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程观雪沈寒舟)

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程观雪沈寒舟)

导读:《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是由作者Engage所著,主角是程观雪沈寒舟,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穿过来就是生死局,程观雪有些头大,千辛万苦保住性命,走投无路,委曲求全给反派大佬当剑侍。

小说介绍

《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是由作者Engage所著,主角是程观雪沈寒舟,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穿过来就是生死局,程观雪有些头大,千辛万苦保住性命,走投无路,委曲求全给反派大佬当剑侍。

程观雪沈寒舟小说简介

本想着忍一忍,等东山再起,回去继承家业当个海外土财主。不成想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被扯进了惊天阴谋。
而这颗心竟然也不知不觉地沦陷了......

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全文阅读

远处飘来若有若无的喜乐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嘈杂响动。程观雪眉头皱了皱,头隐隐作痛,缓缓地睁开了眼。
世界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清晰角度呈现在他的面前,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空中漂浮的尘埃,当他凝视着那扇雕花檀木的大门,便能看清楚木头的纹理,若是看的再久一些,他的意念便随着目光穿透了大门,见到了院子中正如雪飘落的海棠花瓣。
程观雪有些怔愣,不禁怀疑这是个过于奇幻的梦。于是重新闭上眼睛,然而还不待他重新入睡,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便传入了他的脑海,那声音是布鞋与石板地面摩擦发出的细响,但是在他耳中却是如此清晰。
吱呀~有人推门进来了。
程观雪下意识睁开眼睛看向来人。这几人穿着打扮,具是中国古代的样式。为首一名红衣女子穿着华丽的齐胸襦裙,头发也梳成了精美的发式,即使以程观雪的眼光看来,也当的起一声古典美人。剩余两人皆是同样打扮,周身佩戴之物无一不精致。
眨了眨眼,又看到映入眼帘的风格古拙华美的木床和围幔装饰,程观雪努力尝试回忆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只记得头一天月朗风清,他心情不错在自家楼顶上饮酒赏月,难道是他喝醉了还没醒酒?
程观雪的思维有些打结,搞不明白如今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形。
然而不等他想明白,就听到那几个宫装侍女打扮的女子面上堆笑,十分恭敬地道,“尊上,您醒了!仪式已经开始了,您该更衣了。”
“什么仪式?”程观雪茫然问道。
几个女子对视一眼皆是面露难色,似乎十分惧怕,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最后还是为首的那名女子咬咬牙,似乎下定了决心才道,“回禀尊上,是长公子与...与不笑真君的结契之礼。”
那名侍女说完后,立马观察程观雪的神色,见预料中的暴怒和责难没有降临,那几人似乎十分庆幸。然后立马利落的服侍他更衣穿戴,似乎生怕他反悔似的。
程观雪此时脑中还是混沌一片,下意识任由几名侍女摆弄,心中反复琢磨刚刚从侍女处听到的几个字眼,长公子?不笑真君?结契之礼?
这几个词听着怎么这么耳熟?不笑真君?他不停思索,终于在侍女为他戴好腰间玉佩之时灵光一闪,不笑真君,原不笑!这不是他最近刚看完的那本修真耽美文里的名字么?!
他脑海中出现一个大胆的想法,但是却有些不敢相信,难道自己真的穿书了?程观雪无语凝噎,这本小说三观不正,渣攻***受,如果不是他的名字刚好和男配一样,对于结局有些好奇,他根本不会看的。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程观雪看着古色古香的环境,周围殷勤给自己更衣的侍女,又感受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灵气,和胸腹间丝丝的阵痛。他绝望地意识到了一个沉痛的事实,没错他的确穿书了,穿到了身家优渥,修为高深,长相仙气的悲情炮灰男配身上。
原著中这个与他同名男配哪哪都好,只一点不好,情商低脾气不好,据说因为年少遭变,性格偏执。喜欢原不笑到失去自我,而对方一直没有接受他的感情,他也在沉默中愈发阴沉难测,更加不讨喜。
最后被自己的好兄弟,主角受,翘了墙角,夺走了从小便有一纸婚书的未婚夫原不笑,最后还被主角受设计而死。
原著中的程观雪天资傲人,修为进境神速,不过两百岁便已跻身分神道君的水准,而与他年龄相仿的原不笑和主角受岳霂华两人此时不过一个堪堪突破元婴,一个只有金丹中期而已。
