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宫殿白语昔(白语昔龙彦汐月)

九宫殿白语昔(白语昔龙彦汐月)

导读:《九宫殿白语昔》又名《爱你如执迷不悟》《天灵族战神帝君》,主角是白语昔龙彦汐月,白语昔龙彦汐月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窒息实在痛苦,就在白语昔放弃之际,龙彦反而放开了她,还不顾她身下淌血。

小说介绍

《九宫殿白语昔》又名《爱你如执迷不悟》《天灵族战神帝君》,主角是白语昔龙彦汐月,白语昔龙彦汐月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窒息实在痛苦,就在白语昔放弃之际,龙彦反而放开了她,还不顾她身下淌血,一把将她拖到了水幕面前。

白语昔龙彦汐月小说简介

“吼——”
一阵凄惨的龙吟响起,白语昔扭头一看,却见一把利刃深深没入了白龙的龙脊!
“不要——”
白语昔嘶喊着,疯了似的扑向水幕,心痛快要死掉却也阻止不了那残忍的一幕继续。
这是,龙彦俯身擒住她,阴鹜说:“心疼吗?痛就对了,你杀掉我的孩子时,有没有想过我有多痛?”

白语昔龙彦汐月小说全文阅读

昏昏沉沉间,白语昔感觉自己被人挪动。
可她努力想睁眼,意识却越来越涣散。
似梦非梦间,她仿佛听见了阴冷的一句:“赶紧动手,不要留下痕迹。”
剧痛传来,白语昔仿佛感觉有什么东西离自己而去,她痛吟着,拼尽力气想醒来。
可哪怕她能清晰感受到每一处的疼痛,但她就是醒不过来,恍然间,她想着,自己会不会就这样疼死?
恍惚间,她仿佛来到了云间,祖父穿着雪白的战袍朝着她伸手,微笑喊着:“小昔……”
白语昔欣喜伸手递上前,谁知,手腕却突然传来传来剧痛!
再看之时,慈爱的祖父突然变成了一脸煞气的龙彦!
白语昔神色瞬间僵硬,惶恐挣扎着喊:“怎么是你?!我祖父呢?!”
却见龙彦猛然压过来,掐着她的脖子冷戾道:“白语昔,谁给你的狗胆拿掉我的孩子!”
他的力道越来越狠,白语昔都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只下意识辩解,“我没有……”
窒息实在痛苦,就在白语昔放弃之际,龙彦反而放开了她,还不顾她身下淌血,一把将她拖到了水幕面前。
他还残忍笑说:“白语昔,接下来请你看一出好戏。”
白语昔被迫仰头,喉咙的刺痛还没有缓解,却见到水幕中突然飞现出一条白龙!
是祖父!
祖父没有死,还醒了过来!
可她刚想凑近细看,却见白龙被困住,几人拿着锋利的刀朝白龙走去!
难以言喻的惶恐席卷了白语昔,她抓紧龙彦,急切问:“你们要做什么?!”
却见龙彦低沉一笑,却又无比凶狠说:“你杀了孩子,雪茹悲痛过度伤了身体,龙族的龙骨历来大补,战神的龙骨想必更加有用!”
“轰然”一下,白语昔的天仿佛塌了。
她不可置信望向龙彦,却见他的眼里只有绝情,狠戾……恐怕连地狱里最毒的恶鬼都比不上他半分!!
“吼——”
一阵凄惨的龙吟响起,白语昔扭头一看,却见一把利刃深深没入了白龙的龙脊!
“不要——”
白语昔嘶喊着,疯了似的扑向水幕,心痛快要死掉却也阻止不了那残忍的一幕继续。
这是,龙彦俯身擒住她,阴鹜说:“心疼吗?痛就对了,你杀掉我的孩子时,有没有想过我有多痛?”
白语昔挣扎着,十指掰扯得鲜血淋漓,却还是挣脱不了桎梏,“龙彦,你为什么不冲我来,祖父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啊……”
可水幕中,凄惨的龙吟一直没停过。
白语昔痛苦到现了龙鳞,维持不住人形,她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痛恨自己的无力。
她匍匐在他脚下,卑微至极仰头,“龙彦,求你罚我吧,饶了祖父,求你了……”
可龙彦却笑着,满眼阴冷嘲讽,“白语昔,你不是傲的很,不屑给我这不详的黑龙生孩子?怎么就求饶了?”
白语昔拼命摇头,哑了嗓子哭求,“是我错了,我不傲了,我一定听话乖乖生孩子,求求你被剥走祖父龙骨。”
可龙彦却冷漠踢开她,徒留残忍的决断——
“晚了。”

