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甜妻好孕到(沈繁星盛司珩)

呆萌甜妻好孕到(沈繁星盛司珩)

导读:主角是沈繁星盛司珩小说《呆萌甜妻好孕到》完整版全文火爆上线,小编分享呆萌甜妻好孕到全文免费阅读:一大早,老宅的老管家就给沈繁星打了电话,说是老爷子交待她、盛屹初和盛司珩三人都必须回老宅。

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繁星盛司珩小说《呆萌甜妻好孕到》完整版全文火爆上线,小编分享呆萌甜妻好孕到全文免费阅读:一大早,老宅的老管家就给沈繁星打了电话,说是老爷子交待她、盛屹初和盛司珩三人都必须回老宅,老管家还特意交待沈繁星可以稍微打扮一下,因为今晚还有盛家旁亲远戚的其他人,他们大部分都是特意来看她的。

小说简介

一大早,老宅的老管家就给沈繁星打了电话,说是老爷子交待她、盛屹初和盛司珩三人都必须回老宅,老管家还特意交待沈繁星可以稍微打扮一下,因为今晚还有盛家旁亲远戚的其他人,他们大部分都是特意来看她的。

呆萌甜妻好孕到全文阅读

一大早,老宅的老管家就给沈繁星打了电话,说是老爷子交待她、盛屹初和盛司珩三人都必须回老宅,老管家还特意交待沈繁星可以稍微打扮一下,因为今晚还有盛家旁亲远戚的其他人,他们大部分都是特意来看她的。
沈繁星早有听说盛家内斗严重,这时候她是作为盛老爷子所宠爱的小辈的身份出现的,盛家其他人估计也想观望下她是什么人,需不需要从她这边下手讨好盛爷爷?
临挂断电话前,老管家又道:“对了,沈小姐,今晚小少爷的父母也会出席小宴会。”他是出于好心,才提醒道,“小少爷和他父母的关系比较一般。”
沈繁星不笨,她感恩道:“谢谢您,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后,沈繁星就在家里等着晚上和盛司珩一起回老宅,傍晚六点多,盛司珩还没回来,家里的固话又响起来了。
沈繁星接了起来,她刚开口:“喂?”
那头的人似乎是听出了她的声音,立马气咻咻、炸呼呼地喊道:“沈繁星,是不是你这个丑八怪?”
沈繁星:“……”
那人又喊道:“是你吧?我叔叔婶婶都回来了,刚刚我哥不知道跟他们吵了什么,说他不回来了,你赶紧去把我哥喊回来,这么重要的家庭聚会,他怎么可以不来。”
这人一直在喊哥。
沈繁星语气平静道:“盛司澄?”
“喊你大爷干嘛?”盛司澄语气恶劣得很,“你赶紧去啊。”
沈繁星默默无语:“我不知道你哥在哪,我也喊不动他。”
盛司澄:“我把地址发给你,大爷我现在走不开,不然哪里需要你这个丑八怪去喊我哥,还有,爷爷现在可想见我哥了,爷爷对你那么好,你可别不知道感恩!”
他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然后没多久,固定电话又响了起来,沈繁星忍不住弯了弯唇角,盛司澄这是想起他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没办法把地址发给她了吧。
她故意等了一会,才把接听了起来。
盛司澄恶人先告状:“丑八怪,你怎么不跟我说我们没有联系方式啊,算了不跟你多说,我哥在紫苑,包厢号紫竹,还有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紫苑,江城的销.金窟,采取会员制,会员费每人都需要百万左右的人民币。
沈繁星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过去,但是盛司澄又一直在催她,又不告诉她要怎么办,过了会,老宅那边派人先把盛屹初接走了,沈繁星只***着头皮,打车去了紫苑。
司机看她打扮淳朴,长相略显土气,似乎也和紫苑不符,忍不住问道:“姑娘,那边做保洁工资好不?”
沈繁星眼睛弯弯:“挺好的,一个月上万总是有的。”