但是程观雪对于原不笑的迷恋是盲目的。这种盲目导致他忽视了对方的修为,甚至忽视了对方那若有若无的敌意和嫉妒。心甘情愿地为原不笑做了不少事。
但是程观雪也不是傻子,一味付出而得不到丝毫想要的回应,反而只是被利用,多少也让他受伤,好几次都几乎想要黯然离去了,但是却被他的好兄弟兼远房亲戚主角受给劝了回来,继续尽职尽责的当工具人。
原著中程观雪的结局是死在主角攻受的婚宴上。他被未婚夫和好友双重背叛,又身受重伤,顿时怒急攻心,口吐鲜血,之后神志不清,意图与二人同归于尽,最后被早就准备在一旁的几个大能***,一代天才就这么悄然陨落。
程观雪看这本小说的时候就气的够呛,这个同名同姓之人开局一把好牌,却因为剧情需要强行打的稀烂。他的人设也没有特别脑残的地方,但是每当面对主角攻受之时,总会遭遇降智打击。
程观雪看着整座府邸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而他却不得不面对沉重的现实。
如无意外,今日便是原身的身死之局。
更惨的是,作为读者他知道,程观雪当场其实没有死,而是被他的“好兄弟”岳霂华暗中关押拘禁了好几年,直到被拷打出了很多关于渺云城的信息后,才被轰杀的魂飞魄散。
程观雪心中暗叹,别人穿书都是穿个天命之子,处处金手指,为啥他一穿来就要面对悲情男配的生死局?
此时侍女们已经带着他穿过华丽的长廊,眼瞅着就要到达庆典大殿。
程观雪阖了手中的折扇,眼眸微垂,没人能看清他的神色。他仿佛只是沉默地跟着侍女往会场走去,却没有人知道那个为了原不笑可以去死的程观雪已经不在了。
在弄明白处境的一瞬间,程观雪想到自己前世作为一个事业成功,相貌俊美,知情识趣却碍于社会压力而不得不选择做一个单身主义的深柜,没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现在真的很后悔。
这一世来的莫名其妙,却也似乎很不容易,他打算好好珍惜这条性命。如果那对渣攻贱受如果还打算欺负到他头上,他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心中有了决断,程观雪眼中不再尽是迷茫,而是多了些灵动之气,与之前阴郁沉默的样子完全不同。
而此时,前边带路的侍女也放慢了脚步,带他走进了一座堂皇宽敞的殿堂。大殿之中熙熙攘攘,气氛热络喜庆。
程观雪一眼就看到了高台之上身着大红喜服的两个男子。
一个眉眼英俊,气势凌人,看向众人的眼神得意志满,周身魔息澎湃,修为已经有元婴初期的水平,不用说,这就是本文主角渣攻原不笑了。
而在他身旁,站立着一位身材纤瘦,肤色白皙,气质温和的男子,这人看起来周身都闪烁着幸福地光芒,修为堪堪金丹中期,想来便是主角受岳霂华了。
程观雪扫了两人一眼便没有再看,注意到宾客人数不少,其中大多是岳家亲朋,当然也有些摩云山庄的修士。
摩云山庄是原不笑所在的势力,乃是魔道巨擘。原不笑是当代庄主第三十九子,并不受宠,但是他忍辱负重,天资惊人,最后弑父杀亲,才掌控了这一势力,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一代巨魔。
不过如今的原不笑还是摩云山庄最不受宠的那个魔子,而他老爹戮天魔尊意料之中的没有出席这个结契大典。
岳家这边倒是重视,广邀好友,只不过大多只有金丹水平,元婴修士也不过七八位,至于分神修士,程观雪尝试的调用神识感应一下,不过寥寥两人而已。
这个发现让他心下稍安,他知道,这两人恐怕就是岳家专门请来对付自己的,以他如今的修为,虽然身受重伤,但是跑掉还是绰绰有余。
他心中盘算着一会儿的行动,就跟着侍女无声地走过众人,不料本来喧嚣的大殿竟然也渐渐沉寂了下来,人们开始窃窃私语。
程观雪是那种天生存在感很强的人。他修为超凡,威压强盛,再此时也并未刻意遮掩,更是抓人眼球。
而且在坐的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三人之间的纠葛,此时皆是神情微妙,兴味盎然。
除此之外,程观雪的外貌也是他成为焦点的原因,他肤色如雪,青丝如瀑,眉眼飘渺如同烟岚,鼻梁翘挺,凤目微扬,端的是生了一副谪仙般的样貌。
往日里由于性格阴沉,喜怒不定的缘故,整个人都显得黯淡无光,气息冰冷,让人惧怕,如今这副皮囊换了芯子,腰背挺得笔直,气宇轩昂,整个人的气质顿时清冷飘渺了起来,让人不自觉间便生出崇敬,产生好感。
他的变化如此之大,原不笑和岳霂华两人面上都流露出惊讶之色。不过原不笑想起程观雪平日里的做派,仍然打心眼里看不上他,满脸的不以为意。
岳霂华微微一愣之后很快调整了表情,关切地问道,“观雪,你怎么来了,我听说你还有伤在身。”讲到这里又迟疑道,“你此来莫不是...”
说了一半又似乎有些胆怯,“其实..你...你听我解释,我和不笑的结契大典...”说到这里,他目光闪烁,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又似乎确有隐情。
岳霂华话说的委屈小意,神态更是楚楚可怜,程观雪一句话都还没说,却似乎已经在欺负他了。
果然,就见原不笑心疼的揽住岳霂华,一脸倨傲的对程观雪道,“程观雪,我知道你对我有意,但是你也清楚,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劝你今日不要多事!”
程观雪一袭白衣无风而扬,脚步不停如同漫步云海,顺着红毯继续向前步去,根本没搭原不笑的话,直到主桌旁才停下。
他神色淡淡,并没有如众人预料那般暴跳如雷,大发肝火。
只见他一撩衣摆反身坐定,这才似笑非笑看着岳霂华道,“岳霂华,不是你自己差人将我从病榻上拖起来带到此处的,如今怎么反而问起我来?”

