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妍沈知节小说(何妍沈知节)

何妍沈知节小说(何妍沈知节)

导读:《何妍沈知节小说》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何妍沈知节小说全文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贝昕所编写的,讲述了"不用。"她想也不想地拒绝,瞧到傅慎行挑眉,这才觉察到自己拒绝得太过生硬。

小说介绍

《何妍沈知节小说》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何妍沈知节小说全文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贝昕所编写的,讲述了"不用。"她想也不想地拒绝,瞧到傅慎行挑眉,这才觉察到自己拒绝得太过生硬,于是又解释道:"我班里还有事得赶过去处理,您走吧,我走过去就行。"

小说简介

从教务楼里出来,何妍赶在傅慎行前面说了再见,没有和他握手告别。她甚至都没去看他的反应,转过身匆匆往路边自己的车子走,开了车锁才突然发现车子的左前轮瘪瘪的,竟不知什么时候扎了车胎。
车胎瘪得很厉害,看情形除了换备用胎别无办法,明明刚才开过来的时候还没问题,怎么就这么快就没了气!她忍不住气恼,抬脚恨恨地踢了一脚车圈。
傅慎行的车子从远处滑过来,在她身后停下,他落下车窗问她:"怎么了,何老师?"

何妍沈知节小说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从教务楼里出来,何妍赶在傅慎行前面说了再见,没有和他握手告别。她甚至都没去看他的反应,转过身匆匆往路边自己的车子走,开了车锁才突然发现车子的左前轮瘪瘪的,竟不知什么时候扎了车胎。
车胎瘪得很厉害,看情形除了换备用胎别无办法,明明刚才开过来的时候还没问题,怎么就这么快就没了气!她忍不住气恼,抬脚恨恨地踢了一脚车圈。
傅慎行的车子从远处滑过来,在她身后停下,他落下车窗问她:"怎么了,何老师?"
她又下意识地惊了一下,回过身来,掩饰道:"没事。"
他歪了下头,越过她看了眼那瘪瘪的车轮,然后又回过视线看她,道:"何老师,你要去哪里办事?我叫司机先送你过去。"
"不用。"她想也不想地拒绝,瞧到傅慎行挑眉,这才觉察到自己拒绝得太过生硬,于是又解释道:"我班里还有事得赶过去处理,您走吧,我走过去就行。"
她分明是在说谎,刚才在院办的时候还说有急事要出去,可他并未揭穿她,只淡淡笑了笑,与她礼貌告别:"那好,再见,何老师。"
他示意司机开车,那辆很快就消失在校园里。
何妍一直站在路边,瞧着他的车子不见了,这才挽起袖子自己来换车胎。工科院校里最不缺的就是精力充沛的热情男生,很快就有路过的男生上前帮忙,她也没有客气,指挥着两个男生帮她换了备胎。
她没再去母校找关系,也没回家,而是开车去了南昭市***局。
陈***官接到她的电话有些意外,不过倒没拒绝她的邀请,来了市局旁边的一间茶馆和她见面。"有什么事情吗?突然要见我。"他问。
何妍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他们其实算不上熟识,甚至她今天来找他都是一时冲动下做的决定。"您还记得我吗?"她问。
陈***官笑了笑,"记得。"
他自然记得她,她是他四年前负责的那个案子的受害人。在那个案子里,面对三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她在遭到***后,用一把水果***杀了一个,又开车压断了另外一个的双腿,逃出生天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男朋友叫他报***。
漂亮的女人很多,聪明漂亮的女人也不少,可既冷静理智关键时刻又能做到心狠手辣、果断干脆的聪明漂亮女人却是少之又少。所以哪怕几年未见,他依旧还记得她。
