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愁思知不知(慕天星凌冽)

入骨愁思知不知(慕天星凌冽)

导读:主角是慕天星凌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入骨愁思知不知免费完整版全文讲述了:他用双臂紧紧扣住她的***,将她整个身子纳入自己的怀中***禁锢.强势的吻带着席卷一切的力量无情地掠夺二人的理智。

小说介绍

主角是慕天星凌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入骨愁思知不知免费完整版全文讲述了:他用双臂紧紧扣住她的***,将她整个身子纳入自己的怀中***禁锢.强势的吻带着席卷一切的力量无情地掠夺二人的理智。

慕天星凌冽小说简介

后车座上冻的发抖的一团,正穿着白色的长连衣裙,衣服跟黑色的长发都被雨水浸湿了,黏腻地服帖在她的身上,她的身材很不错,至少作为女人来说有值得让她骄傲的资本。她整个人不断往下滴着水珠,苍白着半张脸,不大看得清她的表情。
不过,那完美无缺的侧面,那高高挺起的鼻梁,还有弧线优美的下巴都说明了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
她手里有一只小包包,正被她很紧张又很戒备地紧紧攥在胸前。

入骨愁思知不知全文阅读

一对带着余温的手臂紧紧勾住他的脖子。
软软的手臂一收,毫不犹豫地对着他的双唇吻了下去!
一口新鲜的空气就这样输进他的嘴里,带着少女才有的香软清甜。
男人循着本能***、般贪婪地汲取她口中的一切!
他用双臂紧紧扣住她的***,将她整个身子纳入自己的怀中***禁锢.
强势的吻带着席卷一切的力量无情地掠夺二人的理智。
缠绵的长吻后,他很努力地睁开眼。
迎着光的方向,只那一眼,他便永远地记住了她。
记住她被自己吻过后红肿到不像话的唇,还有她那妖精般凹凸有致的身子。
——我是美少女救四少的分割线——
“四少,查清楚了。半年前在青城救了你的小姑娘,原来是慕家的独生女。”
卓希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侧过身,将手里的一叠资料与照片递给了后车座上的男人。
并不知自己打断了男人贪恋的回忆,卓希继续报道:“慕家迁来M市已经两年了,可是老家却是在青城的。去年年底慕小姐回乡省亲,刚好遇上了您的那件事。”
后车座上的人不语。
一双漆黑的瞳盯紧了照片里的小姑娘,一张张看过去,再一张张看回来。
气氛紧绷,卓希额角有些汗。不自然地瞪了眼驾驶座上的大哥卓然,似在寻求帮助。
卓然小心翼翼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车座上男人的表情,这才试探着开口道:“四少,上次您是被大少二少联合陷害掉进了水库里,慕小姐意外遇上,将您从水里救了上来,那也是情况紧急才会给您做的人工呼吸,那绝对不是轻薄您的意思。再说,人家小姑娘把您一个大男人从水里捞出来,真的不容易您.就不能放过她吗?”
世人皆知,江东首富凌家共有四少,个个玉树临风、卓尔不凡。偏偏这第四少脾气阴晴不定,生人不近,而且洁癖惧水,最难伺候!
