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婉儿云牧卿晋宁摄政王(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摄政王(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

导读: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小说《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摄政王》免费完整版重磅来袭;“何大人,知府大人的死真的与我无关。你想想看,惠县上下这么多人都知道我在给知府大人治病,如果他出事的话,那么第一个人怀疑的自然是我,我又怎么会这般惹祸上身呢?”

小说介绍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小说《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摄政王》免费完整版重磅来袭;“何大人,知府大人的死真的与我无关。你想想看,惠县上下这么多人都知道我在给知府大人治病,如果他出事的话,那么第一个人怀疑的自然是我,我又怎么会这般惹祸上身呢?”

小说简介

“拿给知府大人的药,是我亲手煮的,如今药渣就在医馆内,何大人你只要派人去取了药渣来,事情真相如何自可一目了然。”
她既然没有下毒杀人,那么这药渣里自然就查不到什么,到时候便可以证明她是无罪的了。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摄政王全文阅读

“何大人,知府大人的死真的与我无关。你想想看,惠县上下这么多人都知道我在给知府大人治病,如果他出事的话,那么第一个人怀疑的自然是我,我又怎么会这般惹祸上身呢?”
薛婉儿虽然急着分辨,但说出的话也依旧有条理。
“更何况,我与知府无仇无缘,为何要杀他?即便退一万步来讲,我真的想要杀了他,也绝对不会用这么笨的方法,直接在药里下毒啊。”
这般拙劣的手法,摆明了就是嫁祸。
“有了!”
薛婉儿眸中染上几分亮光,语气也欢快了不少。
“拿给知府大人的药,是我亲手煮的,如今药渣就在医馆内,何大人你只要派人去取了药渣来,事情真相如何自可一目了然。”
她既然没有下毒杀人,那么这药渣里自然就查不到什么,到时候便可以证明她是无罪的了。
听了薛婉儿的话,何宇立即下令派人去医馆取药渣来。
而一旁被关在牢房里的吴恒听了,非但没有阻拦,反倒是得意的笑了起来。
“媚儿料想的果然没错,这下子看那薛婉儿还不自找死路。”吴恒心中暗自得意着。
派出去的衙差很快就回来了,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位老大夫。
老大夫姓李,在惠县行医数十载,十里八乡很有声望,人们见了他都尊称他一声李老。
“李老您来了。”
何宇四处办案,平日里也少不了李老的帮忙,因此在瞧见李老也一并到来时,急忙恭敬的迎了上去。
“李老,知府大人的案子,还要麻烦李老多多费心了。”
薛婉儿身份特殊,她虽对李老十分敬重,却也只是站在一旁不曾说话,朝着李老点了点头行了礼。
李老平日里话不多,将随身的药箱放在桌子上,随后坐了下来,仔细的检查辨别着药渣的成分。
在这一过程中,众人纷纷屏气凝神,尤其是薛婉儿。
她虽然在药里动了小的手脚,但只是让知府身上的红疹不会那么快消退而已。再加上她用的药都是好药,即便是李老看出了些什么来,她也可以搪塞过去。
这般想着,薛婉儿心中的忐忑便也少了许多。
只是……
自打李老一进来,薛婉儿便时刻在打量着他的神色,见李老的神色越来越深沉,薛婉儿的心再一次跟着沉了下来。
“这药……”
见李老吞吞吐吐,何宇急忙追问道:“李老,可是您从这药渣中瞧出了什么问题?”
“但从这些药渣的成分上来看,倒并无什么问题,但若是细看,就会发现这些药渣的表面有一层极淡的暗黄色粉末。”
“那这粉末可是有毒?”
何宇看了薛婉儿一眼,急忙追问着。
“有毒与否,一试便知。”
李老命人取了一碗清水过来,随后打开药箱,用木勺子取了少量的药渣放入水中,待药渣表面附着的暗黄色粉末融化之后,又取出银针放入其中。
那银针在浸入水中之后,表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附着上了一层黑色。
这足以表明,那些药渣是有剧毒的。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摄政王免费阅读

薛婉儿闻言也来了兴趣,跟着人群就来到了府衙门口。
门前早已里三层外三层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可薛婉儿民望极高,众人都自动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她刚停住脚步就听惊堂木一拍:“师爷刘宇,在任期间失职渎职,更教唆知府私吞赈灾粮款、强占土地、强抢民女,更买凶杀人,着革职查办,发配宁古塔终身不得反京!”
刘宇跪地闻言,却傲然抬头道:“巡查使大人空口白牙,便要置吴某与死地?”
“证据是吗?”
云牧卿右手一挥,自有衙役抬上两具尸身。
“这两具尸身你可认得?”
刘宇脸色微变,却还是倔强的道:“小人不知!”
“是吗?那他们身上所纹的纹身,为何又与你一般无二?”
“这……”
“而他们家中,更搜出五十两白银,银锭乃是官府库银!”
“这,这……”
刘宇眼珠子一转:“死无对证,欲加之罪,巡查使大人明察。”
“谁说死无对证?”
薛婉儿忽然步出人群:“我便是人证!”
湛卢见状眉角一跳,就听云牧卿小声又道:“十两记得一会儿给我。”
湛卢苦了一张脸,这该死的女人,怎么有胆子出来作证?他再这么输下去,裤衩都要当给主子了。
薛婉儿跪地,将自己如何被刘宇逼迫跳水,如何被刘宇陷害险些入狱,甚至如何击退企图杀害桥山夫妻的黑衣人一一讲了一遍。
她本就口才极好,声望又高,此话一出,无人怀疑,师爷被发配充军,即日启程。
人群渐渐散去,薛婉儿刚准备走,云牧卿就走到了她的跟前:“多谢薛姑娘仗义作证。”
薛婉儿闻言冷冷道:“我不过是帮我自己,何况,你这样的人便是没有我作证,恐怕也不会放过刘宇不是吗?”
云牧卿啪一声打了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薛婉儿只觉得云牧卿目光如炬,仿佛看透了自己的心底,她微微垂头行礼就要往后院去。
“这是给知府的药?”
云牧卿忽然开口,薛婉儿点了点头,却见云牧卿已经走到自己身边。
他猛的拉住薛婉儿的手往自己怀里一带,薛婉儿猝不及防就撞进了他的胸膛,不等她反抗就听云牧卿道:“如今师爷已被发配,你还要给知府吃这些苦药?”
薛婉儿心底一惊:“知府病症未愈,自然是要吃的。”
云牧卿微微一笑,手指拨着药箱:“只怕不吃他才会痊愈吧?”
薛婉儿豁然抬头,对上云牧卿一双万世通透的眼:“你告诉知府的厨子,每日给知府下一点儿壮阳草,必定可以得到知府嘉奖,于是知府服用加了壮阳草的菜后就出现了浑身红疹的病症。”
“厨子惧怕事发,故而不敢说破。你便趁机接近知府,让师爷当众发誓再不找你麻烦。”
云牧卿说毕眸色一沉:“可你万万没有想到知府病急乱投医,竟然误杀了两位大夫,故而你才会让桥山送了些银两抚恤他们。”
云牧卿一字一句,却将薛婉儿心底最大的秘密说了出来。
重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害怕,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般的人。
她按住腰间针囊,目光灼灼盯着云牧卿,想着他今早来假意看病,是不是就为了试探自己,浑身满是戒备的道:“你,到底是谁?”

小编点评

 薛婉儿云牧卿晋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角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