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免费阅读

“岳霂华,你自己差人将我从病榻上拖起来参加你的结契大典,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程观雪说这话时坐的并不周正,语气也是懒洋洋地,让人听不出喜怒。他斜斜靠在那把雕花的红木椅子上,煞有介事。
听了这话,岳霂华立时神色尴尬了起来,原不笑似乎也没想到还有这回事,不自觉松开了护在他腰间的手。
随后,众人也都察觉到了程观雪身上的不妥。他整个人冷冷清清,坦坦荡荡地面对着一屋子的人,气势上虽然丝毫不弱,但是眼底却有两抹淡青色,眼中虽然神采飞扬,但是嘴唇却没多少血色,气息虽然强大,却并不稳定。
观雪道君似乎的确受伤了。
结合之前岳霂华那颇有引导意味的话语,众人顿时都猜测今日之事恐怕不小,种种迹象似乎都表明,这喜宴之上风雨欲来,各自暗自提高警惕。
程观雪轻轻咳了两声,视线低垂,让人看不清表情,明明只是一个寻常的动作,却将众人注意力拉了回去,只见他随意取出一条雪白的手帕抹了抹嘴角,收回的时候众人都见到一抹嫣红。
而程观雪之前苍白的唇也染上了一抹艳丽血色,整个人犹自那么坐着,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脆弱之感,与他强横的威压形成鲜明的对比,莫名的吸引人。
就像是仙人落难,给人一种可以染指的念想,钩地人心痒。
对比正缩着手,抓着原不笑臂膀做受惊状的岳霂华,不少人心中摇了摇头,这不笑真君可能眼神不大好。
而岳霂华瞥到了那染血的手帕,却顿时又有了信心,撇开那种被程观雪看的无所遁形之感,强自定了定心神。
程观雪还是那个程观雪,被他算计的掉底的武痴而已。修为高超又怎么样,这一身重伤就是他的杰作!
想到今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他兴奋了起来,觉得被噎上一两句也不算什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今日之后,修真界便再没有程观雪这个人了。
半晌,岳霂华重新在脸上砌出笑来,柔和道,“是我的过错,观雪,我听闻你受了伤,不过是让下人通知你一声,想着若是你不打紧,能前来观礼,毕竟我们都是至交好友,我和不笑自然是非常欣喜的,若是你伤情严重,自然不能耽误你养伤的。”
这话讲的顺畅自如,完全没有之前那种如同被吓破胆的小动物一般模样,倒是真有几分主人家的气势。
“定然是下人错传了命令,如今让你带伤出席,我们心中实在难安,过后定然好好管教他们!”
程观雪掀起眼皮,淡淡看了岳霂华一眼,似乎懒得跟他计较,半晌才道,“你我年少相识,你成婚我自然是要祝贺的,”他声音清清冷冷,似乎不带一点烟火气,也没什么不满,但是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人难以平静,只听他道,“不过,你成婚的对象,似乎还与我有一纸婚书...”
讲到此处,程观雪又咳了起来,话语也就断在这里,众人皆是神情微妙,各自竖起了耳朵,生怕漏听了一个字。
岳霂华神色微微有些尴尬,眼神却是一亮,心中舒了一口气,一切似乎终于走上正轨。
他神情哀婉,柔弱又卑微地道,“观雪,这...是我对不住你,要杀要剐都由你处置”,又红着眼睛握住身侧原不笑的手,身子微微颤抖。
过了一小会儿,好似从自家爱人那里获得了勇气,才继续说道,“不过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原不笑听了程观雪的话,心中那点因为程观雪对他的忽视而导致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他暗道程观雪果然还是在意他的,之前对他的不在意想来不过是伤心到了极处,努力装出来的样子罢了。