卓然跟卓希是自小就跟在四少身边的,他们自然知道,上次那个小姑娘给四少做人工呼吸的同时,也夺去了四少的初吻。
私下里,他们也在猜测,这半年来四少坚持要找到她,为的就是找她算账!
“四少,慕家来M市时间虽然短,但是目前地位可不低,慕小姐又是慕家独生女,你若是找人家算账的话,只怕.”
卓希话说了一半骤然止住。
只因后车座上的男人突兀地抬起下巴,一双黑瞳凝重又带着探究地、看怪物一般看着他,开口了:“谁说我要找她算账了?”
卓然惊得差点握不住方向盘,卓希也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
上一次四少开口说话,是什么时候?
太久,久到记不清了!
面对手下的惊讶,凌冽微微眯起眸子,莹亮的瞳折射出一丝危险的讯号,却换来卓希不怕死地追问了一句:“那您找她.为什么?”
凌冽心情颇好地弯了弯嘴角,合上了手里的照片收好,两眼望向了窗外。
倾盆大雨浇灌而下,即便是盛夏的下午,天色也是一片黯淡,水雾弥漫,透过深色的车窗瞧向外面,能见度也不高。
“不知道。”
凌冽又吐出三个字。
卓家兄弟又是一惊。
卓然猛地打了个方向,又紧急踩住了刹车!
循着惯性,车上三人的身子均***向前方冲了过去,索性他们都系了安全带,凌冽的额头撞上了驾驶座的真皮座椅,也没有撞破。
“四少!”
回过神来的卓希心中一跳,一边埋怨哥哥一边解开安全带要去后面看看情况:“你怎么开的车,明知道下雨还不开慢点!”
“我”卓然自己也吓白了脸,道:“有人撞上来了!”
“这是绕城高速,谁能撞上来?”
“真的有人,我骗你做什么,差点就撞上她了!”
“四少,您没事吧?”
兄弟俩正在努力收拾残局,一道细小的白色身影忽然从卓希身后钻了过来,迅速溜进了车里!
那敏捷灵动的姿态,就像是事先演练过千百回一样!
一道道水渍顺着她的身子滴落下来,弄湿了车座跟脚垫,她还爬到了凌冽的身边半蜷缩着身子,半颤抖地开口道:“快快开车!快点!”
卓然从后视镜看过去——
后车座上冻的发抖的一团,正穿着白色的长连衣裙,衣服跟黑色的长发都被雨水浸湿了,黏腻地服帖在她的身上,她的身材很不错,至少作为女人来说有值得让她骄傲的资本。她整个人不断往下滴着水珠,苍白着半张脸,不大看得清她的表情。
不过,那完美无缺的侧面,那高高挺起的鼻梁,还有弧线优美的下巴都说明了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
她手里有一只小包包,正被她很紧张又很戒备地紧紧攥在胸前。
不论从她刚才开口的声色上判断,还是从她稚气粉嫩的肤质上判断,她都是个不超过十八岁的小丫头,看起来还挺可怜的小丫头。
这样的大雨.
这样的高速.
这样不要命地拦车
好奇怪的小姑娘!
卓希嘴角扯了扯,他打开后车座的车门,是为了检查四少有没有受伤,可不是给他人行方便的。
更何况,四少的车,是阿猫阿狗想坐就能坐的吗?
在四少发火之前,卓希拧起眉头就拎住了小丫头的后衣领,准备将她丢出去!
这个忽然冲出来害他们差点出车祸的罪魁祸首!
“别!先生,后面有人追我,麻烦你,把我载到城外就好!”
说着,她从小背包里摸出一百一百的票子,递给卓希:“从市区打车走绕城高速,去到城外也就是一百多块,我给你一千,怎么样?”
卓希愣住。
先是因为她怪异的路数,再是因为她的这张脸,怎么越看越眼熟?
一个答案正要呼之欲出,卓希张大了嘴巴又看向了凌冽:“四少,她、她慕.”

