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林脉脉霍泽洋)

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林脉脉霍泽洋)

导读:小编带着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林脉脉霍泽洋,讲述了“滚!”别看她长得像个毫无攻击性的兔子,可也是有脾气的人。林脉脉龇了一嘴小细牙。她以为很凶,实际上却只剩下奶萌了。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林脉脉霍泽洋,讲述了“滚!”别看她长得像个毫无攻击性的兔子,可也是有脾气的人。林脉脉龇了一嘴小细牙。她以为很凶,实际上却只剩下奶萌了。

林脉脉霍泽洋小说简介

霍少动了真心,爱上死对头家小女儿,可臭丫头身边野男人层出不穷,赶都赶不走。初恋校草咬牙切齿:“臭丫头蹲宿舍楼下半月,把我心就撩走了,撩完想跑,门都没有。”世兄深沉一笑:“等七宝长大,已经足足等了八年。”游戏毒舌男:“陪她玩了整整四年无脑游戏,她敢不喜欢我?”最可怕臭丫头心里有一片汪洋大海。“我的心很大很大,可以装下很多很多美男纸哦。” 听听,是人话?

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全文阅读

郦城,市中心,周末下午。
滚滚夏日,热浪灼人。
林脉脉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手里的咖啡。
小叔太不靠谱了,说什么相亲对象一定会给她一个惊喜呢。
屁的惊喜。不讲信用倒是真的。
这都等了半小时了,人还没到。
难得的夏日晌午,就应该懒洋洋地卧在空调屋的花荫下,睡它个幽幽午觉,才算人生。
浪费时间在这等人,林脉脉撅噘嘴,她不太高兴。
隔壁桌的一对儿男女,也挺烦人的。
男的提了分手,女的不愿意,一直在哭。
男方皮相挺好的,侧颜雕刻一般的俊美,就是气质特别冷厉,神情桀骜。
一看就不像个善茬。
妹子也挺漂亮的,林脉脉的位置可以看她个全脸,娇娇婉婉的长相,身姿纤细,风吹吹就倒的那种小白花,其实应该挺讨男人喜欢的。
就是一哭就没个完,整整一刻钟过去,眼泪水没断下过。
“你还想要什么,你说,我可以尽量满足你。”霍泽洋不耐烦起来。
这女人怎么这么能哭,分手费,他已经打到对方账户上,相当不菲的一笔钱,足够满足对方的胃口。
王静曼却还是哭。“我不要你的钱,我喜欢你,也不是图你的钱,我不要分手!”
霍泽洋就无语起来。一开始交往,对方就知道他风流大少的名声,不图钱,难道还图他的人不成?
“这不可能。”
看了看表,一会还有事,霍泽洋懒得再给女人面子。
他站起身。
王静曼就厉害地叫起来。“我知道你有了新欢,那个月微云,她很漂亮吗?除了胸比我大,她还有什么能跟我比。”
说这个就算了,她居然还指着林脉脉。
“那种***牛,就这么讨你喜欢。你五行缺奶,还是怎样?”
***牛什么的!
林脉脉差点给气死了。她这多冤啊,特么,喝个咖啡,都能躺枪。
胸大特么得罪谁了!以为她愿意长这么个大胸吗?可以的话,她还想平胸平到平天下呢。
霍泽洋也被王静曼这句五行缺奶给噎得不轻。
周围不少围观者,听了这话,有许多人喷了咖啡来着。
闭眼将怒火咽下,霍泽洋瞅了一眼无辜带累的林脉脉。
唔,这小姑娘胸大腰细,皮肤雪白柔腻,身量不高,肉肉的十分可爱。
就是一双大眼睛耷拉起来看人的样子,没什么神采。哪怕发火,也只是面颊晕染一点点嫣红,微丰的粉唇轻咬着。
说实话。
这个长相和身材。
