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很好离(戚鱼虞故峥)

你看起来很好离(戚鱼虞故峥)

导读:戚鱼虞故峥小说————你看起来很好离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瓷话所著,讲述了戚鱼在十九岁订了婚,继母的命令,家族联姻。早就听说眼前的男人风流韵事不断,是个渣中妖孽。继母和继姐乃

小说介绍

戚鱼虞故峥小说————你看起来很好离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瓷话所著,讲述了戚鱼在十九岁订了婚,继母的命令,家族联姻。早就听说眼前的男人风流韵事不断,是个渣中妖孽。继母和继姐乃

戚鱼虞故峥内容介绍

榴花五月大的校园内人流熙攘来往,几乎人手拿着一朵红玫瑰。
“哎兄弟,问个事,你们哪来的玫瑰花啊?”
“一哥们送的,在本科生宿舍楼底下。”路过的男同学一脸同情,“那哥们告白失败了,上千朵玫瑰没人要,白送自取!”
校内论坛和朋友圈都在传,听说经管院院草向一学妹告白,上千朵玫瑰铺在女生宿舍楼下,结果还是被拒了。惨绝人寰。
拒绝的理由很奇葩,原话是:我要结婚了。

你看起来很好离全文阅读

学妹叫戚鱼,是计算机学院的大一学生,人长得确实漂亮,学习也牛逼,才大一就跟着带硕博生的导师发表了SCI会议论文。当时校内新闻轰动,戚学妹的大名附带她小仙女般的证件照传了大半个校区,仙气远播。
关键是,她年仅十九岁。
才十九岁,连法定年龄都没到,结哪门子的婚啊?
于是院草踉跄凝噎半晌,受伤问小学妹,要和谁结婚。
学妹摇摇头,说不知道。
围观同学拍的现场照片里,女孩就站在男生面前,抱着书,仰起脸,一双圆杏眼的眼尾天生微垂,及腰的乌黑长发流泻而下,周围玫瑰花海衬着少女雪白的肤色,人比花昳丽。
院草的一颗真心稀碎,差点随花瓣凋零。
小学妹宁愿瞎编一个结婚的借口,也不想答应他的告白!!
据说戚学妹刚拒绝完院草就抱着书去了图书馆。
论坛里,有人深沉发言:我夜观天象,替学妹算了一卦,她不太可能和人类结婚,应该是和学习结婚了。
这一回帖收获无数老学长的泪目点赞。
我本将心照学妹,奈何学妹爱学习。
.
华灯初上,戚鱼刚被餐厅侍应生带到预订好的包间,就收到了继母孟贞兰发来的信息。
【孟贞兰:见到人了没?】
【孟贞兰:你们好好聊一聊订婚的事,我们家以后的生意要靠人家,对方提什么要求,你都顺着点。】
孟贞兰显然十分重视这次的联姻见面,叮嘱的信息一条紧接着一条,戚鱼默默垂睫看完,波澜不惊地将手机屏扣回桌上,没回复。
就在昨天,孟贞兰打电话来通知戚鱼,说家里已经给她安排好了一桩联姻,让她务必今天到场。
“我们两家集团预备开展长期合作,联手投资建设某个大型的文旅城项目,商业联姻是前段时间商量好的事。”
“那位先生很忙,好不容易抽出空见你,你们这次见面可以把订婚的时间定了,剩下的事情我会替你操办。”孟贞兰的语气不容置喙,“事关到我们两家的合作,要是你一个人去不了,我就让司机来接你。”
随后,孟贞兰就把餐厅的地址发给了她。
