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追爱耿直将军(向孤云蔺宁)

重生之追爱耿直将军(向孤云蔺宁)

导读:抖音热推重生小说《重生之追爱耿直将军》是由作者萌c所著,主角是向孤云蔺宁,向孤云蔺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柔却清冷的危险低语,在向孤云的耳边响起,这熟悉的声线,让她每一根神筋都被揪扯着。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重生小说《重生之追爱耿直将军》是由作者萌c所著,主角是向孤云蔺宁,向孤云蔺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温柔却清冷的危险低语,在向孤云的耳边响起,这熟悉的声线,让她每一根神筋都被揪扯着,从头发丝到脚趾头,身体处在极致的紧绷和怔然之。

向孤云蔺宁小说简介

向孤云像烫到了似的,猛地就甩开了手的匕首,像受惊的小兔子。
蔺宁正蹙着眉头思索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不曾想,下一瞬,他就再次被她的行为怔住了。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长腿一勾,在他愣怔的功夫,身子灵活地一个翻转,然后他整个人就都被她稳稳地压住。

重生之追爱耿直将军全文阅读

又是一年寒冬腊月,天上鹅毛大雪纷飞。
将军府上今日迎亲,里里外外张灯结彩,笙歌聒耳,锦绣盈眸,宾客们赏灯吃酒,热闹非凡。
洞房,锦绣账里,女人一身雪肤婀娜有致,腰细如细柳,臀丰似满月,而她身上,正压着一个男人。
男人眉眼俊美,举世罕见,一身暗红色缎衣,衣襟散乱,露出***的锁骨,屋细碎的烛光在他幽黑的眸,更添耀眼。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本该是旖旎绝伦的时候,然而,那把抵在男人胸膛上的利刃却将这虚幻的旖旎刺啦划破。
男人唇角勾起一个弧度,却不带温度,反叫人觉得阴森冷沉,犹如钢刀在侧。
“这便是夫人给为夫准备的新婚惊喜?”
温柔却清冷的危险低语,在向孤云的耳边响起,这熟悉的声线,让她每一根神筋都被揪扯着,从头发丝到脚趾头,身体处在极致的紧绷和怔然之。
脑的记忆挤挤挨挨,前世的,今生的,还有此刻的,排山倒海地朝她袭来。
她整颗心像是被人扔进了油锅里,狠狠地炸了一番,炸得她心神震荡,难以置信。
“夫,夫君......”
一声轻喃从唇畔轻轻溢出,很轻很轻,像是害怕太过大声,会把眼前的幻想打破。
蔺宁眸光一顿。
她的表情变化飞快,有狂喜有担忧,有释然有庆幸,又哭又笑。
那眼神深邃而哀恸,只那么一眼,竟好像一把钝刀,慢慢地往人胸口捅。
这女人,又在搞什么花样?
蔺宁的眉目微沉,这个女人,从一进门,便割腕上吊都来了一遍,原本他不打算来洞房,她却派了丫鬟百般哭闹,他来了,这女人果然没有消停,一边**勾引他,一边亮出匕首要杀他。
现在,她是被自己的行为蠢疯了吗?
向孤云的确是疯了,只不过,她不是被蠢疯的,而是被喜疯的。
她重生了,她竟然重生了!还重生到了自己和夫君新婚之夜上!
命运的齿轮按着它的轨迹转着,她再一次的,被皇上一旨令下,送到了这荒凉艰苦的漠北,赐婚给了传言容貌丑陋心狠手辣残忍冷酷甚至会生剥人皮生啖人肉的人恶魔。
然而,这位人恶魔究竟是何等俊美,待她是如何掏心掏肺,却只有她自己知道!
而前一刻,她正抡着匕首,朝着她的夫君毫不留情地刺去!
