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入眼成疾(许临夏江延)

你入眼成疾(许临夏江延)

导读:许临夏江延小说————你入眼成疾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温小缊所著,讲述了“洛河镇中”系列另一本是《我用岁月追赶你》,用心写的一本,求看啊!!!全校学生都知道,常年霸占成绩大

小说介绍

许临夏江延小说————你入眼成疾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温小缊所著,讲述了“洛河镇中”系列另一本是《我用岁月追赶你》,用心写的一本,求看啊!!!全校学生都知道,常年霸占成绩大

许临夏江延内容介绍

《你入眼成疾》
文/温小缊
二零二零年三月三日
11月底的南方,空气湿冷气温剧降,大范围的地区被浓厚的雾霾笼入,灰蒙蒙的天,能见度不过几米。
16层的大厦,周边是市中心,高楼林立,此刻一眼望去,灰蒙蒙一片只余微弱的细光在大雾中微闪着。早已看不清楼层建筑。

你入眼成疾许临夏江延全文阅读

凌晨六点之际,天色暗淡。
许临夏单手捞起一件卫衣外套,扫了眼外头的天,只拧了下眉,拖着棉鞋边穿衣边往窗边走。
雾霾浓重,她有点好奇,将窗推开,探出头重重的吸了一口,然后象征性的闭眼品了品。
“哎,雾霾闻起来也没什么味道!”
她轻声自语,几丝新鲜感也如烟般消散了。许临夏揉揉惺忪的眼,随手关了窗。
适时的,丢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起,震颤了几下。
【体育部短跑小分队】——微信信息,群里的。
老高教练:大家都醒了没有。
老高教练:今天市区雾霾严重,能见度太低可能导致早高峰拥堵,我们提早一小时集合驱车去体育馆。
老高教练:醒过来的回复一下,相互间叫个床,6:30大厅集合。
许临夏神色平静的扫了眼,简单打了句“起了”,打了个懒懒的哈欠,不紧不慢的往洗手间走。
……
酒店外,停靠了几辆蹭黑的专车,雾气蒙蒙间,只能看到个黑色的模型。
酒店大堂里站了几个人,清一色红色系的运动服,外边套着保暖的外套,挂牌包裹背在身上,或拎或挎,鼓鼓囊囊的。
和酒店大门口西装笔挺的礼仪安保形成了鲜明对比。
许临夏下了电梯,没有穿队服,换了一身平日的衣服。
休闲裤连帽卫衣,在外边套了个牛仔外套。红色的队服单手拥着,后背的小包只搭在一个肩上。
看了眼人,慵慵懒懒的走过去。
“ju~~”
看见来人,几个蛮魁梧的男生眼睛亮了亮 ,打口哨调侃着。
“呦,许临夏,今天很靚啊。”
许临夏懒得理。
她身旁的毕铃有些疑惑,凑过去蹭了蹭她的胳膊,道:“夏夏,你怎么不穿队服啊,小心等下教练又唠叨了。”
“说就说呗,我队服湿了,没法子穿。”许临夏毫不在意,语气散漫带着几分孤傲,和她那张脸蛋搭在一起,无处不是嚣张。
“还湿着呢”毕玲捏了把她拥在手臂上的队服,果然湿漉漉的。
毕铃收回手,仰头对上了许临夏的脸。
一头乌黑的发凌乱的披散在耳侧,皮肤很白无瑕疵,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眼角微挑,狐狸般狡黠,但是眸子却水灵灵泛着小鹿眼的光,时而妖艳时而无辜。
许临夏是真的很美,美的很有攻击性,让人一眼惊艳。
毕铃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着实被惊艳的够呛。
只是,拥有这样容貌的女孩子,不去当演员明星,居然会跑来做运动员。
“衣服还没干啊?要不穿我的?”
温伦单手插着兜,伸出一只食指推了推鼻梁上架的墨镜,笑嘻嘻的站在许临夏右侧,单手靠在许临夏肩膀上,顺势摸了下她的衣服。
许临夏偏过头,利落的甩开他的爪子。
微抬下巴,视线□□裸的由下而上扫视了他一遍,狐狸眼勾笑,“成啊,你脱呗!”
温伦闻言轻笑,一把拉下拉链。
两个女生睁着大眼,像观赏动物一样的表情。
他突然停顿了动作,觉得没劲儿,又把拉链给拉上去了,“算了,脱了你也不会穿。”
旁边的周宁宁探过身,嘲笑他:“温伦,就你这样子,三百年也追不上夏夏啊。”
温伦把拉链拉上,散漫的笑:“你知道个屁,我粉丝那么多,暗恋哥的有多少?干嘛白费这力气。”
“我早看清了,她就一石头心,捂不化。”温伦说着话,若有所指的瞧向许临夏。
她斜斜站着,一只脚伸向前活动脚腕,嘴角勾着笑,事不关己的样子,看得他心下恼火。
轻哼一声,“等哥拿下个冠军,勉强考虑考虑她……”
话没说完,温伦突然收了嬉皮笑脸的语气,视线在某处停下,眉头皱起。
“你手指怎么了?”他沉声问。
毕铃顿时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许临夏的手。
红红的手指上,随意包着一圈纸巾。
“夏夏,手还好吗?”
许临夏勾了勾手指,低眸瞧了一眼把手指往兜里一揣。
“破了层皮,没事。”
“昨天看你那样子,丢了魂一样,热水打身上都没反应,是不是太累了啊”
毕铃想起昨日刚进酒店,教练在前台对入住的手续,程序有点多,大家散在酒店大厅里等。
那时她有点晕车,许临夏见她不***,起身给她倒杯热水。
她等了很久,不见人。这才扭身朝着放饮水机的位置看了一眼。
只见她微微弯着腰,身子往右侧倾探,早已满杯的热水从杯子里扑出来,四处飞溅。