司机立马就跟她唠嗑上了,等到了紫苑,他还有不舍得,沈繁星付了钱,看着司机的汽车远去,再看着门口停着一排五颜六色的超跑,再看着门口西装革履的保镖,和他们身后古色古香却尽显低调奢华的紫苑,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空气湿冷,沈繁星紧了紧羽绒服,轻轻地在原地小碎步地转了两步,驱散冷意,她还在想,她要怎么***。
“沈……繁星?”
身后却忽然传来了一道悦耳懒散的男声,沈繁星顺着声音转头,看到了一道袖长的身影站在了不远处,男人穿着黑色高领毛衣,外面随意地套了件羽绒服,却衬得他温润迷人。
同样都是穿羽绒服,他穿得休闲优雅,沈繁星却是裹成了球。
男人往沈繁星这边走了过来,他站定在沈繁星面前,从上而下地扫了她一眼,眉峰下压:“沈繁星,你辞职后,去哪里晒得这么黑?”
这男人是沈繁星的前老板顾舟,沈繁星突然见到他,先是惊讶,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然后她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激动得没控制住握住了顾舟的手:“顾老板,你要进紫苑吗?能不能带我***?我进紫苑有点事情要做,不过,我不会闹事的。”
顾舟的眉头皱得更紧,他垂下眸,盯着沈繁星攥着他的手,沈繁星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把手收了回去。
顾舟弹了弹自己的手,转身就走,他低沉的嗓音从前方传来:“跟我来。”
顾舟是终身制会员,保镖认得他的脸,见他带了个与这里格格不入的女孩***,也什么都没多问。
沈繁星***后,跟顾舟道了谢,就急忙忙地去找紫竹号的包厢。
顾舟站在原地,看着沈繁星远去的背影,黑眸微沉,眉头微微皱起,但是他来这边是来见客户的,抬手看了看手表,没剩多少时间了,只好先去了他订好的那个包厢。
*
紫竹的包厢位置隐蔽,沈繁星好不容易才找到,包厢的门并没有关紧,站在外面能听到里面传来的热闹声音。
盛司澄刚刚加了她的微信后,就不停地给她发消息,催她快点。
宋砚从洗手间回包厢,猛地在包厢门口看到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拧了下眉:“那个……”他一时想不起沈繁星的名字,“那个……住在阿珩家里的……”
沈繁星转头,她记得宋砚,知道这是盛司珩的好朋友,她弯了弯唇角,主动道:“沈繁星。”
“噢噢噢,对,沈繁星,你这是……来找阿珩?”
除了这个理由,宋砚想不出沈繁星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沈繁星扶了扶黑色眼镜框,乖乖点头,唇畔的笑意也很温柔,莫名其妙地,宋砚就心软道:“那我带你***吧。”
宋砚想,土是土了点,皮肤黑也是黑了点,好好打扮,可能也不错?
包厢里男男女女差不多十多人,倒并不乌烟瘴气,打麻将的、玩牌的都有,剩余的几人都坐在茶几旁边。
沈繁星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盛司珩,他薄唇里咬着一根烟,没有点燃。修长的手上把玩着金色的打火机,他垂着眼睫,包厢里的灯光打在了他的脸上,照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情绪看起来并不怎么好,眉眼微沉又冷淡。
包厢里的人见到宋砚领了个女的进来,本想起哄,但看到人了,安静了会。
“这保洁小妹?”
“宋砚,你玩个锤子呢?”
宋砚倒是尴尬,他干咳了几声说:“不是,别乱说。”他冲着盛司珩喊,“阿珩,来找你的。”
全场都安静了,越来越多打量的视线落在了沈繁星的身上,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沈繁星这时候倒是挺冷静的,她背脊挺直,神色也并不畏惧,仪态自然,像是没感觉到这么多不友善的视线。

