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悦卿有甜有虐的仙侠故事(香薷宋夭夭谢忱)

心悦卿有甜有虐的仙侠故事(香薷宋夭夭谢忱)

导读:火爆全网心悦卿有甜有虐的仙侠故事之《夭夭以生》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那一幕成了她永生的噩梦,夜间再度惊醒,浑身的衣衫被冷汗浸透。谢忱俯身望着她,眉心微拢。

小说介绍

火爆全网心悦卿有甜有虐的仙侠故事之《夭夭以生》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那一幕成了她永生的噩梦,夜间再度惊醒,浑身的衣衫被冷汗浸透。谢忱俯身望着她,眉心微拢,在她睁眼的刹那,看到一抹惶然和惧怕。

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简介

我想做回妖。
新婚夜他连盖头都没掀开,就执剑***我腹部,掏出血淋淋的内丹去救他的心上人。
人妖结合,果然是要遭天谴。

夭夭以生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全文阅读

在意?
她仿佛未听懂他的话,缓缓抬头望他,「纳妾是你谢家之事,是你谢忱的事,我在意或不在意,原没有什么打紧。何况那是你母亲的要求,难道我不许,你就当真会听我的吗?」
谢忱眸色沉了又沉,「两年前,嵩王抬妾进门请你我前去吃酒。席间你曾警告我,你眼里揉不得沙子,断不会与旁的女子共侍一夫。」
她似是方才记起,低头抿了口酒,漫不经意地道:「是吗。」
那一昏,使得宋夭夭在谢府上调养了很长一段日子,长到冰雪消融,泷河两畔枝头见绿,几乎是一整个冬日。看得出府中上下的人都很喜欢这个姑娘,谢老夫妇更是将她视若亲女,百依百顺,宠爱备至。
一月孟春,老夫人身边的婢子前来唤她,说是她房中的湘儿打了宋夭夭的贴身丫头,待她进到堂中,看见老夫人难看的脸色和眼眶红红的夭夭,不知道的,还以为湘儿打的是她。
湘儿见她来了,委屈地唤了声,「夫人。」
她低头看她一眼,俯身搀住她的手臂,「起来。」
老夫人呵斥,「你是反了天吗?让她跪着!」
湘儿腿一弯,她施力将人扶稳,淡淡道:「如今事端尚未理清,为何我的婢女跪着,她的婢女便可以好端端站着?要跪便一同跪,要站便一同站,才算一个公平。」
老夫人皱眉,余光扫了一眼身旁的婆子,便听她道。
原今日府中新进了一批云锦苏绣,按规矩老夫人挑选过后,余下的便该是夫人的,可宋夭夭看中其中一匹胭脂色地缠枝花的锦缎,命丫鬟去取,湘儿哪里肯给,是以才有了这番争执。
兴许是她听完,面上的表情让宋夭夭有了几分窘迫,她往她身前凑了凑,嗓音是江南女子惯有的软糯,「我见姐姐平日里很少穿红色,料想姐姐应不会喜欢这匹云锦的颜色式样,压了箱底未免可惜,才想要来做两身衣裳……」
她抬眼,「你唤我什么?」
宋夭夭一怔,「我……」
「我见你平日唤我丈夫一口一个谢哥哥唤得甚是亲密自然,到了我这里,无论如何也该唤一声***。」她越过她,走到托着布匹的下人跟前,葱指挑起那匹锦缎端详一阵,而后随手端起一杯茶水泼在了上面,「我的确不喜欢这颜色,但既是我的东西,便是我不想要,旁人也不配得到。」
宋夭夭的一张脸霎时苍白如纸。
谢老夫人寒声,「你说的什么胡话,一匹云锦罢了,便是让给夭夭又如何,谢家还亏待过你吗!」
她转头,瞧见谢忱站在门外,目光分外幽冷。
她唇角挑起一抹讽笑,慢慢放下手。
入夜,那匹绯红锦缎还是放到了她房中的桌上。
与之同来的还有谢忱,自三月前,他们便已分房而睡,跳动的烛火将那张脸照映得晦暗难辨,她心头有几分讶异,「你怎么来了?」
谢忱道:「你我是夫妻。」
她笑意稍减,是啊,她怎么会忘记,他是她的丈夫。
夜风凄冷,她起身阖上房门,而后走至桌旁,素手搭在缎面上轻抚,「谢忱,你瞧,这云锦像不像我那日穿的嫁衣?」
她语调柔和缱绻,谢忱的脸上却失了血色。
她尤记得那一日,他拔剑离去,而她倒在床上,流出的血同身上的嫁裳一般鲜红艳丽。生机寸寸抽离,她睁着眼,执着地盯了那背影许久,直到视野逐渐昏暗,他也不曾回头看过她一眼。
那一幕成了她永生的噩梦,夜间再度惊醒,浑身的衣衫被冷汗浸透。谢忱俯身望着她,眉心微拢,在她睁眼的刹那,看到一抹惶然和惧怕。
他吻去她眼角的潮意,低声问她,「香薷,你梦到了什么?」
她垂目不语,手足隐隐发颤,不能自控。他于是也沉默,竭力将她拥进怀里,从前二人席地幕天,睡在湿寒的草地间尚不觉得冷,为何如今共宿在家中绵软的床榻上,双臂缠拥,仍觉得寒意彻骨。
第二日谢忱从她房中出来,这在下人眼中成了二人重归于好的佐证。饭桌上,宋夭夭面色憔悴,食难下咽,老夫人瞧着心疼,向谢忱使了计眼色,示意他夹些她爱吃的菜,谢忱未动。
饭后,一碗苦气浓郁的药汁被端到她面前。