何妍还在思考如何叙述这件事情,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一个说不好就会叫人误会她精神有了问题。她看向陈***官的眼睛,问道:"就是四年前那个案子,您最后抓到的那个歹徒,您确定他是被执行***了,是吗?"
陈***官被她问得一愣,"嗯?"
"沈知节,就是沈知节。"她直接说出了这个令人恐惧的名字,语速不自觉地加快,"我最近看到一个和他很像的人,声音,外貌,都非常像,不,不只是像,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她表现出的紧张引起了眼前这位中年男人的同情,他的眼中透出怜悯,"何妍,是叫何妍吧,我没记错吧?你先冷静一下,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沈知节已经死了,两年前就被执行了***。"
何妍抿了抿唇,又问:"您确定?"
"我确定。"陈***官郑重点头,继续说道:"我对那个人印象深刻,不光因为他之前恶行累累,更是因为听说他在执行***前做了一件很令人惊讶的事情。"
"什么事?"她忍不住问。
"他主动提出了捐献眼***。"
何妍也很意外,那样一个穷凶极恶之徒竟然能够在临终之前突然高尚起来,这的确出人意料。她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又说道:"可是那个人真的很像他。"
"这世界上本来就有长得很相似的人。还有人长得像双胞胎,而实际上却没有半点关系,也许,不知在什么地方,也有个姑娘长得和你一模一样。"陈***官说道。
"可是他对我,对我……"她想寻找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自己,"他试图接近我,他索要我的手机号码,主动和我搭讪,后来还想要我坐他的车。请您不要误会我是自作多情,我能感觉得出来。"
陈***官忍不住笑了,问她:"何***,你这么漂亮,就是走在大街上也没少遇到过异***和你搭讪吧?"
他话里的意思很清楚,就算真的有那么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确实有试图接近她,那也不过是寻常的异***之间的搭讪。
何妍无从反驳,她长得的确很漂亮,从小学起就有小男生追,这种良好的异***缘一直持续到现在,哪怕是婚后手上一直带着婚戒,也不曾挡住过异***的热情。
陈***官笑眯眯地看着她的沉默,劝她:"别胡思乱想了,把过去的事都忘记吧。"
事情进行到现在,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表明她的惊惧忧虑不过是对过去的那次伤害无法忘怀。何妍也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抿唇思量片刻,又向陈***官提出了这次见面的最后一个问题:"您能帮我点忙吗?"
陈***官不置可否,只是问:"什么忙?"
她从皮包里掏出纸笔来,把傅慎行的姓名、出生年月以及住址所在一一写下来,递给陈***官,请求道:"这是那个人的信息,您能不能帮我核实一下?这些都是真的吗?"
陈***官扫了一眼便笺,面露惊讶,"你知道得这么清楚?"
"他给我看过他的***,当时只扫了一眼,***号码没能记下来。"她回答。
陈***官又忍不住笑了,"扫一眼就记住这么多,你的记***已经够好了。"
她记***的确是很好,不然也不会对那夜的事情记得如此深刻,他的面容,他的声音,他看她的眼神……一遍遍地在她的噩梦里重现。她提醒自己不要去想这些,只是可怜巴巴地看着陈***官,"可以吗?您能帮我这个忙吗?"
漂亮姑娘的请求总是很难叫男人拒绝,陈***官笑笑,把纸条夹进了自己的小记事本里, "行,有机会我帮你查一下。"
他是个热心肠的人,没几天就给何妍回了电话。
"何***,我帮你查过了,傅慎行确有其人,身份信息也都是真的。怎么说呢?"他顿了一下,笑了笑,"不怪你吓一跳,看照片我也吓一跳的,不过和那罪犯的照片一对比,就能看出区别来了,是两个人。"
