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寐难求(文野程岁安)

梦寐难求(文野程岁安)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文野程岁安,梦寐难求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文野生了一双太漂亮的桃花眼,眼窝很深,眼睛狭长,眼皮双得很好看,看人的时候总是漫不经心,又含情脉脉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文野程岁安,梦寐难求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文野生了一双太漂亮的桃花眼,眼窝很深,眼睛狭长,眼皮双得很好看,看人的时候总是漫不经心,又含情脉脉的

文野程岁安小说简介

第二章
文野好像喝了一点酒,程岁安从他的吻中嗅到丝丝酒香。
他不太能喝酒,新河刚起步那几年,跟别人应酬需要拼酒都是程岁安代劳的。
“安安……”
程岁安听到他口中模模糊糊叫的名字。

梦寐难求全文阅读

一瞬间,血液从四肢百骸一直凉到头顶。
“文野,文野你醉了。”
文野没有力气,像一块沉重的软石头一样压着程岁安,推也推不开。
“安安啊。”
文野睁开眼,程岁安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遍又一遍的描绘着她眼下那颗玫瑰痣。
程岁安艰难的推开他站起身,“你……你吃晚饭了吗?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醒酒汤吧。”
程岁安跑到厨房,自己对着流理台长舒一口气冷静了一下。
“你前几天不是说想吃排骨么。”程岁安把之前买的菜一样一样拿出来:“今天生鲜超市的排骨很新鲜,我排了很久的队买的。”
话多得很,试图用这些琐碎的日常填满心里酸涩空洞的缝隙。
文野坐着缓了一会儿,酒醒不少,仰头灌了一大杯温水,换了衣服到厨房,排骨香味已经飘散出来了,他从后搂着程岁安的腰,“好饿。”
程岁安拨开他的手逃脱出来,往锅里洒了一点盐:“马上就好了,出去等吧。”
文二少爷非常挑剔,不喜欢油烟味,以前程岁安做饭的时候让他过来帮忙剥下蒜,惹得文野大怒,冷战好一阵,自那之后程岁安就不叫他来厨房了。
程岁安动作麻利,菜很快上桌,玉米须排骨汤,清炒菜心,韭菜炒鸡蛋,油焖大虾。
都是文野爱吃的。
出差的这一周给文野憋坏了,晚上时的动作实在有些粗鲁,程岁安疼得红了眼睛,却还是忍着,第三次的时候文野终于恢复点理智,看着她咬红了的嘴唇有些心疼,温柔的一遍一遍吻她,程岁安闭着眼睛回应。
到达制高点的时候,他抑制不住的叫她的名字。
“安安,安安。”
程岁安咬着牙,浑身都在颤抖。
焰火熄灭,文野爱怜的把她搂在怀里,轻轻亲吻她的眼睛。
彼时程岁安有些迷乱,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搅在一起,说不出个滋味。
两人相识七年,在一起五年,这套房子是文野在平城的一处居所,文野嫌弃她之前租的公寓太小,一定让她搬过来,程岁安在这里住了五年,可她不是这里的女主人。
她很清楚自己在文野心里的定位,和高级***没有什么区别,她一直恪尽职守。
两人生活的圈子天差地别,能和他认识已经是上天开恩。
文野花名在外,交往的女友没有超过三个月的,程岁安却一直都在。
这不是文野多么专一,而是文二少爷有很严重的洁癖,外面的莺莺燕燕只点到为止,程岁安十八岁刚成年就跟着他了,干净得很。
早晨的文野有些粘人,缠着她不让她起来。
程岁安一边推一边躲:“我还没刷牙。”
文野面容一顿,泄气的翻身下床,“扫兴。”
程岁安扁了扁嘴,她知道她扫兴。
她想如果她是个男人,也不会喜欢自己。
“把这个破四件套换了,睡得我浑身痒。”
程岁安“哦”了一声。
这是她刚换过的,算是商场里最好的了,文野对于生活用品非常挑剔,程岁安想,下次换一家更好一点的商场吧。
