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香(温言)

异香(温言)

导读:温言小说————异香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狂上加狂所著,讲述了阴差阳错,没有名姓的乡野童养媳一夜成了高门嫡女,告别简衣陋食的日子,开始锦屋绣榻、优哉游哉的贵女生涯

小说介绍

温言小说————异香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狂上加狂所著,讲述了阴差阳错,没有名姓的乡野童养媳一夜成了高门嫡女,告别简衣陋食的日子,开始锦屋绣榻、优哉游哉的贵女生涯

温言小说简介

八月的日头到了午时异常毒辣。
在广袤的田间,忙着农耕的人也三两成群地上了田埂准备回家休憩,或者田地旁的树下午睡一小会。
一个瘦小的姑娘却依然留在田垄里拢草,热汗已经浸透她那打着补丁的短衫,瘦瘦的小脸儿透着不自然的红,显然已经晒伤了。
当她稍微直起腰身要歇息一会时,就听见田垄旁的树荫下有个婆子恶狠狠地说道:“一眼不看你就偷懒!整日混吃混喝,家里有座金山也叫你个小蹄子给败光了!今日你不将这亩地收完,连米汤都没得喝!”
这话说得蛮横,引得一旁午休的乡人纷纷侧目。

异香全文阅读

喊话的婆子是当地铁匠薛胜家的婆娘王巧。这娘们是村里有名的泼辣货,在家中豪横得说一不二,隔三差五跟邻里打架斗嘴也绝不落下风。
只可惜王巧一直不生养,好不容易生下的儿子从娘胎里带着痴傻之症,又长得粗肥。她觉得在人前抬不起头,这脾气也愈加刻刁毒。现如今她的儿子薛大宝已经快十六了,延续香火便成了头等大事。
王巧心高,不愿意娶个残疾的姑娘。可寻常庄户家里的好姑娘没人会愿意嫁给她痴傻的儿子。那种穷得要卖女儿的破落户,她又瞧不上。
两家结亲后,若是那媳妇整日想法子贴补自己的娘家,那她薛家岂不是米缸钻了老鼠?如此想来,倒不如在人牙子那买人,寻个没有根基的姑娘,打小在家养着,也省得她以后生了外心。
王巧在儿子的婚事上煞费苦心,最后托了自家的表亲帮忙,在相熟的人牙子那买了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据说这小丫头已经被倒卖了三四遍人手,就连卖她的人牙子也说不清她的老家在哪里。
小丫头瘦了点,但四肢齐全,买回家也是个好劳力。那小姑娘眉眼很是标致,可惜来路不正,据说是拐子拐来的,没有搬得上台面的身契,无法入大户人家当丫鬟,原本只能卖到烟花之地,却被王巧看中了。
因为她模样好,***价也略微贵些。可王巧想着自己儿子的丑样子,总想孙儿好看些,所以贵些也认了。
薛胜是铁匠,手艺不错,攒了些家私,那王巧给足了银子,人牙子也乐得脱手。
于是薛家就算有了童养媳,王巧问那小姑娘的名姓,那小姑娘说自己尚小时就被拐了,现在已经忘了,于是王巧图省事只管她叫丫头,以后跟大宝圆房了,就叫大宝屋里的。
虽然丫头尚小,没跟薛大宝正式成亲,王巧的婆婆架子却端得十足,但凡不顺心时,就拿这丫头撒气。
这不,今日王巧跟薛胜拌嘴,便拿了家里的小童养媳泄起邪火来,刁难她顶着毒日劳作。
旁边的乡人看着那小姑娘在田间累得摇摇欲坠的样子,也是频频叹气,低喊“造孽”,这要是自己家的亲闺女,哪能让人这么磋磨?
可碍着王巧的泼辣,谁也不好管闲事,只能看着那小姑娘默默在田间劳作。
今早喝的米汤太稀薄,又久没有饮水,就在丫头终于做完,来到牛车运粮的土道上时,竟然脚下踉跄,一下子栽倒在地。
也是巧了,就在这时不远处疾驰来三匹骏马。
此间并非官道,很少有外乡人的车马走动。可是跑来的这三匹匹马却一路策马扬鞭,丝毫没有勒着速度的意思。那小丫头突然横栽在路当中,着实让人措手不及。一旁的人纷纷惊呼。就连正在树荫下吃饼喝汤的王巧都“啊呀”一声站了起来,担心自己买人的十两银子要鸡飞蛋打。
眼看着马蹄子就要踏在人身上,那骑在马背上的高大少年猛地一勒缰绳,顺带用自己的马头撞向一旁的骏马,让同伴的马儿歪向一边,堪堪避开了歪倒在地的小姑娘。
跟在后面的那匹马顺势也停了下来,一个小厮打扮的小子利索地翻身下马跑到前面先问那停马的少年:“四少爷,您没事吧?”
那个少年黑眸微微一沉,示意道:“青砚,去看看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
青砚听了少爷的吩咐,连忙走过去,低头看着小姑娘:“喂,你怎么样了?哪里不***?”
丫头缓缓抬起头,小脸上沾满了尘土,看上去奄奄一息的光景。
还没等她说话,王巧已经凶神恶煞般赶来,大声嚷嚷道:“哪里来的泼皮?撞坏了我家儿媳,不赔足银子谁都休想……”
喊到一半,王巧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看清了马背上那个模样俊帅非凡的少年,这怕不是画儿上下来的仙人吧?谁家的小子这般清俊?
不过青砚听了王巧的叫嚷,心下却不以为然——自家主子这是遇到了仙人跳!