像是怕戚鱼知道后毁约,连那位先生姓什么,叫什么,都没告诉她。
戚鱼也不是很感兴趣。
“小姐,请问您要喝点什么吗?”侍应生看着包间内安静坐着的女孩,打量了一眼她身上那条奶杏色的普通衬裙,微笑问。
“不用了,我等一下就走。”戚鱼闻言抬头,“谢谢。”
她这一抬脸实在漂亮,明丽灯光下,五官精致如瓷雕玉琢,是那种非常容易让人起保护欲的长相。侍应生愣了下,主动笑问:“那给您来一杯气泡水可以吗?”
戚鱼又道谢:“也好,谢谢。”
好乖啊。
侍应生被萌得心花怒放,等端着水进包间,发现女孩刚从帆布袋中掏出一沓纸,正伏在餐桌前写些什么,餐具都被挪到了一旁。
走近一看,发现她竟然是在……批改数学卷子??
侍应生目瞪口呆,看着女孩在国贸顶层餐厅的VIP包间里给人批数学题,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乖乖脸,分数却扣得比谁都狠。
“……”
戚鱼批改完兼职家教的数学卷,正准备重新塞回帆布袋,才发现侍应生呆在旁边很久了,礼貌接过水。
“谢谢。”
手机又响。
【孟贞兰:记得跟虞先生提一下这次的合作。】
虞先生……
信息一跳出来,侍应生见一直以来安安静静的女孩瞅见屏幕上的名字,瞬间咳声,一口水猝然呛进了喉咙,连带水杯一起颠倒打翻。
餐桌上顿时一片狼藉,戚鱼“唰”地站起身,咳得止不住,侍应生又是递纸巾又是帮忙抢救卷子,两个人还在兵荒马乱,包间门再次被人推开,一道声音自后响起。
“去拿一条毛巾。”
男人的声音低沉醇郁,音色悦耳,泠泠如碎玉。
侍应生扭头向后看去,见到来人,惶急低应了句“虞先生”,恭敬深鞠一躬,忙不迭地颔首离开。
戚鱼越是想憋住咳嗽,就咳得越厉害,闷咳间隙,一条干净的毛巾递过来,让她擦拭领口。捏着毛巾的是极为修长漂亮的手,指节匀称,雪白的衬衫袖口下没戴男士腕表,却戴了一串褐木佛珠手串,鼻间隐约能嗅到点冷调的沉香。
再往上看,男人一身剪裁精良的西装革履,正敛眸看她,英隽的五官轮廓很深,眉眼致致,白奇楠沉香压不住他周身的光华气度。
这个人,已经好看到了那种无论看多少次,都能被惊艳到的程度。
戚鱼一时间忘了咳。
虞故峥递过毛巾,又捡起她不小心掉落在地的教案,扫过名字:“戚鱼。”这名字由他念出来,一音一节都深沉低磁,“字很好看。”
“谢谢。”戚鱼在原地杵了会儿,才板板正正地接过来,还不忘给他礼貌鞠了一躬,“虞先生,您好。”
虞故峥有些失笑。
“太客气。”
“你的父母可能已经向你提起过我,也应该提过两家接下来的商业合作。”初次见面,虞故峥简扼道,“我是虞故峥。”
“……嗯。”
其实孟贞兰没特地向戚鱼提过虞故峥,戚鱼却知道他。
在B市,虞家赫赫有名。虞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虞远升三十有余,早年结婚,连女儿都五六岁了,而虞故峥是虞家的二儿子,今年二十逾九,还是私生子。
六年前,虞故峥从名校毕业,接手当时虞家濒临破产的子公司华盛泰源,选任董事会主席。
六年时间,他以一己之力将最不被看好的子公司操持扶起,使华泰的主业务从一开始的基础设施和海外能源发展到金融、地产等数十个行业,竟然有赶超母公司华盛集团的势头。

