不会被人利用刺杀你,不会惶惶不可终日,吓不死,这么一来,这日子也还能过啊。
“好,成交!”迅速的权衡了利弊之后,宋廷笑眯眯的答应下来。
陆炎对他的反应出乎意料了一下,但面上却仍无什么情绪。
“你说的,一言九鼎?”宋廷一把从地上站起来,盯着陆炎再次确定。
陆炎看他欢天喜地的样子,不由得拧了下眉,有一种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宋廷完全没感觉到,迫不及待的又说:“一言九鼎喔,世人都道摄政王陆炎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从不反悔的。”
陆炎看着宋廷那一副高兴的仿佛得了什么天大宝贝的样子就想收回自己方才说的话,但明面上却又不能这么做,“自然。”
宋廷开心的差点原地蹦高三尺,但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王爷,太医到了。”刘歌在殿外通报。
陆炎看了下宋廷的额头,额头的包肿的更厉害了。
“传!”
太医提着药箱进来,跪下后先给陆炎行了礼,再朝新皇宋廷行礼。
“给他好好看看,明日是皇上第一次上朝,仪容不可有损。”陆炎吩咐着,他的语气透着生人勿进的森冷。说完就抬腿迈出了长极殿。
等太医给宋廷包扎好了退出去时,刘元才几步的走了进来。虽说朝政是由陆炎把持,但在这宫里,皇上还是皇上,如果皇上要杀什么太监宫女,或者做什么更荒唐的事,陆炎是绝对不会阻止的。所以,这小皇帝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废材加傀儡,可他们这些奴才也都不敢怠慢。
“皇上,奴才已经命人去煎药了。”刘元小心翼翼的对坐在床上的宋廷说,心里在想宋廷一定遭到了陆炎的为难,心里指不定怎么憋火,到时候发泄在他们这些奴才身上就不好了。
宋廷看刘元那对自己退避三舍的样子,亲切的说:“谢谢你啊。”
刘元听他道谢,吓的直接跪了下去,“奴才该死。”他只觉得宋廷的“谢谢”听起来十分诡异。
宋廷抽了抽嘴角,表示理解吧,“你不用这么怕朕,过来。”
刘元忙膝行了几步,离宋廷近了一些。
宋廷道:“你去把刚才那些太监宫女叫回来。”
刘元正要应“是。”但反应过来宋廷说的是什么话后,不由得抖了一下,“皇上,摄政王还没走远,您这...”
宋廷知道他误会了,但也知道解释不清楚,干脆就不解释,“没事儿,你去就是了。”
刘元无奈,照宋廷的话去做,不多时,那些个太监宫女就都回来了,颤颤巍巍的站在宋廷面前。
宋廷看着他们,轻轻咳嗽了一下,然后拿出原主带过来的钱财,每人发了二十两,并道:“今晚的事是朕有失偏颇,这点银子算是补偿。”
捧着手里的银子,一殿的太监宫女面面相觑,均不知这位在藩地就出了名的荒唐帝王想做什么。
宋廷也不多解释,挥挥手让他们下去了,反正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自己真不是那种荒淫的人!我以前那身份,别说荒淫,摸个女生的手都不敢,要是被拍到了还得了。
一想到这儿,他忙搜索了下这原主的记忆,还好还好,这原主至今还没有真正看上过谁,所以虽然行事荒淫,但也只停留在看yellow的阶段,并未失身。
折腾了一晚上,宋廷也是真的累了,躺在床上的时候,虽然已经找好了定位,但也还是忍不住叹了几口气。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嘛。”这么一想,宋廷眼皮儿再也睁不开,睡着了。
刚到五更,宋廷还没睡醒就被守夜的太监叫了起来,该准备上朝了。
宋廷倒也不恋床,他以前拍戏,只睡两三个小时也能活蹦乱跳一整天。现在起床后还有太监宫女服侍,自己只要抬起手臂就好,这感觉倒也还不差,只是当他整理好衣冠,梳理好头发往那穿衣镜前一站时,一响破天际的惊叫声从内殿传了出来。
所有太监宫女皆吓的跪俯在地,连殿外的侍卫都被他这一声悲戚的惨叫给惊到了。
“皇上?”刘元跪着抬头看着宋廷。
宋廷却不理他们,一个劲儿的扒着穿衣镜上下左右打量自己,“还有别的镜子吗?”
刘元不解其意,宋廷却没耐心,自己找了起来,不多时就拿着好几个镜子左右照了照,得出的结果是一致的。
那就是,他现在太丑了!