向孤云像烫到了似的,猛地就甩开了手的匕首,像受惊的小兔子。
蔺宁正蹙着眉头思索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不曾想,下一瞬,他就再次被她的行为怔住了。
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长腿一勾,在他愣怔的功夫,身子灵活地一个翻转,然后他整个人就都被她稳稳地压住。
蔺宁以为她这又是要使花招杀他,他正要伸手拧断这女人的脖子,不想,她却异常霸气地钳住他的双手,然后香唇就压了下来,***地朝他的唇上吻去。
蔺宁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这是被这女人强吻了?
基于向孤云一边勾引他一边要杀他的前科,蔺宁可不相信她这是真的投怀送抱。
蔺宁伸手一挣,原以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这女人挣脱,却不想,手腕上麻经一痛,他的双手便失了力气。
蔺宁心道这女人狐狸尾巴这下全露出来了,朝廷那位果然没安什么好心,直接给他送了个索命女罗刹。
蔺宁张嘴就咬住她的唇,向孤云吃痛把他放开,她红唇***渗血,水瞳如雾含情,一瞬间满是风情,似勾人的小妖精。
蔺宁有一瞬的失神,可下一瞬,他便翻身而起。
可他要起,她就扑,他又起,她就抱,他再起,她就压,整个身子都密密实实地压在他的身上,贴得严丝密合,叫蔺宁的身子不觉紧绷。
蔺宁很想把这女人的脖子拧断,但是,送嫁的钦差还未走,他的身边也有无数耳目,他还真就杀她不得。
他心有顾忌,竟然节节败退。
两个人在床上你来我往,打架打得忘我。
而外面听到的,却又是另外一番别样动静。
蔺宁便是再能忍,这么一番纠缠摩擦,也被勾了起来。
女人一头乌发,身子**,红唇***。
黑的黑,白的白,红的红,色彩鲜亮的融会冲击,叫他眸色幽沉。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开口,声音已经哑得不像话。
她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向孤云凝望着他,脸上衔着媚笑,眼角眉梢的风情简直要把人的魂儿都给勾走。
“这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夫君觉得我在做什么?”
呵,这勾人的小妖精。
这一瞬,哪怕这女人是想给他精心编制一个温柔乡,让他死于马上风,他都不会再忍耐!
“瑾之......”向孤云唇畔溢出了这个名字,像是在唇齿间咀嚼流转无数次,自她的口唤出,颇有一股难掩的酥麻之感。
蔺宁身子一僵
良久,蔺宁匍重重喘气,半晌,终于出口,“谁允许你唤我的字?”
向孤云的眼睛尤蒙着一层水雾,那水雾让她的眸如剪水般,那眼却含着满满的依恋。
“瑾之,瑾之,我喜欢叫,我就要叫。你不喜欢吗?”
那软软的语调,略带着些许撒娇的软糯语气,像根羽毛似的轻轻滑过他的心尖,莫名引得他心尖发颤,升腾出一股奇异的情绪。
该死!因为她的一句话,自己竟然又开始燥热了起来。
他又是一番
直到最后,向孤云整个人都软成一滩烂泥,整个人都要晕厥过去了,她才听到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喜欢。”
向孤云唇角微勾,这闷***男人。
瑾之,这一世,便由我来守护你,弥补你吧,前世,我为那个男人挣下的一切,今生,我都要原原本本的,捧到你的面前!

