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将军是凤君(女尊)(郁瑶季凉)

朕的将军是凤君(女尊)(郁瑶季凉)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郁瑶季凉,朕的将军是凤君(女尊)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郁瑶穿越成女尊国皇帝的第一天,就被拉去选秀。面对一排排肤如凝脂,声如莺啭的官家公子,她忍下一口老血,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郁瑶季凉,朕的将军是凤君(女尊)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郁瑶穿越成女尊国皇帝的第一天,就被拉去选秀。面对一排排肤如凝脂,声如莺啭的官家公子,她忍下一口老血,

郁瑶季凉内容介绍

“为什么?”
郁瑶简直莫名其妙。要是这人不行,户部初选的时候就该筛掉,怎么还登记入名册,让他上殿参选呢?
玉若的神情似有难言之隐,声音压得极低:“他是季凉,前任怀化大将军季安的独子。”
郁瑶点点头,“所以呢?”
这家世怎么听也不差啊。

朕的将军是凤君(女尊)全文阅读

玉若的目光闪了一闪,“这些容奴婢回去细细说与陛下听,但此人确实不妥,奴婢不会骗您。”
听她这么一说,郁瑶的好奇心反而愈加强烈,倔脾气也被勾上来了。她好不容易见着一个合眼缘的,怎么一句“不妥”就把她打发了呢?
“不行,你得跟朕说清楚,这个季凉,他到底有什么问题?”
玉若略显为难,但拗不过她,只能贴在她耳边轻声解释:“这里面的缘故,一句两句说不清,奴婢只能先简要地同您说。一来,他的母亲是罪臣,虽然当年不曾祸及全族,但毕竟不光彩。二来,他承了母亲的甲胄,在军中多年,抛头露面,与军中女子同寝同食,怎能入宫呢?”
郁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倒不是出于嫌弃。虽然她知道,在这里的价值观下,这样的男子无疑是备受轻视的,但在她看来,这就像花木兰替父从军一样,反而令她高看一眼。
她只是想不明白,既然玉若将这人说得如此不堪,那户部又是如何将他列入名册,送上两仪殿面圣的呢?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让他入选?”她问。
“陛下有所不知,”玉若答道,“我朝规矩,但凡是官家子,在十六至二十五岁之间,身无残疾,面貌端正的,都必须参加选秀。这季凉如今是云麾将军,所以……确实是官家子。”
郁瑶“哦”了一声,忽然明白了过来,心下有点好笑。
所谓官家子,一般情况下,应该是指母亲或姐妹在朝为官的男子,可谁也难料,这季凉自己就是一员武将,那也只能勉强他来参加选秀了。
辛辛苦苦替女皇征战多年,有朝一日顶头上司选男人,还不得不来参选,这好像是有点太欺负人了。
郁瑶是个讲道理的人,猜测季凉这样的人,对事业的追求应该远胜于对入宫伴君的兴趣,正打算善解人意地放他走,然而目光重新落回他身上时,却愣住了。
季凉昂首直视着她,面色冰冷,目中隐约透出几分轻蔑之色。
她什么时候惹到他了?
郁瑶有一点点委屈,但随即想起来,玉若说他的母亲获罪,他又在军中苦寒多年,恐怕他的过往经历并不愉快,被迫前来选秀已经很勉强了,刚才她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虽然音量不至于让他听见,但他想必也能猜到她们在议论些什么,因此不悦,情有可原。
这么想着,她不由就把语气放得柔和了一些,道:“季将军免礼。”
季凉似乎微怔,眼中的敌意减退了些许,但他就那样站着,既不婉转谢恩,也不虚意逢迎,下巴扬得高高的,像一只骄傲的鹿。
而就是这个时候,郁瑶看见了他颈间的一处痕迹。
不同于多数参选的公子,别具心机地将衣领拉低一寸,在不至于有失端庄的前提下,又着意露出一段白皙颀长的脖颈,顾盼回首间格外柔美,季凉的衣领交得高高的,恨不得连喉结都掩住,但还是有一缕痕迹自颈侧斜生出来,像是伤痕的模样。
郁瑶微微眯了眯眼。
她原本想问,这是怎么弄的,但还不待她开口,季凉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将下巴微微垂下,将那抹痕迹遮在暗影里,刚刚缓和的神情又重新漫上冰霜。
郁瑶看了看他,忽然站起身,走下龙座。
“陛下。”玉若低低唤道。
郁瑶不为所动,在参选公子们克制着的吸气声中,走到季凉的面前。
季凉连看都没有看她,唇角紧抿着,目光注视着地下,浑身写满肉眼可见的警惕和抗拒。而郁瑶的注意力全被她刚才看见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那的确是一道伤疤,长而狰狞,斜贯在季凉的颈间,将他瓷白细腻的皮肤割裂,即便早已愈合,也不难想象当初会有多可怖。
郁瑶忍不住皱了一下眉,脱口而出:“疼吗?”
季凉的身体陡然颤了一下,他没有答话,于是郁瑶抬头看他。
他直直地盯着郁瑶,虽然面色仍然紧绷着,但眼中不再有轻蔑讥谑,取而代之的是错愕,似乎难以置信她会问出这样一句话一样。
“一定很疼吧。”郁瑶自顾自道,“是怎么伤的?”
季凉沉默了片刻,这次回答她了:“三年前,刚上西北战场的时候,被人砍的。”
他答得轻描淡写,就好像在说昨天做菜切伤了手指一样。
那时候,他未满二十岁,因为母亲的事受尽了冷眼,憋着一口气去了西北军,与素有虎狼之名的赫赫国军队对阵,第一次上战场,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被敌军一刀劈在颈间,他用手捂着汩汩冒血的伤口,眼前阵阵发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死了。