这一现实的打击直接让宋廷如扎破了的气球,焉巴巴的坐在了地上,无精打采的盯着穿衣镜中的自己。
他现在这具身体其实和他现代那具身体,身高和长相相差不大。宋廷长着一双桃花眼,脸又小巧精致,肤色白皙,举手投足间透着如冰雪沁出来的洁净,让人一看到他就有一种能暂时摒弃世间所有烦心之事的感觉;加上演技不错,所以人气一直很高。
而现在这位演技和相貌并存的当红偶像,颜值崩了!
他虽然依旧能从镜子里看出自己原有那张脸的轮廓和五官,但一胖毁所有。他现在比原来胖了二十斤不止,腰也粗腿也粗,脸更是跟块大饼似得,看起来也太油腻了。
果然饮食需要从小控制,暴饮暴食还不锻炼,真没好下场啊。
“皇上,您到底怎么了?”刘元看着宋廷那副凄楚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位少年帝王了,难道昨夜摄政王罚了他什么?
宋廷抽了下鼻子转头看着刘元,“去找身常服给我。”
刘元不解其意,但看宋廷那副可怜的表情,就有些不忍拒绝他,忙照做。
皇帝的常服也不能跟运动服相提并论,穿着这衣裳,怎么迈的***?
宋廷想了想,道:“去找身适合练武的衣服给我。”
刘元更加不明所以了,但也还是照做,最后找来一身碧色的劲装,宋廷这才稍微满意了。
“皇上,您要干嘛去?”
“跑步,很快回来。”宋廷抹了把泪,以前只要有时间他都会晨跑,后来因为赶通告落下了一段时间,现在得重新加入行程了。还有每天一个小时的锻炼,也得继续,不,得增加到两个小时才行,不然这颜值得崩到什么时候。
迈出大殿,不理侍卫们一一行礼,宋廷双臂伸直,左右各伸展五下再上下各伸展五下,最后开始原地高抬腿。
一系列动作看的长极殿周围的人都愣了。
明星最能适应的就是别人的注视,他影视歌多栖发展,万人演唱会都开过,对这么几道目光早就免疫了。热身动作做完,他迈腿开跑。
皇帝这么跑,那还得了,侍卫和刘元都跟了上去。一时间皇宫出现了一个奇景:才登基的小皇帝带着一队侍卫和太监总管绕着皇宫跑步。
宋廷原叫跟着他的人都回去,他只是在锻炼身体,但没人听,他也不费那个力气了,清晨动员跑跑步也挺好。
他这么想着,跑的更加认真了,两只手臂前后摆动,***做的相当标准,只是身后突然掠过一阵疾风,他下意识的回头去看,人却撞在了一个不是很硬也不是很软的东西上。
“我的头。”宋廷双手捂着头,抬眼一看,陆炎就站在他面前,而且他离对方十分近,整个人几乎贴上去。他惊的立刻放下手,双腿并直往后跳了一步。
宋廷穿着一身碧色的衣裳,加上这个动作,瞬间有一种莲叶上的青蛙向后蹦了一蹦的感觉。
陆炎看了眼他身后跟着的侍卫和太监,他跟前两任皇帝以及闻太师还有皇太后等一干人权术争斗多年,他们各种花样都出过,但宋廷这样的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皇上这么喜欢跑步,我能让你去校场跑个够。”陆炎这语气虽仍旧听不出个喜怒,平淡的像一面湖水,但冷的人牙齿打颤。
“校场跑能让我瘦下来?”宋廷浑然不觉,只双眼发光的问,“要是能的话,可以啊,最好你帮我制定一个魔鬼训练计划之类的,七天瘦十斤那种。”
稳了多年的陆炎有一瞬间觉的自己有些听不懂宋廷的词汇。
“老实说,朕长得丑不丑?”宋廷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想来这话也只有陆炎能一五一十的回答他了,问刘元他们肯定等于白问。
陆炎倒是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他一眼,虽说有点微胖,但要想跟丑搭边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男人要那么好看做什么?”陆炎冷声喝道。
宋廷抬了下眼皮,脱口而出:“你有着令人一见倾心的容貌,自然不觉得好看有多重要。”
话落,一阵清风拂面而过,宋廷依然垂丧着头,陆炎脸色依旧没什么变化,只是他的耳垂因愠怒而微微泛红。

小说推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小编给友友们准备的朕不小心把摄政王娶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真是份大礼呢!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