呆萌甜妻好孕到免费阅读

沈繁星怎么也没想到,盛屹初在收到她的这个魔方之后,莫名其妙激起了胜负欲,小屁孩一个,大晚上不睡觉,偷偷躲着研究九阶魔方怎么解开,他是聪明的,可是怎么都还是个小孩,所以,卡在了某一步,怎么都转不好。
沈繁星平日六点左右就会醒,她睁开眼,视线还是模糊的,却忽然隐约看到她床头有个黑影,她吓了一跳。
那个黑影开了口,像是憋了许久,又带点不知跟谁较劲的闷气,问:“这个怎么解开?”
沈繁星这才看清楚,是盛屹初那个小屁孩。
她爬起来,长发披散在肩头,素着脸,没有戴眼镜,她探手去开了床头的灯,注意到盛屹初的眼睛略显困倦,她拧眉:“你没休息好吗?一直在研究魔方吗?”
盛屹初抿着唇,就是不说话,他把魔方递给她,命令:“拼好。”
沈繁星无奈,笑:“初初小盆友,你这样说话会没有朋友的哦。”
盛屹初一脸无所谓:“我不需要朋友,笨蛋才需要朋友。”
“大家都需要朋友的呀。”沈繁星说着,接过了魔方,她垂着眼,盛屹初盯着她,注意到她好像白了许多,没有戴眼镜,眼睛也大了,他没有多想,转眼就被沈繁星转魔方的速度和节奏吸引走了注意力,不知不觉间,他就爬上了沈繁星的床,坐在了她的身边。
沈繁星担心他着凉,拉过被子,把他的腿也盖住。
卧室里的两个人气氛融洽,完全不知道外面的盛司珩和风姨发现盛屹初不见了,有多着急。
风姨找遍了整个家,没办法才去叫醒了盛司珩,她急得要哭:“家里门是反锁着的,初初能跑去哪里啊?”
盛司珩面无表情,黑沉的眸子望向了一楼拐角的那个小房间:“这个房间去看了么?”
风姨一愣,下意识:“不可能啊,初初讨厌沈小姐啊。”
盛司珩没等她说完,就迈开长腿,走了过去,房门并没有锁上,他直接打开,屋里的暖光倾泻,伴随着女人温柔含笑的嗓音还有男孩恼羞成怒的声音。
“初初,你的脸好好摸啊。”
“谁准许你碰我的,你不许碰我!你这个坏女人!”
盛司珩一眼就看到,女人的手捏着他儿子的脸,略显亲昵。
他只觉得一股莫名的烦躁和怒意涌了上来,他抿直唇线,握着门把手的手指骨泛白,冷意蕴在眼底。
“盛屹初。”他喊,“风姨,你把初初先抱走。”
风姨也没想到,初初还真的就在沈繁星这儿,她看到压抑着沉沉怒意的盛司珩,原本想说的话,一下就噎在了喉咙口,不敢多说什么,哄着初初先离开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了盛司珩和沈繁星。
沈繁星还坐在床上,被盛司珩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有些不自在,抬起眼看着他。
屋里灯光昏暗,他高大的轮廓被浅浅地勾勒,却带着浓重的压迫感,即便他身上穿着的只是随意的黑色睡袍。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有再多的心机,都别用到我儿子身上?”他喉结上下动着,“盛屹初昨天晚上跑来跟你睡的?”
沈繁星深呼吸:“没有,早上才来的。”
盛司珩冷笑,眉眼讥讽:“你这些把戏拿去骗爷爷就算了,下次再用来哄骗屹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他说完,转身就想走,沈繁星却忽然道:“你应该多陪陪他的,盛屹初太孤独了。”
盛司珩闻言,扬了扬眉,冷笑:“你在教育我?真把自己当做我未来的妻子?演戏演得上头,想把初初当亲生,嗯?你也不看看……”
他话说了一半,似乎这才注意到沈繁星有什么不一样了。
卧室灯光昏暗,她刚睡醒,还没戴眼镜,灯影下,皮肤忽然没有了平日的暗沉无关,那双眼睛……
他还没看清,沈繁星意识到了什么,她摸了下自己的脸,晚上睡觉,她卸掉了偏黑的粉底,她倒不是觉得见惯了美人的太子爷会对她怎么样,就是莫名有些慌张,急忙偏头找了黑框眼镜戴上。
下一秒,一阵黑影压迫,靠近了她,男人的手倏然捏住了她的下颔,动作粗暴地扯下了她的眼镜,强迫着她直视他。
他盯着她的眼,在她黑玛瑙一样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的缩影,他慢慢地眯了眼眸,眼底翻涌着不明的情绪,绷紧了唇线。
沈繁星睁大了眼睛,皱眉:“你要干什么?”
盛司珩扔掉她的眼镜,那只手忽然遮住了她的眼,另一只手仍旧钳制着她的下巴。
他的大掌下就是她的不停翕动着的睫毛,她眼珠转动的轮廓,带着莫名的熟悉,让他心口揪成了一团,一阵阵疼痛。
现实和回忆交叉,让他一时分不清,他的手捏得沈繁星痛得差点流泪,她挣扎着,什么也看不见,卡着嗓子:“盛司珩,你干什么?”
“你叫我什么?”
“盛司珩……”
不知道哪里触怒了盛司珩,他一下移开了遮住她眼睛的手,另一只手却仍旧牢牢地掐着她,力道慢慢加重。
他眼神阴鸷得可怕,冷意如同风暴一样在他眼中聚集着。
“你也配学她,你也配叫我盛司珩?”
沈繁星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双手握住了盛司珩的手,想要掰开他的手,脸上的表情是痛苦的,眼角嫣红,眼泪落下。
就在她手碰到盛司珩的那一刻,他如同碰到垃圾一样,直接松开了,任由着她倒在床上,难受得干咳。
盛司珩转身出去,方才被他扔掉的眼镜就在地上,他的鞋子碰到了眼镜,脚步微顿,眼神往下一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并没有收回脚,面无表情地踩了过去。
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沈繁星赤脚踩在了地上,看着那副被他踩得支离破碎的眼镜,怒意和委屈交织在她的胸口。
她蹲了下来,颤抖着手指,捡起了踩坏的眼镜框,一眨眼,眼泪无声地落下,眼角泛红。
眼镜不过是在村镇上的山寨眼镜店里买的,并不值钱,可是,这是阿婆送给她为数不多的东西,她向来珍惜。
她的视线渐渐模糊,真是恨啊。
盛司珩这垃圾人,臭脾气又自大,初初在他身边肯定也吃了很多苦。
不过,沈繁星苦笑,初初如果当年生下,没有被盛家接走,跟着她和外婆,只会吃更多的苦。
她当时住院了那么久,阿婆年迈,她们家穷,怎么养得起一个孩子?
生活就是这么现实,现实到她来到盛屹初身边,也只能陪陪他、关爱他,她做不了他的妈妈,也从没想过能把他从盛家那边抢过来,抢不赢是一回事,她也清楚地知道,他在盛家会比跟着她过得更好,更何况,她从来都没照顾过他,她算个什么妈妈?

小编点评

呆萌甜妻好孕到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