白语昔龙彦汐月小说免费阅读

龙骨,终究还是被剥走。
可龙彦没有收走水幕,白语昔眼睁睁看着祖父被扔进肮脏的洞***,满身伤痕,奄奄一息。
她用通音镜和龙彦认错了千百次,也求饶过无数次,可哪怕她喊道喉咙沙哑渗血,龙彦却一直宛若未闻。
整整一月,白语昔都已绝望到疯乱。
龙彦终于来了。
白语昔立即爬向他,抱着他的腿求着:“三皇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一定好好做您的典妾,求求您帮我祖父治治伤好吗?”
龙彦却一脚踢开她,居高临下嘲讽:“真该让大家好好欣赏你这难看下贱的模样!”
白语昔眼中闪过屈辱,她没了龙骨龙脉,如今人不人,龙不龙,就算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有多难看。
可当她抬头时神情没有半点怨恨,微笑的样子,仿佛把他说的下贱当做了夸赞。
她甚至还能讨好说:“三皇子,卑妾现在的样子您还满意吗?”
若是他不满意,她还可以更下贱一些。
这样……他是不是就会答应救祖父?
龙彦冷冷盯着她,眼眸内暗芒奔涌。
他俯下身,挑起她的下颚,声音却如同淬了毒的冷:“满意?白语昔,你杀死我孩子的账算的清吗?”
白语昔却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满怀希冀说:“我赔!我可以在给你们怀一个孩子,马上——”
话未说完,却被龙彦暴怒打断,“雪茹身体已不堪重负,无法承受秘法,白语昔,你拿什么赔?!”
白语昔被他狠狠甩开,恰好摔落在水幕边,只一抬眼,她便看见白龙伤口上那不断溢出的鲜血。
整整一个月没有任何治疗,祖父该是有多疼?
白语昔忍痛,撑着身体一点点爬回龙彦的身边,小心央求:“都是我的错,是我该死,我愿意把这条命赔给萧雪茹,只求你放过祖父……”
可龙彦却冷嗤,“白语昔,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
白语昔的眸光瞬间灰败,她只剩这条命了,如果这都不可以,那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她空洞着眼,绝望流泪,“龙彦,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祖父?”
这时,龙彦却缓缓蹲下,伸手拨弄她的的衣襟,意味深长说:“白语昔,你都成了卑贱典妾,取悦男人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白语昔瞬间白了脸,下意识远离龙彦,她一动,龙彦当即沉下脸,冷说:“看来,你还是学不乖。”
白语昔不可置信望着他,不明白他怎么能提如此荒唐的要求?!
做典妾,她只是一具容器罢了,可取悦他,生下的孩子分明是有自己血脉!到时候,她怎么忍心把孩子交给别人?
这时水幕里突然传来一阵悲痛的龙吟!
白语昔迅速扭头,却发现白龙在洞里翻滚着,竟然有一头蛟在撕咬它!
“不要……”白语昔抱着龙彦,碎心哭求,“我做——我什么都做,求求让它停下来!”
龙彦却挥袖坐在上凳子,不耐烦说:“那就表现给我看,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出了顺从,她别无他法。
白语昔努力忍着泪,颤抖攀上他,动作生涩,满心荒芜……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九宫殿白语昔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