还真是,霍泽洋的菜!
“不错,我挺喜欢的。”
为了气王静曼也好,还是什么原因,霍泽洋伸手就把二维码递到林脉脉跟前。
“加个微信,小可爱。”
小、小可爱,小你个大头鬼的可爱哦!
林脉脉很看不惯他这股浪荡子劲儿,而且这人眉眼儿仍旧凌厉着呢,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微信号的,作死她才给。
“滚!”别看她长得像个毫无攻击性的兔子,可也是有脾气的人。林脉脉龇了一嘴小细牙。
她以为很凶,实际上却只剩下奶萌了。
尤其那双大眼睛,眼底晕染点点薄怒,竟像飘摇的花海似的,氤氲曼妙,十分吸引人。
霍泽洋心脏一缩,对小姑娘这下是真有些意思了。
至于林脉脉不加他微信这种事情,嗯。
他直接上手,就把她手机抢过来,因为本来林脉脉就在玩游戏,没有锁屏,所以,霍泽洋轻而易举地加成功了微信,并且还打通了电话。
“一会我还有事,晚上约你吃饭,乖乖的等我。”
林脉脉无语地看着他这一通***操作。
她是有点气愤的了,不过也没跳起来夺手机的意思。
主要她懒得动。
加了微信又怎么样,拉黑秒秒钟的事情。
他霸总他的,她拉黑她的。
啧。
反正这男人八成也是打算拿她做挡箭牌,气气那个不愿意分手的妹子吧。
“霍泽洋!”
被冷落在一边的王静曼,她漂亮的小脸蛋狰狞地扭曲起来,攥在手中的玻璃杯嘎吱作响。
林脉脉赶紧朝过挪了挪***,离身边的男人远一点。
她觉得,八成这人要被泼了。
那可是一杯加了冰的水,哪怕大热天,淋身上,也不痛快啊。
至于这个渣男,活该被泼。
扑!
然后那杯冰水,直冲冲地泼过来了。
对着的居然是林脉脉。
一头一脸的冰水,让她忍不住打了个抖。
她差点给气死了。“神经病啊,你泼我干嘛!”
“贱人!”王静曼显然是个不讲道理的,她还骂人,骂完了就提包,扭起水蛇腰跑了。
尼玛,关老子屁事啊!
林脉脉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晕了一下。
按住额头,她一把就拽了霍泽洋的袖子。
***还没爆呢。
霍泽洋就笑着喊了服务生,让送毛巾过来,然后还跟林脉脉认真说了声对不起。
这个处理态度,还算诚恳。
林脉脉憋了憋气,也就没骂了,反正事实已经造成,那不讲道理的女人都走了,她也没法找人撕逼了不是?
……再说,她也懒得撕逼…
可林脉脉还是很不高兴。
一会服务生送了毛巾过来,她随意擦了一下头脸,湿衣服贴在身上,很不***,却也没办法了。
她提起包来,相亲就懒得管了,现在谁还有这个心情。
只是忽然感觉腹部缀疼,然后一种很不祥的感觉……
莫非,大姨妈,来了……
天!
她这大姨妈,基本不准时,每次都跟炸、弹似的,突然就来了,一来,就还量挺多。
可能被气到了,又加上冰水***,这不就汹涌来势不减。
偏偏今天来相亲,被小叔叮嘱打扮淑女一点,她就穿了个白色针织到脚踝的半裙……
这下子,得完!
“怎么?”见小姑娘忽然面无人色,霍泽洋只当她气性还大得很呢。
心中其实觉得有点好笑也很无语。
这小姑娘今天到真的是遭受了无妄之灾。
“我一会还有点事,真走不开。晚上,一定请你吃大餐,给你赔罪,怎么样?”
他这话是很真诚的。
林脉脉烦的不行,哪顾得上什么大餐大餐的。
一双眼睛转了一圈,小手朝过一伸。“借你西服用用,就算我们两清了,哼。”
西服?霍泽洋疑惑。
林脉脉不管他,抢了他的外套,束住腰臀去了洗手间。
包包里随时带着姨妈巾的,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可谁知道,这回居然能提前十天来。
一定是那杯冰水造成的。
倒霉催,怎么就遇到这么一对儿狗男,咳,女。

