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你宠坏(宋汀汀祁妄)

想把你宠坏(宋汀汀祁妄)

导读:《想把你宠坏》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宋汀汀祁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乔鲸所编写的,讲述了“行了,你赶紧去睡觉,明天还上学呢,既然知道她是这样的人,以后就离她远一点。

小说介绍

《想把你宠坏》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宋汀汀祁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乔鲸所编写的,讲述了“行了,你赶紧去睡觉,明天还上学呢,既然知道她是这样的人,以后就离她远一点。”老板娘把手机扔给林荷,然后继续算账。

小说简介

祁妄走下楼,故意拖沓着鞋,老旧的地板被蹭得发出沉闷的响声。
老板娘下意识将手机反扣在桌面,看到祁妄下楼打了个招呼,“小伙子,你出门啊?”
“嗯。”祁妄不做停留,直接离开。

想把你宠坏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祁妄走下楼,故意拖沓着鞋,老旧的地板被蹭得发出沉闷的响声。
老板娘下意识将手机反扣在桌面,看到祁妄下楼打了个招呼,“小伙子,你出门啊?”
“嗯。”祁妄不做停留,直接离开。
林荷盯着祁妄的背影看,硬是要看出个洞来似的。
“行了,你赶紧去睡觉,明天还上学呢,既然知道她是这样的人,以后就离她远一点。”老板娘把手机扔给林荷,然后继续算账。
祁妄回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他的背包里多了些零食,他不知道宋汀汀喜欢吃什么,多少就都买了一些。
宋汀汀睡意不沉,听到声音睁开眼睛。
“你醒了?”她问。
“洗漱一下,出去吃早饭吧,我们坐早班车。”
“哦。”宋汀汀被迫重启,直到上了大巴车才有点实感。
大巴车上暂时没有太多人,他们选了中间靠左的位置。
十分钟左右,车子就坐满了人,车站的人上来检查车票和安全带,确认没问题以后司机直接出发。
车子慢悠悠地驶出车站,车窗外的所有景色都在后退,宋汀汀说不上开心还是难过。
祁妄从脚底把书包捞到腿上,拉开拉锁,然后拿给宋汀汀看,“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宋汀汀看过来,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伸出手拿了一包软糖。
“想吃的话就自己拿。”
“嗯。”宋汀汀虽然答应了,可是全程再没动过。
车子上的乘客大多都是在外打工的中年人,肤色都像是国家统一发放的。
她在这里面显得格格不入。
车子开了四个多小时,经过了不知多少村落,终于停在了某个路边。
司机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普通话,“孟河村到了啊。”
祁妄朝司机喊了一声,“大叔,我们下车。”
“快点。”
宋汀汀是被祁妄拖下车的,她紧张到两条腿像是注了铅。
两个人站在路边,看着车子走远。
祁妄指了指前面一条土路,“我们从那边走。”
宋汀汀看过去,只看到了一片土黄色,在这片土地的尽头是一座葱翠的山,但似乎被雾气遮挡住了,肉眼几不可辨。
她跟在祁妄身后,一步步跟着,看着尘沙覆盖在她锃光瓦亮的皮鞋上,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委屈。
祁妄将身上的背包往上提了提,回头看看宋汀汀,慢了步子与她并排,“再走一会儿就到了啊。”
“嗯。”
宋汀汀从口袋里摸出那包糖,还有两个,她摸出来想了想还是递给祁妄,“分你一个。”
祁妄低头。
他很少吃糖,尤其是这种,总觉得粘牙讨人厌。
不过祁妄还是接过去含进嘴里也没有咬,“谢谢。”
“这本来就是你的糖,应该是我说谢谢。”
听到宋汀汀这么说,祁妄只是搔搔头,也不知道该回她什么。
土路的路程确实不长,不到十分钟村落就出现在他们眼底。
和城市不同,这里一座座低矮的房屋紧紧连接在一起,亲昵得像是亲兄妹。
村落再往后就是田垄,似乎有人在那里忙碌。
不过,宋汀汀对这些不感兴趣,她想知道的是山的那边是什么。
两个人走着走着,忽然有一辆拖拉机开了过来,宋汀汀下意识挨紧祁妄。
他朝着拖拉机车上的人笑了一下,说的是宋汀汀听不懂的方言。
说完之后,车上的人也笑眯眯地看着宋汀汀。
等人走后,她问,“你和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
宋汀汀才不信。
她开始祈祷路上不要再遇见祁妄认识的人了。
可是事与愿违,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她至少接受了乡亲们十几次的笑容洗礼。
对于祁妄的话她深表怀疑。
直到他们进了一个胡同,这程序才结束。
“到了。”
面前是一扇铁门,上面的漆已经失去光泽,春联的纸边也已泛白卷起,门是锁着的,家里应该没有人。
祁妄从书包里拿出一串钥匙,然后打开了门。
他推开,将两扇门大敞,入目的是一条过道,不算太窄,但被各种装满未知物体的尼龙袋子堆满了,显得有些闭塞。
宋汀汀跟着走进来,见祁妄头也不回忙问道:“门不用关吗?”