你入眼成疾许临夏江延免费阅读

她整个人就和石化了一样……
“也许吧。”许临夏把手***衣兜里,拥着衣服在沙发边做了下来。
“我想靠一会儿,没睡好,教练来了喊我。”
毕铃看她似乎不太对劲,郁郁寡欢的。
没再多问,转过身把温伦拉走。
队员们在酒店大厅里散聚着,议论交谈,吹牛嬉笑,很是嘈杂……
许临夏依着大堂沙发背靠着,低垂着眸,眸色晦暗失神。
吵闹声被耳膜自动屏蔽,她的眼神逐渐空洞,轻轻的摸着左手的袖子,神思渐渐飘远……
……
车开了一路,在一座体育馆前停靠。
这次的全国田径大奖赛在F省举行,F属于国内偏中部的一个省,经济相对国内其他省份来说比较落后,这也是它首次举办这么大型的田径比赛。
F省申请到这次比赛的举办权后,在一年前撤资造了省内最大的一座体育馆。这几天的大奖赛就在这座体育馆内举行。
许临夏跟着国家队这些年走南闯北的参加比赛,国内大大小小的体育馆都跑了个遍,F省的这座体育馆,他们也是第一次来。
高教练带着队员们把整座体育馆熟悉了个遍,还让他们去起跑线上试跑了一下,找找感觉。
许临夏试着跑了一次,跨过终点线,她缓冲性的走了几步。手指刮到裤边,她微微皱眉,低头去看自己的拇指。
昨天因为失神,热水在食指上烫出了两个水泡。好长时间没有处理,水泡已经比较大了,碰到生疼。
许临夏盯着手上的水泡,皱了皱眉。
试跑完,许临夏原路走回起跑线,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教练旁边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握手攀谈。
为首的是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的男人,两人握着手迟迟没有放下,笑呵呵的寒暄,倒像是多年的老友。
男人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女队员们,打趣道,“都还挺小,在你手头上得吃苦。”
“不训哪出的了成绩。”老高摆摆手。
男人开玩笑的指着他,点了点,“我可记得,你当校队队长的时候,罚人跑圈可罚的够狠。”
“所以你就跑了,溜去做了什么建筑师?”
毕铃偷偷捏了捏许临夏的胳膊,道,“那人好像是个建筑师大佬,今年办亚运会的场馆就是他在操刀设计,非常牛逼。”
许临夏侧了侧脸,问:“和老高什么关系啊,挺熟?”
毕铃道,“听说是初中同学。”
许临夏点点头,漠不关心,只是手不小心又滑到裤管,她嘶一声,感觉到疼。
“嗨,还不是和你又凑一起了,我设计场馆,你就带着你的学生跑遍我的场馆,孽缘……”
“这场馆也你设计的”
“F省政府点名我来,这不是A省有个馆在忙着分不开身嘛,把这项目交给我一学生。”
“不错啊,你学生能有多大,就接这项目了,你老头私下开后门啊 。”
“哎呦,什么后门不后门,我们这一行设计这种东西,没点实力哪敢随便推荐。”
男人眼睛亮晶晶的,扬了扬眉,语气带着点傲。
“我那学生,前几年去意大利留学,呆了两年,回国时抱了一堆奖,年纪轻轻成立了自己的设计院,比我年轻时能耐多了。还有长相……”
男人打算继续说,突然断了话,手指着前方观众台的出口。
“嘿,你看来了,我介绍你们认识……”
顿时,其他正在听他们说话的人聊有兴趣的往那个方向看,几个女生怔住,突然间蹲在地上的也站了起来。
毕铃垫了垫脚,只见观众台的出口处出来三个男生,站在左右两边的男生稍矮,步子迈的随意活泼。
而为首的那个男生,身材颀长。他单手插在黑色西装裤内,另一只手拥着脱下的黑色西装外套。
单穿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衫,如墨的碎发刘海下,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下颚线弧度优美,削瘦的脖子下喉结微微滚动。
他的步伐轻缓,一步一步走的稳重利落。镜片发射出白光,他嘴唇紧抿,周身散发出一种清冷的气息,没有温度。
冷淡静漠,拒人千里。
很快,几人在大家注视的下走近,男生站在白发男人身侧,微微低头和他说了句什么。
白发男人点点头,转身向他指了指高教练,他侧耳倾听,闻言抬起了头。
毕铃从呆愣中反应过来,一双眸子泛着花痴般的光,心下激动连忙去扯正在看手指水泡的许临夏。
“夏夏,夏夏,你快看啊,那男生,好帅好帅的人间极品啊……”
许临夏被她扯着手臂,皱了皱眉。
不感兴趣的抬头,散漫的眸子随意扫了眼旁边的人群,只是一秒,她不可思议的张大了眼,顿时怔住。
心脏在刹那间漏了一拍,瞳孔几不可见的扩大缩小,她整个人顿时呆滞在地,仿佛世界在一瞬间被按了停止键。
“哈哈,老高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学生。”
男生转头看向老高,收敛了身上清冷的气息,礼貌性的点点头,向他伸出手。
“您好,我是江延!”

小编推荐理由

你入眼成疾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