入骨愁思知不知免费阅读

没等卓希把话说完,小丫头已经三两脚把卓希从车门口踢了出去,白皙的小爪子一拉,后车座的门被关上!
她扭头回来眼巴巴盯着身边的男人,讨好道:“你是他主子吧?我知道你不是缺钱的人,但是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给你两千,你让司机快点开车,到了城外我就下车,是生是死绝对不会连累你!”
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车厘子一般殷红的小唇,还有稚气的小脸白皙如雪,满满的胶原蛋白。
凌冽深深看了她一眼,瞧着被踢下去的卓希又拉开了车门,不着痕迹地给了个眼神。
卓希原本想要说什么,却又会意地闭了嘴,乖乖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卓然也会意地将车重新开到了主干道上。
凌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条浴巾,递给她。
她道了谢,接过,毫不客气地擦了起来。凌冽没再理会她,执起钢笔利索地写下一个字,递到了前面:“慢。”
车速一下子变缓,车厢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没有人看见,凌冽的嘴角似乎又弯了弯。
“***!”卓然忽然出声,瞧着擦肩而过的车队,惊讶道:“一连发出十几辆一样的车子出来,这是要组车队吗?”
卓希定睛一瞧:“慕家的车!我认得其中几辆的车牌!”
后车座上的小丫头身子缩了又缩,惊觉到身侧有两道犀利的眸光望向自己,没发现这是凌冽的试探,而像是单纯地被吓住,乖乖自己交代着:“你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是、是逃婚出来的,我家人逼我嫁人,我不想嫁。”
瞧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小家伙,凌冽对她的话有些不信。
他重新打开手里的资料,背着她又看了一眼:慕天星,十八岁。
依着慕家如今的地位,自然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又怎会在女儿年纪这么小的时候让其结婚?
她还是独生女啊,自然是从小捧在手心里宠大的,逼她嫁给不愿嫁的男人,可能性更小。
“我不喜欢撒谎的女人!”
凌冽冷冷开口,再次望向她的眼神也是冷冷的,似有要把她从车里丢下去的意思。
慕天星心中警铃大作,誓死捍卫着车门,精致到不像话的小脸满是坚定:“真的!我没有骗你!我父母为了商业利益,硬是逼着我嫁给凌家的四少爷!”
凌冽:“.”
慕天星:“我才十八岁啊,可是那位四少已经二十六岁了,都那么老了,还要老牛吃嫩草!”
凌冽:“.”
慕天星:“你也一定听说过,四少为人怪异的很,脾气阴晴不定,家里那么有钱,二十六岁还不恋爱结婚,搞不好他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没准,他的生理也有问题呢,那我嫁过去,每天受气提心吊胆不说,还要守活寡!”
凌冽:“.”
慕天星:“我死也不要嫁给这种男人!”
凌冽:“.”
卓然通过后视镜小心翼翼瞥了眼凌冽的表情,只这一眼,就有种“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感觉。
他匆忙错开了眼,忍不住将车里的暖气又加大了些。
卓希捏着袖子悄悄擦着汗,这慕小姐该不会是上天派下来专门对付他家四少的吧?
之前在青城救了四少一命,现在又把四少损成了这样。
她到底知不知道、记不记得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谁?
他忽然想起今日凌老爷子一再叮嘱,非要四少回凌家大宅一趟,还说有要事。莫非,这要事就是指四少跟慕家小姐的婚事?
“四”卓希刚要开口,却被凌冽一个眼神制止。
他想要说的,凌冽早已经猜到了。
深不见底的眼眸幽幽地望着慕天星,凌冽面无表情道:“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凌家的那位四少,十七岁遭遇了一场车祸,所以双腿失去了站立的能力。”
慕天星愣愣地看着他,傻傻开口:“你在跟我解释他至今单身的原因?”
凌家四少爷双腿瘫痪,还是个哑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只是整个江东一带凌家独大,凌老爷子又特别护短,有些身份地位的人若还想要在江东混下去,就很忌讳说凌家四少爷有残疾的事情。
毕竟祸从口出、人心险恶,哪怕只是随口一提,没准落在别有居心的人那里再添油加醋转述一番,迎来的只会是凌家的厌怒与不可预知的灾难。
而眼前这个男人,猜到了她是慕家的女儿,还如此直言不讳地说出凌家的忌讳,这不由让慕天星心中一怔。
凌冽又盯着她瞧了一会儿,补充道:“他还是个哑巴。”
慕天星:“你胆子真大!”
凌冽不置可否地回应:“你胆子也不小。”
她反驳:“我可没提过凌家忌讳的事情!”
“呵呵。”
他浅笑,她是没提,可是她一个小姑娘,却敢逃婚,敢独自跑到下着倾盆大雨的高速公路上,敢随随便便就上了一辆陌生的车,敢当着他的面诋毁他本尊!
小胆儿,挺肥的!
车子驶下高速出口,卓然将车停在路边.
卓希递给小丫头一把黑色的大伞,凌冽也给了她一张白净的便利签,上面写着的,是他的手机号码:“你一个小姑娘逃婚在外,勇气可嘉,车钱先欠着吧,回头安顿下来了,再还我。”
慕天星原本数了两千块放在后车座上,听他这么一提,犹豫着接过了雨伞,清亮的眸子从凌冽的脸上再到便利签上来回流转着.
最后,她在他指尖抽走了那张便利签,也拿回了钱,下车,走人。
车子很快从她身侧驶过,还溅起了一道道水花洒在她湿漉漉的***上。
凌冽坐在原来的位置,一手半撑着额头,一手懒洋洋地在便利签上写下什么,递到了前面。
查?
卓希见到便利签上的这个字,愣了一下:“四少,您是怀疑慕小姐今天接近您是别有用心?”
卓然也道:“会不会半年前青城的那件事,她就已经是个饵了?”
凌冽没有说话。
他不是一个信命的人,更不会相信太多太过巧合。
至于那丫头是不是真的别有用心,只要等着看她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就知道了。
他让卓希去查,不过是想要知道,如果她真的有问题,那么藏在她背后的人是谁?

小说推荐

试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友友们,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入骨愁思知不知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不错吧,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