文野洗完澡出来,程岁安已经做好早餐。
吐司煎得很好,外焦里嫩,里面放着两片生菜,文野芝士过敏,所以里面夹着草莓果酱和火腿片,还放了几粒葡萄干。
程岁安把煎蛋的蛋黄挖出来放在自己碗里,又把自己的蛋清挖出来给他。
“吃饭吧。”
文野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跨坐到椅子上,刚洗完澡的他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衫,皮肤白得瘆人,衬得眉眼干净得深邃,他有四分之一欧洲血统,鼻梁比亚洲人提拔许多,嘴唇带着一点厚度,是很好看的樱花色。
头发略微长了一点,稍稍挡住眼睛,看上去愈发***矜贵。
程岁安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目光,咬了一口蛋黄。
实在太好看了。
每一次看他都不能看太久,否则一定会陷***不能自拔。
上帝一点都不公平,有的人生来就是勾人心魄要人性命的。
文野把碗里掉落的那一点点蛋黄丢进程岁安那里,“蔺川昨天来了?”
程岁安“嗯”了一下,刚吃了蛋黄,嗓子有点哑,清了清嗓又重新“嗯”了一下。
文野吃个吐司都能像吃西餐那么优雅。
“刁难你没有?”
“没。”程岁安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文野丝巾的事,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他应该不会在乎,她这样告诉他说不定他还要嘲笑她一条丝巾而已,这样放不开。
“上次来我没亲自陪同,丫不高兴了,这次来我还是不陪,看他能怎样。”
蔺川也是显贵出身,一直和文野不怎么对付。
“你今天什么安排啊。”
程岁安咬了一口另一枚蛋黄:“休息。”
“哎哟,我们小工作狂终于要休息了。”
程岁安记得今天文野也没有工作安排。
她低头剥虾,剥好之后递给文野:“不然呢,一直被资本主义剥削么。”
文野:“谁是资本主义啊,我?”
程岁安不说话,文野哈哈一笑。
“你不是被资本主义剥削,你是被资本主义剥衣服。”
程岁安脸一红,没说话。
文野在外是个人模狗样的绅士,可程岁安跟了他七年,他在程岁安面前不需要掩饰,所以他是什么样的人程岁安清楚得很。
骨子里的利己主义者,杀伐果决的资本家,更是个手段低劣的地痞流氓。
跟她说话的时候黄段子频出。
文野兴趣恶劣,就喜欢看程岁安被他逗得脸颊发红的模样。
虽然程岁安实在谈不上艳惊四座,更加与风姿绰约相去甚远,但身上总有一种未经雕琢的干净劲儿。
文野就喜欢这种干净。
卡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满意的看到那双晶亮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俯身亲吻一下她的眼下。
文少爷心情好极了,他轻快的说:“十一假期是不是要去医院?”
程岁安惊喜的抬头,心里萦绕起期待,“是。”
文少爷:“我陪你去。”
程岁安弯起嘴角:“真的?”
文野也被她的惊喜取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程岁安低下头,很久才说;“他会很高兴的。”
文野看她高兴的模样,嗤笑一声:“傻瓜。”
文野吃东西很快,程岁安还没吃完,他把一次性手套一摘,抽出一张纸擦嘴:“走了。”
程岁安连忙站起来:“要去陪蔺总么。”
“不是,”文野说。
程岁安忙去帮他拿西装。
“去相亲。”
程岁安手一顿。
“哦。”幸亏背对着他。
程岁安帮他穿好衣服,文野低头看着她灰败的脸,笑道:“干什么,你吃醋啊?”
“没有。”
怎么可能。
文野俯下身来,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陈媚是文氏合作公司老板的千金,炒一波话题给对家看,没什么事儿,你放心。”