“不用。”
宋汀汀哦了一声,继续跟他走。
院子四四方方的,东北墙角一小块地被拿来种一些小菜;东南则立了一个鸡窝,里面有几只鸡崽,时不时扑棱两下翅膀;西南方是一个仓库似的屋子,门是半开着的,但由于没灯,所以看不出里面是什么;西北方是一块比较大的棚子,里面栖着几只羔羊,眼睛一直盯着宋汀汀。
正南方是一排矮屋,宋汀汀在外看了一下,英国是四间屋子。
祁妄进屋把书包放下,从窗户里看见宋汀汀还站在院子里,忙走出去,“进来啊。”
宋汀汀答应着,从祁妄刚刚***的那扇门里走***,映入眼帘的是简易的厨房。
这里有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灶台,有她从来没见过的大铁锅,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新世界。
她经过厨房,来到另一扇门前,轻轻推开。
祁妄坐在炕头上看她,说道:“你爸妈出去了,可能过会儿才回来。”
宋汀汀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口中的爸妈是谁。
这里应该是睡觉的房间,用土砌成的炕是北方农村的特点,炕的下面是水泥做的地面,没有贴任何瓷砖,屋子里还有一个大大的衣柜,几乎占据了面积的三分之一。
宋汀汀打量完,便收回了视线,拘束地站在下面。
祁妄将炕上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看向宋汀汀,“上来坐吧。”
她脑袋有些放空,慢半拍扶着炕沿坐了上去,两条腿悬空着荡了几下。
“你比我第一次来这边好多了,第一次我都不会上炕。”
宋汀汀没看他,低着头,“我有看过小品。”
两个人之间没什么话,宋汀汀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打破这尴尬,目光依旧在房间内打转。
她发现墙壁上挂着几个相框,里面虽然都是陌生人,可是当看到自己亲生父母的时候,心头升起一种莫名的熟悉。
祁妄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站起来帮忙把相框从墙上摘下来,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这是你爸你妈。”
照片上的妈妈虽然穿着朴素,可是一张美人脸掩盖不住风采,而爸爸的眉眼更是清秀,自带一种书生气。
“我可以问一下他们的名字吗?”宋汀汀小心翼翼地开口。
祁妄看她这模样,深觉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你妈妈叫郭萍,你爸爸叫宋唐安。”
宋汀汀心上咯噔一下,“他也姓宋?”
“对,可能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对了,你出生时他们给你取过一个名字,宋叔让我和你说你要是不习惯就还用现在这名字就好。”
对于从前,她还是很好奇的。
“我以前叫什么名字?”
大概祁妄没想到宋汀汀会问,脸上有一丝的尴尬。
宋汀汀意识到了什么,“不好听吗?”