何妍这才感到如释重负,向陈***官道谢:"真的是非常感谢您。"
陈***官又问她:"那人有没有再联系你?"
"没有。"她回答。
"嘿,小伙子没准也只是想追求漂亮姑娘,自己可能都觉得奇怪呢,明明自己长得这么好,怎么就会被姑娘当贼防着!" 陈***官和她开玩笑,再一次鼓励她:"何妍,忘了那件事,好好生活吧!"
她是真的很感激这位***官,不免又说谢谢。
"以后遇到别的麻烦事可以找我,不用客气。"陈***官笑,最后又说道:"如果那小子再纠缠你,找我帮忙也行!"
其实公平来讲,之前那两次也算不上纠缠,何妍在确定傅慎行和沈知节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之后,看待问题就理智客观了许多,明白完全是她自己的原因,才会这样疑神疑鬼。
傅慎行再没联系她。
有一次她在学校里遇到教务处的那位女同事,同事很是失落地告诉何妍说傅慎行没来,她给他打了电话,他也接了,只是没来。来学校取表的是另外一个男人,高高壮壮的,一脸的横肉。
她这样一说何妍就知道那是上一次给傅慎行开车的男人,像是他的保镖。
何妍安慰了同事几句,心中却更觉轻松。她的生活像是一下子又恢复了平静,傅慎行突然冒出来,给了她一个莫大的惊吓之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报了母校的博士生,导师找的就是原来读硕时的导师,老人家做了一辈子学问,为人正派治学严谨,虽然很喜欢她这个学生,却明确表示要她自己凭本事考进来,他不会给她开任何后门。
何妍在网上给老师发一个"笑哭了"的图片,来形容自己既悲伤又无奈的心情。
她父母并不怎么支持她读博,家里虽然算不上富贵,可钱财上却也不缺,觉得她轻轻松松过日子即可,没必要这样辛苦自己。幸好还有梁远泽的支持,查资料跑腿样样不落,何妍只恨他与自己不是一个专业,隔行如隔山,没法帮她辅导。
她这里学海无涯苦作舟,家里人倒是频频遇到好事。先是何父何母撞大运中了旅游大奖,老夫妻两个携手出门去游历祖国大好河山,紧接着,梁远泽也得到了一个出国培训的珍贵机会。
何妍既羡慕又妒忌,给梁远泽收拾行李的时候都忍不住泛酸,把他行李箱往地上一丢,恨恨说道:"不管了,我马上就要做怨妇了,还装什么贤妻良母!"
梁远泽忍不住笑,扑***把她压住,"你要不喜欢我就不去,爸妈又不在家,丢你一个人在家我正不放心。"
这话也就是说说,她又不是小孩子,身边非得有个监护人时刻陪着,而且他这次机会也实在难得,对日后发展很有好处。她手揪着他的领子,半真半***地说道:"放心,为妻我关键时刻绝不绊你后腿。夫君你且放心去习夷长技,妾身我也自回学校埋头苦读,日后咱们夫妻二人好比翼***。"
梁远泽被她逗得哈哈笑,低下头连连亲她,闹着闹着就来了兴致,他手上剥她的衣服,口中逗她:"待为夫临走前再给你撒些种,等明年也能有个好收成。"
两个人在床上翻滚,多数时候是他压制着她,可有时候她也能占上风,把他压在身下,嚣张地问他:"服不服?你服不服?"
怎么可能不服呢?他气喘吁吁,目光却温柔似水,答非所问:"妍妍,我爱你。"
她俯下身来,吻上他的唇,回应他:"远泽,我也爱你。"
她也爱他,很爱很爱。
送走了梁远泽,她就真的收拾了书包去学校复习功课,每日里和学生们混在一起去图书馆占座位,经常会有人把她误当作学生,没两天,还有不认识的男生主动提出可以帮她占座位。
她给梁远泽打电话说起这事很是得意,"哎呀,远泽你娶我才是赚到了,我长得这么面嫩,等你快五十的时候,我撑死像三十出头,到时候一定会有人认为你是成功人士,不然怎么能泡到这么年轻的***!"
梁远泽笑着附和她,又嘱咐她照顾好自己,"要是觉得辛苦就辞职吧,今年考不上咱们明年接着考,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去去去!乌鸦嘴,谁说我今年考不上?你少瞧不起我智商啊?想当初我可是有名的天才少女!"她啐他,却又怕他不放心,"其实学校里没多少事,现在的学生都挺成熟的,很少给我惹事。"
人常讲说嘴打嘴,她这话说了才第二天,不想班上的一个学生就给她惹了事。

