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修真文中的炮灰小师妹(苏年年祝九卿)

穿成修真文中的炮灰小师妹(苏年年祝九卿)

导读:《穿成修真文中的炮灰小师妹》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苏年年祝九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浊酒润喉所编写的,讲述了“小师妹如此抗拒……

小说介绍

《穿成修真文中的炮灰小师妹》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苏年年祝九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浊酒润喉所编写的,讲述了“小师妹如此抗拒……难道小师妹是觉得,师兄送这琉璃屋,是要害小师妹吗?”辰让仿若随意的话,却在苏年年耳边炸开了雷。

小说简介

苏年年噎住了。
她看了看辰让略带威胁的笑意,又看了一眼有些茫然的裴风,缩了缩脖子,小声反驳道:“我没有……”
辰让挑了挑眉,“既然如此,便收下吧。”
“可……”苏年年还想挣扎一下。

穿成修真文中的炮灰小师妹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苏年年噎住了。
她看了看辰让略带威胁的笑意,又看了一眼有些茫然的裴风,缩了缩脖子,小声反驳道:“我没有……”
辰让挑了挑眉,“既然如此,便收下吧。”
“可……”苏年年还想挣扎一下。
“小师妹如此抗拒……难道小师妹是觉得,师兄送这琉璃屋,是要害小师妹吗?”辰让仿若随意的话,却在苏年年耳边炸开了雷。
苏年年抽了抽嘴角,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屋子到底有没有机关她倒是不确定,但辰让身上的杀气她可是感受了一路了。这降温效果比夏日的冰泉还好,不仅持久稳定还可以随身携带。
嗯,点个赞。
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苏年年早就想出手揍他一顿了。
“没有,”苏年年叹了口气,放弃挣扎,大不了她收下之后,不住不就可以了。“那就多谢三师兄了。”
见苏年年收下琉璃屋,辰让身上的冷气才散了些,表情也柔和了许多。搞得苏年年一脸无语,也不知道这人到底在得意什么。
等到辰让和裴风离开,苏年年稍稍松了一口气。
从醒过来开始,这人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她差点应付不过来。
还好有原书和原主留下的小本子。
苏年年暗暗庆幸。
只是……人虽然应付了过去,但还是有个麻烦留下了。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苏年年目光落在那琉璃屋上,表情越发头痛。
这琉璃屋虽然看着漂亮,但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白天就各种耀眼,这要是等到晚上……还不得亮的跟个灯泡似的。
一想到那黑夜中,一栋闪闪发光的屋子……
这不是明晃晃的告诉杀手,我在这呢,快来杀我吗!
这个辰让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苏年年绕着琉璃屋转了两圈,也没弄明白怎么把这屋子收起来。正在发愁,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轻微的风声。苏年年瞬间转过身,警惕的看着身后,反倒把刚刚落下的裴风吓了一跳。
“怎么了?”裴风温和的看着苏年年,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有谁来过吗?”
苏年年眼神缓和下来,乖巧的摇了摇头。
裴风有些奇怪的看着似乎变了许多的小师妹,但他确定眼前的人的确是苏年年,所以也只能把这些变化,归结于被师父惩罚,才让苏年年变得如此乖巧。
他将手里的灵剑递给苏年年,叮嘱道:“拿好了,以后不可以再耍脾气了。”
灵剑在裴风手里并不很安稳,一直在颤动着像是要逃走。等到了苏年年手里,却是突然安静了下来。
就好像……确认了主人一般。
裴风见到灵剑的反应,眼里最后一抹怀疑也渐渐消了下去,他有些愧疚的揉了揉苏年年的头发,为自己居然怀疑小师妹而有些内疚。
果然,小师妹还是小师妹,只是长大了乖巧了而已。
苏年年被突然的摸头杀弄得一脸懵,不过她也没有动。裴风给她感觉,有点像家里最宠她的大哥,所以苏年年倒也没有什么抵触的心理。
送完灵剑,裴风叮嘱了苏年年几句,正要离开,却被苏年年拽住了衣角。
裴风愣了一下,回头看向苏年年,“怎么了?”
苏年年看了看不远处那个闪闪发光的屋子,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道:“二师兄……你能不能把那个琉璃屋收起来?”
裴风一怔,不解:“为何?”
苏年年眨眨眼,大脑飞速旋转,还真给她找出来了一个借口:“这……师父说的不是罚我面壁思过吗?我若是住在琉璃屋的话,恐怕不太好……”
所以快点收走吧!
苏年年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裴风。