想到这一层,他心中又升起了隐秘的快意,这种感觉让他很自信,也很满足。
找回了自我的原不笑,看着自己的爱人此时眼中似乎蓄着泪水,心中怜惜,转头冷笑一声道,“程观雪,我劝你莫要纠缠,曾经你是渺云城的少城主,我们才有这一纸婚书,如今渺云城早已易主,你不过是一介散修,再不能与我相配。何况你我之间并无瓜葛,而我心中只有小霂一人,我劝你还是不要闹事,否则就算你有着分神修为又如何,真当我摩云山庄无人不成!”
程观雪听了这话心中安安啧舌,一个说他不配,一个说真爱无敌,仿佛他才是那个拆散有***的反派。
背着未婚夫和人家兄弟搞上已经够无耻了,对婚约方利用完就抛弃也就算了,这两人还能说的那么理直气壮,果然乃是非常人。他觉得原主如果在场,听了这话可能真的要气的撅过去,发疯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至少程观雪现在就很想骂人。
渣男配婊,天造地设。
广场之上,鸦雀无声。气氛紧绷着,似乎战斗一触即发。
但是程观雪不想动手,这不是因为他涵养好,而是因为原身那些高深的***他还没有融会贯通!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神态上程观雪没有丝毫破绽。
他一声轻笑打破了沉寂,漫不经心地说道,“原不笑,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他还以颜色,同样出言不逊,但是作为分神修士,他的确有这个资格。
原不笑顿时皱眉,岳霂华则是暗喜,而不远处两个分神修士,已经准备好随时出手。
却听程观雪接着说道,“我为什么要来搅局,今日我来是恭贺我‘挚友’霂华成婚之喜,至于你么…”他语气不紧不慢,却成功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只见他扬起手,掌中凭空出现一道散发着荧光的玉简。
“巧了,我也不想在与你再有一丝一毫的联系。眼下还是莫要耽搁,速速将这婚书之中元魂取出,了结了这段因果,咱们从此再无干系便罢了。”
这个局面让所有人始料未及,其中最惊讶地要数岳霂华了,他与程观雪算是一起长大,深知程观雪的偏执,按他的猜测,程观雪知晓原不笑要与别人成婚绝对会当场暴起杀人的!
而他也正是因为有这个自信,才提前重金邀请了两位分神祖师前来坐镇。宣称是以防有人闹事,其实从头到尾都是为了***程观雪而已。
但如今,程观雪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不仅没有丝毫开打的意向,相反还十分积极的要与原不笑解除婚约,分离元神之契。
这做法合情合理,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但岳但霂华却感觉一拳打到棉花上,憋屈难受。
倒是岳霂华的父亲,岳家家主反应很快,他给岳霂华使了个眼色,要他拒绝此事,然而岳霂华此时却没有理解他爹的意思。
无奈岳家主抚了抚自己的胡须,沉吟着开了口,“观雪贤侄,此事的确是霂华对不住你,你们二人这婚契乃是双方父母所定,意义重大,断契的事要不缓上一缓?”
岳霂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的父亲,不明白为什么他父亲会阻拦两人断绝婚契,明明是得了家族的暗示他才翘程观雪墙角的,当即十分委屈,不禁喊道:“父亲!”
然而岳家主瞪了岳霂华一眼,怒斥道,“孽障,闭嘴!”又看了眼完全没有表态的程观雪道,“我们岳家与程家乃是世代交好的家族,你如今干出如此有辱门风的事情,让我如何面对昔日老友!”