文野程岁安免费阅读

程岁安不知道陈媚是谁,更不知晓对家公司是谁,文野很少会跟她聊他家里的那些事,上流社会的事情聊了她也不会懂。
只点点头:“嗯。”
“走了。”
看着他上电梯,程岁安跟他摆了摆手,文野没回头。
程岁安还没吃完早饭,她饭量少,剩了好几样东西吃不完,程岁安把这些放进冰箱,估计又够她吃好几顿了。
今天是周末,程岁安没什么别的工作,把家简单拾掇了一下准备出门。
蹲着换鞋的时候感觉膝盖有点疼,掀开***一看,昨天磕到的地方肿起一大块,程岁安轻轻戳一下,疼得她直吸气。
只好重新换了拖鞋,找出药酒擦了擦。
凉气钻出来,疼劲儿过去一些程岁安才出门。
最高级的商场是在市中心,程岁安坐地铁过去,昨天晚上太累了,坐地铁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差一点坐过站。
以前来过这个商场,文野每年过生日程岁安送给他的礼物几乎都是从这里挑的。
每次给他挑礼物都是她最困难的时候,钱倒还是其次,主要是程岁安总想送他又珍贵又特别的,平庸的俗物配不上文野。
所以每次都要连续逛上好几天,才能找到一两件合她心意的,再从这一两件里精益求精,找到最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程岁安似乎总是对“独一无二”这个词情有独钟。
看到以前买过东西的店员,程岁安跟她打了招呼,去年挑礼物把她折磨得够呛,人家都认识她了。
家纺在四楼,程岁安按照索引准备上楼,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程岁安?”
对方也觉得挺惊讶,语气充满不可置信,程岁安回过头,“蔺总。”
蔺川几步过来:“好巧,在这碰到你。”
下午没有工作,明天就要飞晋城,所以蔺川出来逛一逛。
“是啊,”程岁安想起什么,从包里翻出纹丝未动的丝巾:“对了,这个还给你。”
蔺川没接,笑了一下:“程小姐的意思是,想让我在商场里重新给你挑一条?”
程岁安皱了皱眉;“不是……”
蔺川:“走吧,我看你刚要去四楼是么?”
程岁安:“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可是蔺川已经上楼了:“反正我也是自己出来看看,搭个伴儿嘛。”
对方是新河大客户,程岁安得罪不起,只好跟过去。
程岁安想买四件套,蔺川帮他找了几个他觉得不错的,结果程岁安从面料到手感甚至到成分,一项一项排查筛选。
“我真是第一次遇到比我还挑的。”
程岁安难得笑了笑:“抱歉啊。”
蔺川:“程小姐对生活品质要求蛮高的。”
程岁安没说话。
“最后一家店了,再没有程小姐满意的,我可就黔驴技穷了。”
这家店在最中心的位置,占地也最大,全都是高端产品,程岁安也明白蔺川没有最先带她来这里的原因。
实在是太贵了。
他认为她不一定承担得起。
结果程岁安挑中了店里最贵的一款。
“一定不扎人对吧?不会浑身痒。”
店家:“是的。”还跟她开玩笑:“不管什么人,豌豆公主也好,都会很***的。”
程岁安点点头,“帮我包起来吧。”
付钱的时候分开刷了好几次,微信的,支付宝的,还刷了两张银/行/卡才终于把钱结清。
蔺川绅士的主动帮她拎起来,出了店门,他说;“倾家荡产买一个四件套?”
程岁安:“嗯……免得豌豆公主睡得不***。”
蔺川挑挑眉:“没想到程小姐也会开玩笑。”
程岁安局促的看了蔺川一眼,他太温和了,让人不自觉卸下防备。
蔺川:“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挺好玩的。”
程岁安谨慎不少,不再多说话了。
“蔺总如果不着急的话,我请您吃午餐吧。”
蔺川倒也大方,“好啊,上楼么。”
程岁安点点头。
五楼都是高级餐厅,俩人转了一圈,最后挑了一家日料店。
“这家店是独立出来的,可以直接从自家楼梯下楼。”
程岁安:“蔺总好像对这边很了解。”
蔺川摊了摊手:“吃喝玩乐嘛,全都懂,在平城也就仅次于你们家老板了。”
文野正宗玩咖,是平城有名的花花公子,常在出现于各大会所,酒吧,歌厅,高兴了就会一掷千金,有人说他一个人,就足够包揽平城所有声色场所一半的业绩。
两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经理亲自过来给他们点单。
“蔺总,请问吃点什么?”
程岁安抬起眼睛。
蔺总?
蔺川摆了摆手:“新品一样上一点吧。”
经理收起菜单:“好的。”
蔺川回答程岁安的疑惑:“嗯,忘了说,这家店是我的。”
程岁安点点头。
蔺川:“这家商场也是我的。”
“……”
-
程岁安很安静,吃饭的时候话也不多,几乎都是蔺川一个人在说话。
吃完饭她执意付账,蔺川也不推脱,从日料店出来。
蔺川说:“我们也算是朋友了,程小姐能不能不要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对我呢。”
程岁安:“我有么。”
蔺川:“你的样子和陪客户没什么两样。”
程岁安:“我……”
程岁安说着说着就停住了,蔺川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在五楼的一家甜品店里,坐着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
他五官深邃,鼻梁高挺,混血特有的立体感让他看上去高贵无比。
一个漂亮的女孩坐在他对面。
两人面前摆着一份碎碎冰,不知男人说了什么,女孩笑得比眼前的碎碎冰还甜。
蔺川老狐狸一样的眼睛在程岁安和文野之前来回,像是在斟酌他们之间的关系:“你们老板也在,程助要准备加班了么?”
“不用,”程岁安只错愕了一瞬,很快恢复正常,她低下头把粘在包包上的一丝头发拿掉:“今天我休息。”
程岁安仰头看蔺川:“我们走吧。”
转身的时候膝盖疼了一下,今天走了太久,积攒的疼痛在方才停下来的一刻爆发。
程岁安没站稳,蔺川眼疾手快的虚扶了她一下。
“谢”字还没说完,忽听闻身后足以让整个五楼震上一震的一声暴喝。
“程岁安!!”

小编推荐理由

梦寐难求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