“没事。”裴风恍然笑道,“放心,此事我已经问过师父,师父并没有出言反对,那便是同意了。”
说起来……
“小师妹,这一次的事你也别太放在心上。”裴风劝道,“这一次师父虽然罚了你,但其实也是为了护着你。那花辞不论怎么说,都是掌门的亲女儿,你若是真落在她手里,定吃不到什么好处。所以你也别怪师父了,别不开心了。”
苏年年:……
不,我没有不开心,我是真的希望你把这屋子拿走。
“可是……”苏年年无奈的说了真话,“这屋子实在是太亮了。”
裴风眨眨眼,却是轻笑了一声,带着苏年年走到琉璃屋面前,示意苏年年将掌心贴在那门上:“试试?”
苏年年犹犹豫豫的触碰到门口,下一秒,眼前的一切就都改变了。她似乎***了一个神秘的花园,四周五颜六色的怒放着花朵。脚下有一条不过两米宽的小路,弯弯曲曲的往深处蔓延着。
而在花园的深处,一个银白色的宫殿若隐若现着。
“这……这是……”苏年年呆滞了。
“这才是琉璃屋的全貌。”裴风自她身后也跟着进来,“没有认主的琉璃屋,就只是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房子。但其实认真的说来,琉璃屋应该算是一件防具。它可以阻挡神识的探查,也可以将自己隐藏在周围的环境里。”
一边说着,裴风带着苏年年往前走了一会,便走到了一个石盘边。
“来吧,滴血认主。”
苏年年这可是真的震惊了,她相当怀疑辰让是不是送错了东西,那家伙怎么可能会送这么个好东西给她。虽然她现在对这个世界还有些懵懵懂懂,但书里可是明确的说了,只有上阶灵器才需要滴血认主。
“还是算了吧。”苏年年猛地摇头,这也太贵重了!要是真的认主了,到时候辰让管她要怎么办。
裴风见苏年年满脸抗拒的样子,挑了挑眉,笑容里带着一丝狡黠,“如果小师妹不认主的话,琉璃屋就没有办法激活其他的能力,就只能这么闪亮亮的了。”
苏年年表情一僵。
“而且也没办法收起来,只能一直带着到处跑……”裴风继续道。
当然这话其实是骗苏年年的,琉璃屋毕竟不是凡品,怎么可能会因为不能认主就无法使用。
然而苏年年信了。
没办法,她对于这些灵器根本不了解,在被琉璃屋闪瞎眼顺便给杀手指路和之后被辰让找茬之间,她也只能选择后者。
毕竟……还是先活下来吧。
没准有了这个琉璃屋,她就能不被杀掉呢。
这么想着,苏年年心里也没那么抗拒了。她走上前,迟疑了两秒,还是咬破了食指,滴了一滴血落在那石台之上。
一阵清风吹过。
就好像有人轻轻用手拂过她的发梢,苏年年下意识的跟着看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原本停滞的琉璃屋内,突然变得开始鲜活起来。一直处于含苞的花缓缓开放了,树叶在微风下轻轻摇晃着。
更有生气了一些。
苏年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心底浮现出一丝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很玄幻,明明她站在这里,但她却能看到这整个琉璃屋内的每一个地方。
每一朵花都随她的心意开放,每一个房间都随她想法变化。
苏年年一时沉浸了***,等到她从这种玄妙的感觉中回过神,裴风已经不知何时离开了。
屋外的天色暗了下来。
苏年年眨眨眼,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么站了几个时辰。不过不得不说,不愧是修仙之人的身体,居然一点疲倦的感觉都没有。
将屋子外表变得和普通房子一模一样,确定不会引人注目,苏年年才顺着小路,一路走到了宫殿之中。
因为滴血认主的原因,原本对她来说很陌生的琉璃屋,现在反而是她最熟悉的地方。
宫殿内很大,只有苏年年一个人的声音,显得有些空旷。但她却并不会害怕,因为她知道这里很安全。顺着旁边的楼梯走上三楼,苏年年毫不迟疑的连续转过了几个弯,停在了一扇门外。
推开门,里面却是一间很现代的卧室。
一间女孩子的房间。
苏年年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表情慢慢的柔和下来,一直有些警惕的神经也缓缓放松下来。
她……原本的她,应该是死了吧。苏年年缓缓的走进房间,在床边停了下来。
苏年年记得,这一次病发的异常凶猛,不过短短几分钟,她就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一切。耳边还有着大哥的呼喊,和对医生的怒斥。那一向沉稳的人,苏年年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在发颤。
若是……能回去就好了。
苏年年这么想着,却是突然恍惚了一下。
飞升。
两个字突然出现在她脑海里,就好像是谁在提醒她一般。
苏年年眼睛微微睁大,一直平静的神情第一次出现了激动。
飞升……若是她成功飞升,就可以回去吗?!
苏年年恨不得下一秒直接修炼到渡劫期,回到父母和大哥身边。然而当她查探了一下原主的修为,再回忆了一下书里对于修为划分之后,苏年年沉默了。
原书里,修仙者的修为分为: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大乘、渡劫。
一般刚拜入门派的弟子,都会是炼气期,若是天赋好一点的,很快就会***筑基期。
而原主……修炼了五年,如今修为,炼气期。
苏年年:……
就这天赋,原主怕不是走了后门才能拜到青枫尊者门下吧?!