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免费阅读

从卫生间出来,下楼见霍泽洋就站在出口位置打电话。
高大颀长的身影,那双大长腿,劲柳一般的腰,咳,还有个***……
撕掉…衣服什么的话,应该很有看头吧,咳。
“给,去换了!”
霍泽洋把个纸袋子递了过来,里面放着一条差不多的针织长裙,不过是咖啡色的,还,还有条内内,咳……
楼下的确有服装店,而且还真是林脉脉身上同款,衣服很贵。旁边还的确有个***店来着。
这人,渣是渣了点哈。倒是挺体贴。
***上的确沾了不少血。
林脉脉去借了服装店的试衣间,把衣服换了。至于***新的就这么穿……这会儿谁还讲究这个,反正贴了姨妈巾。
出店门,霍泽洋还在那呢。
“西服……咳,有点脏了,我洗了寄给你。”
他那个西服是深色的,里料沾了一小指甲盖的血痕。
霍泽洋挂了电话。“一件衣服而已,扔了吧。”
可真够败家的!
这衣服可是很贵的。
林家嘛,在郦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家,林脉脉从小也算是锦衣玉食长大,不过,因为一家子提倡朴素节俭,所以她养成了珍惜东西的个性。
“我还是寄给你吧,给我一个地址。”
霍泽洋电话又响起来了,看她一眼,就把一张名片递过来。
然后指了指车。
“家在哪,我送你。”
“城北,紫阳路。”
“城北紫阳路,林家?”
林脉脉点点头,大眼睛意味深长地睃了霍泽洋一眼。“城东枫林路霍家太子爷,就是你吧。”
霍泽洋电话都给捂了起来,眉眼深深地盯了过来。
幽深的视线,冷然一张脸,之前的温情一扫而空。
毕竟,林家和霍家,在郦城,是出了名的死对头。
二十多年前,林霍两家就因为不知道什么事情反目成仇。
因为老一辈都讳莫如深,所以林脉脉不知其中就里。
反正自那以后。
林霍两家在商场就一直都是死敌!
郦城数得着的人家里,林霍位列前茅,实力和势力一直都旗鼓相当。
不过这几年,霍家倒是锐意进取,势头挺猛,隐隐然有超越林家的趋势。
而这一切,据说是霍家太子爷,也就是霍泽洋的带领下取得的成功。
这是小叔科普的。
难以想象,眼前这个多少带着点浪荡子习气的风流大少,居然竟是那个商场让人闻风丧胆的铁面无情霍家太子爷霍泽洋。
霍泽洋直接按了电话。
一双眼睛,眯起来上下打量林脉脉的样子,危险如豹。
冷白的一张脸,尤其寡情。
“林家,七宝?”
七宝什么的!林脉脉大眼睛不高兴地一垂。
都怪爷爷了,跟人介绍家里的小辈,都是大宝二宝三宝地来。
她这七宝,霍泽洋一猜就准,那是因为,林家年轻一辈,前头六个都是男孩。
就她一个女孩儿。
所以提起林家的姑娘,同一个圈子的,几乎谁都知道她林七宝。
林脉脉这名字多香啊,一听就是美人儿。
可是七宝七宝的,总觉得像个奶圆的小宠物,不像话。
霍泽洋见她那副愤愤的小模样,嫣红微丰润的唇啵那么一下,心里头居然一动,有点想亲一口。
圈子里的小年轻,提到林七宝,都是一个懒字,这丫头太宅了,几乎很少参与交际。
最近林七宝好像是从山城念完大学回来,有心想攀附林家富贵的年轻人,本来以为林七宝会参与到夏季的一轮交际宴会中来,多少人使足了劲头打探。
谁知道,夏天快过完一半。
林七宝的影子,也没人见到一个。
霍林两家,到如今,虽然仇恨其实磨灭的差不多了,但仍旧有颇多龃龉。
霍泽洋心中有点遗憾。
林七宝,还真是他的菜。
可惜,是死对头家的女儿…
“衣服扔了吧,不用寄了。”
林脉脉却大眼睛翻了一眼。“反正洗了会寄过来,你爱要不要。”
小脾气倒是还挺大。
说话语声也有点娇软,衬着她那个有点婴儿肥的漂亮小脸蛋,又甜又奶又可爱。
就那么让人,很想亲一口。
啊,真是自己的菜啊。
生在哪儿不好,怎么偏偏就生在林家呢。
霍泽洋有点憋气,转身去开车门。见林脉脉拿手机在那打车,又忍不住扶住车门,邪笑。
“敢不敢坐我车,嗯?我可以送你回去!”
林脉脉耷拉起来的大眼睛,很明显送出来一个鄙夷的眼光。
然后后脊背还挺了挺呢,丰润的前胸,咳,那个弧度,还有那不盈一握的小细腰…
霍泽洋不得不用了点力气,才把视线从如此曼妙的身材上移开来。
心底叹息,真的,是他的菜啊。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坐你车容易,可回家要是被家里人看见了,哼,尤其爷爷,会拔光我的毛。”
林脉脉特嫌弃。“毕竟我们可是死对头,死对头,就必须有点死对头的样子。”
可霍泽洋,其实不觉得林脉脉对她有什么死对头的样子。
他其实,也很难把林脉脉当什么死对头家的女儿。
甚至,还有点喜欢她…
“走吧,日头这么毒,你身体不***,我送你到家旁边,你走回去。”
他心底多少还是,有点柔情,让他想照顾这个小姑娘。
林脉脉犹豫了那么一下。
霍泽洋就有点不高兴。合着他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还是关照死对头家的女儿,对方还不给面子。
他上手就抓了林脉脉的手腕子,往车子这边送。
“林-脉-脉!”
忽然有人一咬一张口地,咬牙切齿地喊着林脉脉的名字。
“狄新安?”
“霍泽洋!”
狄新安随意一个T加迷彩裤,五官深邃,气质清冷霸道,有着某三代家显而易见的骄傲。
霍泽洋自然是认识的。
“你怎么在这?”
记得狄新安家在京城,不过好像外祖家在郦城这边。这人最近不是在京城各种事务繁忙,好像混的还不错。
狄新安盯了一眼林脉脉。
“我来相亲。”
说话还是一字一咬。
林脉脉低头沉默,大眼睛虽然仍旧耷拉起来,但看得出来,她有点小紧张。
微微咬起的唇,还有点泛白呢。
霍泽洋莫名就有点不高兴起来。他不喜欢林脉脉因为别的男人,而引起这种情绪。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死对头家太子爷来追我了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