你看起来很好离免费阅读

扶大厦之将倾,手腕了得,既是历练,也是考验。
在生意场上没人会管谁是私生子,只认虞总。所以即便虞故峥风流名声在外,私生活混乱,没人会多说一个字。
这些,戚鱼都能倒背如流。
戚鱼低头把刚擦完水的毛巾仔仔细细叠好,手指小幅度蹭了蹭,这才仰头看男人。
虞故峥恰好也在看她。
对视须臾,他一双桃花眼如琥珀流光,问:“在订婚前,有没有话想对我说?”
此刻偌大的包间里只剩两人,戚鱼静了几秒,点点头。
今天以前,戚鱼只知道自己不由分说被继母安排了商业联姻,但不知道是虞故峥。但不论是谁,她都不可能同意。
戚鱼还记得上周她看到的新闻,虞故峥和一位当红女歌手同行出入高级餐厅被拍,他这几年的绯闻很多,她猜,他大概也不愿意被商业联姻束缚住。
戚鱼来之前就有打算,想了想,忽然向面前的虞故峥挪了几步。
凑近了,还能闻到男人身上那种很淡的沉香,她认真思忖了会儿,小声安慰:“稳住,我们能离。”
“……”
戚鱼等了片刻,没等到回复,却听见身前的男人短而轻促地笑了一声。她又抬头看,虞故峥的眉眼间确实有笑意,笑得并不轻佻,反而从容循礼,但看起来却怎么都有股勾魂荡魄的意味。
“你不愿意联姻。”虞故峥猜到,只是看了她一眼,问道,“如果只是订婚,愿意么。”
戚鱼听得有点茫然:“什么?”
“先坐,谈谈。”虞故峥将缎面菜单和酒单一并推递给她,询问,“会不会喝酒?”
“……对不起,我不会。”戚鱼道歉,摇摇头。
虞故峥微微笑了:“不用对我道歉。”
看到他笑,戚鱼似乎更局促了,她微垂的眼尾显得少女而稚气。
等菜品上齐,虞故峥继续刚才的话题,道:“我们的婚约只是暂时关系。半年后,等我们两家公司合作的文旅城项目步入正轨,我会提出解除婚约,到时我个人也会支付你一笔合约费。数额由你定。”
“合约费?”
“你很需要钱。”虞故峥将柠檬水递给戚鱼。
按理说,在外人看来,戚鱼是戚家的女儿,即使亲生母亲病重去世得早,那她也是戚父原配生的,戚父平时再怎么纵容***,也不可能太亏待小女儿。但虞故峥这句话用的却是陈述句,很平静。
戚鱼的确在攒钱。
自上大学开始,戚父戚明信打给戚鱼的钱,她一分都没动过,非但没用家里的钱,还趁着业余时间在外到处做兼职攒钱。戚鱼的想法很简单,攒够钱,连本带利还给戚明信,离开戚家。
但她的这些想法,连戚明信和孟贞兰他们都没察觉到,虞故峥才刚知道她,却这么快就洞悉明察到了。
片刻,戚鱼还是摇头:“我不要你们的钱。”
“没有你们,是我们。”虞故峥并不逼她,眸光从她露出一角试卷的帆布包上移开,桃花眼的轮廓在水晶灯的映衬下像含了光,分外惑人,“这笔合约费远比你兼职做家教要可观,更与你家里无关,是你赚来的。你的价值。”
戚鱼看得有些愣神,抿了抿唇。
倒是没有再摇头了。
“我们各取所需。”虞故峥问,“当然,这仅是我们之间的合约。在外人面前,还需要你配合我们的关系,介意么。”
配合……戚鱼捧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水,杏眸闪烁:“外人,是指我父母和继姐她们吗?”
虞故峥默认,没接话。
“我不太会撒谎。”戚鱼诚实摊牌。
“……”
虞故峥失笑一瞬,才顿接:“不要紧。我教。”
他这一笑实在好看,英隽矜贵,俱是成熟迷人,衬得对面无措的戚鱼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像小孩。也确实是小孩。
.
就这么稀里糊涂定下了订婚的事。
一顿饭临近结束,一名助理模样的中年男人拿着工作电话过来。虞故峥离开前,留给戚鱼一张名片,背后添了一行他的私人手机号码,走笔翩跹遒劲,字迹比本人的气质要锋利得多。
包间里静谧下来,戚鱼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开始跳出继母的消息,她的视线却在瞅着餐桌对面看。
虞故峥坐过的座位前摆了一杯红酒,男人刚才只喝过一口。
四周无人,太安静了,静到戚鱼都能听到自己怦然的心跳声。
她此刻的模样不复刚才在谈事时的拘谨不安,默默盯了几秒那杯虞故峥喝过的红酒,隔了很久,才小心翼翼伸手去够杯子。
捧在手里,先尝试般***了一口高脚杯杯沿。
戚鱼慢慢抿了下唇,对她来说味道辛辣苦涩,不太好喝。
但接下来,她还是捧着安安静静喝完了。
另一边,疾驰的宾利外是市中心鳞次栉比的霓虹灯牌。
车座后排,虞故峥刚接完一个视讯会议。
旁边,助理庄成在核对订婚的事宜。他跟随虞故峥多年,多问一句:“虞总,这次您和戚小姐的婚约是确定了吗?”
“暂定。”
“那以后……”
虞故峥回忆起不久前见到的戚鱼,她言行举止都带着乖顺的学生气,才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干净得像一张白纸。
一顿,虞故峥阖眸捏眉心。他不笑的时候有股兴味寥寥的冷意,疏淡却迫人——
“还是小孩,不至于。”

小编推荐理由

你看起来很好离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猜你喜欢