何妍沈知节小说***阅读精彩赏析

"节哥,这小娘们怎么处理?"老虎问。
沈知节低着头用布条缠手掌上的血口子,闻言瞥一眼缩在车轮旁瑟瑟发抖的女人,神色依旧淡漠,"干净点,别留后患。"
很好听的声音,音色干净微沉,却又隐隐透着凉意。
"瞧好吧您那!"老虎应了一声,提了根尺多长的铁棍子往女人那走。
那是根拇指粗的螺纹钢筋,是何妍从建筑工地上捡回来的,就放在副驾驶座前的工具箱里,她本来是用来***的,放那个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它会落到歹徒手里,成为要她***命的***。
活下去,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
何妍身体抖得如同筛糠,心里却有个声音在狂喊,她双亲尚在,一辈子温顺良和,绝接受不了她惨死野外,而且,她还有梁远泽,他在等着她过去相聚。
她真的不该独自开车走这条乡间公路,不该以为开着车就安全,更不该在看到路面上趴着个人时就好心地踩了刹车??她真该踩一脚油门直接压过去的!
可现在不是后悔自责的时候,她正濒临着死亡。
"求求你们,别杀我,车、钱我全给你们!我也绝不会报***,只求求你们别杀我!"她怯怯地哭着,跪伏着往路边上坐着的那个眉目冷厉的男人身前爬了两步,哀求:"大哥,求您别杀我,看在我刚才停车救您的份上,您放了我行吗?我绝对不会乱说话的,今天晚上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遇到,真的,真的!"
这是一个还算聪明的女人,沈知节不禁抬眼多看了她一眼,泪涕横流的脸,五官端正秀气,却因恐惧而微微变形,眼睛里都是泪,闪着渴求的光芒。不过,这并不能软化他冷硬的心,他依旧无动于衷,又低下头去包扎手上伤口,那是他从货车上跳下时伤到的,手掌摁到了路边一块带着利茬的石头上,差点被割成了两半。
女人还在他脚边不停地磕头哭求,他觉得有些烦躁,单手系结又不方便,只得把手掌伸递给了身边的瘦猴,又冷声问老虎:"还磨叽什么?"
老虎走过来,像拎小鸡仔一样把她拎了起来,往路边草丛里拖。
何妍奋力地挣扎着,却不敢尖叫,在这个前不找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叫了也不会有人来,只能叫她死得更快些,所以,她依旧只是哀求,哭着哀求。
"老虎,等一下!"倒是给沈知节包扎手掌的瘦猴心先软了,出声叫住老虎,又小心地请示沈知节:"节哥,先留着这女人吧,就她这样的,还能把咱们怎么着呀?"
沈知节剑眉微皱,抿唇不语,老虎却忍不住讥笑兄弟:"你是小子色心动了吧?"
瘦猴***笑,目光在何妍因挣扎而愈显饱满的胸口打了个转,毫不遮掩自己的***,反问老虎:"动了又怎么样?都一个多月没碰女人了,难道你小子不想?"
借着明亮的月光,老虎低头看手里拎着的女人,也忍不住有点动心,这的确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五官精致,身材诱人。
他两个都有些动摇,齐齐看向沈知节。
沈知节冷漠狠厉的视线从已被吓傻了的何妍身上扫过,吐出的字眼***冷无情,"我们正在逃命,要***等安全了随便你们玩。"
何妍不受控制地瑟缩了一下,她竭力不要自己晕过去,把哀求的目光投向那个瘦猴一样的男人,争取这唯一活命的机会,"小哥,只要你们别杀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家里还有父母,他们就我一个女儿。"
瘦猴实在是动心,又硬着头皮,嬉皮笑脸地去求沈知节:"节哥,就现在玩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沈知节还未有所表示,老虎倒是先忍不住笑了,骂道:"瞧你这点出息!"
虽这样骂着,却也没继续把何妍往远处拖,和瘦猴一同眼巴巴地瞅着自家老大。
这是跟着他一起出生入死的两个兄弟,沈知节抬眼扫了扫他们,顺手从路边掐了根草径叼进嘴里,棱角分明的脸庞上第一次露出冷漠之外的神色,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们两个动作迅速点!"
瘦猴欢呼了一声从他身边一跃而起,径直向何妍走过来,老虎笑了笑,很大方地松开了手,"让你小子占个先。"
何妍没有躲避,顺从地就着瘦猴的力道,只不停地央求他:"小哥,你别杀我,我求求你别杀我,我真的什么也不会说的。"
"不杀你,我不杀你,只要你乖乖听话!"瘦猴口中应付着,手却急不可耐地先往何妍胸口上重重抓了一把,布料下那女***特有的温软柔腻盈满他的手掌,他更加着急了,四下里扫望了一眼,急慌慌地把她往草丛里扯。
"车里,咱们去车里吧。"何妍声音细若蚊鸣,却依旧惊动了远处那个男人,两道***冷的视线往她身上落过来,吓得她又赶紧磕磕巴巴地解释:"车后座还***点,不扎人。"
瘦猴被色迷了心窍,就真的扯着她往路中间的那辆车去了,一把拽开后座车门,把她推了***。沈知节冷冷地瞧着这边,向老虎微微偏了下头,老虎明白了他的意思,抱着怀在后面跟了上去。
车是一辆白色的SUV,车身高大宽敞,老虎倚靠在车身上,透过半开的车窗玻璃,和车里的瘦猴开玩笑:"你小子还行吗?"