温言免费阅读

总听闻乡野里有人故意将自家的瘦狗病猪驱赶在车马常走的官道上,若是被人撞死就纠结一批人堵路拽马,索了天价的银子才肯放人。
没想到在这样的乡野小路上竟然也有干这营生的,居然还是拿人来勒索!若是方才少爷没有勒住马,这小姑娘岂不是就要惨死马蹄下?少爷也要就此惹上大麻烦!
想到这里,青砚的语气顿时不好,横眉立目道:“是你家的儿媳自己扑在路上,如今她身上一个马蹄印子都没有,我们凭什么赔钱?”
王巧被问得一滞,可是看着那个坐在马背上的少年锦衣华服,看上去文弱好欺的模样,若是不敲出一笔银子来,岂不可惜?可恨这丫头不倒在路的正中央,若是被踩上几脚,就可以索赔大笔的汤药问诊费了!
想到这,她两手叉腰拿出平日在自家宅院豪横的劲头,堵在路中央道:“我不管,你看看她痴傻得说不出话来,就是被你们的马儿惊吓到了!你们不拿些汤药钱来,哪里都不能走!”
听了这话,那清俊少年有些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天上的日头,似乎急着赶路的样子,淡淡吩咐道:“青砚,将你的荷包给她吧。”
青砚听了主子吩咐,不敢不从,有些不甘愿地解下腰间的荷包,扔给了王巧。王巧接过,直觉手腕发沉,那荷包里应该是足足二两银子呢,打开一看,果然是白花花的银锭子!
乖乖,富家子真是出手阔绰啊!
她心里一喜,正要收下银子让路的时候,慢慢坐起的丫头缓过神来,打量着那马脖子铃铛上刻的字,又看了看那气宇不凡的少年,静听了一会他们的争执,突然开口小声道:“婆婆,我在院里洗衣服,听隔壁的私塾先生上课时,曾经讲过乡史。这条乡路乃是当年高祖巡视时走过的,圣人天子微服,不慎骑马踩坏了乡间的禾苗,被无知乡人堵路,圣祖并没扔甩银子了事,而是自责于不体恤乡民疾苦,于是下马之后,拔刀杀马谢罪,同时立下圣旨,凡在乡野阡陌疾驰者,当杖责四十以示惩戒……公子能出这么多银子,可见也知道自己闯大祸了,您……就收下,别再为难他们了……”
这话说得文文弱弱,听着也像劝人的厚道话,可王巧听得恍然大悟,觉得自己总算捏了来者的把柄,不能二两银子就被肥羊给打发了!
想到这,她登时蹦起叫道:“就这么点,你们打发叫花子呢!今日不给个正经说法,我便扯了你们去见县官!”
她的音量不大,但对面的主仆们也听到了,那个四少眉头微微一挑,似乎没想到这一老一小两个乡野女人如此难缠。
听了这话,青砚都要气炸了,这他妈就是连环诈啊!难道给了银子还嫌少,要扭了少爷见官不成?
而四少爷一旁的那个黑衣英俊公子听了噗嗤笑出来,瞥着嘴角道:“怎么你们婆媳二人要扭我们见官?你们可知我是谁?若真见了官,只怕是你们没有好果子吃啊。”
小姑娘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用摔破的衣袖擦拭了一下脸上的尘土,怯怯站在王巧的身后,跟王巧小声道:“婆婆,这两位一看快要考学报效朝廷的栋梁才俊,隔壁先生说过,求取功名的书生容不得私德蒙尘,您若是非要告他们,他们的前程岂不毁了?再说我们这等乡野小民每日忙碌田间地头都忙不过来,哪里有时间去见官呢?……您与公公不是一直在求着成家祖祠的差事,看二位应该是打那边过来的贵人,这急着赶路的样子,应该盘缠不多……倒不如问问他们,能不能出面说说话,帮家公和您谋一份成府修缮祖祠的差事,岂不是不伤和气,又成全了公子的名声?”
王巧一听,目光炯炯地打量那他们马上的挂着的府牌,可不是有个硕大的“成”字吗?
天老菩萨啊,成家可得罪不起!
吓得她连忙满脸堆笑,小跑过去,一把接住了那二两银子,点头哈腰直说方才都是些玩笑话,不过她又不死心地表示:两位小少爷若是能大人大量,帮她和夫君在成家正在建的祖祠里求一份差事,她们全家感恩戴德,绝不敢再传出少爷们的半点不是。
而那黑衣的公子听了哈哈大笑,转头问身旁的白衣少年:“天复,看出来没有?这是踩了盘子成心要堵你呢!你们老家是卧虎藏龙啊,竟然有这等婆子乡人劫掳要挟!”
那白衣少年的长目漾着冷光,越过那谄笑的婆子,打量了一下那个说话像蚊子叫的小丫头片子。
他冷眼看得清楚,别看那婆娘蹿跳得厉害,这个丫头才是背后撺掇人的。她若不扯出什么教书先生讲史,那老婆子原本要收银子放人的……
正巧小丫头微微半抬起头,从乱发里露出额头和眉眼。她的目光正好与四少眸光相相碰,随即胆怯地低下头,一副小气不上台面的样子。
可是那一眼足可以让少年看清她的眉眼,不由得微微一愣。

小编推荐理由

异香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