“不是,就是这边取名大多都图个好养活,所以……”
“贱名好养活,我知道。”宋汀汀的架势是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祁妄没办法,硬着头皮开口,“宋四苗。”
“……挺……挺可爱的。”宋汀汀笑了笑。
祁妄赶紧转移话题,“到时候带你重新去弄一下户口还有身.份.证。”
宋汀汀意识到什么,“我……还能回去上大学吗?”
她刚刚考入海城大学,开学没几天就出了这事,海城大学远在南方,距离她十万八千里,来之前她忘记这茬了。
祁妄没有把话说满,“等宋叔他们回来吧,我做不了主。”
“好。”
宋汀汀叹了一口气,“你是什么时候来这边的?”
“有几年了。”祁妄没有具体说。
“那你现在还在上学吗?”
祁妄扯了一下嘴角,“早就辍学了。”
“哦。”
房间内又沉默下来。
大约十分钟,院子里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宋汀汀顿时坐直了身体,打起冷十二分的精神。
祁妄从窗户里和宋唐安还有郭萍打招呼,“宋叔,萍姨,你们回来了?”
两个人肩上扛着锄头,隔着窗子看到里面的纤弱身影后都是一愣。
宋唐安猛地咳嗽起来,郭萍赶紧放下东西顺着他的背,“让你吃药你不吃,现在严重了吧?”
祁妄拉开窗,把窗台上的水杯递给郭萍,郭萍顺其自然拿过去,宋唐安喝了几口水才恢复平静。
宋汀汀像是入定了一样,一动不动,一双葡萄似的眼睛紧盯着自己的小皮鞋。
直到房间门打开,她下意识抬起头。
先走进来的是郭萍,能看出来她眼睛有些红,紧随其后的宋唐安显得有些局促。
与宋汀汀想象中不同,两个人异常的平静,甚至于有些……怕她?
两个人坐在炕下,时不时看一眼宋汀汀。
祁妄打破沉寂,“宋叔,萍姨,汀汀她应该饿了。”
郭萍和宋唐安一听这话,同时起身,郭萍在身上搓搓手,“我……我这就做饭,唐安,你去……去隔壁看看买点肉回来。”
“诶。”宋唐安很快离开。
郭萍看一眼宋汀汀,说道:“汀……汀汀,你和你哥先玩着啊,我马上把饭做好。”
说完,她就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想把你宠坏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房门阖上,身后的人递上来一块糖。
宋汀汀回头,刚好一束光从窗户里投进来,勾勒着他的轮廓,他的笑容恰如其分的出现,“吃糖吗?”
她接过,握在手心,糖纸发出细微的响动,掩盖住她并不均匀的呼吸。
郭萍在院子里喊了一声祁妄,他就出去了。
再回来时,手上多了只活蹦乱跳的小白狗。
他将狗崽子温柔地拥在怀中,捧到宋汀汀面前,“喜欢吗?”
宋汀汀盯着他那双令人沉溺的眸子看,就像见他第一眼时候似的,轻轻点头,“嗯。”
喜欢……
“那它以后就喊你妈妈了,你给它取个名字。”
宋汀汀手伸出去,轻轻握住狗崽的爪子,肉垫柔软的触感透过指尖让她整颗心都跟着化了。
那一刻,冰山消融。
“就叫三水吧,跟着我姓。”
“好。”
宋三水乖得很,从不挑食,家里人吃什么它就跟着捡剩下的吃,一个月就窜出了一身奶膘,成了雪团子。
这一个月以来,宋唐安夫妻俩忙着给宋汀汀落户口,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得祁妄照顾,他倒是比初次见面时瘦了一圈。
虽说宋汀汀到这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她和郭萍他们却还是像陌生人一样,说不上几句话。
郭萍和宋唐安似乎很忙,每天早出晚归的,和她也碰不了几次面。
不过另一方面这也减轻了宋汀汀的心理压力,这段时间的缓冲对她来说至关重要。
“吃完饭我带你去拿身.份.证。”祁妄把小饭桌端上炕,挨着摆好饭菜。
宋汀汀已经学会了北方的盘腿坐,她乖巧地点头,“好。”
祁妄的厨艺不输之前宋家的大厨,而且在有限的条件下能做出不少有新意连她都没有见过的菜是令宋汀汀惊喜的。
她仔细观察过祁妄,总觉得这人身上藏着秘密,不易窥探。
“祁妄,出来玩!”
