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的心上人(云兮谨墨)

等她的心上人(云兮谨墨)

导读:云兮谨墨小说——等她的心上人云兮谨墨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呈现,作者万小烟所著的抖音爆款古言小说,云兮的笑完全僵住,她仰头认真望他,却只在他眼眸中找到冷漠,不是幻听……她耗尽所有力气等来的。

小说介绍

云兮谨墨小说——等她的心上人云兮谨墨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精彩呈现,作者万小烟所著的抖音爆款古言小说,云兮的笑完全僵住,她仰头认真望他,却只在他眼眸中找到冷漠,不是幻听……她耗尽所有力气等来的,竟只是他的一句质问。十多年的相伴,都没换来他半点信任?

小说简介

云兮的笑完全僵住,她仰头认真望他,却只在他眼眸中找到冷漠,不是幻听……
她耗尽所有力气等来的,竟只是他的一句质问。
十多年的相伴,都没换来他半点信任?

等她的心上人云兮谨墨全文阅读

月光下,她的目光贪恋划过他面容,剑眉星眸,薄唇微抿……他比以前更加内敛凛然了。
自他成为南国的国师,离开伽蓝谷,分开的这一千多个日夜里,她每时每刻都在想他。
等他终于来到了跟前,她咽下喉咙又涌上来的腥甜,忍疼冲着他笑。
“谨墨,好久不见。”
谨墨没有答,只冷冷注视着她。
云兮想起三年前,她忐忑期许对他说出“我喜欢你”后的寂静。
这场景,何其相似。
“舍利子在哪?”他终于开口。
声音清泠如撞玉,却也分外伤人。
云兮的笑完全僵住,她仰头认真望他,却只在他眼眸中找到冷漠,不是幻听……
她耗尽所有力气等来的,竟只是他的一句质问。
十多年的相伴,都没换来他半点信任?
她不死心问:“谨墨,连你也不信我?”
谨墨站着没动,可神色分明淡漠。
心又狠狠一痛,云兮慌忙扯住他的衣摆,急切辩解:“我真的没偷!”
可他的眸光却徒然冷冽:“舍利子被盗当晚,只有你在伽蓝寺顶。”
云兮张了张嘴,嗓子里堆满了苦涩,一句话都说不出。
她出现在伽蓝寺顶,是因为有人给她传信,说他在哪里等她。
她忍着噬心咒发作的痛苦赴约,却原来是一场阴谋。
如今,那封信也被人毁了,她辨无可辨。
云兮苦笑一声,凝视他干涩开口:“如果我说,我是被骗去的,你信吗?”
“不知悔改。”谨墨怒甩衣袖,一道飞光闪过,转瞬,被她扯住的袍子已经被他斩断。
“既如此,你便好好受着这噬心之刑。”
他并没有划伤她,可仿佛又像在她心中狠狠割了一刀,望着手中衣袍的整齐切口,她连呼吸都在疼。
“真的不是我……”
她哽咽喊着,爬起来想追上他,却被心口的剜痛逼得摔下台阶。
她疼的蜷缩在地爬不起来,颤抖的手摊在雪地里,却努力朝他离去的方向伸着。
“谨墨……我疼……你带我回伽蓝谷好不好?”
“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再也不出来了。”
可意识消失之际,都没见他回头。
不知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
“哗啦”一声,一桶凉水凶蛮浇过来,云兮冻得猛然睁眼,却见一人跪在不远处,正拼命磕头!
“圣僧,陛下,云兮公主是无辜的,噬心咒发作七七四十九天,她会疼s的,求求你们放过她吧!”
是从小照顾她的安姑姑!
她不是在伽蓝谷吗?怎么也抗旨跑出来了!
云兮心中的弦崩紧到极致!
她挣扎着爬起来,惶恐冲着脸色乌沉的皇帝磕头:“父皇!千错万错都是罪女的错,求您不要怪罪安姑姑……”
然而,她却听到——
“来人,给我s了这个包庇灾星,妖言惑众的妇人!”
“不要!父皇,求您——”
她回头。
温热的水滴却顺着云兮的睫毛滑落……