瘦猴含糊不清地骂了声"滚蛋",车里传来一阵衣料的摩擦声和女人的几声闷吭。
"草!"老虎忍不住骂了一声,起身离开车身往前走了两步,回头骂车里的人:"猴子,***悠着点!"
"这丫头还是个雏!"瘦猴的声音里透着惊喜和得意,气喘吁吁地叫道:"老子今天才是赚到了!"
老虎愣了一下,往地上啐了口吐沫,又笑着向不远处一直沉默着的沈知节,"节哥,瞅瞅这劲头,别***把车再给咱摇散架了!"
竟还是个雏?倒是叫人意想不到。沈知节轻轻地扯了下嘴角,露出些许嘲弄,缓缓地收回了视线。
何妍咬着唇忍耐,她深吸一口气,单臂搂住男人的脖子,不露痕迹地把他的身体往下压,另只手却偷偷地摸向副驾驶椅背后的袋子。
那里有一把***,很小却很锋利的水果***。上次梁远泽开车带她去***游,回来的路上她发懒在后座上睡觉,睡醒后就是用那把***给他削的水果。那时她就坐在后座上,用小***把苹果切成小块,再喂进梁远泽的嘴里,他会突然叼住她的手指,在她的惊叫声中使坏,不肯松开。
她得活下去,何妍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爸爸,妈妈,还有远泽,他们都还在等着她,她不能死在这里,死在这样一场屈辱的、不堪的***里。
何妍终于摸到了那把***,而这个凶徒还压在她的身上,她却从未像此刻这样冷静过,手滑过他的背,试图确认***的位置,可她不能确定,又怕***子太短,一***下去刺***他的***,无法一击夺命。
何妍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再犹豫了,她勾住他的后脑,扬起头***堵住了他的嘴。男人并不知她的企图,甚至有点惊喜她的反应,双手紧紧搂着她的腰肢,拼命地亲吻她。
就在那一瞬,何妍手中的***毫不犹豫地刺进了他的后颈。
那也是能一***毙命的地方,男人干瘦的身体于一瞬间僵滞,他拼命地往上抬头,瞪大了眼睛,似是想要看清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可惜他再没机会了,何妍的双腿紧紧地盘住他的下肢,手上死死地摁在他的后脑,另只手握住***柄,使尽了力气地往下划去,颈椎、大动脉、喉管??所有的一切在锐利的***锋下都不堪一击。
这真是一把好***,不亏她大老远地从瑞士带回来。
血喷洒一般地往外窜,她不得不伸手去捂,半个身体都被浸湿,视线几乎被血糊住,身上的人才终于停止了挣扎,温热的身体只剩下了隐隐的抽搐。何妍却不敢随意松手,她偷偷地瞥向车外,凶悍高大的男人立在车外不远处,而另外那个"节哥"则坐在更前面。
车子一直没熄火,她当初下车查看的时候就没灭车。她必须不惊动他们,快速地爬到前面去,锁上车门,然后开车逃走。
这是她唯一能够活命的机会。
何妍深吸了口气,轻轻地推开了还压在她身上的干瘦男人。
沈知节在闭目养神,同时也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走,他们已经逃出来一千多公里,南昭市就在不远的地方,可前途依旧莫测。也许,他真不该在这个时候放纵老虎和瘦猴两个。可他们两个一路跟着他杀出来,逃亡的三十多个日夜里没有一天放松过,就任他们荒唐个把小时又能怎样?
他有些失神,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有点松懈,甚至叫他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听到车门上锁时发出的那一声轻响。怕引人注意而熄灭的车灯猛地亮了起来,他有些错愕地抬头,就看到那辆白色的SUV发疯一般向他歇冲了过来。
强烈的灯光叫他有短暂的失明,可只一需眼他就看清了开车的人,是刚才那个只知道哭泣哀求的女人,现在带着半脸的鲜血,另外半张却惨白得如同鬼魅,只有那双眼睛还是那样漆黑,没了泪水的掩盖,充满了疯狂的恨意,亮得灼目。
"节哥--"老虎惊叫,毫不犹豫地扑过来,把来不及起身的他推向一边,不用思考,沈知节身体本能地往路边滚去,车轮擦着他的肩头而过,而老虎却被车头撞飞,直出去十多米远才落下来,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那车丝毫未停,径直碾过老虎的双腿,扬长而去。
何妍双手死死地握着方向盘,只知道猛踩油门,车子沿着乡间公路一直往前疯飙,直到冲上城市里明亮的街道,这才猛地刹住。她整个身体都在不受控制地抖动,手抖动连手机都握不住,更别说按下梁远泽的号码。
"啊--"她如野兽般发出一声低低的低吼,张口***咬住自己的手腕,直到那疼痛遏止住抖动,这才能摁通了梁远泽的电话,泣不成声地说道:"报***,远泽,报***,我出事了。"
她深夜独自开车来到他所在的城市,原本,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的。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何妍沈知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