宋汀汀还没动两下筷子,窗户外头就传来一道女声。
她下意识抬头,眉角跳了一下。
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姑娘趴在窗外,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祁妄,眉眼生得格外清秀,一身的碎花裙更是将她这种气质衬托到底。
那姑娘慢半拍发现了宋汀汀,倒像是给自来熟,朝宋汀汀抛了个媚眼,“你就是宋汀汀吧?”
祁妄看了一眼有些不自在的宋汀汀,直接朝窗户上一拍,用句玩笑话打发对方,“你别吓着她。”
那姑娘非但没生气,反倒是直接拉开窗户,大咧咧地脱了鞋子从外面爬了进来,就那样坐在了窗台上,捧着双颊盯着宋汀汀看,“真不愧是城里来的,这皮肤就是白啊。”
宋汀汀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往嘴里扒了两口面条。
祁妄对于这人的行为更像是见怪不怪,一边吃饭一边问话,“你爸妈呢?”
“他们去大队开会去了,党员就是忙。”
祁妄快速解决完吃饭问题,放下碗筷,懒散地靠在后面的墙上,拿纸擦着嘴,“这次又能领不少东西吧。”
对方耸耸肩,“谁知道呢。”
宋汀汀有些食不知味,可就是不肯放下碗筷,倔强地吃着东西。
“汀汀,吃完了吗?”祁妄终于把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她立刻放下碗筷,“吃完了。”
“吃完我们直接去镇上派出所,孟梨你和我们一起去。”
这姑娘叫孟梨啊……
“哦,”孟梨应了一声,爬出去之前又看了一眼宋汀汀,特意强调道:“我和你哥是好朋友,你不用怕我。”
好朋友,好到什么程度的朋友……
宋汀汀很想说她不是怕她,只是慢热而已,可想了想最后也只是点了个头以示礼貌。
她帮祁妄收拾好炕上的东西,就转头去了东间,准备换件衣服。
“我能进来吗?”祁妄在外敲门。
宋汀汀眼睫毛忽闪了一下,转身开门,祁妄递过来一个袋子,“这是昨晚上郭姨带回来的,给你买的,你试试。”
她透过透明塑料袋能够很清楚地看到里面是几件新衣服,自打她来了这边就一直穿着郭萍的衣服,带过来的那件裙子被她压在了衣橱里,不愿再拿出来。
她接过塑料袋,祁妄冲她笑了笑,转身想走。
宋汀汀看到他宽厚的背,心里扑通一下,她几乎是下意识喊了一句,“哥……”
祁妄整个人傻愣住。
虽然宋唐安和郭萍一直让宋汀汀叫他哥,但这丫头私下里从未这样喊过他,甚至于连名字都会省略。
宋汀汀声音不是软糯的那种,有一丝丝的清冷,可这声哥却喊得有些甜。
祁妄回身,眼里盛着一汪清澈,“怎么了?”