等她的心上人云兮谨墨免费阅读

她能为沧澜做的,仅限于此了。
随后,她便撑着虚弱的身体,回到了花界。
从小,琉裳便和妹妹相依为命。
她嫁给沧澜后,花界始终是妹妹在打理。
一回到属于的小竹屋,琉裳便乏的不行,直接躺睡在床榻上。
等到她再醒来的时候,妹妹琉璃端着她精心做的饭菜,推门而入,“阿姐,你醒的刚好,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看到她满脸笑容的模样,琉裳心下一暖。
刚要起身,一股气血冲头,她没压住,一口鲜血顿时就喷洒而出,而胸口处,却是阵阵的刺痛。
“阿姐!”
琉璃大喊一声,迅速地就冲到琉裳的面前,“你是被何人打伤?”
“无人打伤于我。”琉裳摇头,迅速地按压着自己的气息,“我最近在修炼,有些着急。”
“那你有没有找清歌姐姐拿药?”
“找了,她给了药。”
听到琉裳这么说,琉璃脸上的怒容这才消减,可是愁容却满面,“阿姐你也真是的,你那么急做什么!”
“阿姐,我一会儿要去参加西海水君的寿辰,你身体不***就别去了。”
琉裳点点头,调息后,服用了清歌给她拿的药丹。
可是最后,琉璃又不放心琉裳,便用仙法给琉裳换了一身衣裙,拉着她一同前往。
琉璃会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
她差人通报沧澜,说她阿姐身体不适,却得到沧澜去了西海的消息。
她便索性带琉裳去西海,想将她交于沧澜,顺便问问他是怎么照顾阿姐的。
……
琉裳和琉璃一起去到西海,四海八荒的各处神仙已然到场。
但琉璃突然被狐族上神叫走,无可奈何,琉璃把琉裳安置妥当,便跟着上神匆匆离开了。
琉裳打量着四周。
如果不是琉璃说起,她还不知道今日是西海水君的寿宴。
见了人,琉裳才认出来,原来是曾经一起拜师学艺的子言师兄。
“师兄,好久不见,没想到,你已经做了西海水君。”琉裳走上前,笑容满面的打着招呼。
子言也看到了琉裳,笑着叹气,“我也不愿,这不是被任命了吗?”
才刚说了几句,来往的宾客不断,他就被叫走。
琉璃跑去参观西海去了,倒剩下她,一个人无聊的瞎转。在后花园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女声在她身后响起:
“呀,这不是我们的花神吗?”
这个声音——
琉裳身后一僵,眉头紧皱,黑眸中更是瞬然一冷。
可不等她转头,聂灵儿就已经从后走上前,笑意盈盈地望着她,“花神如此健忘的吗?居然忘记老朋友,真是……”
“你我几时是朋友?”看到聂灵儿那副得意洋洋的姿容,琉裳只觉得恶心,“我见过无耻之徒,倒是没有见过像你这般厚颜无耻的。”
“都认识那么长时间了,怎么不是朋友了?再说,我厚颜无耻沧澜也还是喜欢我,你呢?成亲三载,沧澜可曾瞧过你一眼?”
聂灵儿泯然一笑,洋洋得意。
琉裳嗤之以鼻,“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那天,你骗不了他多久!”
“那又怎样?等我有了他的子嗣,他怎会舍得伤我?倒是你,沧澜明明不爱你,你却死皮赖脸的缠着他!”
琉裳微微攥紧了手,“对,只要有我在,你永远都是见不得光的存在,尊后的位置永远只有我琉裳能坐。”
“你——”聂灵儿气的不轻,刚要上前,她的余光却瞥见了那道熟悉的身影,她冰火焰在手中齐聚。
她突然对准自己的胸口,然后狠狠地摔倒在地,更是口吐鲜血,“琉裳,你为何要苦苦相逼?你非要我死了,你……你才甘心吗?”
今日,怎就没把水光镜给带出来,不然,聂灵儿今日的一言一行……
琉裳眯着眼看她做戏,也习惯了她这般装模作样,“像你这么能装的,早死早超生,懂?”
话落,忽然“砰”的一声!
琉裳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波朝着她劈了过来。
一个不察,她狠狠地摔到地面,大吐了一口血。
上衣都被染红了。
随后一个身影飞旋而来,将聂灵儿给拥入怀中,“抱歉,我来迟了……”

小编点评

等她的心上人云兮谨墨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