重生之追爱耿直将军免费阅读

第二天,向孤云睁开眼,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床畔空空如也,难道昨晚上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春梦?
她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腰酸背痛,浑身不爽利。
她再环顾四面,看到了前世那熟悉的布置。
方才的那股心悸一下就咽了回去,一颗心稳稳回原地。
她坐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镜的自己,两颊融融,霞映澄塘,俨然是十五岁时候的最美模样。
铜镜前的向孤云,眼睛一点点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如宝石般璀璨光华,面颊上,更有一股别样的风韵。
正这时,一道愤愤不平的声音传入耳,“不是割腕就是上吊,要么就是哭哭哭!若非上头那位强塞,真当我们将军稀罕娶她似的!不过就是个不得宠的庶女,能高攀我们将军已是她的福分,竟作出这么一副寻死觅活的样子!今日又睡到日上三竿,也不知起来伺候将军梳洗,她哪里配得上将军?她根本连凤小姐的万分之一都不如!”
另一道警告的声音紧接着传来,“折枝,管好你的嘴!”
然后便是什么东西“哐当”的一声巨响,显见是折枝十分不服气,故意摔东西撒气。
向孤云看向了自己的手腕和脖子,果见腕上和颈上,一处有一道刀伤,一处是一道勒痕,这便是她割腕上吊的结果。
但显然,前世的自己只是作死,雷声大雨点小,并未真的想死。
向孤云暗暗摇头,为自己之前的胡闹和不懂事。
正这时,门外传来了另外一个丫鬟的声音,那声音带着嚣张和霸道,“好啊,你们这些贱蹄子,敢在这儿说将军夫人的坏话,我这就告诉夫人,让夫人把你们都发卖了去!”
折枝的火气又涌了上来,跟她顶了几句,但最后被听雪制止了。
那丫鬟趾高气昂地推门而入,便是连敲门请示的程序都省略掉了,向孤云的眼闪过了一丝厌恶。
那丫鬟走了进来,那是一个穿着柳黄缎掐牙坎肩的清秀丫鬟,她脸上挂着不满的神色,张口便喋喋抱怨,“小姐,你方才也听到了吧,那两个不长眼的丫鬟敢在背后说你的坏话!小姐赶紧跟将军说说,把她们都发卖出去,省得在跟前碍眼!”
这丫鬟名唤春桃,是她从京城带来的唯一一个陪嫁丫鬟,因为自己的纵容,她素来都不把自己当丫鬟,在她面前说话行事从来都没半分规矩。
前世自己真心相待,可这丫鬟卖起她来,却半点不手软。
向孤云看了她一眼,掩住了眸的恨与厌,声音冷淡,“这里是漠北,不是京城,不是你可以作威作福的地方。”
向孤云的语气冰冰凉凉的,不知为何,她的那句“不是你可以作威作福的地方”,***桃不觉生出了一股子心里发凉的感觉。
但是她再看向孤云,她的神色似乎又恢复了如常,春桃只当自己方才那瞬的感觉只是错觉。
春桃转瞬又开始抱怨,“这地儿的确是没法跟京城比,走两步耳朵都险些被冻掉了,一张口指定能吃满口雪。这般冷,这屋子里连地暖都不烧。”
向孤云不想接她的话茬,“去打些热水给我洗漱吧。”
春桃素来懒怠,这大冷天,她更是不想动,当即,她眼珠子咕噜一转,走出去便对折枝和听雪吆五喝六起来,“?G,我们家小姐要热水洗漱,你们还不快去打来?”
向孤云唇角冷笑稍纵即逝,这个小丫头,且好生珍惜你现在的好日子吧!
待洗漱好,她又吃了些简单的早点。
这里的食物干硬,春桃一直在旁边抱怨不休,而向孤云却是面不改色地吃完了,没有半点异样。
因为她知道挨饿的滋味,才更明白粮食的珍贵。
这个时辰,蔺宁应该是在练武场练武,前世他每天都会早起练武,风雨无阻。
向孤云换上了大氅就要出门去找他,虽然眼下的一切都证明着自己重生的事实板上钉钉,但是,她却分外急切地想要再见他一眼,以安自己尤自漂浮不定的心。
她刚要出门,外面就有一个小兵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语气急促,大概是没有适应府多了一位将军夫人的事实,他直接就冲去找了厉福全管家。
那小兵咋咋呼呼的,虽然隔着远,向孤云还是听到了几个关键字眼:凤副将,被俘,营救。
向孤云原本还因要见蔺宁而雀跃的心瞬间被冰水浇灭,前世的那些记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而来。
她怎么就忘了前世这时候发生的大事呢?
蔺宁的表兄凤岚倾,带队在临郢关外巡视时,发现一支鞑子游兵,他带人去追,却调入陷阱被困。
蔺宁在他们的新婚第二日就带军前去营救,那一去,就失踪了整整一个月。
临郢关两位将军齐齐失踪之际,鞑子率军突袭临郢关,临郢关差点被破,死伤无数。
她便是在那一场大战受到惊吓,原本就厌恶这里,之后就更是抵触厌恶。
向孤云脑飞快闪过一幕幕残酷的腥风血雨,心口蓦地一紧。
蔺宁马上就要率军去搭救凤岚倾,可最后带回来的,却是凤岚倾的尸身,他自己也身受重伤。
向孤云知道这个结局,她千万个不愿,不愿让蔺宁去,但是她知道,蔺宁一定会去,他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向孤云面色惨白,她在原地呆站了片刻,然后飞快转身,朝着药房的方向而去。
她的脚步飞快,目标明确,听雪和折枝原本要跟着,可却被管家喊住,她们要准备蔺宁出行的东西。
而春桃要跟,却脚力不足,没多会儿就被她甩开了。
向孤云直接进了药房,在药房飞快抓捡配比,然后飞快捣碎。
前世,凤岚倾之所以会身死,是因为了蛇毒,无法及时医治。而那种蛇毒,她已经知道解毒之法。
现下她根本来不及制作解药,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做一些驱蛇缓毒的药包。
向孤云抓了十副,直捣得她手臂发软,才终于完事。
然后她又飞快地在拿起纸笔,把这些药的药性详细写清楚,吹干收好。
她回到房间时,听雪和折枝果然在给蔺宁收拾东西,因为事出紧急,便是讨厌她的折枝,都没工夫挤兑她。
向孤云不动声色地把那一包药塞到了她们收好的衣服里,而她们根本没有察觉,她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重生之追爱耿直将军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