这话说完,宾客席位上也传出了细细的私语声,众人对于岳家这一出皆是不解,就连原不笑居然一时间也没有动作。
但是程观雪作为阅读过全书的人自然知道岳家主为何说出这么一番话,他所图谋的是渺云城。
程观雪乃是海外仙岛渺云城的嫡系子孙,他身上有线索可以彻底收服整座修仙之城。
岳家家主正是眼红这渺云城,才指挥着岳霂华精心策划了这一切,本来希望婚宴上激怒程观雪,引着程观雪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到时候他们顺理成章地扣押程观雪。
然后再慢慢压榨他身上的价值,夺取海外仙城渺云城。奈何程观雪今日如同转了性子一般,完全没有按他们的预料出牌。
无奈之下,岳家主只能退而求其次,想要谋取那婚书之中的一角元魂。只要程观雪与原不笑不退亲,他总有可能拿到那一角元魂,到时候徐徐图之,掌控渺云城总还是有一丝机会的。
程观雪知道前因后果,自然不会踩坑,他打开折扇,淡淡地说道,“岳伯父,做出背信弃义之事的人可不是我。”
他话中意有所指,稍作停顿,然后继续道,“原不笑不仅今日就要与人结契,而且早已非完璧之身,我这人生性孤僻,还喜爱洁净,不爱强求,从不用别人碰过的东西。”
他环视了一圈宾客的反应,见众人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语带嫌弃道,“所以,我看还是算了吧,您说呢,岳伯父?”
程观雪这话说的平淡,在场相关的几人脸上却都仿佛调色盘一般,变了又变。
在场虽然亲朋居多,但是也架不住程观雪这番说辞,这话如今还留有余地只是攻击了原不笑,若是再纠缠下去,只怕就要针对岳霂华了。毕竟这不洁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岳霂华也在这话下涨红了脸。
岳家的确有野心,但是却极其爱惜脸面,这一点从岳霂华是个高端***婊就能看出来。而岳永臣更加爱惜自己正人君子的称号,所以他只能叹息一声选择闭嘴。
话到了这个份上,谁还不明白这三人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儿,再纠缠下去岳家就真的一点脸都没了。
岳家这边偃旗息鼓离去,原不笑看着程观雪那淡漠中略带嫌弃的眼神却被激怒了。他从未见过程观雪的那种眼神,饱含着不屑与厌恶。
当下恶狠狠说道,“你很好,程观雪,如你所愿,希望你不要后悔!”说罢当先结起了解除婚约的手印。
程观雪得偿所愿,也不再废话,同样伸手结印。
婚书玉简此时悬在两人之间,片刻后,只见那婚书玉简爆出一团金光,接着一点殷红出现,少顷从中间断做两截,最终飞出两团光球,分别飞向程观雪和原不笑两人手中。
这便完成了解约。
取回元神让程观雪顿时有一种神清气爽之感,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桎梏松开了一些,他若有所感,或许与原主悲情男配命运对抗的第一步他已经真正迈出去了。
程观雪心情颇好,不打算继续与这一帮烂人纠缠,环视了整个广场,不理会众人各式各样的表情,微微一笑道,“好了,那我就不打扰诸位了,祝二位天长地久!”
说着从桌上抄起一支酒杯,倒上美酒,然后遥遥对着岳霂华二人举了举杯,程观雪仰头将酒水一饮而尽。转身便潇洒离去,留下的话语回荡在整个岳家上空,“从此山高水长,两不相欠,恩断义绝,江湖不见。”

小说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小编说的肯定没错,穿成悲情男配之修仙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