郁瑶季凉免费阅读

后来,他被清扫战场的士兵从尸堆里拖出来,被军医救醒,才知道那一刀距离大血管只在分毫之间。
他躺在伤兵帐的时候,听见别人这样说:“男儿家家来打什么仗,不如趁着脸皮身段好,赶紧嫁人生孩子。季老将军的儿子又怎么样?还不是刀都提不动的货色。”
有好心些的就劝:“听说他是因为季老将军的事,被人退了婚,一时想不开这才来从了军。也是可怜,少说些吧。”
后来,他从刀都拿不稳的小兵,一路成了不让巾帼的勇士,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受封云麾将军,多次领兵击退强敌,在去年赫赫与大周休战之后,才奉旨回京。
但是,旁人的非议就如他颈间的那道伤疤一样,如影随形地跟着他,从来不曾停息过。
“被人砍的”,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郁瑶还不待如何,另几名参选的公子却已连连倒抽凉气,脚下止不住地退开去。
“好吓人。”其中有人作势掩住耳朵,惊慌道。
郁瑶无奈,正感叹于此间男子的胆小柔弱,却忽听一旁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好生无礼,如何敢在陛下面前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她循声看去,原来是一个少年,年纪仿佛很小,衣衫富贵,面容骄矜,正高傲地看着季凉。
季凉目中一闪,避开了他咄咄逼人的目光,只面对郁瑶,唇角一抹自嘲的微笑,“臣言行无状,请陛下责罚。”
郁瑶看了看那个出声教训他的少年,对方报以喜悦的目光,似乎还在期待她的嘉许。
她忽然就很不高兴,沉下了脸色,“朕倒不知道,都是来参选的官家子,竟还有人能替朕教别人规矩。”
此话一出,四座皆惊,不但一旁的几名参选者畏畏缩缩,面露惶恐,连玉若也按捺不住,从龙椅边快步走过来。
那小孔雀似的少年被她说了重话,好像极难以置信,圆睁着眼睛,泛着泪光,“表姐?”
此时玉若已经赶到郁瑶身后,低声道:“陛下,这是您的表弟,吏部尚书的公子。”
所以呢?郁瑶心里轻嗤,她还是皇帝呢。
她没有再理那个委屈巴巴的小孔雀,像是对季凉说,又像是在昭告所有人,“季将军以男子之身,从军杀敌,功勋卓著,为我大周奉献良多,理当受人景仰,为天下之楷模。”
说完,她也不顾他人的脸色,只看向季凉,“季将军,朕把选择权交给你,绝不勉强。你是愿意在朝为官,还是愿意入宫?”
季凉似乎还沉浸在她刚才那一番话带来的震惊中,目光深邃,难以捉摸。
郁瑶也不急,耐心地等着他的答案。
其实她原本猜他不愿入宫,是想闲话几句就让他回去的,但经过刚才这一出,就不好这样办了,如果她草率地撂了牌子,恐怕会让他误会她真的轻视他。所以她得把主动权交给他,日后旁人说起来,也是他在金殿上亲口拒绝了女皇,不会损他的名声。
在这短短片刻之间,她也想过了,假如他真的回答愿意入宫,那也很好,反正她本来也就喜欢他相貌俊秀,气质不凡,在听闻他上战场的只言片语后,更是多了一分佩服。
这样的人,即便没有男女之情,也是很好的后宫人选,总比那些弱柳扶风的贵族公子强,她也必定不会亏待他。
季凉却忽然笑了一下,“陛下当真觉得臣不轻贱?”
郁瑶一愣,没想到他有这一问,但还是严肃答道:“自然,你为朝廷劳苦功高,何人敢轻贱于你。”
季凉垂下眼睛,也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他当真极其好看,比在龙椅上远看时更美,睫毛如松针根根分明,掩着眸中波光。
许久,他又笑了笑,“可是,臣久在军中,喜欢舞刀弄剑,不懂内宅之事,恐怕难以与后宫诸位君侍相处。”
这叫什么话,没想到这位季将军男中豪杰,却也不能免俗,竟然在这种事上犹犹豫豫的。
郁瑶好气又好笑,忽然有点被激起来了,回头道:“把玉如意拿来。”
玉若大惊,“陛下!”
“拿来。”
玉若面容挣扎,却不敢忤逆,只能瑟瑟发抖地将托盘捧来。
在满殿震惊中,郁瑶从容地拿起那柄白玉如意,递到季凉手里,“朕的后宫中,目前尚无君侍,你拿好这柄如意,做朕的凤君吧。朕无意再纳他人,你刚才所说的事,无须担心。”
话毕,她又淡淡吩咐玉若,“让外面的人都回去吧,朕已选定凤君,余下的不用再看了。”

小编推荐理由

朕的将军是凤君(女尊)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