穿成修真文中的炮灰小师妹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然而就算苏年年再悲愤,也改变不了原主只是个炼气期的现实。她只能深吸一口气,把满心的焦躁压了回去。
至少……比没有希望要好得多,她还可以回家,可以见到自己的家人。
这么一想,苏年年突然充满了斗志。
看起来居然跟原主的表情有些相似。
只是原主的斗志是在各个师兄,而苏年年……什么师兄师弟,谁也别想挡着她修炼!
不过,那都是以后她要努力的。现在,她要想办法先躲过原主这一次死劫。
苏年年有些发愁。
原书里根本没写过原主的死,她仔细找了一遍,也只有那么一点信息。
到底会是谁这么恨原主,不惜在宗门内冒险把原主杀掉……甚至最后连青枫尊者都没有找到凶手。
苏年年将手中的灵剑放在桌上,自己低头翻着原主的小本本,想在其中寻找些线索。
只是她左看右看,只觉得这本子上每个师兄,身后好像都站着一位未婚妻或者青梅竹马或者是追求者。而以原主以往那种死皮赖脸的手段,基本上每个人都得罪透了。
苏年年:……
这根本就是一个仇人录吧。
苏年年无奈的往后翻,一直翻到最后一页,才有些奇怪的停了下来。
最后一页只写了一个名字。
祝九卿。
若不是出现在这个本子上,苏年年都会怀疑这是个女孩子的名字。
苏年年眨眨眼,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居然很陌生。也就是说,在原书里,这个人也从未出现过。
……恐怕不是个炮灰,就是个没戏份的路人甲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前面几十个潜在仇人给吓到了,苏年年看到这个名字,居然还有点心安。
毕竟这位师兄,不会有个一心想要砍死自己的追求者。
就在苏年年把小本本收起来,打算去休息的时候,琉璃屋突然传回来了警戒。
有人闯入了琉璃屋。
苏年年刚刚还困倦的表情一下子就惊醒了。
现在可是半夜了,正常人谁会这个时候出现在后山。更何况琉璃屋本身已经伪装起来,要多凑巧才会是真的不小心闯入的。
该不会……就是杀死原主的杀手来了吧?
这么一想,苏年年手都有点抖。
没办法,虽然她能够很淡定的分析现状,但真的可能要被杀,还是会害怕。
苏年年缓了缓心神,将注意力放在有人闯入的区域。这一看,她却是有些迟疑。
那里的确有一个人。
一个男子正站在花园里,低头看着眼前的花苞。目光单纯,又充满好奇,就好像第一次看见新奇事物的小孩。可能是因为这人长得太乖巧了,苏年年怎么看都觉得他不像是个杀手。
该不会真的是误闯进来的吧?
苏年年犹豫了许久,打算试探一下。她趁着那人不注意,将花园的路稍稍改动了些,只要那人顺着路往前走,很快就会从琉璃屋里出去。
然而她刚改完,就看见那男子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眼角突然带上了一丝笑意。
苏年年茫然,忍不住顺着男子的视线看过去,却也只能看见几朵还没开的花。
……这有什么好看的?
男子看了一会花,回过神,注意力落在了脚下的路。
快走快走快走……
苏年年心里默念着。
然而……男子对着路看了两眼,却是转头,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苏年年表情僵住了。
等等,那个方向……那不是进宫殿的方向吗!
不会吧……
正当苏年年心里越发警惕的时候,男子却又转了方向,一路往着另一边走了过去,最后停在了一棵古树面前。
苏年年:……
这人是来踏青的吗?!
苏年年稍稍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身后冷汗湿透了。
男子又在树前站了半天,然后才又顺着路往外走。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走错,眼看着男子就要走出琉璃屋,苏年年那口气都吐出去了,然而男子在门前又站住了。
苏年年一口气直接憋住了。
男子转过身,一步一步的往琉璃屋内走去。也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男子的半张脸落在阴影里,看起来半点没有之前乖巧的感觉,反而带着一丝阴森恐怖。
苏年年倒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完……完了,她该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苏年年慌慌张张的在屋里看了一圈,一把抓住灵剑抱在身前,只是那手抖的不成样子,连带着灵剑也一直在颤抖。
最后也不知是不是被抖烦了,灵剑轻轻一颤,从苏年年的手里自己跑了出去,落到一旁的桌上。
“噗。”
男子又莫名的笑了一声,灯光照在他身上,莫名的柔和了许多。
好像加了柔光一样。
苏年年却没心情去欣赏,她现在只觉得人生灰暗。好不容易重活一次,第一天就要被杀死了,唯一的武器还不愿意管她。
然而奇怪的是,男子明明只要再往前走两步,就能看到宫殿,但他却又停了下来。
随后那人左右看了看,就好像是迷路了一般,最后随便找了一条路,顺着一路往外走去。
最后还真就这么走出了琉璃屋。
苏年年一直到那人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才眨眨眼,突然反应过来人是真的离开了。
什么情况?
苏年年茫然了。
所以,这人真的只是因为路痴?
……等等,不对啊,她是这琉璃屋的主人,她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把人丢出去?!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苏年年祝九卿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