“那个孟梨是……”
“你说她啊,我俩认识很久了,她就住在咱家后面两条街,这样吧,等过一段时间我带你见见我的朋友。”
宋汀汀并不想知道这些,也并不想见他的朋友,可奈何她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只能红着脸应声,然后关上了门。
祁妄盯着紧闭的房门,微微敛着眸,将心头燥热驱散才离开。
郭萍给宋汀汀买了几条裙子,还有T恤短裤,另外中间还夹了一双新的帆布鞋。
裙子虽然不是用的什么名贵面料,但是都是比较新颖的款式,郭萍用心了。
宋汀汀挑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换上,蹬上帆布鞋,又对着镜子扎了个可爱的丸子头,欣赏一番才出门。
孟梨和祁妄站在院子里,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宋汀汀挪了几步过去。
孟梨比祁妄更先看到宋汀汀,一双眼瞪得老大,直接把宋汀汀抓过来前后打量,还朝着祁妄眨了个眼,“你妹妹这么一打扮还真是好看,不像我们这些农村出身的。”
宋汀汀有所挣扎,可孟梨的力气实在是太大,她基本是在做无用功。
“好了,我们走吧,到镇子还要一段时间呢。”祁妄伸出手将宋汀汀拉到了自己身后,眉梢处有一丝的不耐。
宋汀汀和祁妄挨得很近,鼻间环绕着一股淡淡的木香,缓缓抚平她的紧张。
从孟河村到镇上需要坐两个小时的汽车,一天只有两班车,光在路边等就花费了半个多小时。
这半个多小时,宋汀汀就一直听孟梨说个不停,还是用的方言,她插不上一句嘴。
祁妄时不时把目光搁置在她身上,宋汀汀心知肚明,他在照顾自己情绪,可就是这独一份的照顾让她多了些不自在。
“车来了。”
车停在三人面前,司机开车门,催促着他们赶紧上车。
宋汀汀跟在二人身后,孟梨指了指车后座,“我们坐最后排吧。”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宋汀汀停在半道,“你们去后面吧,我晕车,坐中间。”
然后,她直接在中间挑了个位置坐下,扭头看向窗外。
“那我和汀汀一起坐好了。”孟梨一屁.股坐到了宋汀汀身边,还特意往她那边挤了一挤。
祁妄没说话,挑了旁边的单人座坐下。
宋汀汀能够感受到孟梨的胳膊肘抵着她的胳膊,那种汗毛与汗毛接触的感觉令她头皮发麻,她只能尽可能地往里坐。
“汀汀,我听说你以前那个家里很有钱是吗?”孟梨看宋汀汀往里挪,她也跟着凑过去。
这一个月以来,没人和她提起宋家,就好像她过往的十八年并没有出现在宋家一样,可孟梨的一句话击破现实,将那丑陋的过往血淋淋展示在她面前。
她低着头,已经很是不情愿。
孟梨却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怎么了呀?不***吗?是不是不太习惯农村的生活,不过你以前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突然一下子没钱了,应该也会不适应的吧。”
宋汀汀的心被狠狠刺上一刀,她的性格是慢热,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懦弱不经事,她瞪向孟梨,冷冰冰开口,“我们之间还没有熟悉到你可以和我说这些。”
孟梨愣了一下,随后一脸委屈,“怎……怎么了嘛,我就是问问你,这不是看你不太开心嘛。”
祁妄听到这边的声音,直接走过来,拍拍孟梨肩膀,“你到旁边去坐吧,我妹妹不太***。”
孟梨看祁妄下了逐客令,倒是更变本加厉起来,她站起来解释,“祁妄,你别误会,我……”
呕……
话没说完,宋汀汀直接把吃过的东西全部吐到了她提前准备好的塑料袋里,空气里立刻弥漫着一股呕吐物的味道。
孟梨立马躲开,还一脸不可置信,“汀汀,原来你真的晕车啊?”
晕车还能有假?
宋汀汀不想搭理她。
幸好她出门前有准备,车上人也不多,司机师傅人还算和气,关心了一句就继续开车了。
祁妄直接坐下来,拿过宋汀汀的手。
宋汀汀全身有些僵住。
他指尖粗粝,动作却格外轻柔,一下又一下地按压着她的虎口。
孟梨早就躲到车后座去了,看不到这一幕。
时间一点点被消磨,宋汀汀的掌心渗出了汗,她急忙缩回手,“谢……谢谢哥,我***多了。”
祁妄的大长腿无法安放,直接拐到走道上,整个上半身却是侧向宋汀汀的,“孟梨和你说什么了。”
要是放在以前,宋汀汀绝对可以肆无忌惮将自己的委屈全盘托出,可是现在她却犹豫了。
因为她已经没有后路可退。
“没事。”
“没事你为什么不开心?”
祁妄的话像是一把钥匙,在那个燥热的午后开启了宋汀汀的心门。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宋汀汀祁妄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