夭夭以生香薷宋夭夭谢忱小说免费阅读

大抵是眼瞧着给谢忱纳妾无望,老夫人又将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为了叫她怀上孩子,每日差人送来各式各样的汤汤水水,还要让婆子亲眼盯着她喝下肚才罢休。
她并不拂她的意,只是就算她喝了,也不会有什么效用。
又是半载,什么生子良方都试了,老夫人自知逼她无用,谢忱每日打理完生意,回家还要听母亲拿子嗣一事唠叨。当初他一意孤行,非要将那来路不明的女子娶进门,已是辱没了门楣,如今又三年无所出,是要让他谢家成为泷城的笑柄吗?!
老夫人越说越气,拐杖杵在地上震了三震,到底是舍不得打在孙儿背上,将自己关在佛堂内一整日滴水未进。
谢忱在门外跪了一整日。
这一切她看在眼里,她在等,等谢忱跟她开口。
初春寒意未褪,她趁夜剪下一枝沾露的红梅***玉瓶中,吩咐湘儿放在窗口,风一抚,满室幽香浮动。有些微的脚步停驻在她身后,她知是他,没有回头。
「少爷,您的腿……」
「无碍,你出去吧。」
男人伸臂揽住她,她听出他声音里的疲惫,「香薷。」
她说:「听说你今日陪着老夫人水米未进,该是饿了,我让湘儿端些饭菜来。」
二人已许久没有这样好好说过话,他沉默片刻,道了声「好」。
她亲自为他布菜,盛了一小碗南瓜粥放在他面前,而后拿着酒杯坐在一旁慢慢啜饮,酒意浮上面颊,一双杏眸是含水的媚。
他握住她放在桌上的手,掌心温热有力,如六年前二人初见时那般,背负长剑的青年从路旁搀起摔倒在泥浆里的她,待看清她的脸,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
他将她带回客栈,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裳,又吃了一顿好的,她便下定决心要跟着他了。
他嫌她累赘,甩了她先走,那时她初入人世,还看不懂脸色,又因是妖,是以跟在他马后行了十几里地,并不觉得吃力。
到最后,那人索性下了马,站在路中间一脸阴霾地等她。
她开心地加快了脚步,待到近前一下没刹住,直直撞进他怀里。
他扯着她的胳膊拉开她,鼻端嗅了嗅,「什么味道?」
她骄傲地挺起胸脯,「我是香薷,我们当草药的身上都是香喷喷的。」
他抿唇,眼神里多了些什么,「你是女子。」
彷惘山中多妖,恐是那时,他便起了念头。
谢忱说,香薷,为我生一个孩子。
她掀眸望向他,半晌,将手从他掌心中抽出,徐徐起身走向一旁的窄榻,夜风吹拂起她浅绿色的裙裾。
「你想要孩子。可是谢忱,妖与人生子,有悖天道,是要折损半身修为的。你谢家和你谢忱如何值得我殒去半生修行?」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心悦卿有甜有虐的仙侠故事之夭夭以生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